說着,凱勝把神核猛地往身後一甩,化爲一黑一白兩道流光,無名和戰天早就接到了凱勝的命令,一人一個把神核接到手上,接着兩人都迅速的閃身,和妖龍匯合,開始向着遠方飛去。

“神核!”那些原本盯着凱勝手裏神核的人在看見凱勝瘋狂的舉動後都激動起來,各種各樣的光芒散射,向着那黑白兩個神核追去,片刻之間原本整齊有序的隊伍猛地分散了開來,出現了一些間隙。凱勝心中大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利用神核使得包圍他的衆人中有一些間隙,那麼他就有機會逃離了。果然,在幾個人擅自追向神核的時

“神核!”那些原本盯着凱勝手裏神核的人在看見凱勝瘋狂的舉動後都激動起來,各種各樣的光芒散射,向着那黑白兩個神核追去,片刻之間原本整齊有序的隊伍猛地分散了開來,出現了一些間隙。

凱勝心中大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利用神核使得包圍他的衆人中有一些間隙,那麼他就有機會逃離了。


果然,在幾個人擅自追向神核的時候,凱勝那肅殺的叫聲也想起了。

“死神九斬!”死神鐮刀從九個不同的方位劈出,每一次劈出都使用逆天九步轉移方位後,九斬後在虛空處出現一個真空地帶,原本在其中的人都被這恐怖的一擊蒸發了。

凱勝一擊得逞,立刻舉着死神鐮刀衝入對方的陣營中,他的臉上浮起一絲冷漠的微笑。

“殺人者人橫殺之,你們圖我寶,那就別怪我圖你們的命!”

凱勝此刻化爲一個真正的死神一樣,和他接觸的無論是身披厚實鎧甲的幻聖,還是獸魂覺醒的獸聖都被他輕易的劈成兩截,至於一些光明戰士,他更是重點照顧,收割麥子一樣,收割了一批又一批,凱勝在衆人之中如入無人之境,出刀收刀,快捷無比,沒有絲毫的停頓疑遲。

“不好!”此刻三大家族的帶頭人和亞德也都發現了凱勝剛纔的計謀,暗道凱勝的奸詐,但是此刻已經於事無補了,因爲凱勝已經完全的闖入到人羣中了,見人就殺。

四人都暗暗的指罵自己的大意,中了凱勝的計。

但是他們也沒有放棄,努力的指揮着剩下的隊伍,使得衆人再次完整的組合在一起,又完成了堆凱勝的包圍。

凱勝見四人三人兩語就使得自己的壓力倍增,不禁對他們的指揮能力有一些的敬佩。

“大家別驚慌,圍住他,只要他在我們的手上,那兩個傻骷髏是不可能逃跑的,神核也肯定可以拿到的!”

亞德指揮道,手中的神聖巨劍不停的向着凱勝的那邊斬去。

陰陽雙子兩人合併太極圖一樣的圓圈形能量在彼此的努力下再次牽引出來,只是這次的目標卻是凱勝。

凱勝想起當初陰陽雙子也是利用了這個劍法重創了自己的對手。

想着想着,凱勝一走神,一個獸聖的拳頭猛地砸在他的胸口,巨大的力量使得他都斜飛了出去,凱勝身形立刻調轉過來,雙腳踢飛了幾個試圖過來撿便宜的傢伙,看向那獸聖。

獸聖被凱勝的目光一看,心裏面頓時產生了一種極度恐懼害怕的感覺,這就是所謂的殺氣。

凱勝在這一次偷襲後,就清晰的認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生死搏鬥的戰場,而不是遊戲場。

他必須收起往日的感情,從新開始。

死神鐮刀都揮舞成了旋風,他彷彿成爲一個在人羣中收割生命的劊子手,每一個被他碰到的對手都變得遍體鱗傷。

正在凱勝大戰的時候,遠處突然傳出了骨龍的吼聲,聽那聲音無比的熟悉,這骨龍自然就是妖龍。

他本來打算帶着戰天和無名躲開,但是他們躲了一會,感覺凱勝那邊怎麼如此的安靜呢,就出來看看,沒想到每一個人都是殺氣騰騰的對着凱勝,見到這樣的場景,妖龍立刻就發出了一聲的低吼,要不是凱勝之前的命令還在,他早就衝上來了。“

縱然是這樣,也吸引了一批偷窺神核的人衝了過去,黃金戰天和錢多多正在前面。


此刻和戰天無名打在了一起,錢多多在遠處觀站,戰天的對手是一個身披金色幻獸鎧甲的中年男子,頭髮短短的和針一樣。


就這樣無名和戰天也被拖住了。

凱勝心中暗罵,兩個笨蛋,擅自回來,害的自己陷入了苦戰。

他左右看了看,左右的人都驚嚇的遠遠的躲開他,不敢上來進攻,這正合他的意,剛好使得他有機會去支援無名和戰天,這樣才能保證神核的安全。

凱勝心中暗暗打算道。 “凱勝,沒想到你居然找了這麼多的幫手,但是別以爲這樣就可以逃脫了,快點交出神核!”

亞德大聲喊道,想在心理上給予凱勝壓迫感,但是他的如意算盤明顯是打錯了,凱勝嘴巴撇了撇,心中對亞德的話全當是放屁了,看見戰天和無名又回來了,凱勝一咬牙,心想反正都回來了,不如拼上一拼。

張口喊道:“戰天無名,你們過來!”

戰天和無名聽到凱勝的叫喚,手下幾個虛招把對手晃開,化爲一黑一黃兩道光芒衝向凱勝,片刻後就出現在凱勝的身旁。

戰天道:“他們人很多,老大你和無名先走,我留下來殿後,最後我們再匯合,先走要緊!”說罷戰意四射。

無名不等戰天說完立刻就叫道“幹嘛逃走,老大可是亡靈統帥啊,你見過亡靈統帥逃跑嗎?戰天我們兩個兄弟和老大一起打這些個不睜眼的狗雜碎,我們還有絕招沒用呢!”

戰天撓着腦袋不說話,顯然是認爲無名說的話很有道理。其實他總是下意識的以爲凱勝還是之前那個需要他保護的瘦弱男孩,每一次遇到危險想到的第一個就是保護凱勝。

其實凱勝現在的實力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但是於心底來說,凱勝是不想殺這些人的,三大家族,光明教會,雖然都偷窺他的神核,但是說到底也只是一羣受人指使的工具而已,雖然心痛,但是凱勝還是沒有對他們升起恨意。

妖龍在遠處靜靜的觀望,守墓老人也沒有出手,他一點也不擔心凱勝,這些人在他的眼裏都是揮揮手就去了的小螞蟻角色,更何況凱勝告訴他先不要插手。

守墓老人的實力很恐怖,他要動起手來這裏的人可能還不夠他殺的,至於妖龍就更不用說了,就算是在那邊不動給他們砍說不定都打不傷。

“無名,鎧化!”凱勝對着無名點了下頭,無名立刻變化爲黃金骷髏戰甲,血紅色的披風在後面獵獵作響,凱勝此刻手持死神鐮刀,全身金燦燦的黃金戰甲,從胸口,雙肩手臂,雙腳這些地方蜿蜒而下,覆蓋全身,使得他無比的威猛。

凱勝不是第一次穿黃金骷髏戰甲了,但是他感覺這次和無名的聯繫前所未有的緊密,他不知道,亡靈統帥的靈魂自然和無名這戰甲有着天生的契合作用,所以纔會有這樣的感覺。

看見凱勝變成了形態,包圍的衆人散開了一些,目光警惕的看着凱勝,不知道他有什麼古怪的招數,之前凱勝徒手就殺的他們潰不成軍,現在穿了戰甲的凱勝想必會更加的恐怖。想到這裏,所有人的心裏都忐忑不已。

目光眨也不敢眨的看着凱勝,突然他們發現凱勝不見了,大家彼此看了看,一臉的驚奇,然後揉了揉眼睛在看,真的不見了。

神級美食主播

一擡頭,出現了一幕讓他們一輩子也不能忘懷的場景,凱勝此刻全身死靈龍氣在身邊纏繞,猶如從地獄而來的修羅,最惹人注意的還是他背後的那條無比巨大的真龍龍頭,能隱約的看見他的形態,巨大的眼睛,長着鹿角,長長的鬍鬚無風飄灑。

“真龍真義!”

它那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了,嗖的一聲騰空而起,巨大的龍吟聲從他的口中喊出,震的人心發顫。

巨大的龍形虛影從天而降,向着呆若木雞的人們橫衝過去,凱勝這一招就算是半神級別的人物也不敢硬接,何況是這些實力才七八級左右的所謂精英呢。

連慘叫聲不及發出,那原本密集的包圍圈中立刻出現了一個空洞,那是人被蒸發了後留下的痕跡。

“魔鬼!”剩下的人眼見着剛纔還有說有笑的夥伴瞬間連屍體都不見了,看向凱勝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有的人哆嗦着嘴脣喊出了這兩個字。

“魔鬼,魔鬼……”彷彿是中邪一樣,旁邊的人也跟着喊道。

“大家鎮定!他只是一個人而已!”這個時候黃金一明追過來了,看見大家恐懼的表情,安撫道。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衆人更加的恐懼了,又往後退後了幾步,一個人就發出了這樣的威力,再看向他不遠處好整以暇的戰天,他們就更加的恐懼了,戰天看着眼裏的身影也都好似死神的化爲了。

黃金一明無奈的嘆了口氣,把目光轉向凱勝,臉上的刀疤猙獰了起來,他決定自己身先士卒,帶起大家的鬥志。

朗聲喊道:“今天我就和這個所謂的惡魔鬥上一鬥,你們看好了,他並不可怕的!”

說着身上一陣金光閃過,黃金劍士特有的黃金鎧披在身上,一塊一塊的,特別的胸口處還有一個護心鏡,手上拿着的巨刀此刻已經被黃金戰氣覆蓋,綻放出萬丈光芒。

“凱勝,當初我弟弟和你有過一段交情,我們本來也是能成爲朋友的,但是人有時候真的會身不由己的,今天請你大大方方的出手,和我過上幾招,若是我黃金一明輸了,心甘情願退出神核的爭奪,若是我贏了,請你把神核交給我!”黃金一明一揮巨刀,對着凱勝喊道。

“好!我敬佩你是個漢子,今天就答應你這個要求!”

凱勝也是豪氣萬千,自從他從進階到半神級巔峯後就沒有堂堂正正的好好的打上一次,這一次黃金一明恰好把他的手癮都勾出來了。

“狂獅拳!”說罷,黃金一明提前出手,卻是放棄手中的大刀不用反而用拳頭出手。

之間他把手上的大刀往背後的刀鞘裏面一插,右腿劃開,雙手在胸前一個變幻,猛的一推,從胸口處猛地爆發出一陣的金光,一頭迷你型的黃金獅子從其中奔騰出來,見風就長,片刻後就有一個的高低,向着凱勝撲去。

拳法都化出了拳意,凝聚出了拳魂,凱勝一見這樣的場景自然是對黃金一明十分的佩服,要知道,學會一部拳容易,要是練出拳意,那就難上加難了。

凱勝嘴角一扯,哈哈一笑道:“好,好,好一個狂獅拳”,那鬃毛金色亂舞,威風凜凜的獅子在凱勝的前面又撲又咬,都被他一一擋住。

“現在輪到我出招了,逆天九斬!”凱勝使出那一次斬殺九頭血蟒時候領悟的技能,配合逆天九步使用的亂戰神訣,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招式,

突然以黃金一明爲中心,上下左右前後個個地方都有着一個金色的虛影,每一個虛影的造型不一樣,擺出個個密招。

等凱勝站穩的時候,那九個虛影突然出擊,目標赫然就是那個黃金一明瞭。

生死就在瞬間。 刀下留人!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大喊,起初聲音還在極遠,但是片刻就恍若在眼前,黃金一明前面出現了一個人影。

凱勝眯起眼睛一看,就見這個人滿臉的絡腮鬍,佔據了臉一半的面積,虎背熊腰,全身肌肉隆起,身上有個怪異的鎧甲,覆蓋了左胸部的面積,一直延伸到脖子處,胸口有個圖形,呈現象的形狀,看出來是一個獸士,覺醒的是上古神獸猛獁狂象的獸魂。

凱勝把死神鐮刀往旁邊一收,冷聲問道:“閣下是誰,這是我和他約定好的一對一的戰鬥,你現在過來參與,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吧!”說到最後他的聲音已經是冷的可以掉渣了。

戰天在旁邊敲着腦袋頭痛道:“這個傢伙,不知道老大最不喜歡人家背信棄義的嗎,這下你可要倒黴了!”

那個人影回頭看了一眼黃金一明,只見他也是一臉的憤怒,但是當他看清楚眼前人的臉的時候憤怒變成了驚訝,不由自主的問道:“二叔,你怎麼會來了,你不是在父親那裏擔當貼身護衛的嗎?”

來人正是黃金家族家主的貼身護衛之一,黃金怒獸,他的來歷黃金家族的族長也說的不清楚,只是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在路邊偶爾碰到,好心之下就救了下來,卻是發現這個人身受重傷,在黃金家族的治療下所受的傷也好了,只是他自己也說不出自己的來歷,貌似是失憶了,不過他一身的高強武力卻是讓黃金家族的族長很欣賞,加上他又沒有地方可以去,就留在黃金家族族長的身邊充當他的貼身護衛了,着實爲他擋住了不少暗殺。

此刻原本應該和父親形影不離的黃金怒獸出現在這裏,使得黃金一明忘記了眼前的事情,反而擔憂起父親來。

“族長他遭受了光明教會的暗算,現在被包圍了,還有陰陽家族天寶家族都在一起……我拼死突圍出來就是要通知你去救援!”那人影喘了一口氣立刻說出了一條驚世駭俗的消息。

凱勝本來對這人影對他的問話沒有回答而憤怒的,打算好好的教訓一下他,現在聽到他的話也不禁驚疑起來。

這個時候那人影似乎也是想到了剛纔凱勝正在問話,躬身道:“真是抱歉,打擾了你們的戰鬥,神核我們不要了,現在我們有緊急的事情要做,希望您見諒!”

他面色粗獷,說話也如同打雷,甕聲甕氣的,這番極爲得體的話一說,凱勝的怒火就熄滅了不少,畢竟人家都放下了身段,加上他本來對黃金一明也沒有殺意,只是想要好好的教訓他一下,要他知道自己的厲害。

微微點了點頭,道:“那你們先去救援吧!”

那大漢剛要拉着黃金一明帶領着黃金家族的人走,凱勝突然又喊住他們了,問道:“死亡家族的情況如何?”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碧水婉兒可是和不死皇在一起呢,這麼久不見碧水婉兒,他有些擔心。

“死亡家族現在也受到圍困,聽說攻打他們的是不曾出世的第一家族天神家族,具體的情況我就不懂了,但是半個月前我曾見他們那裏有求援信號發出,沒有什麼重大危險的情況,這種信號是不可能發出的,現在我們自身難保,也就沒有去救援,所以……”大漢說到最後語氣停住了,凱勝顯然明白他的意思,揮了揮手道“費心了,我只是有個朋友在那裏,所以我比較擔心,死亡家族的死活又幹我何事?”

“那就好,我們先此別過!”那大漢一拱手帶着衆人就要離開,黃金一明突然回頭道:“今天這場是我輸了,下次我們有機會在真正的比劃下,不因爲別的,只是比劃下”

“哈哈哈!”凱勝大笑道:“好,那下次我們就比劃個痛快!”

黃金一明見凱勝答應的爽快,臉上的刀疤顫抖個不停,裂開大嘴,伸出大拇指在空中一豎,然後拉到胸前,凱勝一愣,隨即就明白過來也,伸出大拇指同樣的做了這個姿勢,這是在遠古時代就留下的越戰口號,只是停用了許久,凱勝也只是在古籍上看過,不過這次黃金一明如此做顯然是對約戰極度的重視。

凱勝目送着黃金一明遠去,似乎在他的身上看見了黃金戰天的身影,猶記得初見黃金戰天的時候,一個人獨鬥遠古巨人,猶如戲耍,那威風凜凜的姿態,就算是凱勝達到了半神巔峯的境界也終究不能忘懷。

他沒有告訴黃金一明,剛纔和他的戰鬥自己只是出了五層的力,若是告訴他這個信息,黃金一明是否還會豪爽的約戰呢,凱勝不得而知,但是他很期待。

其餘的兩大家族也聽到了那大漢的話,一時間搶奪神核的心思全然都沒了,紛紛退出戰團,和凱勝請辭,希望立刻回去支援,這個時候,無論消息是真是假都不能疏忽了,萬一大本營被滅了,就算奪回去神核也沒有用了,更重要的是,大家看到了凱勝的威勢心中不禁意的也就萌發了退意,他們實在不願意和一個這麼恐怖的人作對。

再加上旁邊虎視眈眈的妖龍和戰天,這個時候,原本在他們眼裏最弱的守墓老人現在似乎也變得深不可測起來,彷彿只要和凱勝沾邊的東西都變得不可思議起來。

這一切都要歸功凱勝第一次出手的真龍真意,任誰看見一條恐怖無比又像是活着的真龍向着自己衝來都不會好受,更重要的是他媽都不知道凱勝是怎麼出手的,自己的夥伴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原本黃金一明的自告奮勇使得他們興起了些信心,但是黃金一明虎頭蛇尾的收場,倒像是一個不敵而退的敗軍,使得大家本來就低落到谷地的戰意更加的低落,順帶着看凱勝也就變得高深莫測了。

錢多多記掛着父親,帶着自己招收來的傭兵走的最快,連一句客氣話都沒有說,他可是明白的緊,這次他帶出了家族裏面最最衷心的又是實力最強的一批傭兵,家族裏面最是空虛,他越是晚回去一步,家族就多一份危險。

陰陽家族最是乾脆,對着凱勝一抱手,陰陽雙子立刻變幻,使出了上次帶着凱勝和衆人逃脫的太古祕寶陰陽盤,衆人都被包裹起來,化爲一黑一白的兩道光芒,沖天而起,瞬間就化爲一道漆黑的小點了。

三大家族的人瞬間走了精光,只有亞德帶領的一百多個七級的聖神騎士兩個聖堂騎士虎視眈眈的看着凱勝。

亞德呵呵一笑,臉上露出了陰沉的笑容:“神使大人料事如神,知道那三個蠢豬礙事的緊,這不,把他們就嚇得回去了,這樣也好,我就可以獨自奪取神核了,這可是大功一件!”

隨着他的笑容,一百多個神聖騎士立刻召喚出天使來,附身在身後,但是都沒有附體,一時間聖光大亮,此起彼伏。

兩個聖堂騎士更是直接,一左一右的把凱勝包圍,左邊的嘴裏唸唸有詞,手上立刻浮現出了一個雕刻着精美花紋的長槍,這長槍完全是由神聖力量所構成,和真的一樣,外表燃燒着純白的火焰,居然有三寸長。

右邊的手裏拿着的是一把光明力量構成的大刀,有一百五十公分的長度,也是閃耀着聖光,迸發着純白火焰。

凱勝見到這樣的陣勢,臉色也是浮現出了笑容,先是一點點的微笑,接着是大笑,然後是狂笑。

亞德起初還能接受,最後他的臉變得鐵青了,看着仰頭哈哈大笑的凱勝,怒道:“你是不是被我嚇傻了,快點交出審覈,我還能饒你一名,否則,你看到了這裏一百多個七級的神聖騎士,每一個都是光明教會裏面隊長的存在,是以一當百的好手,縱然你實力大漲又如何,我今天就讓你嚐嚐我們光明教會特有的合擊技能!”

說着他的手輕輕一揮,一百多個神使騎士立刻井然有序的動了起來,把凱勝團團包圍,三四個人組成一個小隊,三個小隊又組成一個大隊,一層層,錯落有致的把凱勝包圍在裏面。

見凱勝一動不動的讓他們完成了包圍,亞德嘿嘿的冷笑道:“這次你算是插翅也難飛了,光明大陣全面發動,就算是神級的人也要掂量一下,這個在遠古時代可是叫做屠神大陣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