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瑩!!!”

終於,在目光凝視那個身影許久後,雷動止不住心中的吶喊,大聲的一聲呼喊。想着當時自己的懵懂,因爲片面之詞而相信泥宮主人的一席話。真的,雷動想想當時因爲自己的懵懂,居然有一個能爲自己默默付出卻一點也不做聲的女人。那邊,腦袋有點微微的底下,因爲害羞而看地面上草坪的雷瑩,以爲雷動早已將自己忘記的她,聽到雷

終於,在目光凝視那個身影許久後,雷動止不住心中的吶喊,大聲的一聲呼喊。想着當時自己的懵懂,因爲片面之詞而相信泥宮主人的一席話。真的,雷動想想當時因爲自己的懵懂,居然有一個能爲自己默默付出卻一點也不做聲的女人。

那邊,腦袋有點微微的底下,因爲害羞而看地面上草坪的雷瑩,以爲雷動早已將自己忘記的她,聽到雷動呼喊自己的那一刻,腦袋突然看向了雷動。女子的柔軟,猶如那娟娟弱水一般,從眼角流出,透過臉頰緩緩掉落如地面。


終於在衆人熱淚盈眶的時候,雷動有力的將這柔弱的像水一樣的女子緊緊的擁入懷中。

“雷哥!”

“雷瑩!”

女子的頭緩緩的靠在雷動的肩膀之上,安詳的享受這夢中不知思念多時的場景。

真的,如果沒有那個全身雪白的巨蛇來泥宮,雷瑩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從那個暗無天日的泥宮之中出來,更別說,與眼前自己日思夜想的雷動哥哥擁抱在一起了。

此刻的淚水已經不能解釋她心中那蒼白的痛苦,最多的只能寫畫出她內心中斷斷續續的想念。

“雷瑩!你終於出來了嗎?你什麼時候出來的!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呢!”

雷動激動的將心中藏匿許久的話語通通拋出。只是他說的這些話一出後,腦子緩緩思緒一番,各種病句都在腦子裏發酵。雷動不禁的暗罵自己,一緊張就說不出話來。

什麼終於出來了?還不是爲自己?

什麼什麼時候出來的?要是真要再等兩年自己還瘋着去泥宮搶人?其實雷動早已想好了,當時白蛇婆婆和她說只能回光明大陸三次的時候,她早已安排好了前兩次出去幹什麼。第一就是將劍彤所在的落神之都給牢牢穩定住。在那裏建造自己的勢力。第二就是去泥宮主人那裏要雷瑩。對於雷動心裏來說,雷瑩都是自己心裏過不去的那道坎,是內心中最柔弱的痛。

而要到光明大陸的第三種原因就是打敗黑鷹教主!尋找自己的家,尋找自己的家族! “雷哥。你打算出去了嗎?”

孫洪微笑着看着遠處正吹拂的清風的雷動。

“嗯。等老李到了,咱們就出動!”

雷動轉了個頭,隨口就答應的說了一句。

清晨的風,安詳寧靜的吹拂在雷動的身上,望着這望不到邊緣的草原,低聲的哼起了歌謠。低聲的歌謠此刻也是迴盪在了孫洪耳邊,身邊劍彤母女此刻也是安靜的聽着雷動哼着的歌聲。

只是歌謠的聲音沒有持續多久,一聲常常的嘶吼聲響貫穿雲霄,猶如一道雷鳴從雲間穿過一般,傳入孫洪這邊。但是孫洪幾人並沒有表露出一絲一毫的驚訝感,只是樂呵呵的看着聲響的源頭處。


這頭一身黑袍打扮的雷動,此刻居然是浮起一道十分得意的微笑,雙眼不停盯着遠方的地勢低窪處。那頭正是他們等了久久的李博東。

也就是在嘶吼聲響傳出過後的不久,一道金色身形彷彿猶如閃電一般,以光的速度穿梭到了雷動幾人的身邊。

“雷哥!”

閃亮的光頭,被太陽照的反射出一道亮光,李博東撓着腦袋對着雷動大喊一聲,隨後回過頭去,看向身後孫洪幾人,都是喊出了各自的稱呼。

“怎麼樣了?”

望着一臉傻笑的李博東,雷動站起身來問道。

“嘿嘿,雷哥!四品!”

說完這句話,那一旁的孫洪不禁的臉紅了起來,一臉疑惑的望着眼前的李博東,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直到李博東“喝”的一聲吶喊後,體內內氣猶如滔滔江水肆虐從體內盤旋出來後,孫洪才無奈的搖頭。因爲此刻他那引以爲豪的3品內皇,居然還是比眼前的李博東低端了許多!

看着李博東和孫洪這兩人的來來往往,邊上的人都是低聲一笑,也沒有去關注他們了。一旁爲首的黃素突然身形向着雷動走了幾步說道:“差不多。已經一個星期了,落神之都的事情,不能在等 了!”

黃素的話語一落,原本幾人一副嬉笑的樣子已經不再,換上了那副不常出現的嚴肅表情。

“嗯!”

“走吧!”

“落神之都!我們來了!”

隨着雷動的“嗯”聲過後,幾人的吶喊聲也是傳了出來。除了一身紅妝的黃素,原本安靜的站立在草坪之上的雷動幾人已經消失不見。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蛇徑這個奇怪的空間裏面。

只留黃素這個其實面容不表現出來內心強大的女人,一臉彷徨的看着雷動消失的空地。

“雷哥,加油!”

許久之後,光明大陸上,雷動正笑嘻嘻的看着雖然只離別幾天之久的光明大陸,大聲的笑嘆。

雖然此刻的他早已和當初進去前變得十分不一樣。不僅僅只有體內的內氣元素已經由“火”“土”“木”的三系變成“火”“土”“木”“金”四系!而且他的實力也是由原本進去時的2品內皇升級爲此刻的3品內聖!!!

一個質的飛躍,雖然不能讓他打倒真正的黑鷹教主,但是對於現在的局面來說,自己的把控能力又增加了幾分。

落神之都外,幾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正拿着黑亮亮而且極長的皮鞭抽打着一個個手無寸鐵的平民老百姓,除了一聲聲平民口中的哀嚎,也只剩那些凶神惡煞那殘忍到無惡不捨的笑聲!

“哈哈哈!雷教主,真厲害!落神之都?屁!落狗之都吧!除了神洛基嘴硬一點,其他人,有什麼用!哈哈!”

說完,這個凶神惡煞的像似魔鬼一樣的男人又是狠狠的拿起長鞭在空中揮舞一陣後,用力的抽向眼前瘦骨嶙峋的早已一頭白髮的老者。

這個爲首之人之所以這般高傲,是因爲他看到太多的勢力猶如死狗一般任由他玩弄,太多的勢力在黑鷹教的頭名剛剛說出之時,已經嚇破了膽。除了剛纔他口中說的神洛家族族長,複姓神洛,單名基,在光明大陸被人捧做大陸小神的他嘴硬一點,雖然已經被打的身受重傷,但是口中還是牢牢的說着那一句話“狗屁!落神之都可不是你們這羣雜種能接受的起的!”

也正是因爲這神洛基這般堅硬,黑鷹教的長老中居然甚是喜歡這個嘴硬,而且實力並不差的小神。雖然還是將他關在一個不起眼的密室裏,但是早已沒有了剛開始那樣的皮肉之苦。

爲首之人仰着頭大聲譏笑着,嗓門裏那顆小舌頭此刻也是能被一旁的人看到。手中皮鞭又是向着空中一甩,發出“啪啪”的聲音,隨後這皮鞭就是徑直用力的向着眼前的這個白髮老者身上打去!

只是這一鞭卻沒有一開始抽的那般容易,就在皮鞭的力量要統統打入老者的皮肉之上時啊,一股奇怪的力量居然是將皮鞭彈離了老者的身形之外。

“誰”

話語還未說完,這個剛纔笑聲最大,眼神最狠毒的男子在喊聲剛剛結束之際,一道紅色的血液從他眼前飄出,眼睛突然像眼前飆血的地方看出,此刻的他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喉嚨部位已經不知何時被割出一道痕跡。體內的血液也隨着傷口的愈演愈烈突然飆射出來,在空中劃出一道十分優美淒涼的弧線。

“啊!”眼前的血液一直飆射着,爲首之人此刻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捂着自己的喉嚨處,低聲的嘶吼着。


只可惜此刻的嘶吼聲就像老鼠的“吱吱”聲響一般,根本沒有什麼動靜。因爲此刻的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的喉管已經被割破,想要講話的話,那麼必須讓血液堵住自己的喉管處傷口,在那一瞬間才能“支支吾吾”出一個字!

只是如果他能那麼做,就說麼這個人十分的鎮定,也不會躺在地上亂滾了。

旁邊其他的幾人看着眼前的老大猙獰的樣子,胸口也是有點透不過氣來。剛想上去幫忙的時候,他們居然驚訝的發現,身邊的那個人喉嚨處也被人割了一刀。此刻的他才發現,這一刀一刀的,原來就是那種內氣刃!這種內氣刃是按施展這武技的人的實力來區分高低的。

難以置信的看着同伴們“額!!!”了一聲後,和他們的老大一樣,都是痛苦的躺在地面上,捂着那一直飆射着新鮮血液的喉嚨處,猙獰的扭動着。這是他也不禁的害怕,底下頭去看自己的喉嚨處是否有傷口。

看着自己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點痕跡的脖子,這人就拍拍胸口放心下來,只是這人剛剛想拔腿逃跑之際,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走不動了。

因爲此刻的他發現,他的腿和自己的身體已經不知道在何時被分割成兩塊了!

旁觀的人,那些被這羣凶神惡煞的黑鷹教教徒俘虜的人,此刻看着眼前的這幕十分詭異的場景居然是沒有一點害怕!反而傳出了一個人鼓掌的聲音。

“啪啪啪!”

一個人鼓起了掌,二個人。直到最後連倒地的那個蒼白頭髮的老者此刻也是挪動着那雙已經血肉模糊的手鼓起掌來!

“好了,走吧!我們還有正事要做!”

雷動望着腳底下那羣倒地在垂死掙扎的黑鷹教嘶吼的樣子,轉過頭去對着剛剛從地面上飛上來的孫洪說了一句。

孫洪也是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一聲,就沒有在去下面的打算了!

隨着劍彤的低聲一喝,帶着臉上的焦急表情,就向着劍雷動順勢向前一傾,身後的魂羽此刻也是揮動了幾下,猶如一束光一般,向着劍宗的方向行去。

這邊雷動幾人正急急忙忙的趕路,那邊因爲城門的事情已經忙的焦頭爛額了!


“雷副!雷副!!!有人找事了!他們來了!!!”

一個滿臉肥肉,鼓着後槽肉的大胖子此刻正失魂落魄的從外面走進一個十分寬大的門內。那腰間的褲子在他奔跑的時候滑落下來,好像是剛纔在自己房內和一個一股騷氣女子的正事沒辦完,就接到了這個讓人十分詫異的消息。

門內大院裏,一個滿臉陽光氣息的少年,此刻正捧着一本書,仔細端詳的觀看着,右手此刻也是在毫不吝嗇的揮舞着書中交給他的武技動作。聽着門外喊叫聲的越來越近,這少年也沒有露出一副很詫異的表情,直到這個滿臉肥肉的胖子,雙手抵住自己那猶如長了20年松樹一般的粗腿,喘着大氣。

這個時候,這個十分帥氣的男子才緩緩的將目光注視到眼前的這個胖子身上,動作很緩的將左手上的武技書籍緩緩放下,隨後口中緩緩的發問道:“發生什麼事?”

話語很短,很冷,透過聲音的傳播,這胖子一下子就將自己的剛纔累的要死的樣子忘記掉了,直挺挺的站立好身姿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咳咳,雷副,剛纔西門城門傳來消息,押送出去處死的神洛家族的老管家已經被一個不名勢力的人給救了。”

“哼!救?這個事還用告訴我?”

少年沒打算聽眼前的胖子說下去了,立刻擡手製止。

“不不,不是!白長老說了,是他們來了!他們!!!” “不不,不是!白長老說了,是他們來了!他們!!!”

這次胖子的話語仍舊沒有講完,又是一擡手,少年輕輕一揮,眼前的胖子就被少年的一股十分詭異的內氣給彈射出了院落之外!

此刻的院落之中,這個原本十分帥氣的少年突然是變的十分猙獰起來,臉上的陽光氣息早已被一股惡魔般的表情給替代了!隨後連續幾聲大笑聲響,就從院落之中向外穿透着。

笑聲是如此的陰冷帶着一絲血腥的味道,透過空氣,那個被少年推出幾十米外的胖子,此刻彷彿是聽到了魔鬼的叫聲一般,整個人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嚇得將自己肥胖的身軀,蜷縮在了一起!

落神之都另外一邊,雷動幾人此刻飛速向着劍宗駛去。幾人風風火火的在天空之上穿行,但是他們的身形是尤爲的快捷,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察覺不到這天空之上竟然有人在飛行!

“到了!到了!”

懷中的妮子看到地面上那熟悉的院落,大聲叫了起來。劍彤隨即一個俯身就向着地面上飛去。

可是身形剛剛向前一傾,劍彤的身子就被雷動給拉住了。

“別急!你看門口的兩個黑衣裝扮的人。在看看裏面走動的僕人!你難道沒發現什麼不對勁嗎?”

劍彤聞言,腳下的長劍此刻也是停了下來,漂浮在空中,仔細的望向地面上那來回走動的人。突然劍彤的雙眼好像看到了什麼似得,兩眼定睛一看!

“不好!那是劍一師兄!”

劍彤說話的瞬間,身子就已然不顧雷動的拉扯,身姿猶如一隻展翅飛翔的燕子一般,飛快的落向地面之上。

在劍彤的話語一出後,此刻的雷動雙眼也是捕捉到了那院落之中被捆綁在一根木樁上鮮血淋漓的人!按照剛纔劍彤的話語,雷動一下子就認定這人就是劍一了。

此刻天空之上看下去,只能看到劍一是一個十分詭異的紅點。在這個紅點邊上還有一個黑點正拿着皮鞭用力的抽打着鮮血淋漓的劍一!

這可不能再看下去了,望着劍彤的身形與自己越來越遠,雷動心念魂羽一下子也跟了上去。

“哈哈哈!叫你再叼!你不是說我們黑鷹教全都是廢物嗎?哼!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的師兄呢?哼,你的師父呢?我老七今天就想看看,今天還有誰能救你!”

老七用力的抽打着現在渾身是血的劍一,而且在抽打的時候,那緊咬著的牙齒,就能看出這老七肯定是沒有省下力氣的意思!

“啪!啪!啪!”

鞭子抽打的聲音在此刻猶如道道魔鬼的嘶吼聲,刺入劍一的內心。

“羅逸師兄,劍彤師姐!師父!!!我知道你們不是不來救我,你們是爲了大局考慮!!!”劍一此刻的內心開始掙扎起來,“真的,我快不行了。對不起!師父,師姐,師兄,各位師兄弟們。我先走一步!”

心中想完這句話語,劍一突然體內丹田內氣在飛快的涌動起來。雖然吸氣鞭每次用力抽打自己的同時,吸取了不少體內的內氣。但是,此刻的劍一已經報了一死的心態。他現在想做的事情就是將內氣聚集到自己現在最爲脆弱的地方,然後殘生自爆,而現在他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是脆弱的!

但是後來他還是選擇了一個人最爲主要的器官,那就是人的心臟。

“啪!啪!啪!”

鞭子還是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抽打,此刻的劍一連喊出痛苦字句的力氣都使沒有,雙眼十分疲憊的他,居然是微微一下。

因爲現在只需最後一絲內氣,他就可以真的放鬆了。不用再受到鞭打,不用再被師父那老傢伙罵了,不用再看世界那副每天憂鬱不樂的樣子了。

“笑?還笑?!”

劍一的笑容並沒有逃過那個一直鞭打他的老七,眉頭微縮,牙根又是狠狠的一咬!

“讓你笑!”


“啪!”

驚天的一聲擊打聲音,震耳欲聾從劍一的身體上再次發出。在這次擊打後,劍一原本已經聚集的差不多的內氣又是散去一大半,慢慢的他居然意識模糊了起來,心裏此刻不禁暗罵了自己一句“太笨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