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場上最激烈的要屬勾魂和一名獨臂大漢的比賽了,只見這大漢手握一柄重劍,看其威力,大約有五十萬斤,可在大漢的手中,卻隨着揮舞,每一次揮舞,勾魂都防禦得很艱難!

“斬風!”勾魂槍尖一抖,空氣中立馬分出五個槍頭,如五條嗜血的白色大蟒,五道寒光快速閃過,人羣中只聽見鐺鐺鐺的聲音絡繹不絕,原來那大漢豎劍擋在前面,竟把他的身軀護得周全!“好一個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楚辰讚歎道,這大漢看似笨拙,更不用說來對付擁有快之意境的勾魂,可這大漢借力打巧,偏偏將勾魂克得死死!

“斬風!”

勾魂槍尖一抖,空氣中立馬分出五個槍頭,如五條嗜血的白色大蟒,五道寒光快速閃過,人羣中只聽見鐺鐺鐺的聲音絡繹不絕,原來那大漢豎劍擋在前面,竟把他的身軀護得周全!

“好一個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楚辰讚歎道,這大漢看似笨拙,更不用說來對付擁有快之意境的勾魂,可這大漢借力打巧,偏偏將勾魂克得死死!


“刺陵!”

一擊不中,勾魂心裏大怒,當即催動意境,這一次,他竟然比上次快了一倍,肉眼看去,勾魂幾乎憑空消失,而後,只聽見噗的一聲,獨臂大漢身死,勾魂獲勝,擡頭看了看楚辰,勾魂略微點頭,而後轉身離去。

和楚辰勾魂兩人的快速結束戰鬥不同的是,其他的擂臺殺你顯得十分詭異,除去三號擂臺是一邊倒的碾壓之外,其他的比賽竟然如小孩子玩遊戲一樣,即便是初入武道的武徒也能看出,他們在敷衍了事!

“呵呵,有意思”,楚辰的眼睛不禁眯了起來,轉身去看在一旁協助秩序的雷洪,此刻的後者卻看的津津有味,不時還模仿兩招擂臺上武者的身手,彷彿什麼都沒發現一樣。

“越來越有意思了!”楚辰心裏冷笑道。

果然,在堅持了幾個呼吸之後,三號擂臺上一名武者從擂臺上撲摔下來,在連摔了幾個跟頭後吐血身亡,其他擂臺才快速的結束了戰鬥。

散修天驕榜第一天結束,其間雖然楚辰展示了強大的戰鬥力,但是因爲他“誤入歧途”,人氣一落千丈,反而之前一路穩紮穩打的勾魂,被人們奉爲天驕,直接是下一位城主一樣。

後來,人們在教育後輩時,都會互相拿楚辰說事,楚辰又一次光榮被當做反面教材,對於這一點,楚辰也很無語!

但比賽第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卻震驚了所有人,散修城西南角、東北角,城門口附近,三個平日裏最不會被發現的角落裏,一夜之間竟然死了二百號人,其中不乏有化靈境的強者。

對於這一點,位於低層的散修是不知道的,當然,這些楚辰也不知道,他雖然隱約可以猜出一部分……

“如果真是那樣,那可就有意思了!”楚辰喃喃道。



第二天,當楚辰來到現場時,“無意”間瞥見雷洪胳膊上的傷口,而人羣之中,那些以冷家三張老爲首的家族、宗門觀衆,此刻卻消失的一個不見,更加證實了楚辰的猜測!

“楚小友,請賜教!”今天和楚辰對擂的是一個白鬚老人,長得慈眉善目,而從他不經意流露出的舉止神態來看,一定是一個久居上位的武者,和他身上破爛的衣服格格不入。

“請賜教!”楚辰抱拳。

“開碑手!”

老人大喝一聲,楚辰頓時感覺到擂臺上一股沉重,只見在老人身後,一座長寬約百米,厚十幾米的古碑從天而降!

“噗!”

厚重之力還未至,楚辰的雙腳就已經陷入了擂臺之中,隨着擂臺的靠近,楚辰的身體還在不斷下降,簡直是避無可避!

“漫天飛舞!”

寶劍出鞘,楚辰一聲冷喝,當即從劍鋒中飛出無數道劍刃沖天而起,無數的風刃如無數只蟲類妖獸,只是一個照面,古碑便被吃得無影無蹤,而後劍刃飆射而過,在距離老人身前兩米,劍刃停住!

白髮老人看了看楚辰,半晌後,“果然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隨機跳下擂臺。

突然,就在這一刻,楚辰感覺到了強烈的氣血波動,非常強烈,雖然只有一絲,但在擁有星矢的楚辰而言,如黑暗中的光亮,直直的吸引着楚辰的眼光。

楚辰沿着感覺望去,只見在一羣人湊用中,一對深邃黝黑的瞳孔和楚辰對視,這一刻,楚辰和這對眼睛的主人同時愣住了,因爲他們同時在對方的眼睛裏看見了一樣東西,十分熟悉,卻又十分陌生,它的名字叫——野心!

“楚辰?”那人心裏一凌,原本深邃的眼神竟然有了一絲漣漪波動。

“冷不凡!”看了看冷不凡周圍湊擁的人羣,幾乎都是昨天那些逢場作戲的“散修”,楚辰當即猜出了這人是誰,不用想都知道,能聚齊這麼多強者,在這暗嵐河下游,也只有冷不凡才有這個實力。

二人遙遙相望,雖然什麼話都沒說,但楚辰明白,他們倆個人,就算是沒有冷無鋒的事情,也必須是你死我活,沒有任何餘地……

ps:新人新書,求支持,收藏、紅包、貴賓、蓋章,多多益善,小刀感激不盡,合十!! “刺陵!”

突然,從楚辰身後傳來一聲疾呼,只見此時,勾魂眼神冰冷,一柄寒槍被他催動的如靈蛇亂舞一般,五道森寒的槍芒分別從不同的角度向他的對手攻去!

而他的對手,一名手持流星捶的化靈境強者,此刻面色凝重,雖然如此,但他還是雙手如風,不斷的揮舞着鐵鏈頂端的重捶,腳下身法移動,硬是讓勾魂一時攻不進來!

“好!”人羣中傳來此起彼伏的喝彩聲,幾乎都被兩人的攻擊所折服,雖然還是什麼都看不懂,但是能和勾魂打這麼久,單衝這一點,就已經引起了這些散修的崇拜!

“噗!”

下一刻,就在這人的鐵錘剛一擋開第一道槍芒,正準備第二道槍芒時,只見勾魂嘴角上揚,那之前被他擋住的槍芒竟然詭異的轉了方向,目標直刺這人後背。

“啊!”

這人大驚,驚慌失措下更是漏洞百出,一步錯,滿盤皆輸,這人一步落了下風,勾魂又怎麼會丟掉這個機會,於是在下一刻中,一道寒芒激射,這人倒地身亡,胸口留下一個碗口大的血洞,還在潺潺流血……

“勾魂客卿勝!”立馬有使者宣佈,勾魂見狀,仍舊轉身離去,沒有一點改變。

第三天,楚辰和勾魂擊敗對手,進入前四,比賽到了現在,幾乎沒有了再比下去的必要了!

就在昨天,在勾魂以強硬的手段殺掉他的對手後,到了今天,他的對手直接沒有上場就宣佈投降,而楚辰也是一樣,這樣今天來觀戰的散修表示很是失望……

而另外兩場比賽,那四個人雖然表現的相當華麗,絢麗的色彩加上進退有序的步伐,直接引起了場下不時的喝彩聲,也算是失望中的意外收穫了。

可正因爲這樣,楚辰的心也更加一沉,因爲剩下的這些人都是冷不凡的人。


果然,事情不出楚辰所料,在比賽進行到第十四天,那些人竟然全部選擇退出,結果明顯可見,楚辰和勾魂進入明天的未來城主爭奪戰。

“冷不凡這是在幹什麼?”楚辰一頭霧水,“他們不是想破壞散修天驕榜嗎?”

原本逐漸掌握的頭緒又斷了線索,“如果說冷不凡這次攜帶這麼多強者潛入散修城只是爲了單純的搗亂,那麼冷不凡就不配稱之爲冷不凡!”

“可如果他現在退出?他究竟還有什麼後手!”楚辰仔細回憶,回想自己究竟漏掉了什麼。

“楚辰,明天一戰,我不會留手的!”就在這時,勾魂的聲音淡淡響起,沒有一絲情感,彷彿就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哈哈,你如果留手,那麼你就不是勾魂了”,楚辰豪情萬丈,自信道。

“那麼就拭目以待吧!”

“好,拭目以待!”

一夜無語,就在楚辰第二天走出院落時,面前的一幕驚呆了,原本綿延數十里的散修城此刻竟然一夜之間少了六分之一,各種殘垣斷壁、斷裂的寶器碎片,殘肢斷腳……

難以想象,昨夜究竟發生了什麼?多麼慘烈的搏鬥纔會在不被其他人發現的情況下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當楚辰來到擂臺時,只見場地下面還是人山人海,幾乎沒有受到昨晚事情的影響。

但不同的是,原本一些常見的面孔,此刻卻已經消失不見,而勾魂卻已經早早在那等着楚辰!

“呼!”

顧不得多想,楚辰跳上擂臺,兩人目光直視,空氣中頓時火光飛濺!

“楚辰必勝!”

“勾魂必勝!”

“楚辰是最強的!”

“勾魂是無敵的!”

擂臺上,楚辰和勾魂二人還未開始,場下已經吵得熱火朝天,畢竟兩人的實力都擺在那裏!

勾魂,散修城老一輩強者,即便是現在,也只是三十歲左右,天賦顯而易見;

而楚辰,最近聲名雀起,他的名聲是踏着一個個強者的屍體走上來的,雖然二人還未比試,但大傢俬底下早就對這二人有高下之分,所以比賽還未開始,人羣卻早已經被引爆起來。

“楚辰,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強?”勾魂罕見的露出一個微笑,雖然很勉強,但足以證明對楚辰的重視。


“我也很好奇”,楚辰眼睛眯了起來,淡淡道。

“斬風!”

“千山飛雪!”

幾乎同時,勾魂和楚辰同時出手,在衆人眼中,勾魂的身形逐漸變長,幾乎從擂臺的一端拉倒另外一端,周圍勁風呼嘯,待衆人反應過來,才發現那只是殘影,而勾魂和楚辰兩人,早已經交手了十幾招!

楚辰手腕一抖,頓時從劍鋒上飛出數百道密密麻麻的冰錐,無數冰錐形成天幕一樣,瞬間將擂臺包圍在其中,而身在其中的勾魂,此刻卻很是難受,他的速度是夠快,如果在其他地方,楚辰的攻擊,他相信自己能夠躲閃過去,可偏偏二人此刻身在擂臺,所以勾魂避無可避!

“哼!”

勾魂眉角一挑,頓時他的槍身一抖,幾道寒光劃過天際,衆人只聽見鐺鐺鐺的聲音不斷傳來,那由楚辰的靈力化成冰錐被大片大片的絞碎,看這驅使,竟有不斷蔓延的趨勢!

“好!”

“勾魂威武!”

“勾魂力壓楚辰!”

“楚辰也就只能欺負那些菜鳥,一遇到勾魂就不行了!”

………

見勾魂略佔上風,那些勾魂的支持者此刻便沸騰開來,立刻趾高氣揚的看向那些支持楚辰的散修,那模樣,明顯是挑釁,“怎麼樣,楚辰怎麼樣,還不是被我們勾魂壓着打?”

“楚辰加油!”

“楚客卿不用留手!”

“對,殺了勾魂,你就是散修城未來的城主了?”

………

楚辰的支持者見狀也在立馬爲楚辰打氣,他們紛紛對着楚辰呼喊,讓楚辰不要留手,用盡全力殺了勾魂,更有甚者,直接向楚辰拋出了散修城的誘惑?雖然楚辰並不把這放在心上,至少現在時如此。

“殺了勾魂,散修城就是你的了!”就在這句話還在場上回蕩時,楚辰動了!

“漫天飛舞!”

楚辰劍刃光芒大作,一股寬約百米的森白色氣流席捲而出,正好選在勾魂擊破楚辰的劍招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際!

“生生不息!”

漫天飛舞向着勾魂呼嘯而出,楚辰動作不停,劍鋒森寒,同時又接着使出傲劍訣第三招,以持久綿延爲主的劍招,頓時在楚辰的劍鋒上,森白色的靈氣頓時化成了一條長河,足足百里長,如吞天大蟒席捲而出,正好在那森白色的劍刃之後,同時人們還聽到有波濤洶涌的浪花聲,一浪接着一浪,一浪蓋過一浪,生生不息、綿延不絕……

“刺陵!”

可出乎楚辰意料的是,原本按他的估計,千山飛雪肯定難不倒勾魂,它的作用是限制住勾魂的動作,而後用強大的破壞力破掉勾魂的防禦,打他一個措手不及,直到最後,這生生不惜,纔是楚辰的殺招,決勝一擊!

可不知是楚辰的攻擊太快還是其他,在衆人的吃驚中,勾魂竟然站着不動,正面抗住迎面而來的無數森白色劍刃,雖然刺陵夠快,角度夠詭異,但楚辰的殺戮劍意豈是一般,於是勾魂的攻擊只是在堅持了幾個呼吸之後瞬間被破!

“說時遲、那時快!”

也活該勾魂倒黴,就在他全力催動快之意境躲避之時,楚辰但下一道攻擊呼嘯而出,連綿不絕的長河,耳畔傳來一浪接過伊朗的浪花聲,和勾魂的身軀正面相撞!

“六重浪!”

“噗!”

生生不息是需要積累的劍招,開始綿延不絕,殺傷力不大,可一旦浪花重合,就要移山填海的威力,而六重浪花,就連楚辰自己都不敢硬抗!

在衆人吃驚的目光中,只見一道黑影快速劃過天空,最後直直砸入地下,地面上原本鋪就的千年白玉石當即粉碎,地面上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穴!

過了半晌,只見洞穴裏不斷有塵土冒出,片刻後,勾魂一躍而起,而後人外半空突然墜地,顯然已經是筋疲力盡、靈力枯竭!

躺在地上,勾魂全身大大小小的傷口還在不斷的流着鮮血,楚辰看去,原來在勾魂的身下,穿了一件精緻的銀白色鎧甲。

看其靈氣波動,竟然遠遠超過了普通的人階寶器,雖然現在已經破爛不堪,不能再使用,可正是這件寶器救了勾魂一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