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股氣息的面前,他相信,就算是強大如同蕭焱與月神殺的靈魂之力,也照樣討不到絲毫的好處!

所以,此刻的她為9畝出手!不然的話,蕭焱與月神殺只怕性能力斬去了小群危險的威力當中!虎膽龍威出手的速度,顯然是飛鏢的快,夢魘刀剛一出手,便是直接化為一道長虹里,然後對著那光芒很個性的這啥而他!砰的一聲巨響!只見得,那光芒飛掠的同時,便是直接看到,能咋么在9何等光芒之下,化為一道硫化機,然後對著孤芳

所以,此刻的她為9畝出手!

不然的話,蕭焱與月神殺只怕性能力斬去了小群危險的威力當中!

虎膽龍威出手的速度,顯然是飛鏢的快,夢魘刀剛一出手,便是直接化為一道長虹里,然後對著那光芒很個性的這啥而他!

砰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那光芒飛掠的同時,便是直接看到,能咋么在9何等光芒之下,化為一道硫化機,然後對著孤芳雪斬殺而去。

顯然,孤芳雪在這樣的一招下面,竟然被震腿了回來。

此刻的孤芳雪也是玄之又玄的躲過了夢魘刀,不過,繞是如此,孤芳雪的背後,還是被汗水所淋濕。

看起來,之前那遭遇,就像是在生死一線之間也是。

孤芳雪此刻的眼神,瞬間已經是被恐懼所替代,之前,那一刀,或者別人不知道,他究竟有多麼強大的威力,可是,自己卻不能不知道,之前自己那一刀,若是擊中一個人,勢必可以把一個人的腦袋,切為兩半!

當然,這種人,必然也是那種修為感覺,的人,之前,位於一星斗師的層次,不過,此刻那一道光芒竟然若是完好無損,依舊遭殃,就可看的出來后,那是多麼的強大。


刀,砰的一聲,直接是z插在了石壁上面,此刻的孤芳雪,望著那石壁上面恩夢魘刀,表情陰晴不定,不過,雖說此刻的孤芳雪表情陰晴不定,可是,她還是非常恩高興,因為自己剛剛那隨便的一刀,竟然是給予了蕭焱與月神殺逃逸的機會!

這豈非也是沒有比這更加閃亮的一刀?!

這樣的刀法,雖然沒有徹底的擊中,甚至擊潰對方,可是,卻拯救了蕭焱血月神殺的處境!

這樣的刀法,你說他是失敗的,肯你那?

月神殺與蕭焱,此刻盡皆深深一棵一口氣,表情相當的宛如,之前,他們可是感覺的出來,若是自己等人再慢走一步,就會死亡!

那光芒上面所凝聚的力量,不是一個見到可以形容的了!

此刻的月神殺與蕭焱,已經是退後了半丈。退後爆響的月神殺與蕭焱,方才輕呼了一口氣,然後,月神殺與蕭焱便是聽到一聲爆響,原來,他們剛剛所躲過的地方,正是光芒所急射的地方!

之前,孤芳雪那一刀,正好是打破了光芒運行的軌跡,是以,此刻的光芒,並沒有擊中蕭焱與月神殺,可是,儘管如此,蕭焱與月神殺不由的直冒冷汗。

若非他們之前躲避的快,此刻,早就被那光芒急射的波動,給普及道。

屆時,就算是不似,也要身受重傷。

「好險!」蕭焱此刻后罵了一句,眼神冰冷的望著那光芒所急射的地方,挨淋了,那裡已經不能夠用完美來形容,機會已經黑乎乎成為廢物。

不過,這倒並不是讓的蕭焱注意的,他只是不可思議的望著勢必,要知道,之前他可是甚至這勢必究竟是何等的堅韌,他之前也是試圖打破石壁,從石壁走出。

可惜,結果卻是讓的他失望之至!

那石壁的堅韌程度,絲毫不亞於上品靈器的堅韌程度。

然而,那堅韌普通話上品靈器的勢必,刺激竟然也被擊破,他有也一體不吃驚。

「焱弟,你沒事把!」月神殺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道。

表情執行,充滿了關切意志!

畢竟,一般的攻擊力,他們是絕對不會放在心上!

可是,此刻那一道光芒,怎會一般?


若非自己與蕭焱躲避的快,若非孤芳雪出手的速度快,自己與蕭焱就算是不死,也至少要脫皮一層!

想象那脫皮一層的後果,月神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若是在平時,他自然不會畏懼脫皮的痛苦,就算是切骨頭的痛苦,他都絕不含糊!

但是,此刻他卻不得不小心,不得不謹慎,不得不防備那道光芒,只因為,他非常清楚,若是被這道光芒擊中!

自己連單手的機會都沒有!

自己所趁手的痛苦,連回報別人的機會也沒有!

月神殺從來都不是那種不冷酷之人,他的冷酷,他的無情的絕對是超出一般的人,而一般的人,若是想要擁有月神殺這樣的冷酷,這樣的無情,可能嗎?

就算是已經絕情破請的孤芳老師,此刻的無情也據對沒有月神殺的強大!

月神殺不但對別人冷酷。對於自己,呢同樣是冷酷到極致!

他可以承受別人切自己骨頭的痛苦,他可以人獸,他可以不冷不熱,但是,他絕對可以把自己承受了痛苦之後,加倍代價的討回去!

那個時候,也就是月神殺最強大,最冷酷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月神殺,可是無視人色的東西,殘酷自己的生命!

一個人若是連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拚命起來,自然是無所畏懼,既不畏懼自己

他的的生命,同事,也絕對不會畏懼對方?


月神殺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殺對方,無論對方是多麼的強大,只要不死相差太多,就絕對可以!

「沒事!剛剛那光芒,太厲害了!」蕭焱回過頭來,突然道,表情之中,充滿了欣喜,雖然月神殺看起來是那魔女的冷酷那麼的無情,可是,唯有認知他的人,方才知道,月神殺的愛心,究竟有多麼的大!

月神殺可以不關心別人,但是,對於朋友,他是絕對不會不去關心!

月神殺雖然關心別人的時候,都是那麼的冷酷,可是,他的心。永遠都是熱的!

而絕非是冷酷的。

他這樣恩任務,也許,就只有知己方才知道。

「應該是沒有事情了!」蕭焱凝視著那孤燈片刻之後,便是突然道,他可以感覺的出來,此刻那孤燈上面,已經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

不過,雖然那此刻的互動上面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可是,蕭焱也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此刻的蕭焱與月神殺卻並不敢急著上前,因為,從之前那一道光芒當中,他們都是感覺到了,那孤燈的不平凡!

若不是之前孤芳雪突然飛起一刀,自己兩人縱使不死亡,也必定是身受重傷。

凝視著那孤燈片刻之後,月神殺便是動了,蕭焱見狀,也是突然動了。

「焱弟,過去瞧瞧,說不定還有什麼重大發現呢!」月神殺此刻已經沒有了之前那麼的擔憂,此刻的月神殺反倒是有種興緻,畢竟,之前他同樣是感覺到了了孤燈上面的那種強大的召喚力。

他此刻異常的好奇,非常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能讓的自己有種強大的感覺。

靈魂力再度收回,蕭焱也是突然點了點頭,之前,他又是釋放了自己的靈魂力,對著那孤芳上面探查去,不過,最終的結果,還是讓他感覺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動。

之前,蕭焱與月神殺,雖然也比你沒有感覺到孤燈上面的能量波動,可是,在釋放了靈魂力之後,就已經發覺到了。

但是,這一刻,蕭焱再度釋放靈魂力,卻並沒有發生之前的變化!

而這也就充分的說明,此刻的孤燈,已經沒有了危險!

非但沒有危險,並且還擁有這無窮的誘惑之力!

他們兩人都是非常的清楚,此刻的孤燈上面,既然有著非常重罰的秘密!

「主人,還是小心一點為妙!」此刻的孤芳雪,突然提醒到了,之前,她算是與那一道光芒直接交手過了,堆土之前那一道光芒,她自然雖然是深有體會,不過,繞是如此,也是讓的孤芳雪不敢傾心。

畢竟,之前那一道光芒的威力,也實在是起強大到了極致。

「恩放心的!我之前已經探查火辣,此刻的孤燈,沒有威脅了!」蕭焱合作的一笑,朝著孤芳雪擺了擺手掌,然後,他示意孤芳雪退到後面,他這樣做,孤芳雪自然是非常明白,他主人這樣的目的,就是為了放置那孤燈此刻,再突然有了變故。

這種情況,自然不死沒有可能!

而之前蕭焱突然釋放出來靈魂力,之所以敢這麼肆無忌憚,那還不是因為,此刻的月神殺在一旁了冷冷恩注視著,對於月神殺,蕭焱可是擁有一百個放心,他相信,只要有月神殺護法,絕對就是萬無一失的!

所以,他才敢再次釋放出來靈魂力,而這一次釋放出來靈魂力,就是為了探查這上面,究竟有沒有危險。

不過,最新里的結果,卻是讓的蕭焱欣喜若狂,那孤燈上面,此刻那又點兒的危險啊!

「走!」月神殺與蕭焱對視了一眼,然後便是直接朝著孤燈邁入,此刻的月神殺與蕭焱,昔里吉是變得比之前還要更加的謹慎,畢竟,之前他們也是發覺到了孤燈上你不並沒有一絲的威壓!

可是,卻被孤燈的能量給陰了一把。

當月神殺與蕭焱來到了那孤燈面前的時候,孤芳雪已經也跟著來了,不過,她與蕭焱與月神殺之間的距離,永遠都是相差了一段距離,畢竟,人若是都距離的太近了,有時候,出手反而相當麻煩。

而孤芳雪最萬物的就是麻煩。

所以,為了杜絕不必要的麻煩,孤芳雪只好保持一段距離,不過,就是這麼一段的距離,卻彷彿是孤芳雪已經把蕭焱與月神殺包圍在一起,護住了蕭焱與月神殺!

孤芳雪此刻所佔據的位置,正好就是一個陣法!

而位於這個陣法之中,孤芳雪可以隨時。保護主月神殺與蕭焱,以面對突發事故。

此刻的月神殺與蕭焱,已經迫不及待的朝著那一盞孤燈而去,他們出來了心中同樣是驚奇無比,就是想要趕緊了解一下,了解一下這一盞孤燈裡面,溜進來有何袁基!

能夠讓的月神殺與蕭焱同時有種強烈感覺的東西,也必然不會是平淡之物。

蕭焱相信,若是自己知道了那孤燈上面的秘密,就會知道有關魔域的秘密。

或者,對於自身,一名有著非常大的變化!

這種變化,甚至有可能就是質一般的飛躍!

此刻的蕭焱,掌中隱隱約約有火焰閃掠出來,若是注意看的過,一定會看到,此刻的蕭焱,雙目之中,似乎也有種奇異的火焰閃動!

那正是日月神火!

很顯然,此刻的蕭焱,已經完全把星處於巔峰狀態,雖然只是面對這小小的一盞孤燈!

雖然是小,可是,孤芳雪也一點兒不覺得她小。

因為,孤芳雪之前畢竟還是遇見過這樣的一招孤燈!

之前的那一盞互動,很明顯,就是一個例子!

那一盞孤燈。裡面所我沒有的東西,簡直不可以用小來稱謂!

那裡面,若是利用了八卦離火陣的威力,能量一招孤燈,將會是最難以破解的一盞孤燈了。

月神殺此刻也隱隱約約把自己的殺氣給提升出來,黑氣瞬間已經遍布身體,此刻的月神殺,儼然就是已經被黑氣裹體,看起來,不但詭異,同時,也邪惡了許多!

這這正是月神殺巔峰時候的狀態。

兩人,此刻盡皆是把自己調製到了最佳的狀態,要的,就是,可以完美的處理眼前滅一盞孤燈!

然後,蕭焱與月神殺。便是來到了孤燈的最前面,他們都是冷冷的凝視著孤燈,然後,然後,同時出手!

他們的速度,都出奇了的快!

月神殺此刻用的是左手,因為他站在蕭焱的左邊。而蕭焱刺激用的卻是右手。因為他現在月神殺的右邊。

而他們兩人,顯然都是有了不好的無聊,生怕孤燈從眼前消失,所以,他們兩人一出手,便是直接從孤燈的所有為之給封殺了!

兩人一左一右。動作渾然天成,搭配的天衣無縫,再配合他們他行雲流水的招式,此刻那孤燈,很難從眼前消失。

不過,就在孤芳雪感覺蕭焱與月神殺可能已經抓到了那一盞孤燈的時候,突然,眼前的場景卻是陡然一變,變得極為的耀眼,此刻恩蕭焱與月神殺,彷彿已經變得成為了光!

耀眼呢光芒,吵死人直接如同太陽光一般,對著兩人席捲而去,兩人的身影,在這一刻,都彷彿是化為一道光芒!

縱使之前孤芳雪已經有了最好的準備,可是,此刻當他看到了被光芒所籠罩的蕭焱血騎士那的時候,便是頓時一變,因為,他此刻竟然是看不到蕭焱與月神殺究竟身在何處!

這怎麼可能!

她之前完全其實凝視著那一盞孤燈,豈料。孤燈竟然變化之快,已經快過了自己恩眼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