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妖猿在發出那光柱後身體上也冒出了很多汗水,汗水滴下竟把地面溼了一片。那隻擊水的妖猿看到那巨大生物此刻變得虛幻起來,又再次跳向霸羽,頭上碧光迸發,又是一記強大地聲波攻擊。這聲波攻擊不單單針對身體外部的傷害,他還能傷害動物的腑臟,更爲厲害的是還能直接針對被攻擊者的靈魂。如果聲波強大就能直接把被攻擊者的靈魂震碎。

這次的聲波攻擊過後,霸羽從他那嘴脣乾裂的嘴中向上噴出了一口血水。那口血水直接進入了那巨大生物的身體裏,霎時,那巨大生物的內部彷彿沸騰起來了。四周的天靈之氣向此處匯聚的更快了,原本一片清明的天空此刻竟然變得煙霧迷濛起來,能見度不及一米。霸羽和兩隻妖猿的身體已經變得溼漉漉的了,彷彿就是從水中剛剛出來。

這次的聲波攻擊過後,霸羽從他那嘴脣乾裂的嘴中向上噴出了一口血水。那口血水直接進入了那巨大生物的身體裏,霎時,那巨大生物的內部彷彿沸騰起來了。四周的天靈之氣向此處匯聚的更快了,原本一片清明的天空此刻竟然變得煙霧迷濛起來,能見度不及一米。霸羽和兩隻妖猿的身體已經變得溼漉漉的了,彷彿就是從水中剛剛出來。

在霸羽的周圍霧氣更大,不,已經不能說是霧了。霸羽彷彿就是被白色的實體物質給包裹起來了,只不過在那巨大生物的身體表面卻有着一層空白。那白色的霧水一靠近那巨大生物的表面就被吸收了,那巨大生物就像大海接受萬河來潮只見水流卻不見水增一樣,只見霧水消失卻不見身體龐大 。雖然不見其擴大但是他的身體卻比剛纔凝視的太多太多了。

兩隻妖猿再次感觸到那強大無比的靈魂威壓,在那種靈魂威壓下,只要對方一哆嗦,他們的靈魂就會被碾壓的粉碎,身體也會被碾成薄餅。這次這兩隻妖猿心裏充滿了不甘和恐懼,最後還是憑着他們那微弱的而且是僅存的神獸的高傲,慢慢向霸羽靠近。在離霸羽還有兩米的距離的時候,那兩隻妖猿猛然一擡頭,從嘴中爆出一顆蒼翠的光球。在這光球的照耀下原本已經什麼都看不見的天空竟然多出了一些難得的光亮。這並沒有完,兩個光球在空中融爲一體,發出雷鳴般的響聲,一顆並不比剛纔大光球形成了。在融合成的瞬間,原本濃郁的蒼白的霧氣在此刻變的稀薄了很多。不是被吸收而是被蒸發,霸羽的衣服已經變得皺縮起來。

毫無疑問,那個光球徑直擊向了空中那麋身,牛尾,馬蹄(史籍中有說爲"狼蹄"),魚鱗皮,一角

的巨大生物。光球撞在了那巨大生物的身體上,刺眼的光芒照徹天地,經久不絕。天地在此刻靜止了,緊接着天地之間像是炸爐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霸羽所在的位置成了一個人形大坑,直接被炸得向地下陷了好幾米。

在那如同天體大爆炸般的巨響和那照徹天地光芒消失後,地面上只留下了三個生物。一個是麋身,牛尾,馬蹄(史籍中有說爲"狼蹄"),魚鱗皮,一角的巨大生物。另外兩個就是那已經看呆了的妖猿。突然那巨大生物一抖,從他的身體裏隨即就發出了一陣耀眼的青光,不過那青光中夾雜的紫紅色光芒更明亮了。這次周圍的植物再次瘋長,轉瞬之間就長成了參天巨樹。

那個巨大生物猛然睜開了雙眼,自他那古樸有神的土灰色雙眼中射出兩束精光。那兩束精光,破開那濃實的白霧直插雲霄,半息之間那原本還遮人眼的靈氣消失殆盡了。看到那兩束精光,兩隻妖猿感到那不是光而是兩根能把他們壓得粉碎的實物。精光過後,那巨大生物突然看向兩隻驚呆的妖猿,那種古樸,悠遠深邃的眼神直插兩隻妖猿的靈魂腦域。頓時從未有過的危險的感覺爬滿了兩隻妖猿的全身,他們有種被定在那裏的感覺,觸摸他們的身體就會感到他們的四肢已經開始冰涼了。

那種危險的感覺就如同用火燭去炙烤懸着千斤重斧的頭髮絲,而那重斧之下就是被綁住的你。

突然那巨大生物擡頭一吼,那吼聲竟然傳遍了整個逍遙扇,在深度修煉狀態的四大護山神獸竟被他一吼震醒,四大護山神獸隨即靈魂一震,近幾乎同時喊道:“魔荒嘯天吼。”一直用靈識觀看的琅琊三君驚笑,“霸羽魔荒血脈還沒有覺醒,竟能自主召喚出如此之強的未成年的血脈神獸,果然不愧爲神獸之中的皇族。”在那魔荒嘯天吼下,兩隻妖猿直接被震出了百丈。之後那魔荒一跺腳就把陷在地下的霸羽給震了上來。自魔荒頭頂射出了一束青光,飛向了霸羽,頓時霸羽的蒼白的臉色變得紅潤起來,和沒受傷之前沒什麼不一樣。

第十九章 魔荒降妖

魔荒遠古神獸至尊之一,擁有萬物無可匹敵的神力,更是戰氣世界少有的瑞獸。每逢魔荒現世天下就會一片清明,即使那時的世界是紛亂不堪的,也會在一定時間內安定下來。如果魔荒出現在那個部落中,那麼這個部落就會出現一個偉大的人物,帶領這個部落走向輝煌。然而如果這個部落的領袖失政於民,那魔荒就會死去,那個部落或許會淪落或許會滅亡。

正常狀態下魔荒的性命是十分悠久的,他們的成長分爲幼生期成長期成熟期老年期。幼生期的魔荒基本上沒有沒有什麼戰力,生活基本上也不能自理,完全依靠父母照顧。然而進入成長期後魔荒的威力就會成百上千倍的增長,在成長期初期魔荒大約有兩個水牛那麼大,到了成長期後期魔荒大約有百隻水牛那麼大,成長期後期的魔荒就有和成熟期初期的其他神獸相抗衡的能力了,或許還能殺死成熟期的神獸,並且這個時候魔荒已經有了轉化人形的能力了。到了成熟前期魔荒的力量還會有一個質的突破 ,這個時候母魔荒就會擁有凝結魔荒抱月心的能力了,魔荒抱月心對於下一代的成長十分重要,魔荒抱月心並不是母魔荒的心而是下一代魔荒的心。一顆絕好的魔荒抱月心,它一般情況下就會凝結成一顆強者之心。更爲奇怪的是,在魔荒的成熟期他們就會就會逐漸縮小,直至縮小到成長期前期的大小,不過他們的身體凝實強度有者天壤之別,他們的身體強度隨身體縮小而凝實。老年期的魔荒佔了魔荒總數的大多數,老年期是魔荒壽命最長的時期,約佔魔荒壽命的五分之二。魔荒是不會死在外面的,在魔荒生命的最後時刻,魔荒就會進入魔荒冢中,在哪裏度過自己的最後時光。

魔荒以黃色爲多,按照五行來說魔荒屬土,乃是土系最厲害的神獸。魔荒戍土,青龍和木,朱雀凌火,玄武勝水,白虎降金。不過魔荒中以墨魔荒爲最,是魔荒中的掌權者,也是魔荒的皇族。幻化人形後他們的頭髮就能顯示出他們的種類,黃魔荒頭髮爲金黃色,墨魔荒爲墨色。但是還有一些變異的魔荒,比如火魔荒,水魔荒等,他們有着只弱於墨魔荒的地位和實力。黑色魔荒的幼生期很長,要比其他魔荒長十分之一左右,但是墨魔荒在幼生期會打下更加堅實的基礎,所以在成長期和成熟期墨魔荒就會遠遠超越其他種類的魔荒。據魔荒族的史料記載一位墨魔荒老祖一個魔荒嘯天吼就將一個道祖級的魔獸給吼死了,可見墨魔荒和魔荒嘯天吼是多麼強大。

此時那兩隻妖猿被那招魔荒嘯天吼給吼得身體差一點沒散掉。現在那兩隻妖猿的眼神已經有些迷茫了,很顯然他們的獸魂已經收到了嚴重的傷害。還有他們全身向外冒血。雖然遭受重創,但生機仍存。其實妖猿也不是什麼等閒貨色,他們乃是三大神猿種族之一,而且是排名第二的種族。在猿之一族中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就是金剛猿見了妖猿也要低頭。畢竟血脈的威壓是來自靈魂的壓迫。三大神猿種族分別是戰天神猿,妖猿,穹天妖猿。三大神猿種族各有千秋,威力不可小覷。遭受魔荒嘯天吼一擊,沒有立刻消散他們的實力可見一斑。

兩隻妖猿流出來的血奇蹟般的融合在了一起,而且爆發出一股強大地威壓,竟在一時之間把魔荒的威壓給扛了下來,兩個虛影從妖猿的身體裏飛了出來,在空中瞬時和爲了一體,而那流出體外淌在了地上的血不可思議的飛了起來,匯聚到那個虛影的身體裏面。就在融合的時候,那個虛影竟然發出了陣陣歡快的猿鳴。遠處的琅琊三君中的器玄子感嘆道:‘那兩隻妖猿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如此年輕就能血祭召喚出遠古獸魂圖騰,他們的資質在擎天一族中想必也是少有敵手,若不是那個狗孃養的擎天碧君他們兩個也不會被逐出擎天一族中。好一場神獸之戰,可不容錯過。”說完那句話器玄子體內的血液又加快了。

現在那些血液已經完全融入那個虛影中了,此時那個虛影已經變成一個血淋淋的妖猿了。猙獰的面孔,長長的獠牙,刺耳的尖鳴,血紅的毛髮無不說明他的兇唳。魔荒看到血液融入虛影的時候並沒有急着動手,而是靜靜地看着那些血液完全融入虛影,猶如給那隻血紅的妖猿護法一樣。就在融合成功的時候魔荒再次抖抖身子,顯露出十分興奮的樣子。

那隻血色的妖猿看到魔荒並沒有趁他虛弱的時候攻擊他,也是對着魔荒興奮地一吼。下一刻兩隻神獸都興奮起來了,並且都向對方靠攏。幾乎是同時,魔荒從他的雙眼中發出兩條青色的精光,那隻血紅色的妖猿的眉心突然裂開,從他眉心的第三隻眼中發出了一條血色光柱。青色的精光與血色的光柱短兵相接,一聲巨響乍起,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遠處的霸羽和兩隻妖猿都被爆炸捲起的波浪卷飛了十幾丈遠。魔荒和那隻血色的妖猿也是個退了三步。

這一次交手激起了魔荒和血色妖猿的獸性,魔荒雙眼微紅,頭上的角在此刻已經變成了墨黑色,散發着陣陣幽光,那隻血色的妖猿身上的血氣顯得更加暴戾了,血色妖猿的身體也在此刻變小了幾分。幾乎又是同時,一陣巨大的音波從魔荒的嘴中吐了出來,還是魔荒嘯天吼,只不過比上次強了兩倍,那血色妖猿的頭部血色光華大冒,就像一個巨大的抽血泵在向外抽血,一聲足以匹敵魔荒嘯天吼的的音波撞向了魔荒嘯天吼。頓時天地之間充斥着無盡的響聲,就像無數火山接連不斷的迸發一樣。好在琅琊三君和四大護山神獸早吧霸羽和兩隻妖猿向外移動了百丈,不過這下可苦了四周新長出的樹木了,一天之內幾次遭受摧殘。


兩隻神獸見這樣誰也奈何不了誰,旋即向對方飛奔而來,來了一次赤手空拳的對對碰。足,拳,蹄,嘴那個都沒有閒着,魔荒咬住了血色妖猿的手臂,血色妖猿撕碎了魔荒的鱗甲。一會兩隻巨大的神獸都倒地了,不過他們還是沒有要分開的痕跡。不過他們已經用不上出嘴之外的部位了,完全就是撕咬,魔荒和血色妖猿都斷了一條腿,現在不分上下的兩隻神獸已經分開了。

再分開的同時魔荒飛向了天空,突然從魔荒嘴裏吐出了一個字:“臨。”在那臨字穿過血色妖猿的身體時,血色妖猿的身體竟然有一些虛幻了。緊接着又是一個字從魔荒的嘴中吐出,:“兵。”在那兵字穿過血色妖猿的身體時,那血色再也支撐不住了,頓時血色向四周散開,血色妖猿嘴中發出悽慘的猿鳴,一昔間強大地血色妖猿消失在空中。那兩隻妖猿同時吐出了一口鮮血。

在這兩個字喊出後,魔荒的身體也是即將散去,不過在散去前,他又對着兩隻妖猿喊道:“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神敕明敕,天清地清,神君清君,不污不濁,鬼魅降伏,陰陽和合,急急如律令!”隨後魔荒消散,青光回到了霸羽的身體裏,霸羽的嘴裏竟然在青光入體後發出了舒服的旖旎聲。

還有就是兩個青色的光圈襲向了兩隻妖猿。琅琊三君和四大護山神獸同時喊道:“收他們作使令。”

第二十章 魔荒使令

那兩個青色的光圈如同鬼魅般的襲向了兩隻妖猿,那兩個青色的光圈接觸到妖猿的時候,並沒有產生像剛纔一樣的爆鳴聲。反而無聲無息的進入了妖猿的身體裏。在青色光圈進入妖猿的身體裏面的時候,外界看來並沒有什麼多大的變化。但是在妖猿的身體裏卻產生了驚天波浪,那青色光圈直接進入妖猿的靈魂腦域。進入妖猿的靈魂腦域後,那青色的光圈頓時青光大放,青光越來越璀璨光圈卻越來越小,在到達一定程度後就將那妖猿受損的靈魂給籠罩住了。

之後那青色的光圈對妖猿的靈魂施壓,企圖使他們徹底降服。雖說妖猿的靈魂已經受損,但是作爲上古神獸豈是泥捏的。又是一場征戰在妖猿的腦海中爆發了。那種威壓越來越重,就如同一口巨鍾壓在了壓在了妖猿的胸口,讓他們一刻也喘不過氣來。可是那種威壓越大,妖猿的掙扎越厲害,妖猿的體內可是炸開鍋了,血液流動是平時的十倍,心臟已經處於超負荷狀態了。可以說成是此刻妖猿已經不堪重負了,只要那青色光圈在施加一點威壓他們就會屈服。但是那青色光圈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青光不復之前的璀璨,束縛也越來越鬆了。就這樣青色光圈和妖猿形成了一個對峙的過程,誰也奈何不了誰。只要誰在爆發出一丁點力,戰局就會立刻偏向哪方。

其實剛纔魔荒所念的口訣就是收服使令的法訣,那青色的光圈就是束靈圈,不同屬性的魔荒所發出的束靈圈是不同顏色的。火魔荒是火紅色的,戍土魔荒就是黃色的,木魔荒是青色,以此類推。不過那些雙屬性的魔荒的束靈圈卻是雙顏色的。 魔荒折服妖魔收爲使令時的咒語一般情況下是這樣的:“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神敕明敕,天清地清,神君清君,不污不濁,鬼魅降伏,陰陽和合,急急如律令!”但是對於一些超級厲害的妖魔他們的法訣卻是不同的。墨魔荒在收服四大邪獸之一的饕餮巨獸時所用法訣是:“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鬼魅當降,陰陽當合,鬼魅降伏,陰陽和合,急急如律令!降伏,傲濫!”

魔荒與妖魔對視,用神獸屬性的力量束縛住妖魔,如果魔荒鬆懈了,或者力量不足,妖魔要麼逃走,要麼發起攻擊。當然這個後果是非常嚴重的,輕者魔荒受傷,重者殞命,不過這種情況是非常少的。像霸羽的這種情況就是少之又少了。當妖魔的氣勢變弱時,魔荒就能發出專門束縛妖魔的束靈圈加以約束——直至妖魔被折服成了使令。實際上,這是一個建立契約的過程。使令是要傷害魔荒的。它們在魔荒生前爲魔荒效命,不反抗魔荒的任何命令,魔荒死後,如果不進入魔荒冢,使令們會破開使令空間來分食魔荒的身體,從而增加自己的功力。不過有些甘願成爲魔荒使令的妖獸卻不會那樣去做。對峙的過程,也是妖魔衡量魔荒的力量,判斷是否值得爲對方效命的過程。

在使令被收服後,魔荒就會創造使令空間,將使令放在那裏面。遇到危險時魔荒就會放出使令來作戰,如果使令在成熟期後幻化人形,魔荒就會把他們放出,讓他們追隨在自己的身旁,聽自己的指揮。在一個使令死後魔荒還能再收一個使令來補充他的位置,魔荒收服使令後就會使用使令的能力,這是魔荒的本命天賦中排名第三的本命天賦。一般情況下魔荒只能收復六隻使令,但是讓他們都達到極高的水平也是相當困難的。像霸羽擁有一半的魔荒血脈這種情況他也就是能收三個使令,不過他還能擁有一個本命戰獸。這隻本命戰獸和霸羽有着生命相關的關係,他們有一人受損,他們都會受到牽連。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這九個字成了道家的九字真言,用來降妖伏魔,辟邪除惡。小九字真言就是運用戰氣將九字齊念,‘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常當密祝之,無所不闢’。意思是說,常默唸這九個字,就可以闢除一切邪惡。後來一個道家牛人看到魔荒降妖,突受啓發,創造了一門神奇而強大的武學。就是叫大九字真言,每個字都有相應的手印配合,結印的手法十分複雜。可惜那個道家牛人早死來不及完善大九字真言,不然大九字真言或許可以問鼎仙級武學。但是大九字真言的威力卻是實實在在的,相信如果有道家宗師結印的話,一定有絕對的力量,據說道家曾以大九字真言震懾萬邪。令人奇怪的是道家其他人對此心法來由所知不多,認爲相應的指訣,是自然出現。

臨:身心穩定,臨事不動搖,保持不動不惑的意志,這是大九字真言的基礎,大部分人都卡在此處; 兵:體內蘊藏的能量,返老還童的生命力,此種力量一旦釋放就有降龍伏虎之能; 鬥:心靈與宇宙的共鳴,鬥志,鬥志不息才能一往直前; 者:自由,力量,道家無爲,道法自然; 皆:直覺,以心爲念; 陣:奇門遁甲,五行幻化; 列:道心,道心維堅; 在:對能力的控制,絕對掌控; 前:光明的境界,萬邪不侵。

青色光圈和妖猿形成的對峙還在持續,不過青色光圈失去了後繼之力,終究也比不上有後繼之力的妖猿。頃刻之間,青色光華消失的速度加快了,已經到了消失的邊緣。就在此時從霸羽的體內又爆發出兩束青光,直射兩隻妖猿。得到補充的青色光圈猶如久旱逢甘露的土地,甚是歡快。本也是到了不堪一擊地步的妖猿再也承受不住那種威壓了,屈服,對就是屈服,那種面見皇者纔有的壓力在那刻油然而生,也是不可抗拒的,就是如此兩隻妖猿低下了高貴的頭顱。

琅琊三君和四大護山神獸見到這種情況,憑藉他們的豐富閱歷不難看出妖猿已經臣服。四大護山神獸心中充滿驚奇的離開了,不過心中有一種慶幸的感覺,“在以往幾萬年的時光裏幸虧沒有惹上魔荒一族,不然可就虧大了。”

琅琊三君互看了一眼,臉上莞爾,器玄子抱起霸羽就飛走了,陣丹二君則是一臉不爽的拖着昏迷不醒的妖猿向琅琊山的方向飛去,臉上那種不樂意的感覺甚是可人。

然妖猿消亡 坐在龍爪蒼隼的背上,山外青山,相連斷,雲海轉騰,蔽遮眼,又是一片山遮雲海翻。

不一會他們就來看到了飛鶴仙山,那裏的雲霧翻騰,就像是國畫裏用墨最重的那一筆。那翻騰的雲霧就像是一隻在空中展翅輕翔的仙鶴,顯得極爲靈秀。在那雲海漫卷的下方是綿延無盡的羣山,環環排繞,錯落別緻,在雲海中央是一座極高的山峯,從遠處看那山就是一隻正欲沖天而起的飛鶴,靈秀而不失氣勢,颯爽而點綴輕柔,挺拔高聳之間透顯英氣,點神回眸間又有幾分妖嬈,可謂鍾靈毓秀極爲吸引人。山中霧氣繚繞,羣翠就點綴在這山霧相接之處,。迷濛誘人,讓人有一探究竟的慾望。

現在他們已經來到了飛鶴仙山,四周天靈之氣氤氳環繞,仙泉流壑,聳翠青茂,溪水潺潺鳴,湍水錘石轟鳴,鳥顫山澗,朝陽斜照,鶴影流華,真不愧仙山之稱。

就在霸羽來到之際,他忽然感到自己心裏一顫動,雖然很微弱但是還被霸羽察覺了,像是牽掛着誰一樣。霸羽零食向四周散去了,在他能力範圍之內一切都十分正常,探查了許久也沒什麼發現,也只有就此作罷了。靈器以爲霸羽只是一時好奇,就開口說:“是不是覺得這很美,心動了。”霸羽點了點頭,靈器嘴角一笑也沒再說什麼,領着他們向前走着。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聲十分雄渾的聲音,“來者何人,請止步。”

話音落後就從空中飄落下了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這個男子一身白衣,身體修長,身高和靈器差不多,卻要比靈器清瘦很多,但是卻無一點瘦弱的表象。一頭黑色的頭髮垂到腰肢,顯得極爲飄逸,再配上他那白皙的臉蛋,在外面坑定是秒殺大片的美男子。只見那個俊美的男子伸出白皙纖長的手輕輕撫摸自己鬢角的秀髮,同時問道:“閣下是哪方山頭的霸主,不知前來我飛鶴仙山所謂何事。”

七彩小蛇看到前來阻路的男子,顯得極爲不感冒,雖然他清楚對方的實力,隨即就把頭轉向了他方。

霸羽心裏明白這個美男子是把自己和師傅當成化形荒獸了,心裏泛起一種看熱鬧的感覺,想到這個年輕人要倒黴了,隨後看着靈器。靈器的餘光看到了霸羽在看着自己,於是挺了挺身子,對着那個出現的男子說:“你可要看清楚了,你真要阻攔我。”

那個美男子,瞟了一眼靈器後點了點頭。這飛鶴仙山是這琅琊山內極富盛名的仙山,除了琅琊三君所居之地就是這飛鶴仙山了,不單單是因爲這飛鶴仙山的主人飛鶴仙子實力絕高人緣特好,而且還因爲她是四大護山靈獸之一。

在這四大護山靈獸裏飛鶴仙子實力並不是最高的,卻是最受歡迎的,因爲飛鶴仙子和靈器的關係最爲曖昧,所以整個琅琊山內荒獸都會給飛鶴仙山面子。這個年輕人在飛鶴仙山的天賦極好,實力很高,所以在他化形後受到了飛鶴仙山的重視。在飛鶴仙山的年青一代裏也很有地位,再加上其他山頭的荒獸的吹捧,心裏變得有些狂傲也十分正常。今天恰巧碰到了靈器一行人以爲是前來拜山的荒獸就隨便問了問,誰知受到了漠視。

在這琅琊山內除了那幾個人,誰敢給他靈器臉色,這個年輕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靈器不再說什麼,隨手一揮那個俊美的男子就在他們眼前消失了。然後就帶着他們繼續悠然地向前走,在這之後一路上再倒也沒有遇到什麼阻礙。在快到山頂的時候,霧氣更加迷幻了起來,就在霸羽和七彩小蛇迷幻的時候,靈器抓住他們瞬間就來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地方。

那個地方建築小巧,雲霧繚繞,相容相合,極爲清新別緻。外加百花齊放,巧奪天工般的點綴在建築與雲霧之間,彷彿自然而生。時而鳥鳴閃過,配上這時而咚咚,時而鈴鈴的水聲,就是一首流水妙曲,雖不比瀑布江河之聲浩大,但是勝在清新雅緻。在修煉之餘,到此處休息一段時間,心境定會有很大的提升。

只見靈器整理好衣裝,然後又清了清嗓子,有一種與平常極不相同的聲音說:“仙妹妹,我來看你了,你出來吧。”不知從哪飄出了一聲清冷的聲音,“你到這裏來幹什麼,爲什麼還要帶外人來,你不知道我不喜歡見外人嗎?”

靈器立刻緊張呼呼地說:“仙妹妹這不是外人,他是我們的徒兒,他叫羽兒,不是外人的。”

靈器在說完後立刻轉身對霸羽說:“羽兒,快叫仙姨。”霸羽的表現到沒有像靈器那樣緊張,而是無喜無悲十分淡然地說:“羽兒見過仙姨。”

突然在他們眼前出現了一個,衣着白色仙衣,頭髮溼漉漉,絕美的女子。這鶴飛仙第一眼看到霸羽的時候,心裏就喜歡上他了,不是那種愛情,而是一種長輩對後輩的疼愛。

在在閱人無數的她看來霸羽不單單俊美異常,而且不像外面的美男子一樣,尤其是霸羽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和他的眼睛。靈器可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心儀已久的女神如此,在這一刻眼睛竟然呆住了。

飛鶴仙子看到靈器如此表現,有點不自然地咳了一聲,這時候霸羽看到了慌忙轉眼的靈器,而且發現靈器的臉竟然有點點發紅,然後呆呆的問:“三師傅你怎麼了,臉怎麼變紅了,不舒服嗎?”

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被他這一問,飛鶴仙子變得不自然了起來,臉色也變得有些微紅,露出了一絲不知道多少年不見的小女兒之態。

這時候霸羽又發現了鶴飛仙的微妙變化,就有點關心的問:“仙姨,你的臉也有點紅了,你也不舒服嗎?要好好休息啊。”


又是故意的!

被他這麼一說鶴飛仙變得更不自然了,這時候靈器十分無奈的搬出師傅的架子說:“大人之間的事小孩不要插話,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之後靈器轉過身來對鶴飛仙說:“仙妹妹我們這次來確實有事,我們是想借極道之風一用。”鶴飛仙白了一眼靈器,有點幽怨地說:“極道之風在那裏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直接去不就行了還來我這裏幹什麼。”靈器趕緊解釋道:“不僅僅是來借極道之風,而且還要仙妹妹你掌控它。”

飛鶴仙子有點緊張地說:“你們是要羽兒淬鍊身體。”

靈器十分爽快的點了點頭,那飛鶴仙子更爲緊張地說:“羽兒太弱小了,你們也下的去狠心,我不同意。”

靈器沒有想到,鶴飛仙居然對自己的徒兒那麼關心,還沒等到他開口說話,鶴飛仙就急衝衝地說:“你們的心真是狠啊,極道之風如果我操控不好小兒的命就沒了。”

靈器聽到鶴飛仙已經急了,瞬間臉色漲紅了起來,有點吞吐地說:“仙妹妹,你別急,二哥說羽兒他韌性極佳,能行的。”鶴飛仙一聽更爲來氣,隨即說:“靈丹那老頭說的小兒韌性極佳,他的韌性就差了嗎?你讓他自己來試試我的極道之風,看看他還說不說這種風涼話。”


“咳咳……”

霸羽知道鶴飛仙是在關心自己,心裏的暖流涌動,然後走過去,對着鶴飛仙說:“仙姨沒事的,能行。”

霸羽說完這些話後就把目光放在了鶴飛仙的身上,鶴飛仙一愣,她楞的不是霸羽能說出這樣的話,而是霸羽看她的眼神。鶴飛仙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他身上看那種擎天霸地,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的眼神。


那種眼神在一些大名鼎鼎的強者眼中閃現纔是正常的,而現在卻出現在了霸羽這個在常人看來乳臭未乾的孩子身上。那種眼神蘊霸氣而不漏,深邃而堅定,弘毅而隨然,灼熱而不狂躁,凌厲卻不傷人,彷彿能夠洞穿虛空,穿越遠古。

看到那種眼神飛鶴仙子心中不知不覺的出現了一種奇怪的信任,這種信任再猛然間出現,但是卻不必對認識很久的朋友的信任差,鶴飛仙竟被他這一句簡單的話,一個發於內心的眼神給說動了。

看着有些驚愕的鶴飛仙,一旁的靈器說:“仙妹妹,你難道沒發現,這小子開闢了骨脈嗎?”

這詞鶴飛仙直接挖了她一樣,說:“什麼?。”

靈器喉結一動嚥了一口痰,說:“羽兒他已經開闢骨脈了。”

一句話激起千層浪,這句話在鶴飛仙心裏可算得上是滔天大浪了,然後鶴飛仙用一種十分不自然的眼神盯着霸羽。有震驚,有不信,有敬佩,有茫然。

霸羽被她這種眼神盯得很不舒服,就張口問道:“仙姨,你怎麼了?”鶴飛仙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而且今天在這個孩子面前幾次失態,就有些慌張地說:“沒事。”然後用一種近幾乎逃的動作避開了霸羽渴望得到答案的眼神。

在早些年的時候,鶴飛仙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玩伴,而且他的天賦驚人,甚至可以說直追琅琊三君。

男人都有一顆變強而且給自己心愛的女人安全感的心,或許就是憑藉這一顆心纔會有一些默默無聞的人一躍成爲驚天地泣鬼神的人物,鶴飛仙心中的那個他也是一樣。


後來他聽自己的師傅說琅琊山有一種開闢骨脈之法可以提高天賦,他就央求自己的師傅去求取那部法訣,法訣是得到了,可最終的結果卻是妖丹破碎,經脈全斷。

就是在向琅琊山求取治療之法的時候,靈器認識了那個讓他瘋狂的女子鶴飛仙,只不過那時的鶴飛仙沉浸在憂愁之中,對靈器不理不睬,完全視爲陌生人。

第二日霸羽一行人就來到了一處山谷,鶴飛仙告訴霸羽說這個山谷叫風谷,是琅琊玄風出世的山谷。當年在琅琊玄風出世之時就被鶴飛仙的先祖發現了,鶴飛仙的那位先祖就是第一代護山靈獸,飛鶴帝君。飛鶴帝君當年在琅琊山的幫助下才降服了這琅琊玄風,不過付出也是相當之大,自那之後飛鶴帝君百年未動手。

霸羽進入山谷後,發現自己所能看到的全部是楓樹,而且全部都是紅色的,像火一樣在燃燒。如果整片寬廣的山谷都是楓樹的話,從上空中那絕對是一片火的海洋,瀚海之內,無盡的火焰,在永無止境的翻騰着,無數條火龍騰雲弄火,宏廣博大,撼動人的心魄。從鶴飛仙的嘴裏知道了,這楓林是風火無極陣的一部分。

這風火無極陣是琅琊山早年佈下的,在此陣中風火交匯能夠將琅琊玄風的威力提高很多倍。

鶴飛仙說:“羽兒這琅琊玄風還沒有完全長成,不然根本不用這風火無極陣。先年先祖太心急了,沒有等到琅琊玄風完全成熟就把他給煉化了,今後雖然極力補償但到現在爲止還沒有達到巔峯,只好再把它放到了出生的地方。”

鶴飛仙在臉上浮現出甜美的笑容,霸羽弱弱地說:“仙姨真美。”鶴飛仙聽完後,臉上露出了一絲只有小女兒才能露出的羞澀,甜美的說:“羽兒你的小嘴真甜,真會逗仙姨開心。”

靈器愕然,尼瑪比我有出息啊。

鶴飛仙立刻傳音給靈器,有點發狠地說:“老頭子,你的徒弟什麼都比你好,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修的福氣才能收到如此好的徒弟。”

聽完後靈器直接定在了那裏,心裏充滿了對霸羽的醋味。

尼瑪,吃自己徒弟的醋!

瞪了霸羽一眼!

又走了一會,鶴飛仙對霸羽說:“羽兒在這裏等一會,不要亂跑仙姨去取風。”說完之後便消失不見了,一會鶴飛仙再次出現在了霸羽的眼前。霸羽感覺鶴飛仙更加迷人了,身上多了剛纔沒有的韻味,靈幻而凌厲。

霸羽心中和猜測這就是琅琊玄風的效果了吧,開心地說:“仙姨你變漂亮了。”

靈器在一旁插話說:“是啊,仙妹妹你這琅琊玄風的威力又增加了不少,真是可喜可賀。”

鶴飛仙幽怨的白了靈器一眼,然後對霸羽說:“你倒是機敏,一點微妙的變化也逃不過你的眼睛。一會可不要罵我,撐不住的時候,一定要告訴仙姨,不能死扛。”

霸羽知道接下來就是以風煉體了,然後充滿興奮地點了點頭,鶴飛仙看到霸羽眼中的灼熱,閃現出了一絲錯愕。

琅琊玄風在風行齊物中排名第九,秉天地意志而生,常人一碰就會粉身碎骨。

這種分極爲高傲如果實力不濟的人去駕馭,就會被吞噬掉靈魂,成爲風奴永世不得翻身。琅琊玄風的威力強大,在戰鬥之時能夠將主人的速度提到極限,讓敵人對其攻擊無法察覺。

本能攻擊極道風縛,除了天下極少的東西不能束縛外,可以說無物不縛,當年的飛鶴帝君就是被這極道風縛所傷,百年後才能再度動手。

這極道風縛不但能夠封印血氣而且能夠封印靈魂。不單單如此,這琅琊玄風能夠幫助做主人領悟天地,提高境界,即使主人不去修煉這琅琊玄風也能夠無時無刻的不去幫助主人提高。

霸羽站在鶴飛仙的跟前眼神火熱地說:“仙姨可以開始了。”

鶴飛仙也沒有多說什麼,慢慢的伸開了手臂,儼然一隻展翅翩躚的蝴蝶。頃刻之間在鶴飛仙的頭頂之上就出現了一個風圈,那風圈不斷的擴大,在下一刻竟然變成了一個漩渦。漩渦之中充斥着無盡的風,如果漩渦中的風放出恐怕這片山谷就會在頃刻之間被風化爲虛無。鶴飛仙臉色凝重,一絲風從那漩渦中飄出,鶴飛仙手印一結,那絲風立刻化爲無數條風鞭向霸羽打去。

霸羽立刻感覺到無數條鞭子打到了自己身上,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喊叫雙腿就已打顫,而且慢慢的向下彎曲。接着霸羽就發現自己的手臂已經不聽自己的使喚了,全身就像是由無數把刀子在割自己一樣。霸羽心裏知道自己這一跪什麼都完了,那日心中的話,“是實力,如果有強大的實力,我就能保護自己的兄弟了,大靈兒就不用死了。如果我有足夠的實力,父母和師傅就不會在爲我擔心了,而且我還能保護他們。我霸羽發誓,我要有足夠的實力,來保護我身邊的人,傷他一掌,我滅他,害他一人我,屠盡一家。我霸羽若違此誓,定有滅族之災。”

我要實力,我要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天要我屈服,我便逆天,地要我下跪,我便破地,風要阻我,我便凌風。我以不屈的傲骨,聳立於這天地間,我以不敗的雄心,叱吒於這蒼宇間,我要以亙古的軀體,凌絕於強者之巔。

傲骨不屈,天地坼,雄心不敗,蒼宇哭,軀體亙古,強者顫。傲骨凌風,擎天破地,九天寰宇,唯我獨尊,亙古身軀,獨霸蒼宇。 霸羽憑藉心中的毅力,竟然在此時完全遏制住了已經將要跪下的雙腿。鶴飛仙也是一陣錯愕,看來他還是小看了霸羽的韌性,在心裏再一次的肯定了霸羽。霸羽此時已近在努力的站起身來了,在那些風鞭過後霸羽竟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灼熱了起來,不是那種燥熱和鞭打的那種熾熱,而是那種蘊含在皮膚裏的熱量慢慢地擴散出來所帶來的。在那種熱量擴散後霸羽很快就把自己的身體給站直了,而且那種熱量抵消了很多身體的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