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天得到古經之後,卻又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和時間之道的誘惑,回到了石室,開始研究起來。這兩張金頁雖然只有半尺見方,但上面刻下的道紋,卻有不少,至於其中若隱若現的古字,肉眼是很難看到的,不過,宇文天本應該可以看懂的,但是,神識一落到金頁上,古字就消失了,根本不給他參閱的機會。金頁應該是從原經書上取下

宇文天得到古經之後,卻又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和時間之道的誘惑,回到了石室,開始研究起來。

這兩張金頁雖然只有半尺見方,但上面刻下的道紋,卻有不少,至於其中若隱若現的古字,肉眼是很難看到的,不過,宇文天本應該可以看懂的,但是,神識一落到金頁上,古字就消失了,根本不給他參閱的機會。

金頁應該是從原經書上取下來的兩頁,其上透著一股極為古老的氣息,似乎已經存在了很久的時間。按理來說,即便是黃金做成的紙頁,也會在時間的力量中緩緩磨滅,可是,它依舊完好,這說明,其中封存著一種神秘的保護力量。

南宮飛說剛拿到時有時間之道的氣息出現,那很可能就是借著時間的力量來逆向保護。

宇文天研究了數次其中一些道紋之後,他的神識才逐漸可以落在金頁上。

而且,這金頁似乎可以吸收神念,仔細研究了幾次之後,宇文天的精神有些萎靡,神識耗費巨大。

一連研究了兩天,宇文天的神識差點耗盡了。

就在他的神識被金頁吸光的一剎那,金頁上閃出一道光芒,飛入到了自己的識海中,瞬間沒了蹤影。

而這兩張金頁,上面的道紋消失了,原本若隱若現的古字也消失了,變成了兩張廢棄的金紙。

宇文天瞬間愣住了,有些莫名其妙,卻也不知所措,怔怔地看著手中的金頁,無奈地搖搖頭,將它扔進了空間戒指。

靜坐了幾個時辰后,他的神識恢復了,但是,讓他震驚的是,他腦海中突然多了一段古老的文字,是一段經文。

歲月無痕!

這是一種秘法的名字,而這段古經文,便是那金頁上擊在的的古經。

這種秘法一施展,可以剝奪人的壽元,在不知不覺中,加速其衰老和死亡,這是時間之道的力量,改變生命本源。

不過,這種秘法有修鍊條件,至少要將時間大道領悟到奧義的層次,才能修鍊。

對於現在的宇文天來說,這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對於這憑空多出的古經秘法,宇文天感覺很無奈,雖然神秘強大,但卻不能修鍊,無疑有種雞肋的感覺。

宇文天索性擱置一旁,不再去管它。

界塔開啟之日差不多到了,宇文天出了石室,看到了院子中暢聊的眾人,所有的朋友都出關了。

即將離開小世界,有不少人在大比的時候可以再次見到,但是,有些人,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相遇。

眾人痛飲了一番,離別之情,盡在歡笑中。

……

界塔開啟的時間終於來臨了,內城中所有的試煉者都聚集在了界塔周圍,而殺戮死城之中的其他試煉者,也都站在空曠的地方,看向了界塔的方向。

界塔開啟,禁衛軍戒嚴,一些難得一見的大人物也出現了,四位帝使都落在了界塔的周圍。

這一次,隱匿陣法被揭去了,界塔才顯出了它原本的高度,不再是萬丈了。

他佔地千傾,頂部已經插入雲端,即便是的外城中的武者,都能夠看到一部分塔尖。

說是有九層,但這每一層,卻是猶如一個小世界一般。

這一天,不只是殺戮死城轟動了,小世界中的其他區域的生靈也轟動了,不管是靈族,還是妖獸,抑或是其他的種族,皆都看向了殺戮死城的方向,有的地方甚至還發生了暴亂和獸潮。

小世界中各族矚目,雖然是相隔億萬里之遙,無法看到死城,但卻可以清晰地看到界塔。

它彷彿是這個世界的唯一,聳立天際,浩大莊嚴,威不可侵!

此時的殺戮死城,卻是安靜無比,所有人默默注目,看著這座神聖的高塔。

「每一次看著它開啟,老夫心裡有股莫名的激動,同時也無比的感傷啊!」落塵微微嘆了口氣,道。

「這群小傢伙就要出去了,界塔見證他們的成長起步,他們完成了試煉任務,我們應該欣慰,但是,他們身上的膽子太重了,未來又能有幾個人活下來!」仙道人掃了一眼無數試煉者,嘆道。

「沒辦法!他們從出生就開始準備了,這是融入到骨子裡的傳承,人族要存活,就得這樣走下去,打出一片明朗天空!」左言神色肅穆,語氣莊重。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這一屆的小傢伙都很不錯,將來人族的命運,恐怕要靠他們了!」摩訶陀道。

「這裡也有其他種族的天才,對比一下,老夫方才安下心來!」落塵掃了一眼獨孤戰天、岩殺、兀蚩極等人,眼中閃過一絲欣慰。


……

「今日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兄弟,我希望可以在不久之後,聽到你名震人族大陸!」獨孤戰天拍拍宇文天的肩膀,傳音道。

「嗯!一定會的!我相信,不久之後,我們會相見的,那時候,我們的天空將不再是小世界或玄武大陸,而是大世界,星域!」宇文天點點頭,道:「跟他們告個別吧!」

「嗯!」獨孤戰天點點頭,隨即傳音給一個個老朋友,

宇文天也是如此,等到進入界塔的時候,他們就沒有機會話別了。

獨孤戰天會通過界塔直接回到通天神猿一族棲居的小世界。

而岩殺,卻是要跟著宋致遠,回到中域去,見識一下人族的文化。

尤其是岩殺,剛剛進化肉身,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群賢書院,無疑是一個好地方!

不過,岩殺的本源衍生氣息,卻不在中域,而是在小世界的秘境之中,即便是進入界塔,也會被傳送回去。

所以,只能是宇文天厚著臉皮請落塵幫忙,在其身上留下了一些傳送的古怪印記,這樣便可以保證岩殺和宋致遠一起傳送出去。

宇文天其實也很想直接傳送到中域的,不過,逍遙和羽化書還等著他,摩天嶺也在等著他,只能無奈地返回南域,再接受接引,跨越無盡海去中域。

……

嗡!

一個時辰之後,整個殺戮死城震動了一下,天地法則有一瞬間的紊亂,天空陰沉的雲氣散去,一輪金陽當空,灑下了和煦的光芒,將界塔籠罩。

頓時,紫氣瀰漫,彩霞繚繞,整座界塔釋放出了耀眼的金光,籠罩了整個殺戮死城。

一刻鐘后,空間的震動停息,嗡鳴之聲也消失了,界塔的光芒微微收斂,只蔓延出千丈範圍。

轟隆隆……

十多息之後,界塔底層的九道大門逐漸打開了,數股蒼涼浩大的氣息從塔身蔓延出來,彷彿是神靈降世,讓眾人不禁想要跪地,頂禮膜拜。

這個時候,界塔才算是真正的開啟了!

眾人激動不已,有些人已經繃緊了身體,只待守塔的前輩一聲令下,他們便衝進去。

「孩子們!界塔已經開啟,站在這裡的所有試煉者,你們都有資格進入其中接受界力的洗經伐脈,激發血脈之力,幸運者,或許會得到古之大能的道統傳承!不管你們能登上哪一層,都會最終被傳送出去!」

「那時候,你們的殺戮幻境試煉,才算真正結束!」

「不過!你們的責任卻在那一刻真正開始,希望你們能夠走得更遠,站的更高,證道大能,庇佑我人族億萬年!」

落塵聲如雷音,遍傳死城,聽的每一個武者都是熱血沸騰。那些無法進入界塔的外城試煉者,雖然無法接受界塔的洗脈,但他們的武道之路還很漫長,該擔負的責任,已經架在了他們的背上。

!! 看到人群很自覺地分成了九股,站在九道塔門前,排名前千的高手都站在最前面,落塵微微一笑,大聲道:「我宣布,入塔!」

瞬間,人群沸騰了,每個人都挺胸抬頭,大步向著他們走去,幾步便邁入其中。

在外面看起來本就無比寬廣的塔身,進去后,發現更是廣袤,每一層都絲毫不下於內城。

而且,進入其中,便感覺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般,天地法則完全不同。

宇文天怔怔地看著幽暗而又空曠空間,感受著那隱隱波動的殺戮法則,心裡無比的震驚。

這界塔內的法則,要比小世界的天地法則還要完善,宇文天一進來,就感覺到了一股霸道肅殺的威壓,如果實力稍弱一點的武者進來,估計連腰都直不起來。

而且,這恐怖的殺戮之氣,能夠將普通虛靈境之下武者瞬間滅殺!

宇文天稍稍平息心緒,尋找著方向。

這真是一個詭異的地方,他記得快進來的時候,他身周三丈之內,起碼有一二十個人,但是,一進來之後,偌大的空間,就只有他一個人。

隱隱感覺到前方有股神秘力量的波動,宇文天便沒有遲疑,腳一蹬地,騰空而起,飛掠過去。

半個時辰后,宇文天看到了一個百丈之廣的九層石台,每一層有九層階梯,共有八十一層階梯,每層階梯高三尺,寬百丈,深三尺。

石台的頂部,有一道古樸的石門,上面刻著許多道陣紋,那裡隱隱有空間之道的氣息波動。

如果要離開界塔,回到南域,只要進入石門即刻。

而在石門前面,有一個直徑十丈的五彩圓台,一尺來高,上面刻著許多道玄奧的陣紋和道紋,甚至其中有些圖騰。

此時,這圓形石台上,卻是泛起了柔和的藍光,蔓延向虛空十丈高出,彷彿堆積著無數的寶石一般。

之前感覺到的那股神秘的力量,就是在著圓形石台上散發出來的,宇文天猜測,這應該就是落塵所說的界力,也就是世界的力量。

宇文天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這股力量是怎麼生成的,那些玄奧的陣紋,沒有一道他目前能夠看懂的。

不過,他知道,只要坐在圓形石台上面,界力會引動大地靈氣,洗經伐脈,激發一些奇異血脈之力,或是改善資質,抑或是其他作用。


而要登上第二層,就要經受住界力的洗脈,完了之後,會直接被界力傳送到第二層。

宇文天仔細觀察了一番,便提起腳步,登上了階梯。

階梯周圍是禁空的,無法踏空飛行,只能是一步一步,踩著階梯登上石台。

宇文天的腳剛一落到第一節石台上,便瞬間感覺到了一股天地法則的重壓之力,這似乎是大地之道的威壓,與周圍的殺戮法則的氣息相結合,刺激著登頂的試煉者。


這也是一種考驗,檢驗和鍛煉試煉者的意志力。

洗脈是一個煎熬的過程,有些試煉者實力不夠,根本連一息時間的洗脈也承受不了,那麼,他們便無法登上石階。

總共八十一階,則說明試煉者至少要經歷八十一息的洗脈過程。

而世界上的壓力,可以磨礪試煉者,直到那些不合格的試煉者完全可以登上石台,接受八十一息的洗脈。

這第一層的壓力,對宇文天來說,基本上可以忽略。

他一息一步,百息之後,便登上了石台頂上。

看著身前的神秘圓形石台,宇文天沒有猶豫,抬腳走了上去,瞬間,一股詭異的力量竄入了他的肉身之中,沿著每一條經脈流轉,匯入丹田,而後又流出,形成了一個大的循環。

同時,這股怪力也深入到了骨骼之中,並沒有多大的疼痛,只是身體有些發癢。


不過,進入識海的那股力量,卻將他的金海攪得波浪滔天,只感覺神魂微微有股不適之感。

這便是洗脈,因為宇文天的肉身相對比較純凈,雜質極少,故這第一層的洗脈,對他基本上沒什麼作用。

一刻鐘之後,圓石台上的藍光瞬間一亮,一股劇烈的空間波動傳出,宇文天便感覺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了自己一下,眼前一黑,又忽然變數了。

等他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另外一個地方。

第二層!

感覺到比第一層的天地威壓要強一倍,殺戮的氣息強了一倍。

這一次,宇文天倒是稍稍有些感覺。

這樣的壓力,可以磨練武者對殺戮之道的領悟,提高其心性。

界力的波動很明顯,宇文天瞬間便找到了方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