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雲提出了疑問。“更高的位面?”

美男子驚訝的道:“難道你以爲這裏就是位面的全部,我們逐日島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進入更高位面的大賢者,他當時突破了21級,接着就宣佈他要進入更高層次的位面,可惜的是,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大賢者能突破到21級。”雷雲忽然感覺這個世界,不,所有的世界都在和自己開玩笑,實力強了就去更高的位面,那麼再強大以後

美男子驚訝的道:“難道你以爲這裏就是位面的全部,我們逐日島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進入更高位面的大賢者,他當時突破了21級,接着就宣佈他要進入更高層次的位面,可惜的是,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大賢者能突破到21級。”

雷雲忽然感覺這個世界,不,所有的世界都在和自己開玩笑,實力強了就去更高的位面,那麼再強大以後呢,是不是還有更高的位面,雷雲忽然有一種被人玩弄的感覺。

看到雷雲的沉默,美男子還以爲對方對逐日島出現21級強者吃驚了呢,不屑的道:“現在,你知道的我已經告訴你了,可以把我放了吧,你的實力比我強,我不會再向你們出手了,哼,若不是我身上有傷,十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美男子沒有得到雷雲的迴應,卻聽見雷雲呆呆的道:“難道21級就能達到主宰的力量?主宰?”

“什麼?你知道主宰?”美男子驚呼了。“當年那位大賢者在進入更高位面時候曾經說過,主宰的力量真是深不可及。”

“什麼?”雷雲也跟着驚訝,“這麼說,那爲大賢者進入更高的位面還不算是主宰?”

美男子搖搖頭道:“我不知道,那句話就是他的原話,我只是奇怪你怎麼知道主宰。”

雷雲停止了思考,現在得到的消息已經不少了,埃辛大陸,惡魔族,逐日島,更高的位面,自己得到的傳承,自己的家鄉地球,這一切好像都有着聯繫,似乎有隻無形的手在操縱着,是誰在操縱?他們想幹什麼?一瞬間,雷雲感到非常混亂, 盛世貴女:暴君的悍妃 ,但雷雲怎麼也抓不住。埃辛曾經說過,自己的實力達不到就無法理解另一個層次,也許,自己的實力太低了吧。忽然,雷雲想起一個問題。

“你說你們前段時間進攻過埃辛大陸,你們派出的是不是裝備精良的軍隊?”雷雲問得比較急。

“是啊,那是我們逐日島最普通的士兵,他們大多是被培養製造出來的,沒有什麼消耗,不然,逐日島的資源根本不夠大量的軍隊。本來打算下一批就讓各種族聯軍進攻的,沒想到得到惡魔族要進攻的消息,這才放棄了。”

雷雲想起琪琪曾經說過那些士兵好像沒有靈魂,或者靈魂殘缺,這麼看來,他們居然是被製造出來的,製造生命?這在地球也是個禁忌的領域,沒想到……雷雲暗暗下了一個決定,然後開口道:“我還有最後兩個問題,通向埃辛大陸的另外一個入口在哪?怎麼才能快速的進入逐日島?”

美男子沒有爲雷雲知道還有入口驚訝,直接回答道:“這可以算一個問題,因爲兩個地方在一起,在通往逐日島的空間通道旁邊,大賢者們合力又開啓了一個通往埃辛大陸的空間通道,不過那裏一直有一位13級審判者,也許是14級審判者在鎮守,你們去的話就是在找死。算了,告訴你也無妨,就在這裏以西不遠處大裂谷的邊上,以你的實力很容易找到,不過路上有大量的亡靈大軍。”

雷雲點點頭道:“謝謝你的配合,現在,我們告辭了,你的……枷鎖再過一會會自動解開。”雷雲說完沒有理會有些憤怒的美男子,拉着妮可兒向隊員的方向走去,事實上這裏還是大廳,只不過比起先前進來時看到的要矮的多,不到5米的高度,不遠處,隊員們都一臉呆滯的站在原地。

雷雲走到隊員們的中間,打開了時空領域,很簡單,雷雲在強行改變隊員們感知的時空規則,然後還原成剛進來的模樣。1分鐘後,隊員們看到了雷雲,大家都很緊張。 第一百是十六章 亡靈大軍

清醒後的卓如冰完全不知道剛纔經歷的是幻覺,對着雷雲問道:“雷,剛纔看你走過去就消失了,然後出現許多怪物在和我們戰鬥,怪物們佔着上風,剛剛卻莫名其妙消失了,真是奇怪。”

雷雲沒有解釋,而是帶着隊員們迅速的離開這座所謂的‘墓地’,雷雲懷疑,這裏已經不安全了。

擋不住的緣份 ,大裂谷,新地圖上有明顯的標註,不過卻沒有標註入口,看來那些食人魔留了一手。

太陽漸漸落下,取而代之的是一輪明月,雷雲看了看地圖,現在只走了一半的路,剩下的距離至少還要三四個小時的急行,考慮到亡靈生物喜歡夜間出沒的習性,雷雲決定就地紮營休息。

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些簡易帳篷,隊員們紛紛的搭好帳篷,然後吃着儲備的肉乾。雷雲這時候告訴大家一個震驚的消息。雷雲經過再三考慮,他決定前往所謂的逐日島上,爭取與他們的合作,逐日島的實力很強大,7名大賢者實力與惡魔尊者相當甚至更高,也就是說和埃辛大陸傳說的主神差不多,其他審判者什麼的也不少,也和真神級強者差不多,若是能得到他們的幫助,對抗惡魔族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把握。

不過這件事的成功率不高,甚至很低,逐日島想侵佔埃辛大陸已經幾千年之久,不知道讓他們可以在埃辛大陸定居的條件能不能打動他們,雷雲相信這個條件在埃辛大陸應該不會有反對的聲音,畢竟面對惡魔族的壓力比較大,而逐日島上畢竟也有人類。如果和逐日島合作,反而少了一個強有力的敵人,不管怎麼說,雷雲還是打算試一試,對於埃辛大陸,雷雲也有了一定的感情,當然,地球在雷雲心中還是第一位的,只是回去的路還漫長無比。

雷雲不想讓隊員們跟着冒險,畢竟,逐日島的危險係數很大,雷雲打算徵求隊員們自己的意見。當把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訴大家後,大家臉上露出各種的表情,有興奮,有猶豫,有吃驚,最多的還是恐懼。一個擁有這麼多強者的島窺視了大陸五千年,尤其是親自和那些士兵們交過手的衆人聽到那些只是炮灰士兵後,恐懼則加重了,炮灰?在大陸上,最精銳的軍隊可能都比不了人家的炮灰,這是什麼概念。

雷雲最後的問題很簡單,如果願意一起去的就要做好思想準備,很有可能全軍覆沒。不願意去的可以通過大裂谷的空間通道回到大陸,不過,必須要有一人回到大陸來通風報信,萬一合作失敗,埃辛大陸很可能腹背受敵。

雷雲說完後,經過最初的驚恐,大家都低頭思索,不過表情上可以看出大家的決心。沒過多久,大家一起給出了答案,沒人願意回去,大陸的危機時刻,衆人都願意爲了大陸的以後而冒險。

雷雲很滿意,不過還是要有人去報信才行,這個消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這個比較安全的行動卻沒有人主動要去。雷雲一一掃過衆人,最後還是決定到時候再說,還有一個審判者在守護者空間通道,不解決他一切都是空談。

衆人輪流警戒,大家都進入各自的帳篷開始休息,雷雲則拉着卓如冰和豔華開始修煉,雷雲的想法很簡單,累了的話就讓她們在時空牢籠中睡吧,至少能多睡會,這算是特殊照顧吧。

深夜,正輪到落雨和博德兩人警戒,博德則喋喋不休的和落雨說着什麼,可惜,後者根本沒有任何反應,華麗的無視了博德。博德並沒有放棄,仍然自說自話,看得出,博德對落雨的愛慕之心,可惜落雨對他不感興趣。

這時,落雨望着遠處的黑暗,推了推眼鏡大聲喊道:“敵襲。”

十秒後,所有人進入戰鬥狀態,緊緊的盯着遠方,月光下視野範圍不到一百米,雖然還看不見,但是耳中傳來的聲響讓衆人都緊張起來了,嘈雜的戰鬥聲越來越近,雷雲甚至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喬,魔法師工會的鬥士。

“準備戰鬥,進攻隊形。”雷雲立刻下了命令,看來喬他們遇到了麻煩。

老牛和莉莉絲,博德站到前排,卓如冰與侯三已經消失,豔華和妮可兒站在中間,豔華已經開始給衆人加持魔法,落雨,塞西莉亞,琳琳還有麗蘿則在隊伍最後,每個人都已經準備好最強的攻擊,老牛往手上吐了口吐沫搓了搓拿出圖騰柱就準備向前衝,卻被雷雲伸手阻攔了。

“不要急,他們來了。”

果然,視線中最先出現的是渾身是傷的幾個人類,接着,大批的亡靈出現在視野中,骷髏戰士,骷髏法師,隨後是腐毒殭屍,後面還有騎着骷髏馬的死亡騎兵,死亡騎士也出現了,魅影女妖,尖嘯女妖等等,這顯然是一隻亡靈大軍,數量保守估計也要上萬,雖然大部分都是低級的骷髏戰士,但比起白天,在夜晚,他們的能力要強大的多。

首先跑過來的十幾人已經和雷雲他們匯合了,看起來不止魔法師工會的人,還有黑暗教會的人,其中一個少女喘息着道:“咦,居然是雷雲閣下,快救救隊長。”

雷雲目光所及之處,喬和淺藍正背靠背緩緩的在包圍圈中反擊,看起來他們消耗很大,應該是掩護自己的隊員撤退而被層層包圍的。雷雲立刻對着逃跑過來的人喊道:“你們遠程攻擊,老牛,莉莉絲還有博德變熊,大家跟我上,其他人遠程支援。莉莉絲,我打開堅定光環,後方的魔法職業需要它。”

說完雷雲召喚出小夥和鳳語協助防守,還有小青協助豔華對受傷者進行治療。老牛已經砸散了幾個骷髏兵,他的喊叫聲就算在亡靈大軍中也是最響的,甚至蓋過了女妖的尖嘯。經過豔華的光明之力加持,除了博德沒有武器以外,老牛和莉莉絲的武器對付亡靈更加犀利。莉莉絲的大劍非常犀利的把一個骷髏戰士砍散架,她打開了堅定光環,這個光環可以恢復被籠罩的隊友精神力,雖然效果不是很強,但有勝於無,尤其是對魔法職業者。

雷雲則一個空間傳送閃進了包圍圈,與喬和淺藍匯合在一起,大空間刃每一次發出都會打散一片骷髏,新加入的生力軍讓喬和淺藍一反萎靡的神情,重新燃起了鬥志。

“雷雲大哥(閣下)”兩人一起向雷雲打招呼。

“向隊伍方向突圍,喬你在前,淺藍你的豹子呢?”雷雲很好奇淺藍的變異魔獸竟然不在。

淺藍失望的道:“召喚不出來,這裏契約規則好像無效。”

雷雲立刻恍然,自己不也是召喚不了琪琪嗎?“跟上喬,我斷後。”

雷雲又召喚出金剛,已經晉級的金剛絕對是個強大炮灰,7級的大地猩猩配合厚土盔甲可以無視骷髏戰士和法師的攻擊,金剛的出現立刻使三人壓力大減,並且後方的魔法支援已經來到,流星雨,光雨術,雷電風暴,還有一些稍弱的冰霜之環,碎土術等等,一輪攻擊立刻讓雷雲三人面前出現一條通道。三人抓住機會開始突圍。

喬的雙手微微帶着火苗,每一擊必定要倒下一個敵人,不管是骷髏還是殭屍,就算是死亡騎兵也連人帶馬的散架,淺藍的用處就小了一點,亡靈生物本身就對黑暗魔法有一定的抗性,再加上淺藍此時魔力所剩無幾,基本上半天才能發出一道效果甚微的魔法。


轉眼間,三人就衝出了幾米,在雷雲示意下,其他隊員們維持着陣型緩緩後退,雷雲不想讓所有人都被包圍,亡靈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並且還有源源不斷的新亡靈加入,雷雲就算是打開領域也很難在短短的20分鐘解決戰鬥,然後的虛弱期卻很長。

匯合的過程艱難無比,倒下一片亡靈立刻就會補上一片來,它們不知疲倦,只知道攻擊,無休止的攻擊。雷雲瞥了一眼遠處沒有進攻的兩名死亡騎士和一個漂浮着的巫妖,心中一動,難道這些亡靈都是它們在指揮?死亡騎士和巫妖都有着聖級實力,雷雲知道在不打開領域的情況下很難戰勝他們,眼下讓喬和淺藍和隊伍匯合纔是主要。

又經過幾分鐘,喬的身上已經傷痕累累,若沒有豔華的支持,估計他已經力竭倒下,淺藍的身體在每發出一次黑暗絞殺後都會發晃,雷雲的身上也多了幾道傷口,沒辦法,雙拳難敵四手,何況,對方不止四百隻手。但是雷雲三人已經非常接近隊員們了,再有一輪魔法的集火,相信就可以成功和獨院們匯合。

亡靈軍隊忽然改變了陣型,它們似乎看出了雷雲的打算,放棄了對雷雲三人的圍殺,大量的向後方隊員們快速移動,看樣子是想把所有人都包圍住,然後慢慢清理。

雷雲暗道不妙,這些亡靈的實力雖然普遍不高,但是最後方卻源源不斷的補充着,一旦全部被圍住,那麼光是消耗也會把大家活活累死。老牛的揮舞已經沒有開始那麼生猛了,莉莉絲的胸口起伏也變得加快,堅定光環效果也漸漸減弱。後方落雨她們的魔法施放速度明顯要慢多了。雷雲不在猶豫,大喊一聲“大家自保,減少消耗。”

下一刻,雷雲出現在兩個死亡騎士的中間,時空領域張開,空間扭曲已經發出,目標是那個漂浮着的巫妖,巫妖事實上就是有智慧有靈魂的骷髏,他們的靈魂和人類不一樣,而是許多靈魂的集合體,只不過體型要大一些,而且,身上還有各種裝備,傳說每個巫妖本身都是強大的黑暗鍊金師,大家在亡靈中最不願意面對的就是巫妖,因爲巫妖可以大量的召喚低級的亡靈生物。

巫妖顯然感覺到了危險,手中的權杖一揮在自己身前放出了半圓形的骨盾,可惜的是,空間扭曲哪是骨盾可以低檔的。在自己的領域中使用時空之力更是得心應手,不過精神力消耗的速度也是成倍增長,尤其是空間扭曲把巫妖的骷髏腦袋分家後,雷雲的精神力消耗接近一半。

兩個死亡騎士的黑色大劍已經接近了雷雲的身上,雷雲很詫異,爲什麼在自己的領域之下死亡騎士還能發出攻擊,雷雲並不知道,死亡騎士是沒有靈魂的,所以,它們對時空領域的威壓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畏懼什麼的根本不存在,他們只是本能的攻擊。

雷雲再次傳送了一下出現在死亡騎士的後方,卻奇怪的發現,頭部已經被空間扭曲捲到另外空間的巫妖還在繼續的召喚亡靈,大批的骷髏戰士和法師,這讓雷雲吃驚。若是艾莉在的話就會告訴雷雲,巫妖身上有無數靈魂,只要其中一絲靈魂不滅它們可以立刻轉移身體,身體對它們來說只是一個載體,所以,想徹底消滅一個巫妖,就只能消滅它的靈魂。危機仍然繼續存在。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空間流放

亡靈軍隊的數量還在增加,雷雲的空間扭曲對付巫妖沒有太大的效果。雷雲只是領域階段的初期,只能在領域中加強自己的各種時空招式,並且利用領域對敵人造成強大的威壓,還不能達到隨心所欲的以領域傷人的境界,這需要感悟,不過現在肯定沒有時間來進行感悟。

雷雲一咬牙,強行在領域中進行自己從未使用過的空間流放的描述,這是一個類似於空間扭曲的招數,可以強行把一片大範圍的空間暫時性的移走,可以這樣理解,空間扭曲的性質只是很小的一片範圍空間永久轉移,那麼小的範圍消耗卻是巨大的,大範圍的空間流放更不用說了,不過,空間流放只是暫時性的,被流放的生物不會在空間中死去,而是以靜止狀態出現在另外的空間。

這個在最近才領悟的新招數只描述了一半,雷雲的精神力已經見底,這樣下去根本不能完整的施放。幸好雷雲是個召喚師,召喚師和召喚獸的精神相通,某些時候可以使用召喚獸的精神力,不過雷雲從未用過,雷雲可不想剝削自己可愛的獸獸,這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雷雲的精神呼喚得到了鳳語,小夥,小青還有金剛的迴應,在它們的配合下,已經見底的精神力一瞬間漲了起來,描述繼續進行,當精神力再次枯竭後,雷雲終於完成了空間流放,代價是,四個召喚獸的精神枯竭而被召回。

“消失吧!”雷雲大吼一聲。

只見雷雲身邊50米範圍內的所有亡靈生物都消失了,是的,範圍與雷雲的領域一樣,雷雲眼前一黑幾乎暈倒,強行忍住疲憊的神經,呆立了數秒後,眼前的景色才慢慢清晰。

雷雲的成功意味着亡靈大軍沒有了支援,巫妖與死亡騎士都被空間流放,亡靈軍隊也失去了指揮者,戰鬥力立刻下降了一個層次,衆人再次打起精神進行最後的攻擊,大範圍的魔法轟炸在這裏顯得非常實用,倒是侯三,卓如冰的攻擊顯得單薄,雖然每次出手必定消滅一個亡靈,但他們吃虧在攻擊範圍上,包括麗蘿的箭,每一箭就算消滅幾個亡靈,但比起豔華的光雨術來相差太多,一個光雨術就能消滅數百的低級亡靈。

雷雲沒有完全放心,他知道過不了多久強行施放的空間流放效果就會結束,亡靈生物的特性也足以支持到空間的還原,危機並沒有消失。在雷雲的指揮下,博德變回人型來接替豔華的治療,豔華則專心的施放光雨術。5分鐘後,剩下的亡靈被清剿一空。

雷雲立刻示意大家向大裂谷的方向移動,並把指揮權交給卓如冰,然後很光棍的暈了過去。在豔華仔細檢查之後,大家才放心,於是,疲憊的隊伍連夜趕路,雖然雷雲沒有說明原因就昏倒了,但大家對雷雲的判斷深信不疑。

雷雲這次足足昏迷了十個小時,當他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當空了,第一眼就看到了卓如冰和豔華還有莉莉絲,三女都圍在自己的身邊,狹窄的帳篷顯得有些擁擠。

“我昏迷了多久?”雷雲感覺精神力還沒有完全恢復,頭還有些沉,聲音也有些虛弱。

“已經是中午了,按照地圖的顯示,現在在大裂谷邊緣,我們沒有貿然亂入。”卓如冰的回答讓雷雲驚訝,居然已經到了第二天中午。

“那些亡靈有沒有追來?”

這次回答的是豔華。“沒有,現在是白天,就算追來了也不怕,雷雲哥哥你用的什麼魔法居然把死亡騎士和巫妖都變沒了。”

雷雲苦笑了一下,道:“那是我新領悟的招數,不過代價很明顯,集合了4個召喚獸和我本身的精神力……而且不是徹底消滅它們,過不了多久它們還會回來。”

卓如冰正色道:“沒有你的同意我們暫時沒有把那些祕密告訴喬和淺藍那些人,雷,我們現在改怎麼辦,他們認爲已經第二天了,不應該再深入下去,應該返回。我們要不要和他們說實話?”

雷雲考慮了一下道:“讓所有人都集合吧,我來向他們說明,這次正好可以讓他們把消息帶回去,前提是我們要解決一個相當於真神級實力的審判者,但願能和平解決吧。”

雷雲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感覺身體還有些虛弱,沒想到強行使用空間流放的副作用這麼大,這麼看,到明天才會完全恢復。不過雷雲有時空牢籠,完全可以在時空牢籠中加快恢復的速度。

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雷雲清點了一遍,發現魔法師工會包括喬在內只有4人,黑暗教會有6人,淺藍和喬也沒有完全恢復,其他的人都恢復的差不多了。

雷雲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大概的告訴了他們,並且提議,希望喬和淺藍帶着隊伍回到大陸,把消息傳給各大勢力。

淺藍答應了,不過喬卻說道:“我的隊員們都跟着淺藍姐姐回去,我要跟着你,埃辛大陸也是我的家。”

雷雲沒有拒絕,多一份力量肯定沒有壞處,並且有足夠的人可以把這個重要的消息帶回去,現在需要解決的就是守護空間通道的審判者,麻煩的是雷雲等人對於對手完全沒有任何瞭解。經過大家的商量,最終決定再次休息一晚,以最強狀態前去空間通道。

雷雲沒有浪費時間,打開時空牢籠開始休息,跟隨他修煉的是豔華和塞西莉亞,很簡單,兩人很快就要晉級了,晉級就意味着戰鬥力的加強,雷雲現在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晉級。

在時空牢籠中感悟時空法則,直到精神力完全恢復,雷雲開始了修煉,時空的重組。讓雷雲意外的是新招數空間轉移的使用讓雷雲的精神力又進一層,至少雷雲再次使用空間轉移不會這麼慘了,時空法則的感悟則多了一個手段,時空長河,這是在雷雲意識海中出現的一條大河,它的出現意味着雷雲時間與空間的融合已經完美,雖然法典中沒有詳細提到時空長河,但卻有這樣一條說明。‘法則感悟進階到一定地步將會出現更高的手段來領悟法則。’雷雲的意識海剛剛出現這條長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時空長河在空曠的意識海中穿過,兩邊根本沒有盡頭,寬度一般,看上去不到二十米,雷雲在修煉中看見時空長河的時候才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精神體居然可以自由控制進入到意識海。面對着時空長河那不停變換顏色的奔騰河水,雷雲本能的走了下去,河邊,僅僅是雙腳沾到了河水,一股遙遠,空洞,虛無的感覺立刻襲來,雷雲一瞬間就明白只要自己能跨越這條時空長河,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會完全感悟時空法則。

這是雷雲腦海中自己冒出來的念頭,而且雷雲認爲本該如此,至於爲什麼,也許跨越時空長河後就會知道。跨越時空長河比想象中難得多,至少,接近十個小時的時間中,雷雲的腳步始終無法挪動。不是雷雲不想動,而是雷雲根本動不了,不停變換顏色的河水經過自己的腳步時,就像自己經過無數個日夜,無數個歲月,無數個年頭,無數個世紀,甚至無數紀元,河水流過,每一點都在變化,若不能窺視這變化的奧妙,雷雲根本無法移動半分。

時間不停,河水也不停,變化也不停,停下的只有雷雲,雷雲心中明白,如果不能和前三點相呼應,那麼自己永遠無法到達河對岸。

現在雷雲的時間並不多,所以沒有糾結在時空長河,幸好的是,雷雲的精神體可以自由進出意識海。當雷雲再次醒來時,天色已經微微發亮,看樣子過不了多久,太陽就會升起來了。雷雲看了眼睡着的豔華和塞西莉亞,果然,兩人都晉級了,成爲了8級職業者。雷雲站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鑽出帳篷外,看着不遠處的大裂谷。

兩名警戒的隊員是魔法師工會的人,看到雷雲這麼早出來,立刻點頭行禮。雷雲也點點頭,並示擺手示意兩人不要打擾其他人,自己則活動下身體,感受了一下沒有任何異常,已經完全恢復,不禁在心中讚了一下時空牢籠的妙處。然後看向不遠處的大裂谷。

大裂谷,名副其實,接着清晨朦朧的微光,雷雲看見地面像是被一把無形的大斧劈裂,寬約百米。雷雲緩緩靠近大裂谷的邊緣。大裂谷中深不見底,但是往下的顏色卻是越來越紅,兩邊的長度看不到邊,讓雷雲感覺這道大裂縫根本沒有盡頭。

雷雲的心中忽然起了一陣遐想,他感覺這個大裂谷和自己剛剛領悟的修煉方式‘時空長河’很相似,那麼自己的時空長河是不是深不見底呢?雷雲隨手撿起一塊石頭附上空間偵查,然後扔了下去,隨着石頭的掉落,帶來的畫面也漸漸變紅,直到完全變成紅色的空間,然後畫面一黑,消失了。

雷雲判斷了一下,石頭應該在接近三千米的時候失去聯繫的,平常來說自己的空間偵查完全可以聯繫到五千米之內,大裂谷中應該有什麼奇怪的力量減弱了自己的精神聯繫。

大裂谷最深處是什麼呢?難道是這個位面的另一邊?對於在地球上受過科學教育的雷雲來說,他認爲這裏的世界仍然是球體,那麼中間是不是地核呢?自己的時空長河深處有什麼?還是五顏六色的時空之力嗎?再深處呢?有沒有盡頭?就算有盡頭,那麼盡頭的另一邊是什麼?可是自己認爲所有的時空都是一個大的整體,這樣就不對了,再不同的時空他們應該也屬於永恆時空的範疇,爲什麼自己在時空長河中卻感應不到一個整體,難道自己的判斷是錯誤的?

不停的問號出現在雷雲的腦海中,一時間居然想的癡了,眼前也變得虛無,頭腦中一陣陣刺痛感傳來,不停的問號快速交替着出現在雷雲的眼前,直到一雙溫暖的手從背後悄悄的抱住他。

雷雲豁然驚醒,好像剛纔一瞬間根本失去了自我,頭上的冷汗不停的冒出,心跳也加快。 第一百四十八章 險些迷失

“雷?你怎麼了?怎麼身體不停的顫抖?”卓如冰立刻發現了雷雲的異常,關心道。

雷雲的思緒漸漸的清醒,立刻感覺到了剛纔的危險,剛剛自己差點迷失自我,雷雲現在感覺,若不是卓如冰適時的叫醒自己,那麼自己很可能永遠迷失在無盡的虛空中,想到這裏,頭上的冷汗流得更多了。

也許,自己根本不需要去想那麼多,等到自己再進一步許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以前自己不還對於魔法什麼的噗之以鼻嗎?結果自己成爲了召喚師並懂得了召喚,魔法陣什麼的。就在最近,領域對於自己來說還飄渺無比,現在不是也領悟了嗎?真是愚蠢……雷雲暗自嘲笑了一下,按步就班的感悟纔是真理。

卓如冰輕輕的擦去雷雲的汗水,關切的道:“雷,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雷雲沒有回答,他很清楚自己剛纔的狀況,若不是及時被喚醒,自己很可能就……雷雲反手抱住卓如冰,緩緩的道:“我沒事了,謝謝你,如冰,你讓我明白了一些重要的道理,我們會永遠在一起。”說完,吻住了對方。

卓如冰沒有追問,她只要知道雷雲沒事,其他的都無所謂了。面對對方的熱吻,卓如冰深情的迴應着對方,雙手不停的輕撫雷雲的後背。如此壯觀的大裂谷邊,漸漸升起的太陽下,一對熱吻的情人爲這淒涼的景色增添了濃濃的溫情。


不遠處的臨時營地中,漸漸醒來的隊員們都看到了這樣唯美的畫面,豔華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天真,不假思索的道:“怪不得醒來沒有看到雷雲哥哥,原來是去和如冰姐姐偷情去了。”

居然被稱爲偷情……

大家都對豔華的話語爲之一笑,只是,莉莉絲在看向不遠處的兩人時,忽然想起昨晚自己做了奇怪的夢,好像自己當時就站在雷雲和卓如冰兩人熱吻的地方,發生了什麼已經模糊不清了,但肯定不是雷雲在和如冰的熱吻,也許是和自己熱吻吧。莉莉絲的表情有些複雜,似乎在考慮着什麼。

熱吻中的雷雲精神忽然一動,立刻和卓如冰兩人消失在了原地,接着出現在營地中,他們剛剛站好,就發現大裂谷中一股強大的能量爆發出來,沖天紅色光芒噴發出來,像是一堵巨大的牆,直衝天際。

這個壯觀景象讓大家都看呆了,那不像是火焰,卻有着比真正火焰還要高的溫度,百米遠的衆人都感覺溫度難以忍受,各自打開了自己的防禦手段,除了火系魔法師,塞西莉亞此刻就一臉享受的模樣,似乎得到了不少好處。這個異象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最終,由下往上,紅色能量組成的沖天牆壁消失了。

衆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沒人知道大裂谷中噴出的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那像火屬性一樣強大的能量波動噴出的原因。

雷雲看向塞西莉亞,剛纔雷雲就發現她在吸收着這股能量。塞西莉亞知道雷雲的意思,點頭道:“是的,剛纔的那股能量不是火屬性魔力,但是很接近,我能夠吸收並且轉化爲火屬性魔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