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尊緩緩的從洞裏走了出來,站到這羣動物的最前面,看着司徒羽四人。不得不說,異尊身後的那羣動物讓他看起來大有幾分動物園園長的感覺。

看到司徒羽四人,異尊微微一愣,道:“你們怎麼還能站起來?毒對你們沒用嗎?”司徒羽聳了聳肩:“你猜。”異尊:“原本我還要奪取身體後和你們做朋友的,可是現在來看,朋友是不可能做了,也罷,反正成爲人類後有的是朋友。至於你們,今天就請死在這吧,畢竟我不能讓你們妨礙我成爲人類。”異尊揮了揮手,他身後的那羣異

看到司徒羽四人,異尊微微一愣,道:“你們怎麼還能站起來?毒對你們沒用嗎?”

司徒羽聳了聳肩:“你猜。”

異尊:“原本我還要奪取身體後和你們做朋友的,可是現在來看,朋友是不可能做了,也罷,反正成爲人類後有的是朋友。至於你們,今天就請死在這吧,畢竟我不能讓你們妨礙我成爲人類。”異尊揮了揮手,他身後的那羣異錦之氣所化的動物立刻向司徒羽四人衝來。

風子陽和葉晴雅立刻迎上,擋住了這羣動物。

司徒羽一把拉住想要上前幫忙的呂輕玲,小聲道:“我們吸引住它們,你趁機去洞裏救寒歌。”

呂輕玲點了點頭:“交給我吧。”

司徒羽拿出匕首,也加入到了戰鬥當中,呂輕玲則慢慢的後退,躲了起來。

異尊雙手抱懷,面帶微笑的看着司徒羽三人與異錦之氣們的戰鬥,雖然異錦之氣數量衆多,但是實力卻很弱,完全不是司徒羽三人的對手,一個接一個的被打回了原形。

看着異錦之氣一個個的被打回原形,異尊卻絲毫不着急,反正他很快就能變成人離開牧龍山了,他的這些手下要不要也無所謂了。

異尊突然感到有些不對,他回頭看向洞內,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有意思。”

此時被綁在洞內的凌寒歌忽然感到自己的四肢又有了力氣。毒完全解了?凌寒歌心想。她向洞外看去,異尊沒有回來的跡象,凌寒歌鬆了一口氣。隨之開始思考弄斷綁住自己的繩子的方法,剛纔異尊帶着一大羣異錦之氣出去了,然後沒過一會從洞外就傳來了打鬥聲,凌寒歌不用問也知道是司徒羽他們來救自己了。

凌寒歌吃力的坐了起來,雖然司徒羽他們來救自己了,但是自己現在還在異尊手上,保不齊異尊會拿她來威脅司徒羽他們或者狗急跳牆做出什麼事情,凌寒歌可不想成爲拖後腿的。

凌寒歌看了看四周,然後向石壁處一點點的挪去,她想利用石壁來磨斷綁住自己雙手的繩子,雖然凌寒歌知道這個從電視劇裏學到的方法即使有用也得磨到猴年馬月,但是凌寒歌現在實在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她的冰系異能是可以弄斷繩子,但是這麼近的距離下她也有很大概率會受傷,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凌寒歌是不會用異能來弄斷繩子的。

就在凌寒歌挪到一半的時候,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凌寒歌情急之下倒在地上,裝作睡着的樣子。

腳步聲漸漸近了,凌寒歌緊張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腳步聲停了下來,緊接着凌寒歌感到有人在晃自己的肩膀,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寒歌醒醒。”

聽到這個聲音,凌寒歌欣喜若狂,她睜開眼睛:“輕玲!”

是的,來人正是趁異尊不注意偷偷溜進來的呂輕玲,她把凌寒歌扶着坐了起來,道:“寒歌你沒事吧?”

凌寒歌搖了搖頭:“我沒事,羽他們呢?”

呂輕玲:“他們在洞外拖住異錦之氣。”

凌寒歌:“快點給我解開,咱們要快點出去幫忙。”

呂輕玲點點頭,解開了綁住凌寒歌雙手的繩子,然後又解開了綁住凌寒歌雙腳的繩子。

凌寒歌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腕。


呂輕玲道:“我們快去幫忙吧。”

凌寒歌:“等等,我突然想起了件事?”

“什麼事?”

凌寒歌向呂輕玲伸出手。

呂輕玲一愣:“幹嘛?”


凌寒歌:“還能幹嘛?賭約啊,咱倆不是打賭看誰的身體能被異尊看上嗎?我贏了,願賭服輸,五塊錢拿來。”

呂輕玲一陣無語:“寒歌,你真是個女財迷,爲了五塊錢,至於嗎?連杯奶茶都買不了。”

凌寒歌道:“當然至於,蒼蠅也是肉,五塊錢也是錢啊。”

“好吧,你贏了,等下山了微信紅包發給你。” 凌寒歌這才收回了手,道:“別忘了啊。”

呂輕玲道:“放心,忘不了。話說寒歌,你有時候比我還要脫線。”

凌寒歌笑了笑:“只是和錢有關的時候纔會這樣。好了,我們快去幫忙吧。”

二女向洞外跑去。

“怎麼,不跟這裏的主人打個招呼就想走?”異尊的聲音突然響起,他擋在了二女的面前,攔住了她們的去路。

異尊攤開雙手,道:“我的身體啊,你這是想要去哪裏?”

凌寒歌:“我呸!鬼才是你的身體呢,別說得這麼曖昧好不好?”

異尊微笑的搖了搖頭,道:“真是不乖啊。也罷,既然你身上的毒已經解了,那麼我現在就開始奪取吧,讓你真正的成爲我的身體。”


異尊臉上的微笑瞬間消失,他腳下驟然加速,向二女衝了過來,他的速度非常快,二女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躲開。

雖然沒時間躲開,但是防禦還是做得到的,凌寒歌體內能量凝聚,在她和呂輕玲面前形成了一道散發着寒氣的冰牆,用來阻擋異尊。

異尊不屑的哼了一聲,右手輕輕一揮,冰牆驟然破碎。雖然冰牆沒能擋住異尊,卻爲凌寒歌和呂輕玲爭取了時間,就在異尊打破冰牆的同時,二女已經向兩邊躲去,離開了異尊的攻擊範圍。

呂輕玲:“這傢伙感覺好強啊,和這裏的其他異錦之氣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異尊:“你以爲我的手下本來就這麼弱嗎?錯,它們之所以能夠被你們如此輕易的擊敗和封印是因爲幾百年來我不斷的吸取它們的力量,我變得越來越強大,但是相對的,它們也變得越來越弱,否則的話你們怎麼能夠這麼輕鬆的封印它們?”

凌寒歌:“你還有臉說啊?”

異尊沒有再搭話,而是向凌寒歌衝了過來,右手伸出,抓向凌寒歌的脖子。

“別忘了還有我!”一旁的呂輕玲深吸一口氣,從口中噴出一道火焰向異尊襲去。異尊只好停了下來,左手擡起,一個紫色氣團發出,將呂輕玲噴出的火焰都吸了進去。

呂輕玲跑到凌寒歌身邊,道:“現在怎麼辦?”

凌寒歌:“我們不是他的對手,爲今之計只有想辦法出去和他們會合然後再一起對付他。”

異尊活動了一下手腕,道:“想法不錯,但是在我面前,你們沒有出去的可能。”

“有沒有可能可不是你說了算的。”凌寒歌全身散發出冰藍色的光芒,看上去就如同穿了一件冰藍色的能量外衣一般,山洞內的溫度瞬間降低了好幾度,這是異能覆蓋狀態。

“我也來!”呂輕玲全身也瞬間被火焰覆蓋,進入了和凌寒歌一樣的異能覆蓋狀態。呂輕玲道,“寒歌,我們上吧,讓他體驗一下什麼叫冰火兩重天。”

凌寒歌點了點頭,二女一起向異尊衝了過去。

異尊嘴角出現一絲玩味的笑容:“就陪你們玩玩吧。”

不過幾次呼吸的時間,二女就來到了異尊的面前,呂輕玲舉起拳頭,附帶着高溫度的火焰打向異尊。異尊看都不看呂輕玲一眼,擡起手,用手背拍向呂輕玲的胳膊,呂輕玲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使她的攻擊偏離了預定的位置,打在了空處。

凌寒歌舉起手,附帶着寒冷無比的冰系異能能量一掌打向異尊,異尊伸出手,精準的抓住了凌寒歌的手腕,凌寒歌見狀就想把手收回去,可是無論她怎麼努力,都掙脫不了異尊的束縛。

異尊:“很冷,不過我喜歡,選你做我的身體果然沒錯。”

此時呂輕玲嬌喝一聲,再次凝聚異能能量到手上,一拳打向異尊。異尊另一隻手擡起,瞬間被紫色光芒所覆蓋,接下了呂輕玲這附帶火焰的一拳。道:“能力不錯,樣子也不錯,可惜我不喜歡你的身材,不然很可能就選你做我的身體了。”

“長得人模狗樣的,可惜就是不會說人話。”凌寒歌一邊說着,一邊擡起另一隻手,附帶着比剛纔還要寒冷的異能能量打向異尊的腹部,正是一日之寒。

一日之寒正中異尊的腹部,異尊吃痛,雙手上束縛二女的力量也減弱了幾分,二女趁機收回手,然後再次凝聚能量,再一次打向異尊。

極寒和極熱兩種能量同時擊中了異尊,這種冰火兩重天的滋味可不好受,異尊向後退了好幾米,他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化解着在自己體內肆虐的兩種能量。

凌寒歌趁機趕忙拉住呂輕玲的手就往洞外跑,凌寒歌很清楚她和呂輕玲的冰火兩重天是打不敗異尊的,只能拖住他一段時間,還是跟司徒羽他們會合然後一起對付異尊纔是上策。

二女向洞外玩命的跑,她們剛纔的那招冰火兩重天之所以能夠成功,最主要的還是因爲異尊只是想玩玩,沒有認真起來,如果異尊認真起來,凌寒歌和呂輕玲有沒有機會出招都是個問題。

二女跑出山洞的時候,司徒羽三人正好把山洞外面的異錦之氣都解決了,司徒羽將匕首刺進最後剩下的一隻豹子的體內,豹子慘叫一聲,變回了原型。司徒羽拿出撲克牌,將其封印了。

司徒羽三人此時都是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這些異錦之氣再這麼弱,也終究還是異錦之氣啊,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它們全部打回原形並封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到凌寒歌從山洞裏出來了,司徒羽顧不上休息,趕忙跑過去,一把抱住凌寒歌,道:“對不起!是我不好,讓你遭遇危險了。”

凌寒歌輕聲道:“傻瓜,道什麼歉啊? 重生之我的神級抽獎系統 ,而且我這不是好好的嘛。你放心,我一根頭髮都沒少的。”

不遠處的葉晴雅看到這一幕,眼裏出現了一絲沒落,心裏更是五味雜陳。

站在一旁的風子陽看出了葉晴雅的情緒,他拍了拍葉晴雅的肩膀,道:“過去的都過去了,該放下的也該放下了,你應該祝福他。”


葉晴雅點點頭:“我明白。” 就在司徒羽和凌寒歌你儂我儂的時候,呂輕玲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咳咳,我還在這裏呢,請照顧一下單身狗。”

不遠處的風子陽舉起手:“我附議。”

兩人這才分開,凌寒歌的臉紅紅的,她剛纔把其他人都忘了,直到呂輕玲出聲纔想起來,她這還是第一次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和男朋友擁抱呢,不臉紅纔怪。

司徒羽笑了笑,剛想開口說話,山洞裏就傳出來一個聲音:“現在放鬆大意還太早了。”

緊接着從山洞裏飛出一個紫色氣團,氣團的目標正是司徒羽和凌寒歌。

司徒羽趕忙一手拉住凌寒歌的手,一手抓住呂輕玲的肩膀,帶着二女迅速向一旁閃去。

紫色氣團落到了地上,隨即炸開了。

凌寒歌:“慘了,把他給忘了。”

異尊從山洞裏走了出來,此時他一臉溫怒,道:“本來想和你們做朋友的,但是現在看來,只能先把你們幾個礙事的都殺光,然後再奪取她的身體了。”

風子陽:“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我倒要看看,你憑什麼殺光我們。”

呂輕玲:“就是,你連我和寒歌都打不過,現在還想殺光我們四個,你沒發燒吧?”

異尊笑了笑,道:“小姑娘,你以爲我真的不是你們兩個的對手嗎?我剛纔只是想和你們玩玩而已,否則的話就憑你們也想傷到我?癡人說夢!”

異尊說着,整個人身上氣勢大增,很顯然,他要動真格的了。

司徒羽三人趕忙和風子陽跟葉晴雅兩人會合。風子陽道:“什麼情況?他的氣場怎麼突然一下子變了這麼多?”

司徒羽把匕首橫在自己面前,道:“小心應付,這傢伙不好對付。”

司徒羽話音剛落,異尊就衝了過來,他全身散發出紫色的光芒,進入到了類似異能覆蓋的狀態。

異尊舉起拳頭,打向司徒羽。司徒羽輕輕的推開凌寒歌,向前跨出一步,電光瞬間覆蓋全身,進入異能覆蓋狀態。司徒羽大吼一聲,與異尊對了一拳,兩人的拳頭相碰,帶起了一陣勁風。

司徒羽被異尊擊退,後退了好幾米才站穩,司徒羽嗓子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異尊雖然擊退了司徒羽,但他並沒有停下來,而是化拳爲掌,繼續向司徒羽打去,想要就這樣直接了結司徒羽。

風子陽和葉晴雅見狀立刻上前攔住異尊,兩人一個手持短拐,一個手持匕首,與異尊纏鬥起來,呂輕玲也上前幫忙。

三人暫時拖住了異尊,凌寒歌則跑到司徒羽身邊,扶了他一把,道:“沒事吧?”

司徒羽搖了搖頭:“我沒事,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強。”

全能透視 ,道:“現在怎麼辦?”

司徒羽:“無論再厲害也會有自己的致命弱點,我們要找到這傢伙的弱點,然後就能一擊即潰這傢伙了。”

司徒羽話音剛落,與異尊纏鬥的風子陽三人就全都被擊敗了,異尊一掌一個,將三人打倒在地,三人都口吐鮮血,呂輕玲更是啃了一嘴的草。

司徒羽和凌寒歌趕忙走過去,將三人扶了起來。

呂輕玲吐掉嘴裏的草,用手背擦了擦嘴角上的血,道:“這boss怎麼這麼難打啊?”

異尊:“我說過,憑你們想要傷到我,是癡人說夢。”

司徒羽:“話可不要說得太滿了,不然的話過會打臉可是會很疼的。”

司徒羽說罷,身體如同子彈一般衝了過去,舉起拳頭打向異尊。

異尊冷哼一聲:“學不乖的傢伙。”異尊擡手與司徒羽對了一拳,結果依舊和上次一樣,司徒羽被擊退了,但是司徒羽這次做好了準備,雖然被擊退了,但是沒有像上次那樣狼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