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後果自己應該清楚。這南國雖大,可還沒有我不可觸及的地方!”氣者一邊說,一邊向小宸那裏走去。

來到小宸面前,看着小宸的臉龐,看着他那右手食指依舊是一個鄙視的動作,蒙面黑衣人笑了。有意思!“這少年,還真的蠻好看的,一副高傲的感覺。傷的這麼重,都咬着牙,看來,小姐說的對。哈哈。”蒙面黑衣人回憶這剛纔的戰爭,小宸始終沒有還過一手,即使還了手,也打不過,那麼就全力防禦,是最好的。這個少年果然智慧過

來到小宸面前,看着小宸的臉龐,看着他那右手食指依舊是一個鄙視的動作,蒙面黑衣人笑了。有意思!

“這少年,還真的蠻好看的,一副高傲的感覺。傷的這麼重,都咬着牙,看來,小姐說的對。哈哈。”蒙面黑衣人回憶這剛纔的戰爭,小宸始終沒有還過一手,即使還了手,也打不過,那麼就全力防禦,是最好的。這個少年果然智慧過人啊!

而且,他的意志力卻非常堅強,起碼,面對一個比自己強的對手,都不曾趴下!

蒙面黑衣人給小宸服下了一顆丹藥,目光再次轉身,掃過那些人。

公孫龍目光對視一眼,立刻嚇得轉身逃避。

“你就是公孫龍?”蒙面黑衣人眉目下沉,大量着面前的黑衣少年。

蒙面黑衣人看了一眼公孫龍的玉佩,之後,起身,也不等他人回答,直接跨出客棧。消失在人羣中。而那名一直跪在地上的小人物也貌似離開了。

頓時,客棧內安靜一片。

“殺了木子宸!”轎子中傳來一聲堅決的聲音。彷彿是做了許久的考慮,才決定的。

“媽的!有本事,你就把面紗摘掉,大幹一場!裝什麼神祕!”公孫龍發現身體能動了。直接破口大罵。罵完,從侍衛腰中抽出一把刀,雙手握緊,走向那依舊躺在地上的小宸。

“這結子算是結下了,今日不殺了這個煉藥士,日後,就是我公孫家族滅門之時啊!”轎子中又傳來那嘆息聲。

“快點!快點!”街上突然開始熱鬧起來,是有一大批修煉者趕來。

等級雖不高,但是,面對這麼多的修煉者,也是一件頭疼的事情。

“速戰速決!現在就殺了他!”轎子中中年男子大聲的咆哮道。

公孫龍深吸了一口氣,加快速度走向那躺在地上的小宸。

公孫龍右手猛地提起刀,一咬牙,右手猛地發力。

“鐺。”


“何人想殺我徒弟啊?老夫就這一個愛徒了。殺了他,你們家族有人繼承我這丹藥嘛?”二樓傳來一陣沙啞且有力的聲音。

“別聽着老頭!快!殺了他!”轎子中再次傳來一陣聲音,只是,這次的聲音確實很急切,彷彿,這個少年有很多的朋友,而且都是很強大的人物,放在雨城,寥寥無幾,即使南國,只出現過一次,曾經一個煉藥士單手讓數百個強者爲之前赴後繼,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哪一個煉藥士有這麼大的能力能操控數百個強者。


“可是,我這刀斷了啊!我手也使不上勁了。”公孫龍看着那在地上斷成兩半的利刀,左手發力,卻發現,不論怎麼東,右手都動不了。

“嗖!”一道氣波從轎子中劃破空氣,夾帶着絲絲聲,射向小宸。

“砰!”又是一道阻擋之勢。

“是筷子,是筷子!大哥,這是筷子!”公孫龍看到地上的東西,居然是一對筷子。而且,那筷子上還夾雜着一口肉。很顯然,二樓的高手正在享受美食。

“不知高人在此,晚輩冒昧打擾,還望見諒。晚輩這就離去!“轎子中中年男子感受到那比上一個強者更強的氣息,這是一種壓迫感!他知道,這一次殺不了了,回去只有多提防目前這個少年了。或者,可以等他到來時,起碼有一個解釋的機會。

“等等!”空氣中傳來那沙啞且有力的蒼老聲音。

“你們把我徒弟打得胸骨盡斷,覺得這就可以走?”

“啊!”

“你們公孫家族男丁太多了,且修煉之人不下五十,那麼,就留下一個最有希望的陪我愛徒吧!”

“你!”轎子中中年男子咬着牙,說道。

“既然你要我命!那麼就別怪我要你命!”轎子中的男子蒼穹有力的聲音打破這空間。

“小夥子,做人別太自傲,老夫知道,你現在是在突破,不過,要你命,只是一瞬間而已。”二樓的聲音再次傳來。

之後,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個物體快速飛過,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

轎子中的中年男子看着自己全力凝結成的氣盾,只見一個小洞劃過。轎中男子沒有說一句話。

“大哥!大哥!”公孫龍看着轎子沒有任何動靜,直接怒吼道。他知道,大哥可能已經倒在轎子中了。

公孫龍感覺身體可以活動,立刻衝向轎子。

“大哥,你不會有事的!大哥!”

當他掀開轎子的簾門時,噗通,坐在轎子門旁。

一根筷子就要了大哥的命。

這傳出去,誰會信?公孫龍看着那二樓,只見那柱子上穿過一個洞,很顯然,這個洞也是由於筷子快速穿過導致的。

“這力量太恐怖了。恐怕家父都做不到。”

公孫龍暗想,早知道,就不應該聽二弟的話,會會這個少年。

媽的,等我實力大增,我要你死!

公孫龍看着那二樓,目光狠狠的盯着一間房間。

之後,揮揮手,客棧一樓頓時樓去人空。

“這一次,算我倒黴!下一次,我記住了!” 龍刺兵王


隨後,一批人馬趕到。

“小姐。”對面馬路的客棧二樓,一名蒙面黑衣人恭恭敬敬的對着正在桌邊喝茶的少女,少女時不時的看着那對面的額客棧人進人出,看着小宸被擡走。

“何伯,請火速回葉府,告知家父這邊的事情。讓他給公孫家一點壓力,別壞了我的計劃。還有,告知家父,他交代是事情這幾天就會辦成。”窗口那一襲粉紅色的少女望着那客棧,手中的茶杯放了又舉起,舉起又放下,彷彿在擔心着什麼。

“好的,大小姐。我這就回去。不過,大小姐,老奴有一句話不知該不說。”蒙面黑衣男子看了看自家的小姐,將面紗去掉,只見上了年紀的皺紋在其臉上出現,那一道道的皺紋卻沒有讓這個修長的身體有半點彎腰,低着頭。

“說,何伯。”

“這個少年,體質異於常人。恐怕。。。”

粉紅女子起身,看着何伯。一擺手,那些侍女立刻恭恭敬敬的離開。隨後,帶上門。

“何伯,我希望這件事,能幫我隱瞞。畢竟,家父對這種人求賢若渴,但是,他纔剛起步,我希望他能強大,強大到可以爲了我們家族犧牲。”少女看着那半微的老者,輕輕說道。

“可是。。。”何伯心中一驚,大小姐今天怎麼了?

“家族之前那麼多的測試,都失敗了,肯定是有原因的,而我認爲,是測試着體質並沒有完全開發。所以,還請何伯幫我隱瞞一時。”少女繼續說道。

看着那黑衣老者低頭不說話,少女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不然,我也不會讓從小就帶我長大的何伯來了,對吧?何爺爺。”少女看出了那老者的擔憂,直接出了殺手鐗。

老者依舊不說完,少女眉頭一緊。

看來這件事還是家父的權威大啊!

“好嘛,何爺爺。”少女直接將纖細如玉雕的雙臂纏在老者左手臂上,不停的搖晃。

“呵呵,行!靈兒說的,何爺爺做就是了。”老者最終受不了那少女撒嬌。


從小都是,愛吃的東西,愛玩的東西,只要搖搖手臂,老者都會給其買上,雖然,老者受了家父的不少責罵,但,老者依舊照做。看着這個葉家的大小姐,何伯心中太開心了。

“我就知道,何爺爺最疼我。”少女在老者臉頰親了一口。

這一口,讓老者心花怒放,開心的不得了。

“哈哈。”老者看着那少女的微笑,心中太幸福了。

“不過,靈兒,這個少年來路不明,還是要小心。”老者雖然對小宸肯定,但在自己最疼愛的大小姐面前,小宸就顯得太不值得他看一眼了。

“放心吧,我知道,我只是利用他幫我去一次魔山,完成父親交給我的任務。”

“那就好,老奴就先回葉府了。”老者看着那少女,摸了摸那少女,而少女對這也不拒絕,任由老者撫摸。

少女點點頭。看着老者一臉笑意的走向門口。

老者停下來,回過頭。

“此去魔山,定要多加小心。”老者看着那一手撫養的少女,點點頭,語重心長的叮囑她。

“放心吧!何爺爺。”

看着老者離開,少女坐了下來。看着那又開始溼噠噠的路面。

一抹憂傷浮上臉龐。

“我真的是在利用你嗎?”

少女望着那窗外,開始嘩啦啦的下起的大雨,而在對面的客棧屋頂之上,彷彿出現了一個黑影,拿起那雨笛在吹奏。

一股孤獨感瞬間撲面而來,看着那模糊的黑影,少女擡起雙手,撐住下巴,凝望着那模糊的人影。

任由那雨滴拍打着那身影,少女癡癡的望着。 客棧已經打烊了,可是,依燈火通明,彷彿客棧裏面正在商量這天大的事情。

望着那些站在客棧門旁的侍衛,街上的投宿者都是遠遠望一眼,就加快步伐。

而那些侍衛,不是一般的侍衛,而是,這義城最大家族的侍衛,所以,那些侍衛的臉上都是高傲的表情。

縱使幾大家族前來,也不敢如此放肆,畢竟,他們已經知道了,宇文一明與這屆的煉藥大會的冠軍是朋友關係,起碼,現在是。

“砰!”屋內傳來那瓷器碰地的聲音,隨後就是一陣大怒。

“這個宇文家族,現在又有了一個更高的煉藥士撐腰,恐怕我們日子以後不好過了。”

一個白衣老者坐在正堂之中,低着頭,不知在思考着什麼。

“可曾查出這個黑袍少年的來歷?”正堂之上那一個藍衣老者炯炯有神的眼神盯着一個不說話的中年男子。


“以今天傳來的消息,確實對我們很不利。”中年男子沒有任何表情,開口回答。在他的眼神中並沒有任何的情感,甚至沒有如大堂之上所有人那樣的擔心。

就在所有人都在深深的擔心之餘,中年男子突然睜大眼睛,望着那藍衣老者。

“從那個黑袍少年到義城,再到三少爺所說的煉藥大會的表現,再到客棧發生的事情來看。只有兩種可能。”中年男子淡定自若,伸出右手的兩根手指。

“供奉先生,請問那兩種?”藍衣老者盯着他的手指,彷彿找到了原因。

“這個黑袍少年不管那兩種,起碼,他的煉藥境界起碼三級,之前,三少爺也說了,鬼手是三級煉藥士而且還是煉藥大會的學員,其煉製的丹藥比那個黑袍少年的品質差一層,也就是說那個黑袍少年的煉藥士的等級爲三級。”

中年男子並沒有任何的表情,看着那藍衣老者點點頭,聚精會神的聽着,眼睛盯着他,目光中透露出贊同的眼神,繼續分析。

“那麼,我們確定了他的煉藥士的身份,也就不難推斷出他的內力。而客棧的那一幕,確實,黑袍少年內力很差,根本不是一個術士,甚至氣者的對手。這也就說明,在強大的氣勢下,一個煉藥士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中年男子分析的很有道理,確實,一語驚人。

“接下來,通過這些事情,我們可以有兩種猜想。”中年男子掃眼望過那些高堂之上的家族族長。

“第一:這個少年有一個很強的師父,而且很有可能這個師父的背景很強大,至少跟寧王有關係!”

“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另一個家族族長聽到這裏,直接站起來,果斷否決了中年男子的推斷。這要是跟皇家扯上關係,那我們不等於與皇家對抗嗎?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趙族長,請聽我們家的大供奉先生說完。別傷了兩家友好。”藍衣老者一聽,眉頭一緊,擺擺手,示意別那麼激動,只是分析而已。

“哼,一個供奉有何了不起的!不也就是靠家族供奉?說白了,就是白吃白喝。”而就在這時,趙家的一個子弟突然在人羣中小聲喃喃了一句,引得身邊的子弟頓時竊竊私語。

中年男子沒有說話,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突然,眼神狠狠的盯着那名趙家的子弟,而就在他眼神盯着之餘,一道水流快速從那子弟頭上傾盆而下。

中年男子收回那犀利的眼神,再次掃過那大堂之上的各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