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當他們穿過冰牆后.他們也發現了讓他們驚恐絕望的事情.

這詭異的冰牆裡的寒氣.竟然侵入了他們的骨髓筋脈.讓他們身體移動、元氣運轉的速度.都變得緩慢無比.頓時之間.之前一個個還如同火箭一樣飛竄的諸多修道者.此刻簡直慢得像是烏龜爬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好恐怖的凍氣.」「我不能動了.」聲聲驚懼的怒吼.現在都帶上了叫人發笑的緩慢味道.「他這是要做什

這詭異的冰牆裡的寒氣.竟然侵入了他們的骨髓筋脈.讓他們身體移動、元氣運轉的速度.都變得緩慢無比.

頓時之間.之前一個個還如同火箭一樣飛竄的諸多修道者.此刻簡直慢得像是烏龜爬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好恐怖的凍氣.」

「我不能動了.」

聲聲驚懼的怒吼.現在都帶上了叫人發笑的緩慢味道.

「他這是要做什麼.」張平愣了一下后.立刻反映了過來.眼中一下子爆發出一大團濃烈的殺機.

「你是想拉我們做墊背嗎.」張平全身一震.一道道真氣.如同鋼針一樣.刺得周圍虛空發出陣陣爆鳴.

猛地一揮巨斧.一股極強的戰氣.朝著秦逸衝殺過去.不停擴張.籠罩一方.

「區區一個恆星級的修道者.居然敢包藏禍心.我就先殺了你.然後再來好好對付這隻火鳳凰.」

看到此刻一幕.張平心中也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他已經決定了.既然身後那群修道者.是爛泥扶不上牆.那不如就借著這隻火鳳凰的手.把他們全部消滅了.然後自己再獨吞這隻火鳳凰的妖丹.


紅色妖丹啊.想想都讓張平興奮得全身發抖.

「冰川神盾.」秦逸五指一張.身體兩邊頓時凝聚出兩塊碩大的冰雪盾牌.

「落雪門的人.」張平一眼認了出來.眼中閃過一道精芒.「還有點本領.居然能夠進入這懸天城.不過應該是當時運氣好.在白木虎出手之前.就進來了.

不然的話.區區一個恆星級的螞蟻.怎麼可能破開白木虎布下的陣法.」

張平此刻根本就沒有將秦逸和黃天虎、馬子昌等人的死聯繫起來.

轟.

戰斧上噴薄的戰意.如同千軍萬馬碾壓一樣.一下子就將冰雪盾牌炸得粉碎.

大片碎裂的冰粒.形成了一片濃霧.朝著張平的方向噴射過來.

「死了.」張平冷笑一聲.快速後退.剎那之間.就越過那群被冰凍住的修道者.來到了他們身後.

「張師兄.你這是做什麼.」

「張師兄.幫幫我們.」

那群修道者.此刻一個個身上都凝結了一層薄冰.對張平還心存幻想.

張平冷冷看了他們一眼.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很遺憾.你們今天都死在了火鳳凰手裡.我趕到的時候.已經沒有倖存者了.不過你們不要難過.我會為你們報仇的.」

張平的話讓在場眾人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張平.你敢.」

「你居然借刀殺人.我和鴻蒙谷勢不兩立.」

「你這個見利忘義的小人.居然想獨吞火鳳凰的妖丹.」

轟.

火鳳凰的到來.讓眾人的怒罵戛然而止.

一束火焰.形成一條長長的火焰長鞭.當空猛地抽下.

噼里啪啦.

一個個被凍在半空的修道者.全都被抽得炸開.四分五裂.血肉橫飛.被火舌一卷.隨即就變成一塊塊焦炭.蒼蠅一樣從半空灑落下去.

「一群螻蟻.還敢和我叫囂.要是剛剛不是見到火鳳凰就逃.你們能給我這個借刀殺人的好機會.」張平冷笑連連.

目光中閃爍著無邊的殺氣.朝著火鳳凰望過去.張平臉上一下子露出猙獰神色.全身元氣如同大壩泄洪一樣.滔滔而起.揮動手中巨斧.朝著火鳳凰猛地斬落.

轟隆.

虛空都像是一下子要被斬開來一樣.攻擊前所未有的猛烈.各種雷光傾瀉下來.在天空組成瀑布.地水火風.群仙隕落.天道破碎.

噼噼啪啪.

大片雷光.傾瀉在火鳳凰身上.將它身上火焰.都連串炸開.發出一聲痛苦的嘶鳴.

「畜生.乖乖受死吧.」張平對火鳳凰的火焰攻擊也頗為忌憚.所以一開始.就將自己全部的實力展現出來.希望能夠速戰速決.

「冰雪劍陣.」

突然之間耳邊一聲清嘯.讓張平心頭一凜.

抬頭望去.只見七把冰劍.在半空划若流星.朝著自己飛刺而來.

冰劍後面.之前那個落雪門的修道者.此刻竟然毫髮無損.

「我剛剛居然沒能殺了他.」張平臉上露出疑惑神色.

下一刻.冰劍就到了他的面前.

「這麼弱的攻擊.就算你偷襲.就以為能夠傷得了我嗎.」張平猙獰笑道.直接伸出一雙肉掌.朝著冰劍抓了過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

冰劍接觸到張平手掌的時候.接連炸開.一連串的雷光跳動.讓張平猝不及防.

他手掌一層護體元氣.一下子就像是水面上出現的漣漪一樣.連連顫動.被雷光幾乎都要撕裂開來.

陣陣麻痹的感覺.剎那之間.竟然讓他感覺自己的手臂失去了知覺.

「你敢陰我.」反應過來這冰劍有詐.張平心中怒火.頓時熊熊而起.暴起就要將秦逸撕成碎片.

但是火鳳凰卻在這個時候.朝著他一下子沖了過來.

火鳳凰正在追擊秦逸.但是卻莫名被這個突然躥出來的人類修道者給打傷.

雖然只是一些小傷.但是對於火鳳凰而言.卻是無法形容的恥辱.

秦逸雖然偷取了火精花.但是可一直沒有對它造成任何侮辱性的傷害.

而眼前這個人類修道者.竟然敢偷襲於我.

火鳳凰對秦逸的怒火.頓時一下子全都轉移到了張平身上.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面對張平一聲清嘯.火鳳凰雙翅猛烈拍打.直接拍打到虛空深處.頭頂上頓時十輪熊熊烈日出現了.幾乎要把整個空間都焚燒.

頓時之間.張平感覺自己都不能呼吸.全身皮膚.傳來撕裂般的劇痛.

「混賬.你這隻螻蟻.居然敢算計我.」張平手忙腳亂.急忙一斧子劈開四面壓迫而來的熱浪.一步跨越而出.怒不可遏.

原本以為自己借刀殺人一手玩得漂亮至極.到現在見到火鳳凰朝著自己攻擊.他才明白過來.原來自己才是被算計的那一個.

他之前還得意洋洋呢.

陣陣惱羞成怒帶來的悲憤.讓他恨不得將秦逸挫骨揚灰.但是火鳳凰不等他多喘一口氣.一聲清嘯.再度撲了過來.

「那好.我就先殺了你這畜生.再把那個落雪門的螻蟻凌遲處死.」

張平猛吸一口氣.頭頂虛空轟轟塌陷.驟然之間.一座充滿了古樸味道的青銅門.足足有數百丈高.在他頭頂虛空.緩緩浮現出來.

「遠古黑洞.給我鎮壓.」

張平一聲怒吼.青銅門爆發出一聲轟鳴.頓時之間.一股強大氣息.鋪天蓋地..猛烈穿梭而來.似乎是群星隕落.諸神降世.

「好強大的黑洞.居然幻化成了實體.」看到這一幕.秦逸也感覺到陣陣心驚. 青銅門發齣劇烈轟鳴.猛然打開.

頓時之間.一股山河永在的雄厚氣息.滾滾而來.

氣運隆重、熾烈.橫掃一切.天機垂青.

一座座巍巍峨峨的山峰.綿綿不絕地從青銅門中涌了出來.朝著火鳳凰撞了過去.

一座座山峰和火焰在半空相撞.瞬息之間.火焰一下子被撞得粉碎.化作漫天火焰暴雨.傾盆而下.

一座座山峰也被燒得裂開.炸毀.爆發出如同滾雷一樣的炸響.

聲波朝著四周震蕩出去.秦逸懸停不遠處.望著這一幕.也覺得心驚不已.

「界王級的修道者.果然不同凡響.」

落雪門的小雜種.你今天敢算計我.我就讓你知道.得罪巨頭是什麼下場.」張平獰笑連連.

沒有了其他宗門的那些修道者.他將自己道貌岸然的一面完全放了下來.一出手就是陰狠毒辣.毀滅一切的神通.

「山河破滅.日月顛倒.火鳳凰.給我死.」

張平猛地一聲大喝.剎那之間.巨斧揮舞數萬下.半空之中.頓時全都是凌冽的颶風.化作狂龍枷鎖.一下子就將火鳳凰圍在中間.

同時他掌心一翻.青銅門一聲轟鳴.一座大陣猛然發動.山川河流.恍然已是一個世界.從青銅門中飛躍而出.不知道有多大.芸芸眾生.都在其中哭喊絲毫.被張平一掌朝著火鳳凰拍去.


剎那之間.元氣爆炸.到處都是混芒一片.颶風狂舞.火鳳凰周圍的火焰.都被撕成一條條.就像是秋風中的落葉.飄零無期.隨時都會變成碎片.

@這隻火鳳凰如果只看實力境界的話.達到領域級修道者的實力.都算是比較勉強.

它讓人感到恐怖的地方在於.它擁有著無與倫比的火焰威力.能夠焚燒一切.

此刻火鳳凰的火焰被道道颶風壓制.一時間無法掙脫.被墜落的世界猛地一砸.頓時發出一聲悲鳴.朝著地面猛地墜落下去.

砰.

此刻地面上.是茫茫無際的整齊房屋.鱗次櫛比.火鳳凰驟然墜下去.頓時烈焰熊熊.巨浪翻天.形成一個個巨大的同心圓.潮水一樣朝著四周洶湧過去.

剎那之間.方圓數千里的房屋.都像是燒化的蠟燭一樣.全都坍塌下去.


「給我死.」

一擊得手.張平一步向前踏去.手中巨斧連連揮動.每一次揮出.似乎都可以斬斷天河.崩裂浮雲.

一道道巨型的鋒芒.直接劈落大地.轟轟轟轟.放眼望去.地面不斷起伏.炸斷.好像世界毀滅一樣.

「秦逸.再這樣下去的話.那火鳳凰要是真的被他殺了.我們就得不償失了.」看到這一幕.魂急忙道.

「不會.」秦逸搖搖頭.眼中精芒越發閃亮.」我現在還巴不得他能把火鳳凰的怒火全部激發出來.到時候火鳳凰根本就不會攻擊我了.而且你不要忘了.鳳凰是可以涅槃的.」

「涅槃.」魂眼睛一瞪.頓時反應過來.之前的擔心一下子全部不見.眉開眼笑.「原來你居然想的是這個主意.哈哈哈哈.那個鴻蒙谷修道者現在就先讓他得意著吧.他還不知道.他已經大難臨頭了.哈哈哈哈.」

「火鳳凰.給我死.」

張平連連怒吼.整個人全身氣勢滾滾而出.彷彿頭頂有一萬座高山齊齊鎮壓下來.

火鳳凰剛剛在地面上升騰起來一點.立刻就被青銅門內源源不斷出現的山峰鎮壓.

火光不斷炸開.破碎.卻始終沒法擺脫.

火鳳凰的嘶鳴聲也越來越大.彷彿已經快接近一個臨界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