菀芷先前低頭之時,不是她心中難過,不忍看下去。而是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容。

果然在她低頭之時,笑了起來,君霓怨責地看著她,是因提心她的笑容暴露了自己的目的。而這一局,本就是他們精心布置的騙局。這三株草藥均是劇毒,毒性驚人無比,若非軒嘯百毒不侵,菀芷也想不出這麼完美的辦法來。此事可以說是在她計劃當中,當然也出乎了她的預料,因為她如何也沒想到,三春真人為了證明自己的看法,真的

果然在她低頭之時,笑了起來,君霓怨責地看著她,是因提心她的笑容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而這一局,本就是他們精心布置的騙局。

這三株草藥均是劇毒,毒性驚人無比,若非軒嘯百毒不侵,菀芷也想不出這麼完美的辦法來。

此事可以說是在她計劃當中,當然也出乎了她的預料,因為她如何也沒想到,三春真人為了證明自己的看法,真的將草藥給吃了。

三春真人此時心中大罵不已,便作為一個世外高人,有的應當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大度,不然的話,他只會成為眾人眼中的笑話。

三春真人沒得到噬元蟲,心中的不爽全都寫在了自己的臉上,不過一想到后兩牛寶貝,頓時來了精神,「別廢話,開始下一局!」(未完待續。。) 第二局,桌上草藥未動,三春真人直言道:「小子,你也別拿草藥出來了,將就我這裡的三株草,再試試你的運氣,老夫不信你還翻得了天!」言語之時,咳了兩聲,顯然是先前的劇毒讓他有些吃不消,些時面色較之先前好了一些,不過仍是鐵青之色。

似乎在場之人對他這提議都不持反對之意,這也讓三春真人大大地吃驚了一把。

眼前這個年輕人年紀不大,實力卻高得驚人,雖不及他,但是只是為境界的原因,他突破當下的境界只是早晚的事而已。三春真人對他的評價極高,主因還是這在面對劇毒之物時的那份勇氣。

首先軒嘯並不懼怕它們,而且極有見地,這種膽大心細的特質正是用毒之人必須的特質。

豈不知他在打量軒嘯的同時,軒嘯也在打量著他,陳遼中毒之事,軒嘯最初懷疑是三春真人所為。

可當他得知陳遼的身份之時,並無特殊的反應,如果是他收放自入作的戲,軒嘯只得認栽,就目前來看,陳遼之毒應當與他無關。

軒嘯若是知道他在三春真人心中的份量的話,一定笑得半死,他並非用毒高手,而是因為他有無所不能的鴻蒙。

軒嘯觀察三株草藥的時候,三春真正盯著那元界基石垂涎三尺,若是將這東西得到,他必然可煉出一柄趁手的兵刃,到時實力更上一層樓也不是沒有可能。

源源不斷的話語聲傳入軒嘯的耳中,軒嘯對眼前的三株草藥的藥性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

為了讓三春真人輸得心服口服,他不會瞎抓一株草藥胡亂服食,這樣的話,只會增加他心中的懷疑。

這第一株草藥,莖綠葉赤,氣味微微刺鼻,軒嘯嗅之有些頭暈之感。他當即叫出了它的名字,「夢仙草」。

接下來是一株獨葉草藥,葉呈半透明之狀,乍一看有些像嬰孩的小手掌,被風一吹,會有些類似啼哭的聲音,其名叫,「嬰啼鬼王到」。

第三株草藥,葉片有三,呈橢圓。味辣,刺眼,軒嘯只是一靠近,立時淚流滿面,至於這一株,菀芷有些猶豫,在這世上,至少十種類似於這株植物的靈草,其中三種有毒。猶豫了半天。菀芷才肯定這應當是七陰池旁的陰泉碧。不輪境界再高之人,若無解毒之法,服食之,亦會經脈受阻。最終淪為一介廢人。

當軒嘯將這三株草藥的藥性道了之時,三春真人神色如一,也能知道在他心中早已炸了鍋,先不論他說的對不對。單憑這見識,就已經超過了許多人。

他有想過這一切都是菀芷告訴他的,但是就菀芷仙子那點料。還不被他放在眼裡。他認定軒嘯的用藥水平高過菀芷。

若真是如此,那麼陳遼中的毒,軒嘯應當能解,何以來求他三春真人呢?這讓他心中有些想不明白。

軒嘯在三春真人遲疑之時,笑道:「前輩,這已經是第二局了,若是在下贏下這一局,就沒必要再進行第三局了,你難道不的算拿出這天下最毒之物嗎?只靠這幾株草可難不倒我!」


三春真人冷哼一聲,叫道:「小子,你也不怕風大閃了你的舌頭,這三棵寶貝雖算不得老夫的看有寶物,但對付你還是綽綽有餘,因為解它們毒的原料只有老夫手中才有。你若是吃下去,成功解毒,老夫立時認輸,再不糾纏,不然的話…….哼哼……..」

「不然,元界基石就屬於你了!」軒嘯笑著言道。

對於軒嘯的耿直,三春真人只有一個念想,那便是軒嘯已是成竹在胸,根本不將他的三株劇毒之物放在眼中。

正思索間,軒嘯立時抓起那株陰泉碧,一口吞了下去。

菀芷立時崩潰,按照他們之間的約定,軒嘯應當服食第一株草藥才是,因為它的毒性最輕,現下沒必要選一株最毒的,來惹人生疑,那老傢伙已經說了,唯一的解毒之法只有他才知道。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只見那三春真人面色難看得緊,半晌道不出一個字來,雙目之中儘是怒色。

按理說軒嘯吃下最毒的草藥,三春真人應當得意才是,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

軒嘯微微一笑,「看來小子我是猜對了,這株草並非什麼陰泉碧,因為它極有可能還不到成熟之時,離了七陰池的水,它當真能活?還記得在下曾在離天派的葯園子里待過一些日子,不巧,那葯園中,有個貪食的老傢伙種了幾顆這類草藥,用作調味。若小子沒猜錯,它正是在下當初所見過的,通竅椒草!」

三春真人那神情跟吃了臭蟲一樣,恨不得一掌把這山東給劈了,突然大吼一聲,跳起身來,倒飛而下,一頭撞在那地面之上,立時砸出個大坑。

足以見得他有多麼的後悔。

三春真人人老成精,善利用人性,攻心而為,沒想到軒嘯完全是個鐵打的腦袋,什麼都不怕,嚇他?看他現在這樣,顯然是被嚇大的。

連賭三局,三春真人完敗,雖然沒賠本兒,但是心中始終憋著一口氣,未能宣洩,叫他怒氣翻湧,直衝頭頂。

他接連撞了三四次,弄得一座山都在晃動一般。


眾人見狀,還當他是瘋了。少許之後,待他冷靜了,才長長地嘆了口氣,「老了,不中用了,本以為把你們玩得死死的,沒想到反被你們給玩弄,老夫心有不甘啊!」

軒嘯無奈嘆道:「前輩,若不是你名聲在外,求你辦事,須得與你對賭博的話,你情願求你,只是現在賭局已過,還望前輩遵守諾言!」

三春真人抬起頭來,瞥了一眼軒嘯,言道:「小子,我何曾說過要反悔了?」

眾人立時露出笑容來,只見三春真人朝陳遼招了招手,後者立時來到他的身前,探出手來。

當三春真人搭上他的脈時,一息間神色凝固,整個人石化當場。

三春真人再三確定之後,終於顫聲道:「這是怎麼做到的?」

軒嘯當然知道他指的是祖源之力將那無解之毒給禁錮之事。他不知道那道力量為何物,竟能將這種奇毒給制住。

菀芷行來,笑言道:「老傢伙,你不會不能解這毒吧?我說過你,只要你解了他的毒,第三個毒注自然就來了,那便是你需要回答我們一個問題,滅魂石無草你究竟給了誰?」

三春真人手一抖,立即離開陳遼的手腕,「你怎麼就肯定這一定是滅魂石元草之毒?要知道百年前我們對賭之時,你可沒見過它!」

菀芷笑道:「天下奇毒不計其數,能讓人生而不死,生命力卻在不斷流逝的毒藥怕是唯有這滅魂石元草,還記得那年你辦的賞草大會嗎?當年我也是你的客人之一,只不過那是我乃籍籍無名之輩,你又怎麼會記得我這個小丫頭呢?」

三春真人辯無可辯,嘆道:「罷了,讓我解了這毒再說吧,陳掌門中毒有多久了?」

陳遼苦笑一聲,「十年了吧,受了整整十年的苦!」

「十年?看來這神奇的力量救了你一命!」三春真人直言道:「還不算太壞,我用這麼多年的時間尋找解毒之法,終於有了用處!」

只見他從乾坤袋之中取出一枚黑色丹藥,陳遼根本沒多想,一口便吞了下去。

片刻之後,他能清楚地感覺到被祖源之力包裹著的毒素正一點一點排出體外,有種找回生命之感,元氣緩緩湧入體內,蒼老的面容愈發年輕。

這不正是清毒之兆嗎?


眾人喜上心頭,見三春真人面色沉重,似有不快,但決不是沖他們幾人。

過了一會,三春真人淡淡言道:「你們走吧,莫要再問我,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

菀芷嬌笑一聲,「想你三春真人一生天不怕地不怕,竟會怕將真相道出,你倒是說說看,你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請吧,莫要多言,否則莫怪老夫翻臉無情!」接著狠狠地咳了幾聲,污血立時噴出。

軒嘯心中一緊,立時上前,將他扶住,元氣入體,將先前那毒素給拔出體外。

三春真人苦笑道:「我早該想到你是萬邪不侵之體,只有這樣的軀體面對老夫之時才會有這樣的自信。沒想到老夫又被人算計了一次!」

又?為什麼要說又?軒嘯隱隱覺得這當中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軒嘯來此,並不單純地為陳遼驅毒,而是想知道是誰在幕後準備對陳遼下手。這是段焐臨走時交待的。軒嘯既然答應,就一定想要尋得答案。

軒嘯言道:「還望前輩恕我先前隱瞞之罪,事出有因,我也就不多解釋了!」

三春真人嘆道:「不論如何,我認輸了,但是第三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們,你們看看可以用什麼來抵吧,連老夫的命都可以拿去。」

軒嘯等人立時一愣,為什麼他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也要保護那個他贈予滅靈石元草的人呢?

軒嘯想不明白,言道:「前輩,你這些年辛苦尋找解毒之法,便是為他贖罪吧?」

三春真人尾指一顫,顯然被軒嘯猜個正著。(未完待續。。) 「既然你尋得解毒之法,這些年為什麼不知會我?」

當軒嘯的話剛出口之時,一道仙靈飄然的聲音由遠而近,說不出的動聽。

幾人立時一驚,有人上山?

同時朝三春真人看去,他體內的毒已清,但是面色卻難看得緊,連心跳也變得極是詭異。

軒嘯當即猜到,來的這個女人應當與他有些瓜葛才是。

話音剛落,香風撲來。

菀芷突然一驚,拉著君霓朝後稍退,揮手時,一團灰色的粉末立時灑在君霓與陳遼的身上。

軒嘯見狀,便知有難纏的主來了。

院中,軒嘯等人不為所動,只見一道倩影立時飄至,粉紗罩面,雲綉為裳,風姿嫵媚,那若隱隱現的容貌更為其增添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三春真人見得此女,神色緊張,手足無措,哪有半點大能風範,但軒嘯至少感覺到三春真人在這個女人的面前,就像年輕了許多歲。

只是一瞬間,三春真人便肅然黑臉,甚至帶著些淡淡的殺意,但能察覺,這不過是他刻意為之而已。

「都這麼些年了,難道你還沒忘掉過去那些不開心的事嗎?」女人首先言道。

不明所以的軒嘯等人只得閉口不語,只是菀芷仙子為何也變得緊張不快,眼神晃亂,不知心中想到了什麼。

這時,三春真人深吸了一口氣,言道:「過去的事,不提也罷,這麼些年,我隱居於此,不再過問世間一切的事,你難道還不肯放過我嗎?」

眾人聞言,乍舌不已。 一寵到底:帝國軍少請接招 ,用毒之術更屬見縫插針,叫人防不甚防,他會害怕一個女人?加之先前他春/心動的騷包樣,軒嘯幾乎可以斷定,這個女人必是他的老相好,至於她們之中發生了什麼,就不好說了。這個女人在出現之時,便道解藥之事,那便證實她知道滅靈石元草之事。那麼陳遼中毒之事,會不會與她有所牽連呢?

女人嬌笑一聲,「你不過問世間的事,還開門迎客,還替人解毒,看來這事實並非如你所言這般啊!」

直著將目光移到已然康復的陳遼臉上,「陳掌門,這樣都不死,也算你命大。若當年狠狠心,直接弄死你,也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事了。」

果然,這下毒之事與她必有聯繫。

「賤人。當年饒你一命,沒想到你不知悔改,還在這世上搞風搞雨,你就不怕報應嗎?」菀芷厲聲言來。

這是軒嘯與菀芷相識以來。第一次見她動真火,站在她身旁那威壓亦讓自己很是難受。

見她反應這般強烈,言語之中透露出的種種。她們當是舊識無疑。軒嘯好奇無比,當下言道:「仙子既然與她是老相識,何不向大家介紹一番?」

連三春真人亦不禁色變,她們認識?怎麼會這樣?

只見菀芷仙子凄厲一笑,「這一生難讓我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她肉,喝她血的人又能有幾個?且讓我下不了手的又有誰,她就是我的好母親,與大伯引結謀殺親夫的『好』妻子,金木靈!」

轟…….

眾人如遭雷擊一般,驚訝無比。

接著便是那自嘲般的大笑,軒嘯等人不自覺地朝三春真人看去,他就如同瘋了一般,笑得眼淚橫流,「笑話,天大的笑話,你這個毒婦玩弄老夫的感情,老夫差些跟你的女兒結為夫妻,這不是造化弄人是什麼?」

女子緩緩將面紗摘下,露出那張人畜無害的臉,誰能知道這張絕美的容顏下到底藏著怎樣醜惡的嘴臉?

菀芷仙子與她有幾份神似,特別是那眉眼之間,看得久了就像在看同一個女人在不同的年齡而已。

但是,軒嘯又在她們之間看到了許多的不同,比如菀芷雖然用毒,但是她的本性是善良的。

當初她屠了自己的族人,那是他們罪有應得。

她的母親金木靈,看似柔情似水,實則心如蛇蠍。

「女兒?」金木靈嬌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女兒,不過我這做母親的還真不想看見你。廢話少說,今日我來只為取兩樣東西,第一,陳遼的命。第二,玄陽冥炎鼎!」

此言一出,連軒嘯都忍不住笑了,這女人實力稀疏平常,但口氣卻是實不小。如今從他們幾人當中隨意挑一人出來,她也不會是對手,又怎麼要得了陳遼的命,何況玄陽冥元鼎早已非是一樽鼎。他現在已經是個人了,誰有掌控他的本事?那與找死別無兩樣。

菀芷冷笑道:「當年你居心不良,害了父親,不是也不落下個好結果?而今你居然與此同銅鶴樓為敵,也不照照自己的模樣,既然你想死,難道我們不成全你嗎?」

「好大的口氣!」突然一聲大喝,震得眾人耳膜生痛,嗡嗡作響。

難怪那金木靈有恃無恐,原來是有高人相助,這就難怪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