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綁起來,帶回去!”

譚青璇滿是不甘的瞪着綁住自己的幾個大漢,最終在麻醉針的作用下,無力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你們幹什麼!”此時學校後門的保安注意到了這裏的騷動,兩個保安趕緊跑了出來大聲的呵斥着。一個大漢摸出了自己懷裏的一把小刀子,凶神惡煞的瞪着兩個保安:“別他嗎多管閒事!人不在你們學校,就跟你們沒關係!要是你們敢多管

譚青璇滿是不甘的瞪着綁住自己的幾個大漢,最終在麻醉針的作用下,無力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你們幹什麼!”

此時學校後門的保安注意到了這裏的騷動,兩個保安趕緊跑了出來大聲的呵斥着。

一個大漢摸出了自己懷裏的一把小刀子,凶神惡煞的瞪着兩個保安:“別他嗎多管閒事!人不在你們學校,就跟你們沒關係!要是你們敢多管閒事,就別怪爺幾個不客氣了!”

兩個保安滿是爲難的對視了一眼,對方人多勢衆,十幾號人在這裏,還帶着刀子,就算自己兩人想管也管不了!

想到這裏,兩個保安又躲回了保安室裏。

看到離開的兩個保安,爲首的大漢嘴角露出一陣鄙夷的笑容:“呵呵……慫貨!兄弟們,先把這個小妞帶回去!至於另外那個男的……帶這個女人去綁另外那個男的好像也不太方便,先回去問問老大吧,要是老大還是決定把另外那個男的也綁了,我們再過來一趟!”

“是!” 顧藏鋒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大廳裏面,此時大廳裏面有許多人正在音樂的節奏中瘋狂搖擺着,顧藏鋒無視這些人徑直往樓梯口走了過去。

顧藏鋒沒有采取引人注目的電梯方式上三樓,而是順着樓梯步行迅速來到了三樓,也就是光哥所在的樓層。

但是顧藏鋒並不知道光哥具體在三樓的哪個房間,只能一個一個房間的去搜索光哥所在的具體房間。

很快顧藏鋒就推開了第一個房間的大門,顧藏鋒憑藉自己變態的聽覺,察覺到了房間裏面的廁所有動靜。

顧藏鋒放輕了自己的腳步,快步來到了廁所裏面。

此時廁所裏面有一個男子正在用剃鬚刀颳着鬍子,男子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手上的剃鬚刀上面,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顧藏鋒,這個外來者已經闖了進來!

顧藏鋒迅速衝到了男子的身邊,用自己的左手掐住了男子的脖子右手揪住了男子的頭髮,右膝蓋頂在了男子的腰部。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男子的身手也不差。

在顧藏鋒下手的一瞬間,男子就通過鏡子發現了顧藏鋒的意圖,並且做出了最正確的反應!

在顧藏鋒出手的一瞬間,男子將手裏的剃鬚刀甩向顧藏鋒的臉部!

顧藏鋒壓根就沒有防衛的意思,這種尋常的利器,根本就對自己造成不了任何實際上的威脅!

顧藏鋒無視划向自己臉部的剃鬚刀,依然制住了男子。

男子手裏的剃鬚刀毫無意外的在顧藏鋒的臉部劃出一道大口子。

血水順着顧藏鋒的臉頰緩緩地流了出來。

毫無疑問,顧藏鋒臉部的傷口很快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而這詭異的一切,都毫無遺漏的通過鏡子反射在了男子的眼中。

男子看到這詭異的一幕,瞬間傻眼了!


這尼瑪的……這究竟是什麼玩意兒?這傢伙究竟是人是鬼?一個人爲什麼可以出現電影小說裏纔會有的自愈能力?

“從現在開始我問你一句你就回答一句,你要是敢不回答我的問題,或者欺騙我,我就會將你的頭往鏡子上面狠狠的撞過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顧藏鋒冷冷的打斷了男子的思緒,說話的語氣和麪部表情一樣殺氣騰騰。

男子依然處於自愈能力的驚恐之中,說話的語氣也開始顫抖着:“行行行,大哥饒命,有什麼問題你就問吧,我一定會如實回答你的每個問題!”

儘管男子表現出一種虔誠的合作態度,但是顧藏鋒依然狠狠的摁着男子的頭從朝鏡子上面撞了過去。

“砰”

隨着一聲清脆的鏡子破碎聲,男子的額頭上面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鮮血從傷口不停的涌了出來,瞬間模糊了明亮的鏡子。

“大哥,我不是說了我會回答你的每個問題嗎?爲什麼你還要這樣?”男子一臉委屈的通過鏡子看着顧藏鋒。

顧藏鋒冷冷的一笑:“我這不是擔心你不配合我嗎?我只是提前給你一點顏色看看,一會兒你要是敢騙我,你的下場會比剛剛慘十倍百倍!”

男子瞬間有一種罵人的衝動。

尼瑪啊!

這不是坑爹嗎?

你還沒問我問題,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會配合你?

男子臉上的這種委屈神情已經到了一種極致的地步:“大哥,我真的不會騙你,你問吧,算我求你了,你別再下手了!”

“好,那你就給我聽好了,你們的老大光哥在哪裏?”

“光哥?”男子微微一怔,“你問我們老大在哪裏幹嘛?你想幹嘛?”


“砰”

又是一聲鏡子破碎的聲音。

顧藏鋒兇狠狠的瞪着男子:“是你問我問題還是我問你問題?你管那麼多幹嘛?老實回答我的問題!”

“好好好……”男子臉上浮現出一絲痛苦的神色,“我們老大剛剛出去沒多久!他沒在這裏!”

“呯”

鏡子破碎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男子的額頭上已經出現了三道深可見骨的口子。

“臥槽?我不是說了會配合嗎?”男子徹底無語了。


“呯”

於是第四道口子又出現了。

“大哥!別打了,我錯了!”對於顧藏鋒的蠻不講理和詭異,男子真的害怕到了極致,唯恐自己說話的語氣不夠虔誠,顧藏鋒會再次給自己來幾下!

“你撒謊!明明你們樓下的一個守衛說你們老大就在三樓!你現在跟我說你老大不在?騙誰呢!”

“大哥啊!”男子真的快要哭出來了,“你肯定是問的前門守衛吧?我老大走的後門,你問一個前門守衛,他當然不知道我們老大出去了啊!”

“這樣的嗎?”顧藏鋒雙眼微微一眯。

憑藉自己多年以來鍛煉出來的讀心能力,顧藏鋒隱隱確定男子並沒有騙自己,也就是說那個叫光哥的傢伙確實已經離開了這個酒吧!

“我要是騙你就天打雷劈!”男子信誓旦旦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轟隆”


漆黑的夜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條光龍,一道閃電劃破天際!

“啊這……臥槽!”男子傻眼了,“大哥……誤會!我真的沒騙你!相信我,剛剛這道閃電只是一個巧合!”

“那你老大去哪裏了?”顧藏鋒沒有在意這個巧合,繼續詢問着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我老大回他自己的別墅了!據說……據說是狐狸這傢伙抓了一個很漂亮的小妞,我們老大一眼就……冒昧的問一下,老大,您是爲了那個……那個美女而來的嗎?”男子忽然想到了什麼。

“沒錯!她是我妻子,我是來救她的!”顧藏鋒並沒有否認。

“他嗎的……這個人面獸心的光頭佬,草!居然幹強搶民女這種噁心的勾當,真是人神共憤天理難容!這種人渣留在世上只會浪費糧食!我覺得袁教授當年就不應該發明雜交水稻,您看,雜交水稻都養活了一些什麼人?像光頭佬這種人渣敗類禽獸不如的畜生都給養活了,這種王八蛋就該餓死街頭!”

男子說話的事情表現出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外人看到男子這副模樣,還以爲光哥搶了這傢伙的老婆!

顧藏鋒當然不會相信男子的這種話,只是微微撇了撇嘴:“說重點,他的別墅在哪裏?”

“他的別墅離這裏不遠,就在酒吧大門口出門右拐沿着大路直走,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有一棟很大的別墅,那棟別墅就是這個畜生的別墅!”

顧藏鋒冷冷一笑:“你早就想當老大了是吧?”

男子的心思一眼就被顧藏鋒看穿了,男子這是想借刀殺人,藉助顧藏鋒的手除掉光哥,這樣男子就能成爲火柴人的新老大了!

現實生活就是這麼殘酷,你永遠都不知道你的手下或者你的下屬有多麼期盼你倒臺,哪怕平時他們對你表現得卑躬屈膝,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能夠永遠的,只有利益!

“呵呵……大哥,你說笑了,我不是想當什麼老大,我只是看不慣這個王八蛋幹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他自己遭報應不要緊,不要連累我們這些當手下的也遭到報應!”

“呵呵……這一次就饒過你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現在的老大光哥,死定了!如果你以後敢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你的報應也會很快上門的!”

“不敢不敢……”

男子趕緊搖着頭,也不知道是否認自己會在光哥死了之後成爲火柴人的老大還是否認自己會幹傷天害理的事情。

顧藏鋒沒有繼續爲難男子這種小人物的意思,從男子的褲兜裏摸出一把手槍,隨後大搖大擺的從門口走了出去。

顧藏鋒壓根就沒有把火柴人這種垃圾組織放在眼裏,所以行事風格十分的囂張。

進來,是從正門打進來的。

離開,自然也要從正門離開!

等到顧藏鋒走到了正門口時,顧藏鋒一眼就看到了十來個大漢正在查看着兩個昏倒在地上的守衛。

更爲巧合的是,其中一個守衛在同伴的呼喚中清醒過來。

清醒的守衛微微一怔,臉上浮現出一種慍怒的神色,大手猛然指向再次出現在大門口的顧藏鋒:“嗎的!就是這傢伙乾的!”

“草!敢動我們的兄弟?還這麼囂張的敢回來?大夥一起上,把這小子的手腳給卸了!”


十來個大漢紛紛一臉暴戾的圍住了顧藏鋒。

顧藏鋒眉頭微微一皺,光哥已經帶着譚青璇離開酒吧了,自己多耽誤一分鐘,譚青璇就多一分危險!自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這羣礙手礙腳的傢伙了!

顧藏鋒握緊了藏在褲兜裏的手槍,開始準備拔槍射擊了。

就在此時,之前被顧藏鋒挾持的男子走下樓來,男子看到這一幕,瞬間被嚇了一大跳!

顧藏鋒是什麼樣的人?

那可是自己親眼看到的用刀片劃破臉部都能夠自愈的猛人!

這樣一個猛人是自己這夥飯桶小弟能夠解決的嗎?

要是讓顧藏鋒以爲是自己下的命令,把怒火遷移到自己身上,自己不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更何況自己還抱着坐收漁翁之利的目的,要是自己這個漁翁死了,還坐收個屁的利益啊!

想到這裏,男子不由得大吼一聲:“你們幹嘛呢?都給老子住手!” 衆多火柴人的小弟紛紛一臉疑惑地看着男子,衆人不明白爲什麼男子會制止自己這一夥人對顧藏鋒出手,難道顧藏鋒是什麼大人物?

男子深深地吸了口氣:“你們住手!這位大少不是你們能夠惹得起的!你們以爲人家大少真的想打你們?人家大少只是爲了來我們酒吧打人找樂子!別說是打了你們,就算是老大捱打也只能笑臉相迎!你們懂了嗎?”

衆人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

男子可是自己這夥人的二哥,就這樣,二哥居然稱呼顧藏鋒爲大少!

顧藏鋒究竟是哪位公子哥啊!

打人找樂子?

這尼瑪得有多麼重口味啊!

現在有錢有權的公子哥都他嗎這麼重口味了嗎?

現在這個世界真是變得越來越可怕了!

男子一臉不耐煩的呼退了這夥小弟,隨後親自帶着顧藏鋒來到了大門外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