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剛剛得到的《霸刀訣》,他可是十分好奇,迫不及待的想要修習了。

“年會族比在即,而我的實力還遠遠不夠,必須在這八、九天的時間裏,進一步提升實力!”葉天緊握着拳頭,打開了《霸刀訣》刀譜。刀譜扉頁,先是一段簡要敘述,說了這霸刀訣的來歷,以及刀法特點。原來這霸刀訣,是千刀門的一位長老所創,而且全套刀法共分爲三式,葉天所拿到的僅僅是第一式而已。後面的兩式霸刀訣刀法,都

“年會族比在即,而我的實力還遠遠不夠,必須在這八、九天的時間裏,進一步提升實力!”葉天緊握着拳頭,打開了《霸刀訣》刀譜。

刀譜扉頁,先是一段簡要敘述,說了這霸刀訣的來歷,以及刀法特點。

原來這霸刀訣,是千刀門的一位長老所創,而且全套刀法共分爲三式,葉天所拿到的僅僅是第一式而已。後面的兩式霸刀訣刀法,都是具有品階的,更是厲害!

“看來日後若有機會,還得想辦法弄到後面的兩式刀法。這樣如果能修成整套戰技的話,到真武境都能用得上。”葉天心中想道。

繼續往後翻,葉天仔細的理解着刀譜中的每一句話、每一幅圖,體會其中妙處。與此同時,龍武魂已經自然開啓,提升着他對霸刀訣的悟性。

霸刀訣,重點在於一個“霸”字。

霸氣,霸道,狂霸無比,講究的就是一種出刀的氣勢。刀出,一往無前,絕不退縮,無論對手是誰。

用刀譜中的一句話來說,便是“霸刀在手,有我無敵!”

葉天一步步理解着刀法中的真意,心底暗歎:這霸刀訣,不愧是千刀門長老所創的刀法,果然厲害無比。僅僅將第一式刀法煉成,就能將武者的攻擊力,提升三成以上!

他拿起那把五十斤重的戰刀,來到院子裏,按照刀譜中的方法連了起來。

身形閃縱,如影似電。大開大合,動若奔雷!

鐺鐺鐺!

接連不斷的轟擊聲,自院中那塊山石上傳來。而山石之上,也留下了一道道深深地刀痕,石屑四濺。

葉天沉浸在刀法招式中,渾然不知道疲憊,一刀猛過一刀,一刀比一刀霸氣。

……


日漸黃昏,落日西斜。

葉天已經練了大半天的時間,也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霸刀訣作爲上等基礎戰技,依舊屬於沒有品階的範圍,不如黃階下等的穿山破高級。所以在修煉的時候,葉天領悟的更快,只用了不到一天,就已經練到了小成圓滿!而且葉天很有把握,只要再用一天的時間,就能將霸刀訣練到大成。

“到時候,有三成的力量增幅,加上我原本五牛多的力量,我的一刀將有接近七牛之力,堪比力武境六重巔峯的武者!”

葉天滿意的收起了戰刀,回到屋中洗了個澡,換上乾淨衣服。母親早就讓鳳凰給他送來了吃的,葉天也餓了,狼吞虎嚥般將一桌食物消滅乾淨。

“一口吃不成胖子,今晚還是按照原計劃,修煉元力。至於霸刀訣戰技,明天白天繼續修煉也不遲。”

葉天吃飽喝足,不願浪費絲毫時間,又投入到元力修煉中。

修煉之時,葉天隨手將那兩把戰刀放在了身側,其中那柄兩百八十斤的重刀,就與他緊緊挨着。神武練氣訣運轉開來,龍武魂也自動開啓,滾滾元力在葉天體內流轉。

當元力運轉一週天,經過靈臺處的三個武魂時,那團迷霧武魂,再次顫動了一下。葉天心中一動,並未停止修煉,而是繼續運轉神武練氣訣。

他不知道的是,在迷霧武魂顫動的同時,他身旁的漆黑重刀也在微微顫動,而且綻放出一縷縷烏光!

隨着修煉的進行,葉天只覺得渾身溫熱,而且迷霧武魂的反應也越來越劇烈!更令他驚奇的是,似乎有一股奇特的能量,厚重而霸道,正從外界涌入他的身體,而且這股能量的去向,正是迷霧武魂!

“好神奇,一直被當做廢武魂的迷霧武魂,竟然有反應了……”葉天心中狂喜,生怕這種狀態消失,更加抓緊修煉。

一整夜,他都處在這種奇異的狀態中。而迷霧武魂經過這一夜的異狀,竟產生了一絲變化——那濃濃的雜亂迷霧,似乎淡去了一點。迷霧深處,彷彿有一個黑漆漆的東西,隱隱可見!

而葉天的實力,這一夜也有了可喜的增長,已經來到了體武境五重巔峯,直逼第六重!

當清晨來臨,葉天停止修煉之時,睜開眼的一剎那,他只覺自己的房間中竟然烏光瀰漫,更有一層如同實質的光華,覆蓋在自己身上。

不過隨着自己修煉停止,那些烏光迅速消退了。而烏光消退的去向,正是身旁的那把漆黑重刀!

“竟是這把刀的原因?!”葉天又驚又奇。“怪不得在看到這把刀時,我會有奇異的親切感,而在想要放棄這把刀時,迷霧武魂又會釋放出不捨的情緒。看來,這把刀與我的迷霧武魂,的確是大有關聯!”

“這樣一來,我以後晚上修煉的時候,乾脆都拿着這把刀,能夠大大促進我修煉的速度不說,也許還能夠進一步解開迷霧武魂的祕密。”

葉天輕輕摩挲了一番漆黑重刀,滿意的笑笑。經過今天這一番修煉,實力達到體武境五重巔峯,他有信心在接下來的幾天裏,將修爲進一步提升,突破到體武境六重!

體武境六重的實力,加上霸刀訣和穿山破戰技,應該足以應對年會族比了。

就在葉天信心滿滿,想着幾天後的族比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以及鳳凰的聲音。

“公子,你在房中嗎?我給你打了水,伺候你洗漱穿衣吧。”

葉天皺了皺眉,不過還是起身打開門,讓鳳凰進到屋中。

此時的鳳凰已經換上了一身質地較好的衣服,看上去身材更加凹凸有致了。在她臉上,也帶着一層薄薄的面紗,只露出一雙柔波般的眼睛。看她這幅模樣,若是不知道她臉上有胎記的人看了,八成會把她當成大家閨秀,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

不過幹起活來,鳳凰手腳還是很利索的,進來後直接將臉盆放在架子上,把熱毛巾擰乾,向葉天走來:“公子,我先給你擦臉。”

葉天直接擺擺手,一把將毛巾拿了過來,道:“鳳凰,我這裏不需要伺候,你只要照顧好我娘就行了。還有在我們葉家,你不是什麼下人奴婢,不用那麼謙卑,知道嗎?”

“是,鳳凰知道了。”鳳凰點點頭應道。

葉天無奈的撇撇嘴,鳳凰雖然口中說着知道了,但顯然並未按照自己說的去做。但他知道多說無用,便直接吩咐道:“你回去吧,好好照顧我娘,以後我的洗漱起居,還是自己來做。”

“是。”

鳳凰應了一聲,怯生生的退去。就在快要出門時,忽然想起什麼一般,回身道:“對了公子,剛剛夫人說讓你有空的時候,帶我去知春閣一趟,她說想讓我在那裏學點東西。”

“知春閣?也好。”葉天點點頭,“那你回去收拾一下,等一下咱們就去。”

鳳凰答應一聲,迅速回去收拾了。而葉天也不得不打消原先繼續練習霸刀訣的計劃,帶鳳凰去知春閣。

知春閣是柳葉鎮內唯一的學堂,學堂內分文課和武課,文課教授文采和規矩,武課則教授一些粗淺的武學知識和技巧。在知春閣上學的,一般都是小家族子弟,葉家和柳家的一些旁系子弟或者得寵的家僕,有時也會去學習。

何小婉讓鳳凰去知春閣學習,說明對於這個小丫頭,何小婉還是比較喜歡的,不然也不會給她安排這種好事。

不多時,鳳凰就收拾妥當了,葉天直接扛上了那把五十多斤的戰刀,帶着鳳凰出了葉家。

就在葉天踏出家族大門的一刻,葉家大門斜對着的一個小巷子裏,兩個賊頭賊腦的傢伙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道:“少爺說的人,就是他吧?”

“沒錯,就是這個傢伙,葉家有名的廢物葉天,化成灰我都認得!”另一人答道。

“那還愣什麼,快跟上!”

兩人鬼鬼祟祟的走出巷子,跟在了葉天和鳳凰身後不遠處。

……

知春閣位於城南,距離柳家的勢力範圍較近,而葉家位於城北,距離此處較遠。

葉天帶着鳳凰足足走了一個時辰,纔到了知春閣外。

剛巧,兩人正趕上了知春閣快要開課的當口,許多前來上課的小家族子弟,都腳步匆匆的往閣內趕。

“走吧,咱們進去,我先給你報名交學費,今天上午你就在這上第一堂課吧。”葉天說着,便向內走去。

這時,幾個年紀和葉天差不多大的少年男女,慌慌張張的從後面走來,想搶先一步進入閣內。不過知春閣的門比較小,只容得兩三人並身而過,葉天和鳳凰幾乎已經將整個門堵住了。

後面那幾人一邊疾走一邊喊道:“讓開讓開,別擋着道!耽誤了我們上課,就讓你們好看!”

說話間,幾人橫衝直撞一般,直接從葉天和鳳凰之間穿過。

“哎呀!”

兩聲嬌呼同時傳出,只見鳳凰和另外一個少女不約而同似的,全都倒在了地上。原來是那個少女走得太急,剛剛跟鳳凰撞了一下。

而且比較巧的是,那個少女摔倒在地時似乎扭到了腳,直接倒地不起,表情痛苦的捂着腳腕。而鳳凰則沒什麼事,直接站了起來。


這時,跟那少女一起的幾名少年全都圍了上來,一邊關切的問着那少女,另一邊則是露出凶神惡煞的神情,看向鳳凰和葉天。

“你們這兩個不長眼的傢伙,剛剛讓你們讓開,沒聽到嗎?”

“哼,竟敢撞壞了我們楊小姐,你們死定了!”

“還有你這女人,竟帶着個古里古怪的面紗,見不得人麼?我倒要看看你的廬山真面目!”

說話間,那人直接搶上去一步,一把將鳳凰的面紗揭開。

面紗一落,幾個少年少女都愣住了。繼而,是一陣充滿了嘲諷的放肆大笑! “哈哈哈……我說這娘們兒爲什麼要蒙着臉呢,原來是個醜八怪!哈哈哈……”

“跟醜八怪在一起的男人,恐怕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吧?快說,你是哪家的看門狗?見到我們幾位公子小姐,還不過來請安!”

“哼,今日就因爲你們兩個傢伙,導致我們全都遲到,真是該死!”

幾個少年叫囂着,不只對鳳凰嘲笑加諷刺,更是連帶着葉天一起辱罵。


鳳凰站在那雙眉緊蹙,緊攥着衣角壓制自己的怒火。此時那幾個少年少女都圍着她,放聲嘲笑她是醜八怪,這戳痛了她內心的傷疤。

而葉天則是靜靜站在那裏,掃視着這幾個傢伙,雙眼中看不出一絲情緒波動。

根據剛剛這幾個傢伙的話,葉天已經判斷出了大概:他們幾個,應該都是柳葉鎮一些小家族的少爺和小姐,其中那個摔倒的少女來自楊家。對於楊家葉天是知道的,那是柳葉鎮僅次於柳家和葉家的家族,但實力遠不能和柳家或葉家相比。

在柳葉鎮,真正強大的只有柳家和葉家,其他家族都只能給這兩大家族提鞋,甚至連提鞋都不配。

這幾個傢伙,敢如此張狂的羞辱自己,肯定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則就算是以葉家廢物公子的身份,他們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囂張。

更何況,現在的葉天,可不再是廢物了!

此時,那個楊家小姐已經一瘸一拐的站了起來,氣呼呼的指着鳳凰:“你這個醜八怪,竟敢撞本小姐,找死!”

話音一落,她直接揚起巴掌,一個耳光向鳳凰抽了過去。

鳳凰正是手足無措之際,而那楊家小姐又有一些實力,眼看着這一個耳光就要捱上!

唰!

一道如風般的身影閃過,直接來到了鳳凰身前,一把將那楊家小姐的手掌攔住。這身影,正是葉天。

“哎呀!”那楊家小姐的手臂被葉天緊緊攥住,不禁發出一聲痛呼。“你……你竟敢攔我!”

“不攔你,難道眼睜睜讓你打麼?”葉天沉聲說道。

楊家小姐怒火攻心,奮力的掙脫了兩下手臂,卻根本掙不開。葉天的手彷彿是鐵鉗一般,不但沒讓她掙脫,反倒更疼了一些。

這時,後面那幾個少年中傳來一聲暴喝:“你們還愣着幹嘛,楊小姐被欺負了,還不上!”

頓時,四個少年同時衝了上來,從不同角度打向葉天。

“找死!”

“看拳!”

“敢碰楊小姐,你死定了!”

……

四人出手之間,不忘叫囂呼喝,可被他們圍攻的葉天,卻一點沒有慌張。

“滾!”

一聲沉悶的呼喝,自葉天口中爆發而出。只見他雙臂一震,直接將攻過來的四個拳頭掃開,巨大的力道,更是將四名少年連同那楊小姐全都震飛!

伴隨着“哎喲喲”一陣慘叫,五人紛紛摔倒在地,疼的齜牙咧嘴。

就在這時,後面又有兩個少年快步走向知春閣,看到門口竟有人打架,不禁停下來觀看。當他們看到地上倒着四五個人,而葉天在那裏若無其事的站着後,不禁竊竊私語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