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發出一聲悶聲,火鴉被林楓這一劈打得身體一頓,但是其本身卻根本無事,變身之後,火鴉的身體強度也有了大幅度提升,至少林楓的攻擊不能給它太嚴重的傷害。火鴉眼中的怒色一直都燒得旺,但是隨着時間的延長,它眼中有多了一絲焦慮,因爲,變身的時間就要到了。是的,變色是火鴉的天賦,但是卻不能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忍受

發出一聲悶聲,火鴉被林楓這一劈打得身體一頓,但是其本身卻根本無事,變身之後,火鴉的身體強度也有了大幅度提升,至少林楓的攻擊不能給它太嚴重的傷害。

火鴉眼中的怒色一直都燒得旺,但是隨着時間的延長,它眼中有多了一絲焦慮,因爲,變身的時間就要到了。

是的,變色是火鴉的天賦,但是卻不能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忍受那難耐的疼痛只能給火鴉帶來半個時辰的變身時間,半個時辰之後,火鴉會虛弱不堪,若是靜養,至少需要半月時間才能恢復變身帶來的傷害。

若非與那臭蟾蜍一戰我損傷了心血,怎麼會被在此與這弱者僵持,現在自己只有平時四成的實力,根本不能拿這人類怎麼樣。

想到這裏,火鴉立馬閃退一邊,即便是退開到一邊火鴉依然將自己氣勢釋放出來,冷冷的看着林楓說道:“小子,不得不承認你的天賦極好,但是,相信我,無論你逃離何處,我都會將你擊殺。”

哇!

說完,火鴉翅膀揮動,身形一閃,朝着火山方向飛去。

呃,看着火鴉的背影,林楓有些目瞪,這火鴉做事就是乾脆利落,說走就走。

林楓沒有追上去,雖然火鴉退走,但是剛纔捱打的一直都是自己,即便是自己追上去也只能與火鴉乾耗着,最主要的是,回到火山,火鴉就回答自己的老窩,它定然會有諸多依仗。

呼,輕呼一口氣,林楓心中其實有一些可惜,火鴉剛纔的實力與自己不相上下,雖然自己受傷的時候更多,但是卻能讓自己投身與槍術的鑽研,若是再給自己多一些時間,恐怕就能在槍術上有所進步。

“或許,它有什麼不得不身退的原因吧…”

深深的看了一眼火鴉,林楓也抱着小老鼠轉身離開,剛纔戰鬥許久,一直在鑽研槍術的突破,每一招都攜帶自己的想法,直到剛纔考慮到道意的時候,在他心中已經大概有了方向。

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個地方去完善。

走出火山羣區域,林楓終於再次迴歸綠色自然的環境,雖然這裏更多的是荒草,但是已經能感應到諸多生靈的存在。

一處高地,一塊被風力割得無比圓潤的石頭上,林楓正持槍靜靜站立,而另一邊,小老鼠依然在沉睡的狀態。

感受着周圍呼呼吹拂的清風,林楓把自己置身於其中,青色風龍環繞在林楓身邊。

潛心悟道…

這也是最常見悟道方式! 風,輕輕吹拂,靈動輕鬆,遊過水面,可以蕩起層層水波,讓水顯得更加生機勃勃。

難道風與水相融,還會含有一絲生之道意?

悟道的時候,林楓的思維極度飛躍,一個念頭就讓他聯想到更多…

“算了,還是專心感悟風之道,通過浪衝天可以知道,道意是可以融入法術的,雖然只有一絲絲道意的影子,但是,一定可以的。”

“《盤古煉體術》和《創造》神術在我看來都是輔助,我更喜歡追求槍術的極致,以前練習槍術就因爲自己對長槍的喜愛,僅僅是喜歡,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喜歡,那就的追求,對人、對事、對物,均是如此!

刺!

萬劫長槍在空中虛刺,這一刺平淡無奇,但是若有大能在旁邊,定會發現,這一次刺出,槍尖的空氣突然震動,形成一個極小的真空圈子。

這,是力道的運用,對於力道的運用林楓已經達到大成,控制入微,每一次出槍都下意識的將力道控制達到自己的完美,所以,林楓的槍法基礎很紮實。

刺!


刺!

刺!

林楓就這麼一直在空中虛刺着長槍,虛刺其實極爲枯燥,但是卻能練人的心性,不過林楓很中意這種練習方式,看似簡單,但是每一次刺出的時候他都會帶上自己的感悟,另外就是這一招極爲簡單,只要有一絲改變他都能敏銳的發覺到。

風,一直在吹。

林楓的心,也一直在跟着風吹拂。

萬劫長槍,更是不知疲憊的刺出虛空。

一天…

兩天…

三天…

林楓似乎忘記了時間,完全沉醉在感悟風的意境中,一旁的小老鼠早就已經醒了過來,小老鼠也沒有離開林楓,而是靜靜的在旁邊守着。

感悟中,時間過得飛快。

眨眼間,就過了十日….

白晝有清風,夜晚有涼風,細雨降落的時候,風依然存在,卻帶着冷意….

這一天,烈陽高照,四周的青草都被烤得發焉,林楓依然閉目感受,右手長槍虛刺,左手探出做出虛握狀,似乎想要抓住什麼。

轟隆隆!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陣陣吼聲…

風吼聲!

感受着遠處的動靜,靜靜站立在風口上的林楓面露輕笑,等了這麼久,終於來了,雙眼睜開,看着遠處那一團黑灰色的龐然大物。

龍捲風!

這裏的龍捲風被所有生靈稱呼爲荒地惡鬼,因爲只要它經歷過的地方,輕者一片狼藉,重者,顆粒不留!

也不見林楓有什麼動作,身形一閃,便朝着‘荒地惡鬼’飛去。

遠處的小老鼠看着林楓,速度這麼快,因爲它在林楓離開的地方看到一絲殘影,雖然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但是,那是真實存在的。

林楓的速度無形中已經增長,剛纔他並沒有施展《迎風祕術》。

砰!

一頭扎進‘荒地惡鬼’,‘荒地惡鬼’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卻根本不能撼動林楓身體的防禦,所以,林楓可以全身心的放開。

長槍依然在手中虛刺,不曾停息,而林楓卻在‘荒地惡鬼’的‘身體’中不停旋轉。

撕裂的力量,將林楓外衣直接撕碎,但是林楓不爲所動,唯有左手,此刻卻做出撫摸狀,猶如撫摸寵物一般,自然,順暢。

就這樣,隨着‘荒地惡鬼’足足飛馳了大半個時辰,至少前行了千里的路程,而小老鼠則一直跟在‘荒地惡鬼’旁邊,不靠近,不遠離。

隨着時間的加長,‘荒地惡鬼’的體積越來越龐大,惡鬼的形象越來越真實。

刷!

突然,橫躺在‘荒地惡鬼’身體中的林楓突然睜開雙眼,長槍輕輕一拉,輕易的改變了‘荒地惡鬼’的方向,朝着另一個方向狂奔。

“原來如此,風的狀態如火、水一般,狀態頗多,甚至有惡有善,惡者,呼嘯天下,只要經過的地方,定會生靈塗炭;善者,清風徐徐,給人帶來涼爽、輕鬆愜意….”

“但是,它們都有一個性質,那就是一往直前,無論是平原、高山、山坳、縫隙還是大海,都阻擋不了它的前行,任何地方它都能存在….”

“風,在世間無處不在,正因爲無處不在,所以速度可以無限加快。”

“若真是如此,那麼,我的長槍也能無處不在。”

想到這裏,林楓突然站立起來,靜靜的看着前方….

突然,萬劫長槍朝着前方一刺,依然是那一招平常無比的虛刺…

刺刺刺刺刺~

隨着林楓這一擊,‘荒地惡鬼’猛然一顫,在原地轟然散開,而散開的瞬間,萬劫長槍的槍尖也轟然出現,三個槍尖同時出現朝着虛空猛刺而出!

林楓早就能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刺出五十槍的速度,但是,即便是速度再快,每一槍都不是同一時間出現,但是現在這三槍不僅僅同時出現,而且每一槍都攜帶着同樣的威力,震動空氣。

場面雖然混亂,但是這三隻長槍刺出,並未傳出任何響聲,似乎這一次林楓只專注與槍速。

不過林楓心中清楚,他追求的槍術除了快之外,還要詭!

招未出,聲先漏,這樣給敵人時間防備,在這十天中,林楓感悟風之道的同時,他也發現了自己發力時候‘暴露’自己的缺點,雖然威勢強大,但是這同樣也在告訴敵人自己這一槍的威力,這樣敵人就有時間準備了。

想要讓自己出招的時候悄無聲息、神出鬼沒,首先就是將這聲音消除,加上自己融入風之道的槍速,憑着這一槍,林楓可以自信自己可以同階無敵!

這一槍刺出,林楓眼中精光閃爍。

單步朝前輕輕一踏,刷,林楓直接出現在三丈之外。

這一步踏得簡單、輕鬆,但是若有他人在此,定會驚訝的喊道:縮土成寸!

雖然效果差不多,但是林楓施展的卻是風之道,縮土成寸屬於空間之道,在進一步則是瞬移,而林楓這個步伐只是行走在風中,所以讓他能一步能踏出三丈遠的距離,這其實是速度極快的表現。

連殘影都沒有時間留下來的速度!

“原本我只是將風之道融入槍術中,沒想到還有這份意外收穫,迎風祕術,專門鑽研風之道的身法,飄逸、輕靈、極快、閃現,若是將《迎風祕術》修煉到極致也能達到瞬移的效果,現在我的身法達到新的一個層次,若是現在與當時的火鴉對戰,恐怕想要抓到我的機率極低。”

當然,林楓也知道前幾日火鴉是身受重傷,這幾日下來,恐怕也有所恢復。

不過林楓沒有管這麼多,神色有些迫不及待,手握着萬劫長槍說到:“先試試這一招融入風之道的槍術。”

是的,通過感悟林楓已經將風之道融入了槍術中…

這一招不是浪衝天那般,僅僅採用了水之道意的絲絲特性,說破了,之前的浪衝天乃是模仿,而非融合,而這一次,林楓卻是將風之道意完全融入槍術。

萬劫長槍在林楓手中揮舞,槍勢凝聚成實,猶如一柄放大版的萬劫長槍,槍勢雖猛烈,但是根本沒有泄露一絲槍勢出來,更不要說威壓的產生,除了那一縷清香隨着微風飄散出來之外,根本感受不到萬劫長槍的存在。

僅僅從這一點,可以看出林楓對槍術的感悟又一次提升,這是屬於力道的運用。

這一招,林楓沒有刻意控制力道,而是全心全意的融入槍意中。



槍意代表着林楓的意志,同時,林楓的意志也代表這長槍的意志,此刻,林楓將自己想象成清風,飄忽不定,手中的萬劫長槍在這一刻似乎也變得輕飄飄,隨着微風輕輕擺動…

慢慢的,長槍意志漸漸消散,全部都化成了清風,像是已經被風吹散,又像是被清風掩蓋,饒是林楓神識強大,若是不用眼睛看,都不會感受到萬劫長槍依然在自己手中。

輕輕一笑,手臂微微一劃,長槍槍尖對着百丈遠的小山靜靜一點。

一陣清風拂面而來….

就是這種感覺!

砰!

就在清風拂面的同時,一陣悶聲從遠處傳來,卻是從距離林楓足有百丈之遠的小山中傳來的。

聲響傳了,清風拂面的感覺才隨之消失。

遠處小老鼠本來一直看着林楓,可是不見林楓有什麼動作,卻突然聽到小山傳來響聲,立馬尋聲望去,眼神立馬變得深邃無比,之見遠處的小山發生了微弱的變化,在山體間三口一米寬的長洞突然出現,小老鼠眼力驚人,通過那長洞,它都能看到山體另一邊的景色。

滿臉驚訝的看着林楓,這,這變化太快了。

林楓此刻站在原地,靜靜的感受着剛纔出槍時候散發出來的淡淡槍意,是的,這就是林楓出槍纔出現的情況,三口長洞,都是林楓刺出來的,同一時間!

這一槍的威力,許多紫府修士也能施展出來,穿透山體,其實並不困難。

但是,林楓這一槍的宗旨就在一個字:快!

是的,這纔是真正的快。

已經超越視覺感官的速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