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可以下去,這種兇險的河就更要下去了,不過你要護周全聖女和劉茜姑娘的安全!」江帆略一沉吟應下並叮囑道。

「沒問題,小的分出十個八個的裂體守在周圍就是!」雙頭裂體獸歡喜,自信滿滿道,好得很,它不會符咒,在水中和在陸地上幾乎沒區別,真想會一會那種魔獸。「劉茜,你會水吧?」江帆問道,江帆已經教過聖女水裡游魚的秘技,聖女空閑下水已經學會掌握,故此江帆沒去問。「會,水性不錯的!」劉茜點頭答道,江帆堅持,有些無

「沒問題,小的分出十個八個的裂體守在周圍就是!」雙頭裂體獸歡喜,自信滿滿道,好得很,它不會符咒,在水中和在陸地上幾乎沒區別,真想會一會那種魔獸。

「劉茜,你會水吧?」江帆問道,江帆已經教過聖女水裡游魚的秘技,聖女空閑下水已經學會掌握,故此江帆沒去問。

「會,水性不錯的!」劉茜點頭答道,江帆堅持,有些無奈不好再說什麼,覺得沒必要去冒險,但也不怎麼擔心,雙頭裂體獸的厲害親眼見過。

「飛翼,下水!」江帆頓時放心了,立刻道。

飛在江帆和劉茜說話的功夫,飛翼銀龍已經飛到了食人河上空盤旋,等待江帆的決定,聞言立刻一個猛子紮下去。

就在飛翼銀龍扎向大河,雙頭裂體獸也動了,身體一顫分出八個裂體飛射率先入水,既然食人河這麼兇險,也不敢掉以輕心,防禦工作做到前面,搶先下水布局。

飛翼銀龍在接近河面時,身體滑翔斜著前飛慢慢接近水面,背上有人,一下落水不妥,八隻雙頭裂體在水中迅速散開形成防線。

一隻雙頭裂體從洶湧的水面露出腦袋嚷道:「主人,河水有五六百米深,河中魔獸氣息濃重,果真有不少魔獸,不過水下兩三百米,和周圍三四里範圍內沒有魔獸蹤跡!」

「那就好,密切注意水中魔獸動靜!」江帆點頭道,躍起跳入水中,聖女和劉茜也跟著先後下水,飛翼銀龍最後噗通一聲入水濺起巨大水浪。


水浪頓時劈頭蓋腦將劉茜推出十餘米遠,還嗆了幾口水大咳起來,而聖女和江帆則大不一樣,兩人像魚兒一樣在水中鑽行化解水浪的殃及。

飛翼銀龍鑽入水下數米,江帆立刻意念發出瞬間見飛翼銀龍收入符咒世界,這時聖女輕飄飄的游到劉茜身邊拉著她的手有些詫異道:「呃,劉茜,你的水性不是還不錯的嗎? 最強帶土 ?」

「一下沒注意,不過再好的水性也經不起那麼大水浪的扑打,怎能不嗆水?這飛翼也是,下個水也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劉茜鬱悶的埋怨道。

她不知道這是江帆故意讓飛翼銀龍這麼做的,為的是好掩飾進入符咒世界不被發現。

「哇,你們水性這麼好,怎麼看著比魚兒還鮮活自如!」劉茜看了看聖女和江帆十分驚訝道。

「嘻嘻,劉茜姑娘,你這也叫水性不錯啊,太差了吧!」江帆好笑道。

「呃,你們是怎麼做到的?」劉茜有些不好意思了,訕訕的問道。

「你教她水裡游魚的秘技吧,她這樣游的實在太慢了!」江帆笑了笑對聖女道。

「水裡游魚秘技?」劉茜一愣。

「對,我們能這麼在水中不必魚兒差,就是學了水裡游魚的秘技緣故,我來教你,注意口訣!」聖女笑道,一邊游著一邊開始教劉茜。

「主人,周圍大量的魔獸快速的接近過來了,大小有十幾種魔獸!」十幾秒鐘后,伴隨江帆的雙頭裂體獸示警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我靠,這麼多!」江帆急忙施展風之眼查看周圍吃了一驚,前後左右,還有下方,密密麻麻的各種形狀水中魔獸圍過來了,周圍的魔獸已經接近到五六百米,水下的接近到兩百餘米了。


不過那些水中魔獸塊頭並不怎麼大,最大的也才一米多點長,最小的只有巴掌大小,但數量很多,至少五六萬,而且這些不同種類的水中魔獸似乎相處的和平,摻雜在一起圍過來。

雙頭裂體早就布防,在江帆、聖女、劉茜的前後左右百米外各安排一隻,水下一百米深是四隻分散伴隨著。

「看來得主動出擊才好!」雙頭裂體獸環顧了下周圍和水下道,覺得數量太多太密集,圍過來只怕會忙不過來。

雙頭裂體獸身體又是一顫,再次分出八隻裂體,裂體隨即分頭爆射而出迎向水中群魔獸,秒秒鐘便幹上了,很快水中殷紅一片。

「劉茜,加緊學,我們得加快速度才行!」江帆對正在學習水裡游魚的劉茜催促道。

「嗯,快了,已經找到感覺了,游的速度至少快了兩倍以上呢!」劉茜欣喜的答道。

尾隨追蹤而來的魔幻蝠獸一看目標竟是下了大河,怔了怔有些鬱悶,它對水中的追蹤遠差於陸地上和空中,而且大河水勢洶湧,更是影響不小,最怕目標走水下深處,那就無法追蹤了。

不過好在幾個目標先是消失水中,但沒一會便露出水面,畢竟需要換氣,當然江帆和聖女不需要這麼換氣,水裡游魚秘技是可以在水下通過皮膚攝取水中空隙呼吸的。

主要是劉茜需要換氣,江帆和聖女不得不陪著,而且速度不快,魔幻蝠獸便伴隨著在空中飛行,情況有變化,魔幻蝠獸立刻回傳信息。

此時的秦魔帝騎著飛虎魔獸找到一處水潭跳入,拚命的洗著,令他鬱悶的是人浸泡在水裡那種奇臭還在沒有改善,依舊困惱著他。

秦魔帝氣的要吐血,只得出來騎上飛虎魔獸全速往回趕,不一會來到山澗中落下,看了看在幹活的手下,迫不及待的叫嚷道:「都過來,誰有香的東西,只要是香的就行,趕緊拿出來給本帝!」

那些手下愕然,面面相覷走向秦魔帝,一個手下奇道:「老爺,您要香的東西做什麼?」

「哎呀,怎麼這麼臭!?」手下們走近秦魔帝七八米遠了,頓時有敏感的人眉頭皺起止步,並捂住口鼻叫嚷,迅速後退。

「是啊,好臭啊!」接著有人也是苦著臉嚷道,跑向一邊,還不停的吐著口水,呼吸這新鮮空氣。

「混蛋,還不趕緊都滾過來,趕緊的拿出香的東西,什麼都成,快點,再不快點宰了你們!」秦魔帝那有心思解釋,火氣旺旺的吼道。

那些手下頓時嚇一跳,只得趕緊奔去,一邊取出符寶袋尋找,走近秦魔帝數米,眾人頓時又止步,一手掩住口鼻疑惑的看向秦魔帝,臭味是從秦魔帝傳來的,腦中都生出一個疑問,老爺變臭了?

「你們幹什麼,找死是不?」秦魔帝大怒,走向前凶道。

「老爺,好臭,實在太臭,您,您怎麼這麼臭?」一個比較憨的手下忍不住道。

「臭你全家,去死!」秦魔帝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氣要炸了,聽到這句話頓時爆發了,一抬手就是小範圍的空間擠壓,啪的一聲爆響,那名可憐的手下頓時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稀泥斃命。

那些手下大駭,再也不敢掩住口鼻,強忍著臭味上前,匆匆忙忙的就將符寶袋中的物品全部倒在地上尋找。

很快找出了什麼香囊,帶著香味的點心,少數人還帶了女人用的香粉,當然這是那幾個傢伙打算泡妞送給女人討好的。

秦魔帝也不顧形象了,坐在地上迅速的將香囊全掛在脖子上,嘴裡塞進香味的點心,一邊命人將香粉全都灑在身上,頭上,喝不得鑽進香粉中才好。

秦魔帝在折騰著,感覺好了些,那些身邊的手下卻是倒霉了,都憋的相當難受,終於有人吃不消,躲開數米嘔的一聲嘔吐起來,這一帶頭可不得了,連鎖反應,其他人也跟著跑到一邊嘔吐起來。

「呵呵,你們也嘗到這種滋味了!」秦魔帝這次卻是不惱,反而有些幸災樂禍道,一些人就是這樣的,自己倒霉,要是看到別人也跟著倒霉,心中似乎找到些平衡。

秦魔帝吃下幾個甜點,便將鼻子湊在香粉上嗅著緩解臭味,這時魔幻蝠獸傳來信息,一讀取腦筋一轉驚訝道:「不是吧,劉茜賤人和那幾個人竟然跳進食人河中了!」

「呃,為什麼這樣?這不是找死嗎?」秦魔帝疑惑道。

「壞了,他們要是都死了那還怎麼印證壽兒到底是死是活?還有魔神之骨的事豈不是斷了線索!」秦魔帝又是十分鬱悶糾結道。

「不行,得趕緊去!」秦魔帝立刻發下香粉站起,但很快又坐了下來鼻子湊上香粉猛嗅著,他發現鼻子一離開香粉,那種奇臭難當的感覺就來了,而且發現身體的酸軟狀況還在,無奈只得坐下。


「嗯,幾個人和幾隻符神獸在食人河中也不可能全被吃了,只要死上個人或者神獸,他們就應該會上岸!」秦魔帝想了想自語道,立刻發出指令讓魔幻蝠獸死死的盯緊。


八隻雙頭裂體在防禦線外圍瘋狂的阻擊水中各種魔獸,但數量實在太多,而且河水中殷紅獸血氣味引來更多的水中魔獸,很快聚集了十餘萬隻,而且水中魔獸是越聚越多。

八隻雙頭裂體只阻擊了兩三分鐘便被突破防線,另外八隻雙頭裂體也投入阻擊,此時劉茜的水裡游魚技能才基本學會,離嫻熟的施展還有些距離,速度遠跟不上,江帆覺得這樣下去肯定不行。

水中的各種魔獸實在太多,殺是殺不完的,而且河面上被染紅,豈不是給空中追蹤的魔幻蝠獸指路,無法擺脫。

江帆腦筋一轉有了主意,傳音發出,一處雙頭裂體立刻放水,數百隻水中魔獸衝來,劉茜頓時大驚,江帆催動金色的鼎,強大的能量湧入手臂,抬手狠拍河水釋放,轟的一聲巨響,波浪滔天。

幾乎同時,江帆的一指悄然點向劉茜的後腦,劉茜被強大的水浪衝擊頭暈目相,接著眼前一黑暈厥過去,江帆隨即意念發出,將劉茜收入符咒世界,隨即聖女也被收入符咒世界。

「雙頭,你注意找找那種能破解符咒的水中魔獸,發現了抓幾隻研究一下,或許有用!」沒了拖油瓶江帆可就沒了顧忌,立刻道。

江帆使出空間封閉將自己封閉在一個五六米範圍的空間中,開始瞪大眼睛觀察周圍的各種水中魔獸。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少了聖女和劉茜,幾隻雙頭裂體的壓力大大減輕,開始專心全力的對付水中魔獸,雙頭裂體獸則是應付著水中魔獸,主要精力是注意江帆周圍動靜。

之前江帆、聖女、劉茜並沒有施展符咒,自然也就看不到有水中魔獸施展破解符咒的手段了。

江帆的空間封閉一使出,無數的各種水中魔獸一陣攻擊無法突破,忽然唰的一下全部後撤,江帆周圍數百米範圍頓時變得清凈起來。

但也就一兩秒的空閑,便從魔獸群中竄出數百條海帶似的灰白色扁平魔獸圍住江帆,接著扁平海帶玩意忽然膨脹鼓起,接著一癟,紛紛噴出烏黑液體。

烏黑液體在水中擴散稀釋的極快,瞬間周圍兩三百米的水中變得昏暗渾濁起來,與此同時,江帆的空間封閉周圍隔膜屏障,頓時像是一滴水落入油鍋嗤嗤作響,大量的水泡升起。

在巨大的水壓下,空間封閉周圍隔膜屏障頃刻崩潰,昏暗的河水洶湧而來,同時數百條海帶似扁平魔獸射向江帆,後撤的無數魔獸此時也發動了,蜂擁而上。

我靠,這麼厲害!江帆大吃一驚,急忙催動金色的鼎,強大的能量暴涌而出,身形一個旋轉,能量炸開,轟的一聲爆響,將圍過來的魔獸擊潰出數十米遠。

「空間絞碎!」江帆手一揮大喝,趁機主動攻擊,要再試試,令江帆大跌眼鏡的是施展出的符技似乎形同虛設。

前方三四十米的水區只是出現一陣晃動湧起水花,空中絞碎的形倒是形成,但並無什麼威力,無數的水中魔獸只是滯緩了下便依舊衝來。

好在海帶似的魔獸噴出的烏黑液體對江帆的護體能量並不起效果,江帆已是結出一米範圍的護體能量球將自己包裹住,水被阻止外無法浸身。

水中魔獸在水中速度極快,後面的魔獸已是到了,狂暴的衝擊,砰砰砰……一串的爆響撞擊在護體能量球上又被反彈回去。

江帆終於理解了,就是因為有這種海帶似的魔獸,符魔神皇入水才會被水中魔獸啃掉一條胳膊,弄得遍體鱗傷險些喪命。

符魔神基本無法施展符咒,也就等同於普通人了,在無數兇猛魔獸圍攻下,真的很危險,估計也就是符魔神皇還能保住命,要是符魔神聖主,甚至境界更低,進入這食人河基本九死一生了。

頓時有幾十條海帶似的魔獸扁平身軀一鼓又噴出烏黑液體,河水變得更加渾濁昏暗了,我靠,還噴,去死!江帆立刻誅神劍在手揮出,哧!一片清脆的聲響,幾十條海帶似的魔獸被絞成碎片。

「主人,這水中魔獸太多了,密度也越來越大,真是忙不過來!」這時雙頭裂體獸有些鬱悶道。

「嗯,我們可以邊走邊戰鬥,你抓一隻那個扁平亂噴的魔獸,看看什麼情況!」江帆看了看周圍無數的魔獸有些頭皮發麻,想了想道。

「好的,小的已經盯上它們了!」雙頭裂體獸應道。

江帆誅神劍又是一揮,斬殺幾十隻魔獸,身形一晃線條梭魚一樣射出,順著河流前游,幾隻雙頭裂體立刻衝到前面開路,其餘雙頭裂體斷後。

雙頭裂體獸瞅准機會一個猛竄,身體纏住一條海帶似的魔獸,尾隨江帆,要研究一下,心中十分驚訝,這玩意噴出的烏黑液體對空間符咒的破壞性一點也不比自己的毒液差,似乎更厲害。

當然這種水中魔獸與雙頭裂體獸的情況有所不同,雖然噴出的都能破解符咒,但雙頭裂體獸的毒液是在空中,成形的,破壞範圍小,局部突破達到破壞整體的效果。

海帶似的扁平魔獸噴出烏黑液體,藉助水形成無處不在,施展的符技整個被包圍,破壞性是全面的,這也是破解符咒的速度和破壞性更大的緣故。

被抓住的那條海帶似的魔獸開始拚命掙扎,雙頭裂體獸這才看清魔獸的這摸樣,海帶的一端,竟是一條細縫隙的嘴巴,後端是兩隻芝麻粒大小的眼睛,和幾個點形的鼻眼孔。

妃王騰達 ,急了,頭部的一端捲起反纏在雙頭裂體獸身上,細縫長嘴吧忽然大張,吭哧就是一口要在雙頭裂體獸的軀幹上。

「呦呵,還咬我,你要是能咬破我的皮,我就服你!」雙頭裂體獸怔了怔好笑道,被咬的地方只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在上面撓了一下似的,開玩笑,符魔神皇威力都不能給它造成傷害。

海帶似的魔獸這下樂子大了,一口下去后立馬疼的直哆嗦,細縫長嘴中的兩排極微小的牙齒已是咯掉了一半了,血立刻從細小長形口中溢出,發出極為細微悲戚的嗚鳴聲。

「再咬,趕緊的繼續咬!」雙頭裂體獸看出海帶似的魔獸吃癟,戲謔的催促道。

海帶似的魔獸哪還敢再咬,改為奮力掙扎,很是無助,雙頭裂體獸獰笑道:「不咬了,那該我咬你了!」

雙頭裂體獸嘴巴一張,嘎吱一聲就把海帶似的魔獸身體邊緣咬下一小塊,嚼吧嚼吧咽下,咂巴咂巴嘴巴比較滿意道:「嗯,味道還不錯,很好,我要收集一下,以後當零食吃也不錯!」

海帶似的魔獸被咬去一塊,鮮血呼呼的冒著,更是發出有些凄厲的嗚鳴聲,腦袋在雙頭裂體獸面前不斷的擺動著,芝麻粒大小的眼睛竟然滲出液體,哭了。

「呃,流眼淚了,不會吧,你不是會咬的嗎,不是可以亂噴的嗎,繼續啊,再嗚嗚叫,流眼淚,我就把你的頭吃掉!」雙頭裂體獸諷刺了句便惡狠狠的凶道。

海帶似的魔獸頓時不出聲了,眼淚也迅速止住,扁平的腦袋可憐兮兮的朝著雙頭裂體獸一擺動。

「呃,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求饒是不是?」雙頭裂體獸也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這玩意似乎聽的懂,有些驚訝,腦筋一轉問道。

海帶似的魔獸腦袋又是連擺,雙頭裂體獸有些鬱悶,惱火道:「我靠,就知道亂擺,到底什麼意思?是的話就點頭,頑抗的話就搖頭!」

海帶似的魔獸立刻連連點頭,雙頭裂體獸歡喜道:「呵呵,原來是投降求饒了!」

「小東西,你噴出能破解符咒的烏黑色液體是本身就具備這種功能?」雙頭裂體獸問道。

海帶似的魔獸怔了怔,接著就搖頭,雙頭裂體獸大喜,急忙又問道:「那是怎麼形成的?呃,是怎麼具備這種能力的?」

嗚嗚……海帶似的魔獸又發出一串的聲響,腦袋連擺動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什麼意思?雙頭裂體獸被弄的糊塗了,更是無語糾結了,我靠,這可怎麼辦,這玩意不會說話啊,無法溝通!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雙腿裂體獸不耐發了,也沒弄清楚海帶似的魔獸到底什麼意思,看向江帆道:「主人,這玩意不能說話,怎麼弄?」

江帆一邊快速的游著,一邊關注這雙頭裂體獸這邊拷問的情況,想了想湊近對著海帶似的魔獸道:「小東西,你要是能讓我們搞清楚這個問題,我們就放你一條生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