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危害之處,就在於施法者本身將有可能成爲瘋癲狀態,而且會將自身的肉體腐蝕而成爲靈化,靈化後的施法之人將會得到更大的神力,但因其本身就已經成爲瘋癲之狀,分不清是非,所以靈化之人會濫殺無辜,並且隨着自身的吸收外界靈力的提升,越來越厲害,從而將會無人能阻止。

也就是說,只要施展趨靈咒之人達到了靈化以後,就會成爲一個危害六界卻難有人能阻之惡魔。當年神界的那位上神在靈化之後,瘋癲之中殺害了近一半的神界中人,如果不是四大天神合力將其靈化之體束縛封印在神界的凈玉瓶中,恐怕他早就已經將整個神界屠滅了。此趨靈咒雖然在神界有所保存,但神界早已嚴令禁止任何人施展此神法

也就是說,只要施展趨靈咒之人達到了靈化以後,就會成爲一個危害六界卻難有人能阻之惡魔。當年神界的那位上神在靈化之後,瘋癲之中殺害了近一半的神界中人,如果不是四大天神合力將其靈化之體束縛封印在神界的凈玉瓶中,恐怕他早就已經將整個神界屠滅了。

此趨靈咒雖然在神界有所保存,但神界早已嚴令禁止任何人施展此神法,所以神法的法咒也一直都存放在天月閣,可不想當年天殘地缺在逃匿後,將這本禁法也一併偷走……


見到兩人施展這禁咒,夸父怒由心生,一聲大喝,手中極星法杖光芒大盛,兩道藍光飛速射出,嚴嚴實實擊在了兩人身上,可藍光擊中天殘地缺後,卻沒有將兩人的法咒破掉,藍光一觸碰到兩人身上,就如石沉大海般,片刻就被兩人身上的一樣光芒吸收,

見到此狀,夸父不由心中懊悔自己剛纔爲什麼不早些動手將兩人殺滅,現在兩人趨靈咒已經施展,自己不管施展如何法咒,都會被兩人所吸收而提神他們的神力,此時的夸父,竟也拿不出了應對之法。

當年自己和其餘三位天神在封印那位走火入魔的上神時,以四敵一都甚感費力,如今自己一人之力要去對付兩個施展趨靈咒之人,這不如同是以卵擊石嗎?

“大膽叛逆之徒,竟敢施展這等禁咒……”正在夸父爲難之時,炎帝是身影隨着一道金光閃現在夸父身旁。炎帝手握太陽神鏡,神法催動,神鏡之中一道玄光擴散射出,將天殘地缺籠罩其中,一會後,兩人身上的光芒慢慢的變弱。

“夸父,我的‘玄光烈日’也只能展示制止他們繼續靈化,你立即用我的招神令去將四大地神召回,只有他們施展四靈之力召喚出五靈神獸,才能將這兩人徹底除滅。”炎帝在施法之餘,口中吐出一道金光落在夸父手中,金光消散後,夸父手中便多處了一塊散發着絲絲綠光的玉令牌。

夸父見到玉牌,有些疑惑:“四大地神在五千年前,就已經爲了提升自身神靈之力的人靈之氣化爲了凡人,如今我就算施展招神令,他們恐怕也還是凡人,根本就無法感受到這令箭的靈力召喚啊!”

“你儘管施展便是,無須擔心……”炎帝不斷的加大這自己的神力去催動法咒,可即使如此,天殘和地缺身上的異光還是在慢慢的從新變亮。

夸父不敢再怠慢,雙手神力聚集,招神令即可綠光大盛,隨着招神令慢慢的升起,到了五米左右高度時,綠光暴漲,就如光團暴漲一樣,劇烈的綠光隨着爆照朝四面發放射去,隨之玉令牌也消失不見。

夸父施展完招神令後,也催動了極星法杖的神力,跟炎帝一起壓制天殘和地缺趨靈咒的生成,四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在妖月澗內不斷的替換着,極其壯觀。

“月兮,我們也走吧。”當三大魔族護法都一一離去後,刑天看了看魔尊,接着回過頭準備帶着月兮也一同離去。就在刑天轉身之際,天際突然飛來一道綠光,落在了月兮額頭之上。同時月兮體內一道玄光飛出,那道玄光就那麼停在了魔尊身前。

渾天和魔尊見到綠光,異口同聲說道:“招神令……”兩人都是倍感詫異,而後又看向了魔尊身前的玄光,似乎很熟悉,但一時有看不出什麼倪端。在看寒霜,被綠光點中後,也沒有什麼異常,只是她意念之中的烈焰清火劍在其沒有召喚的情況下,自己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並且劍身之上燃燒這熊熊烈焰,似乎在召喚着什麼一般。

“師傅,咱們不會就這麼待在這裏一輩子吧!”茅山碧雲峯,雲天一行人找了一處平坦地面落下後,就一直在修身恢復靈力,可遊安剛那不安的性格,卻讓雲天得不到安寧,一個不停的說着。

雲天每次都只是無奈的搖搖頭,也不去回答,可安剛的自言自語似乎也很帶勁,不停的問這問那,一會是跟平夢去說,一會又是跟思樂去聊,讓大家都無法安心恢復。

雲天正在思索着接下來要怎麼辦,可天際突然閃現的三道綠光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雲天還沒來得及去施展防禦法咒之時,那三道綠光就已經分別落在了安剛、思樂和平夢的身上。與此同時,雲天一行六人體內,也飛出一道玄光,朝屍骨峯方向飛去。

雲天以爲那綠光是妖族的偷襲,連忙跑上前去詢問三人狀況,可從三人一臉平靜的樣子看來,又不像是受到了攻擊,而此時,思樂胸前戴着的那塊家傳飾物,也被斬拂成爲是神界法寶的玄天寶鏡突然大方光彩,自動從思樂胸前飛出,飛到了半空之中,那雪白的寒光不斷的朝四面八方散去,讓人疑惑萬分,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再看被綠光落到身上的慕雪和安剛,也遭遇了同樣的狀況,慕雪此時並未召喚隸虎,可就在綠光落下時,隸虎就出現在了慕雪身前,隸虎通體被一層青色風靈之力包裹。安剛則是在自己毫無意識下,自己意念空間內的尋龍神木盡數飛出,尋龍神木上的綠光大盛,似乎在自己排列成什麼,隨着神木漸漸排列,一條綠色青龍竟在那綠光消散後出現在了天空,在青龍身上,不斷有雪白的閃電在其身體上游動,十分霸氣。

“神令歸,四神回,五靈盛,萬物隨!”在這一切異象出現後,在不同的地方,被綠光落下的四人在相同的時刻,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四句話,而這時,屍骨峯上空的烈焰清火劍隨着烈焰暴漲,四方的火靈之氣不斷朝烈焰劍聚集,不消片刻,烈焰劍開始變化,隨着火靈之氣增多,烈焰劍慢慢的轉變形體,一隻通體火焰的巨鳥,出現在了屍骨峯上空。

“朱雀……”刑天見到巨鳥,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而碧雲峯上,在尋龍神木化爲青龍後,慕雪身前的隸虎也隨着身上的風靈之力催化,通體化爲了雪白之色,體型也有所增大,與之前相比,隸虎此時看上去要威嚴的多,並且體內具備了極大的風靈神力。思樂的玄天寶金則在水靈之力聚集之後,幻化成了一直巨大的玄龜,那無形中散發出來的水靈神力,也是讓人不敢小視。

見到三獸出現,雲天好奇的呼出:“這不是四大地神的神獸青龍、白虎和玄武嗎,它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四神歸位,速速前來妖月澗。”在萬里之外的妖月澗,炎帝感受到了四神的靈力,同時施展萬里傳音,呼叫四神。

而這時被綠光落中的四人,就如變了一個人一樣,全然不顧自己同伴的呼喚,飛身一躍,來到了出現的神獸身上,隨着四大地神神獸的神力激起巨大氣波,四人和神獸立刻消失不見。 “這是怎麼回事?”慕雪三人的突然消失,讓雲天大爲驚訝,雖然他在異象剛剛出現時,就立即施展自己的神識到三人身上,以便以外的發生,可最後三人還是毫無徵兆的就消失在了自己眼前,並且自己所施展的神識也被無辜的一股力量所排除消失,所以現在雲天根本就無法根據自己的神識去尋找三人的下落,遇到這樣的事情,雲天心急如焚,卻又找不到辦法,只能向平夢詢問。

平夢似乎也絲毫不瞭解是怎麼回事,無奈的向雲天搖了搖頭,又看向了屍骨峯,似乎在意識雲天剛纔自己身上無辜出現的玄光就是朝那邊而去,可以去那裏看看。

見到平夢的眼神,雲天也覺得有道理,但又想到平夢和天雪都還有傷在身,於是問道:“你二人傷未痊癒,要不你們繼續在此恢復靈力,我去屍骨峯看一看。”

平夢其實也想跟着雲天前去,可一想到自己去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而天雪也願意跟着平夢在此繼續恢復,所以雲天叮囑二人注意安全後,就飛身前往屍骨峯而去。

不到一會,雲天就來到了屍骨峯,見到渾天神獸的身影,雲天毫無顧慮的就落在了其身旁,也顧不上旁邊還有另一尊自己不認識的神獸和刑天就急忙問道:“渾天神獸,剛纔慕雪她們三人突然就驚現異象消失,不管我如何用神識去尋找,卻還是找不到她們的所在,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對於渾天和魔尊還有刑天而言,他們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怎麼回事,渾天神獸正準備回答雲天的問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卻從雲天身後傳來:“那是招神令,乃是神界召集重要神界中人的一個靈法。此法需要神界至尊炎帝的一道招神令方可施展,一般都是在危急時刻,用來傳喚在人界修煉論爲凡人時,將其凡人之軀的元神歸位,而從新歸其神法和元神,讓其借合適之人施展神法的一個咒法。”

聞聲雲天轉身,剛纔自己太過焦急,並未發現在不遠處竟還有一團淡淡玄光,此時轉頭一看,才發現,原來那是斬拂的元神。見到斬拂,雲天纔想起來當初在七界時,他讓自己一行七人在見到魔尊後,要聚合將其散落在七人身上的元神歸一去詢問自己心中的疑問。

雲天見到斬拂,連忙叩拜:“弟子云天參見斬爺爺。”

“好了,起來吧,無需多禮。”斬拂隔空伸手一託,雲天立即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將自己往上推,隨着力量的推動,雲天從地上站了起來。

將雲天托起後,斬拂轉過頭看向了魔尊,眼中流露出一絲悲切,一絲疑慮:“闢天,告訴老夫,當年之事,並非你所做,是與不是?”斬拂心中有着一種強烈的期望,希望魔尊真如自己所想的一樣,這樣也不枉自己幾萬年來對其的後託了。

魔尊淡淡的看着斬拂,往事升上心頭,幾萬年前的事,他早已不想去回想。

“屬下參見魔尊……”混沌初開之際,四界初成,萬物歸於平靜,沒有殺戮,沒有爭端,雖然一切都顯得很荒誕,可這份難得的平靜,卻也是世間少有。魔尊爲了四界的安寧,放棄了開天神獸而自願去通靈獸性未平的獸族,並將獸族一衆化爲了魔族。魔族本和人界生活在一起,就在天魔山,魔尊的棲息之處,一位長相清秀的白衣男子飛快的來到了魔尊大殿。

魔尊雖然統帥這獸族,但因獸族的獸性一直得到很好的壓制,並未作出任何擾亂人界之事,所以他一向都只是安心休養,沒有過多去管束魔族衆獸。見到男子前來,魔尊微微睜眼,顯得很閒散:“何事……”

男子似乎很焦急,大聲回道:“魔尊,出事了……”

對於出事一詞,在魔尊眼裏,最多的不過就是獸族之間的相互打鬥,誰又傷了誰之類的話題,所以並未太在意,還是很隨意的問道:“又是那個部衆在打鬥嗎?”

“魔尊,不是啊……我們獸族的狼族在一夜之間死傷無數,現在他們正在跟人族廝殺,你快前去看看吧!”男子見魔尊還是那麼毫不在意,心中不免多了幾分燥意,說話的聲音也隨之提升了不少。

“什麼……跟人族廝殺……”聽到男子說狼族與人族廝殺,魔尊頓時清醒,一臉驚訝的看着男子,似乎在詢問其是不是在瞎說。

男子臉色嚴肅,點頭回道:“沒錯,狼族一夜之間據說被人族之人殺害了半數,後來狼族部落的首領天狼便帶着餘下部衆,殺向了人族的部落,現在人族的華源部落正在力敵狼族的攻擊,你要再不去,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華源部落,那不是伏羲所管轄的部落嗎?快,隨我前去……”魔尊絲毫不敢在怠慢,起身後立即施展神法,朝出事之處疾馳而去,白衣男子也隨後跟上。

“住手……”片刻之間,魔尊和白衣男子就來到了千里之外的華源部落,此時整個部落裏,血流成河,死傷無數。見到這般慘景,魔尊怒生心頭,一聲大喝,隨即口中噴出一道耀眼金芒,朝地面急射而去。金芒落地,整個地面隨之劇烈搖晃,正在廝殺的那些人族和狼族紛紛被晃的左搖右擺,無法再戰。


見到魔尊前來,狼族首領天狼一聲大吼,那仰天長嘯傳到千米之外,狼族部衆聽到天狼長嘯,紛紛快速朝其身旁疾奔而去。當狼族全都集合後,天狼才從狼羣之中走出,對魔尊叩拜,但叩拜之餘,卻也說出來他爲何會來殺戮人族的原因:“屬下拜見魔尊。魔尊,還望你爲屬下做主,人族貪婪成性,爲了自身利益,竟指派他們人族的獵人屠殺我狼族部落,一夜之間殘殺我狼族部衆半數,並狠心剝皮拆骨,其作爲實在是讓屬下不得不狠下殺心……”

“有這等事……”魔尊慢慢的落到地面,雙眼望着對面殺紅了眼的人族部落。

“魔尊,據屬下查探,確有此事,人族的華源部落許多獵人見狼族皮毛珍貴,就起來貪婪之心,趁着夜幕在狼族出沒之地設下陷阱捕殺狼族部落。”在一旁的白衣男子見魔尊有所不信,連忙回報了自己查探的事實。

“豈有此理,竟有此等之事,白靈,你速速去華夏部落將此事報給人王伏羲,並讓其來我天魔山協商此事解決之道。天狼,如今事已至此,我命你立即帶狼族部落返回狼月谷,不得再與人族發生衝突,對於人族殘殺我魔族部落一事,待我與人王伏羲商討之後,自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魔尊橫全兩方利益,考慮到四界的安寧,立即就下達了命令,以免兩方在其戰事。

白衣男子白靈聽令後,立即朝華夏部落飛身而去,而天狼雖然心有不甘,但對於魔尊指令也是不得不服,只能帶領狼族部落返回了狼月谷中。見兩方戰事平息後,魔尊雙腳朝地面猛地一蹬,整個地面開始出現無數的裂縫,一會後,地面不斷的顛覆,將那些地面上的屍體紛紛買度地底之後,地面又重新恢復了平整。

做完這一切,魔尊再次狠狠的瞪了一眼華源部落的人族衆人,無奈長嘆一聲後就騰空而起,朝天魔山飛去。

夕陽西下,人族華源部落的首領斬月手握一把玉杖,眼中晃盪着不安神色,因爲他在害怕,害怕人王伏羲的到來,他知道,自己這一次所做之事,確實是自己部落的不對,才挑起了這一場戰役。如果讓人王知道了此時,恐怕到時候自己就要成爲衆矢之的,依照伏羲的性格,自己恐怕必死無疑。

在死亡面前,沒有人不害怕,每一個面臨死亡的人,都會想到絕處逢生,並且會不折手段的去做這件事。斬月望着散去的魔族,突然眼中閃現一股殺氣,對身旁的部下說道:“吩咐下去,叫不部落所有獵人和戰事準備好自己最鋒利的武器,今日月起之時,我們再去擊殺狼族部落!”

隨着最後一絲陽光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人族華源部落盡數回到了自己的部落之中,而此時的華源部落卻沒有隨着夜色降臨而安歇,他們全數人員都在準備着,準備着夜間的這一場廝殺大戰……

【向大家推薦一本新書《茅山奇術》,17K臥筆作品,是茅山派中比較現實的作品,並且具有很多實用易懂的茅山法咒,讓大家不僅可以讀爽文,更能學習真正的茅山法咒。】 “白靈,你不是在魔尊身邊嗎,爲何跑來我這?”白靈本來是人族的一個術士,有着極高的修煉天賦,並懂得衆多的法訣法咒,在四界初成之時,因爲人魔同處一處,他憑藉自己的強大修爲,拯救了許多的人和獸,爲了更加牢固人魔之間的關係,同時爲了馴化魔族獸類的獸性,使魔族衆部落更加擁有平和之氣,人王伏羲便指派了這位人族高人前去魔族,當了魔族的第一任護法。在白靈去到魔族後,伏羲與他快三百年未見了,此時見到白靈前來,不免有些詫異。

白靈見到伏羲後,先行禮叩拜:“人王,屬下前來有要事相告。”

“何事你說。”伏羲從自己座位上起身,來到了白靈身前將其扶起。

白靈起初本還有些猶豫要不要說,可想了想事態的嚴重,最後還是將一切說了出來,伏羲聽完後,當即大怒:“你說什麼,斬月的部落竟然做出這種事,豈有此理。不必說了,我立即與你一同前去天魔山,走!”

夜幕落在了天魔山,一輪明月緩緩升起,照亮了整個魔界地域,魔尊在大殿內來回的走動,心中思索着事件的解決之道,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白靈的聲音:“魔尊,屬下奉命領人王伏羲前來。”

見到伏羲前來,魔尊連忙上前迎接:“你可算是來了,快坐。”

天魔山的魔尊大殿內並未設立座位,伏羲也很隨意,就直接坐在了一塊石頭之上,接着兩人便開始協商時間的解決之道。

魔尊與伏羲在經過商量後,一致同意以重罰華源部落的首領斬月,以平息魔族狼族部落的怒氣。達成協議後,兩人決定第二天天一亮,便前往華源部落興師問罪。

狼月谷裏,天狼向自己部落狼羣下達指令不可再去生事,並嚴令禁止今夜所有狼羣不得離開狼月谷半步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安歇之處靜靜的躺下休息。一天的戰役,讓狼族的狼羣都倍感疲憊,雖然他們都是怒火心頭,可誰都不願意去違抗魔尊的旨意。明月升起,狼族的狼羣紛紛跑上狼月谷的山峯之上,一聲聲仰天長嘯,似乎在表達着自己對同伴不幸的哀傷之意,讓人聽來心生悲涼。

狼月谷不遠處的一座小山上,一羣黑影正在快速的朝狼月谷移動着,並在一路之上擺放着陷阱,藉着月色一看,斬月一人當先,手中握着一柄寒氣逼人的彎刀,正帶領着部落的戰士和獵人藉着夜幕在行動。

“華亭,你帶領所有戰士,從狼月谷後山的那道密道衝上去,我帶獵人在他們前山唯一的出口佈下陷阱,到時候將狼族一網打盡。”斬月邊走邊向身旁一名身強力壯的戰士下達命令。

華亭接到指令後,立即朝所有戰士細聲傳達,一會後,所有戰士在華亭的帶領下悄然朝狼月谷後山疾奔而去。

“你看,那是什麼?”狼月谷山峯之上,狼羣在長嘯之後,逐一散去,只有狼族部落的血骨和血金兩大長老一直留在上面,相互傾訴着這一天的不快,夜幕中,正在聊心事的血骨突然見到後山上有一些晃動的身影,連忙向身旁的血金求證。

血金向血骨所說之處看去,夜幕裏很安靜,除了夜風吹過將那林間的樹葉吹的沙沙作響外,再無其他。看了看血骨,血金有些自嘲的說道:“這一天太累了,可能出現幻覺了,哎……”

見血金這麼說,血骨也就不再去在意,只當是自己看錯了,接着兩人緩緩的向山下的狼穴走去。

“首領,不好了,後山上突然衝上來了一羣人類,手裏全都拿着鋒利的武器……”狼族部落,一匹負責夜間巡視的狼突然跑到了天狼的居穴外大聲回報自己遇到的突發情況。

天狼聽到後,飛速衝出自己的巢穴,不假思索的向巡視狼說道:“肯定是白天那羣人類前來尋仇了,他們必定是有備而來,如果硬拼肯定對我們不利,立即傳令下去,所有狼族的狼羣快速離開這裏,從狼月谷出口朝虎族部落去避難,快……”

巡視的狼匹接令後,飛速前去傳達指令,同時,天狼一聲長嘯,發出了避難警報,不出一會,狼族所有的狼羣紛紛快速朝山下疾奔而去。見到狼族部落的所有狼羣都離開後,天狼纔跟着最後,飛度的朝山下的出口奔去。

“做好準備,我們將他們一網打盡……”在山下的斬月聽到狼族的吼聲和長嘯後,判定是華亭已經成功進入了狼營,不然狼羣不會那麼慌亂的長嘯,而且從遠處可以聽到衆多的腳步聲正在朝自己這邊奔來,斬月現在就只等着狼羣落入自己的陷阱了。

“嗷……”夜幕裏,一聲痛苦的吼叫之聲,讓原本就顯得慌亂的夜幕更加嘈雜,接着,不斷的有狼羣的慘叫之聲傳來。

跑在後面的天狼聽到前方的狼羣傳來的痛苦慘叫之聲不絕於耳,不安之意涌上心頭,當他再往前疾奔了一段後,暮然發現狼羣裏的部衆全都停步不前,有些狼還在快速的往回路疾奔。

天狼快速的跑向一頭往回疾奔的狼身旁大聲問道:“怎麼回事,怎麼全都停在那了!”

“首領,我們的同伴……又死傷一半,現在狼羣得以保存性命的,恐怕爲數不多了!”被天狼攔住的那頭狼在說完後,用悲涼的雙眼看着天狼,似乎在等待着他拿主意。

天狼聽完後,極快的向前跑去,當來到狼犬停滯不前處時,眼前的景象差點讓其崩潰。在一個深坑之中,埋放着許多的尖銳竹竿,那些正在疾奔向前不知有陷阱的狼羣就這麼毫不知情的落入了深坑之中,被那些尖銳的竹竿活活刺死,鮮血不斷的從死去的狼匹身上噴射而出,此時對於血腥之氣極其喜好的狼羣,竟也不忍去見到那鮮紅的血液。

“嗷……”見到這一幕,天狼發瘋般長嘯起來,其餘活着的狼羣,也跟着他的長嘯而相互吼叫,夜幕裏,狼羣的嚎叫聲穿破叢林,衝上雲霄,那動盪不安的吼聲中,帶着悲涼,帶着悲痛,而最多的,卻是恨意和殺意,無限的恨意和殺意……

“機會來了,所有獵人準備好自己的標槍,待我下令後,所有人一起投出,誓要一舉將狼族消滅!”看到悲切的狼羣都在仰天長嘯,失去了防守的意識,斬月看準了這個機會,準備一舉將狼族屠殺殆盡。

隨着斬月一聲令下,所有藏身陷阱兩側的獵人手中的標槍一應而出,一隻、兩隻……沒有了防守意識的狼羣,遇到這密集的標槍雨,全都葬身在標槍之下,天狼雖然憑藉敏銳的行動,躲過了一隻只尖銳的標槍,但身上還是有不少地方被擦傷,鮮血正不斷的從其身上流出,染紅了它那一身雪白色的毛髮。

“人族,我天狼誓要將你們碎屍萬段……”終於,天狼還是沒能躲過獵人的攻擊,一直標槍無情的插入了他的後腿之中,在沒有了靈活的閃動後,天狼只能等待死亡的來臨,可他眼中的殺意心中的怒意,卻沒有讓他放棄,在面臨死亡之時,他立下了毒誓……

在人族的攻擊之下,最後一頭狼也陷入了死亡之中,華源部落的斬月來到了死去的天狼身前,一臉高傲和得意,慢慢的,他舉起了手中的彎刀,一刀揮下,天狼的頭與身體一分爲二。華源將天狼的狼頭拾起,高高的舉過頭頂,炫耀着自己的戰績,他絲毫沒有爲自己犯下這不可彌補的過錯而感到心存不安,他絲毫不知道,這時,在被狼族血液沁透的叢林裏,一股極強的魔靈之力正在聚集,地面上的血液也正在飛速的消失不見……

【向大家推薦一本新書《茅山奇術》,17K臥筆作品,是茅山派中比較現實的作品,並且具有很多實用易懂的茅山法咒,讓大家不僅可以讀爽文,更能學習真正的茅山法咒。】 “怎麼了,魔尊……”魔尊大殿,正在暢聊的伏羲見到魔尊突然眉心緊鎖,神色焦急,不知何故,連忙詢問。

魔尊一臉焦急神色,也顧不上回答伏羲的疑問,大聲呼道:“白靈,你快去狼月谷巡視一番,我感覺到那附近有一股極強的魔靈之力正在衍生,你去看看那裏到底發生了何事。”魔尊身爲魔族統帥,對於魔靈之氣有着極強的感應力,剛纔他就是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魔氣,纔會那麼焦急的,因爲魔靈之氣的衍生,並非是易事,除非是有極大的怨氣聚集在一起,並極快的發生了轉變後,纔會出現魔靈之氣,而這種情況如果出現,那就必然是有不好的事發生,所以,魔尊纔會那麼焦急。

伏羲聽聞有魔靈之氣衍生,也大感詫異,他連忙發動自己的神識,去感應着人族的一切,恍然一道血光閃過他的腦海,從自己的神識之中,一個熟悉的面孔手中舉着一個被鮮血染紅的狼頭正在炫耀,這樣的畫面,讓伏羲萬分驚訝氣憤至極。


不出半刻,白靈就飛速回到了魔尊大殿神色慌張的向魔尊回報:“大事不好,魔尊,人王,華源部落與狼族部落在夜裏又起了戰事,如今狼族部落已經盡數被屠滅,就連狼族首領天狼也慘遭身首異處……那景象……”

“不要說了,我們立即前往魔靈之氣衍生之處,如今那魔氣越來越重,天色也異象蘋蘋,恐怕會出大事了。”不等白靈說完,魔尊就打斷了他的彙報,並當先起身快速的朝狼月谷而去。

“人王……”見到伏羲臉上憤怒的表情,白靈心知他此時在想什麼,見魔尊已經前去,他又轉身意識伏羲。

伏羲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也飛身而起,追着魔尊而去,白靈跟在最後,也向狼月谷飛去。

當魔尊一行三人來到出事之處時,眼前的景象讓他震驚不已,整個狼月谷的山路之上,幾乎全都被鮮紅的血液所染,狼族所有的狼羣,全都被屠殺,天狼更是連狼首都消失不見,魔尊一向都是很平和之人,可此時,他的臉上,卻露出了殺意。

伏羲見到這般慘景,也是震怒萬分,他來不及跟魔尊道別,就立即朝華源部落而去,因爲他剛纔在魔尊大殿裏,就已經感受到了這慘景的締造者是誰。

狼月谷的魔靈之氣還在衍生,同時不斷的向天狼那無首的身軀之上聚集,地上的鮮血也還在不斷朝其屍體靠攏。魔尊一眼就看出了這異象,這是魔化,天狼的怨氣在他死之前,將其靈魂徹底魔渡了,讓其死時擁有了魔元,體內在片刻就結成了魔丹,所以在死後,其元神並未湮滅,如今的異象,就是他的元神在吸收怨氣和血腥之氣,讓其魔元更加強化。

這股魔靈之氣極其強烈,如果天狼被魔渡的元神吸收了足夠的怨氣和血氣,就會魔化重生,並徹底轉化爲魔體,得不死之身和強大的魔力。

魔尊知道,如果獸族衍化成魔體後,將會產生什麼結果。他內心想要去阻止,可是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又不忍心阻止繼續魔化的天狼。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華源部落種下的禍根,那這一切就應該讓他們來償還,天狼到最後都是聽令與自己,纔會得以這樣的慘禍,說起來,這一切似乎還跟自己脫不了干係。魔尊內心在掙扎着,在思索着,他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就在此時,天際北方的一個極其明亮的星,從天而降一道白光,正好將天狼屍體籠罩其中,接着天生異象,原本明月閃亮的天際,突然風雨大作,漫天的紫色魔氣,向狼月谷的上空沉沉壓下,隨着一聲仰天長嘯的狼嚎聲響起,天狼的屍體慢慢的隨着那道白光升起,飛入了漫天的紫氣之中。

“魔尊,你難道真的準備讓天狼魔化嗎?”白靈見此異象,心中萬分焦急,他前來魔族的目的,就是爲了訓話獸族的獸性,讓人獸之間更加和陸的生活在一處。可如果獸族之中,出現了魔體,那到時候所衍生出來的不平衡,就註定會讓人魔之間產生殺戮。,所以他迫切的希望魔尊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魔尊還是很猶豫要不要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因爲他實在狠不下心,將天狼的元神徹底毀滅,讓其永世不得超生。而這時,白靈已經顧不得那麼多,飛身遁入了紫氣之中,施展強大的咒法,不斷的去攻擊這天狼的屍體和元神,可這一切,卻在紫氣之中的一道雪白閃電下化爲泡影。他遁入紫氣中後,施展了護體法咒和神法之力去阻止天狼魔化,可紫氣之中的一道閃電,卻直接穿破了他的護體法咒,將其元神擊潰,法力盡失,直接向地面落去。

魔尊見到白靈受到重創,才意識到事態嚴重,他接住下落的白靈後,卻發現白靈已經幾近死亡,在最後的時刻,白靈還力勸魔尊阻止天狼魔化。


最終白靈還是躲不過死亡的陰影,白靈的元神被那道閃電擊中後,已經幾乎湮滅,所以魔尊雖然有心去救,卻也因其元神毀滅而無從入手了。白靈死後,魔尊不再猶豫,立即施展了自己的魔法去阻止天狼魔化,可此時他這麼做,卻已經來不及了。天狼在吸收了足夠的怨氣和血氣後,又被星極之光照射,得到了神光護體,加上其元神已經魔化,所以加快了其重生的速度。在魔尊施展魔法之時,天狼已經獲得了不死的魔體和元神,並躲過了魔尊的魔法束縛,逃離了狼月谷上空,急速飛往了華源部落。

天狼成魔,並得到了星極之光的渡化,又在魔靈之氣的魔渡中重生,等同是得到了神魔之體,雖然其本身還沒有具備神靈之力,但他的身軀,卻已經具備了神體,只是他無法施展神法而已。即便如此,天狼也已經成爲了一個魔渡使者,其本體的魔化之氣,就可以直接將所有的獸族轉化爲魔,擁有魔體,如果天狼要是利用自己的魔化之功去將所有獸族魔化,那到時候恐怕整個人界就要滅亡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