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乃軒放下打給李敏的電話,安靜的坐了一會,這個時候,祕書從外面接進了電話,說是李恆沉來了。

“我靠,你終於從美國回來了!”李恆沉和何乃軒比較熟悉,推開門,他大大咧咧的進了何乃軒的辦公室,坐到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茶水。“怎麼有時間過來了?”何乃軒笑着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走了過來,也坐到一旁的沙發笑着問了起來。李恆沉點了一支菸,沒有回答,只是問道:“去美國,碰見什麼好看的妞沒有?”蜜戰99天:高

“我靠,你終於從美國回來了!”

李恆沉和何乃軒比較熟悉,推開門,他大大咧咧的進了何乃軒的辦公室,坐到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茶水。

“怎麼有時間過來了?”

何乃軒笑着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走了過來,也坐到一旁的沙發笑着問了起來。

李恆沉點了一支菸,沒有回答,只是問道:“去美國,碰見什麼好看的妞沒有?”

蜜戰99天:高冷帝少太危險 沒有!”

“切!”

“對了,聽說你要收省裏的那個籃球隊啊?”

李恆沉轉移話題的能力真快,何乃軒點了點頭,這件事情沒有必要隱瞞,李恆沉頓時狠狠吸了一口罵道:“錢多的啊。”

何乃軒還是笑着,一動不動的看着李恆沉說道:“有事就說,別這個德性!”

李恆沉哈哈一笑,收起玩笑的樣子,變得有些嚴肅的說道:“有個大利潤幹不幹?”

“哪行?”

何乃軒瞅了李恆沉一眼,擡起眼皮問道。

“煤!” 提起山西,很多人想起的就是煤炭,而山西其他的文化卻一直被忽略了。

沒辦法誰讓山西的煤多,煤多!所以煤老闆也多,煤老闆的身價最少都在上億徘徊。

李恆沉打煤炭的主意?何乃軒覺得很奇怪,他不是奇怪李恆沉怎麼打起了煤炭的主意,他也一直有參與煤炭一腳的想法,他覺得奇怪想不通的是李恆沉他們家族是晉原本地的大戶!之前難道沒有家族煤礦嗎?

對於這個問題,何乃軒和李恆沉熟悉了,也不怕尷尬,他直接了當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有。”

李恆沉似乎早就想到何乃軒會問出這個問題,也沒有猶豫的回答道,不過他還不等辦公桌後的何乃軒說什麼,又繼續說道:“我們家族有,但是我沒有啊!”

“我爸給了我幾個錢讓我幹筆大的,你也知道我們家老頭子病重現在,我爸想當這個話事人,身爲他的兒子,我也得做出點事情吧!”

李恆沉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眨也不眨,並不像編的謊話,的確李恆沉的老爺子病重了,何乃軒當時還說去看看,不過後來聽說老爺子脾氣怪不接見任何人,想到自己一個小公司老闆的身份就沒去。

現在聽李恆沉這樣說,確實有這樣的一點意思啊,看來不是騙人的! [綜漫]一個系統的追番之路 :“可以啊,只是這煤礦怎麼弄啊,你有地方了?”

之前和李恆沉合作的運動館算是火爆無比,李恆沉現在有了這麼一個大現金提款機,嚐到了好處,所以這次這次又想找何乃軒合作。

要知道上次運動館的建議就是何乃軒出的,還有在經濟危機中,何乃軒給他們提了醒,雖然他們都沒有聽,但是他們也都想的出何乃軒最後賺的有多麼大!


在李恆沉的眼中, 起起伏伏人生路

“山西的煤礦,都可是由資深的老闆佔着,就算你和我用你們家族的名頭也拿不下啊!”

何乃軒說出的這句話是實話,李恆沉嘿嘿一笑,接着說道:“我知道啊,我這不是來找你了嘛!”

“……”

何乃軒差點吐血而亡,敢情李恆沉是把他當財神爺了,找他來出主意了。

不過,李恆沉出現的還真是個時候,何乃軒歪着腦袋問了一句:“你老頭子給了你多少發展資金?”

李恆沉想了一下就用手比劃了一個數字,看到他比劃的這個數字,何乃軒含在嘴裏的水差點一口水噴在他的臉上,自己辛辛苦苦籌劃了那麼好幾年,纔有了那麼多資金,可是人家倒好,老子隨便給點就比上自己了,人比人氣死人啊!

“怎麼樣?怎麼樣?”

李恆沉有點着急的問道,何乃軒真想給他一巴掌,怎麼樣你妹啊,能怎麼樣啊。

何乃軒摸了摸青色鬍子渣的下巴,煤炭!山西的煤炭並不好賺,也不好插手,不過並不代表別的地方啊!比如說……鄂爾多斯!

鄂爾多斯的煤炭的儲存量比起山西可是差不了多少啊,而且此刻鄂爾多斯好多地方好沒有開採呢!

……

何乃軒回到家的時候,家裏人都在,何乃軒這才知道明天是老爺子的生日,老爺子剛剛出院,大家就商議着過個生日,衝個喜氣!

家裏的親戚都來了,何乃軒的大伯二伯,還有大哥,何仁西他們也都到了。

本來是要去飯店的,可是老爺子身體剛好,不能四處奔波,所以大夥一合計不如就在大唐御景裏面過了。

何乃軒到別墅門口的時候,何必勝還有何仁西以及大姐夫陳訊還有幾個親戚正在那裏打着撲克牌。

家裏剩下年輕女人都去了廚房,看孩子,長輩都坐着陪老爺子聊天呢。

今天來的人特別多,女的這邊除了大伯家女兒何必紅,何必芳,二伯家二哥媳婦範笑,二姐何仁靜之外,還有陳訊的妹妹陳肖。

這都不是主要的,這些都是何乃軒熟悉的人,除了這些人還有許多人來了,老爺子兄弟四個,一個據說當年是國民黨,內戰的時候去了美國,這麼多年一直沒消息,估計不在人世了。

剩下兩個,一個已經離開人世了,膝下有兩子一女,不經常和何乃軒這邊聯繫,人家是公務員,不過這次也來了。

而另一個老爺子還在人世,膝下有六子兩女,不過長子因爲意外不在人世了,這次來晉原這個老爺子因爲身體情況沒來,不過五個兒子,兩個女兒都來了,還有一羣小輩。

何乃軒的輩分挺大的,一大羣人都要叫叔叔,何乃軒爺爺輩分排老三,還在人世的那個老爺子是何乃軒四爺爺,去臺灣的是二爺爺。

何家所有人都知道何乃軒他們家富了,可是卻不知道有多富,不過見到這小別墅之後他們都心裏有點數目了,畢竟混得最好的大爺爺家的幾個公務員兒子女兒都沒有這樣的房子,別說別墅了!一百多坪的房子他們都沒有。

別墅裏到處都是人,平日裏冷清的別墅此刻顯得如此的熱鬧,就連二樓都是小孩子們在胡鬧。

何乃軒的瑪莎拉蒂總裁到了別墅門口的時候,第一眼就被別墅門口胡鬧的兩個熊孩子發現了。

一個流着鼻涕虎頭虎腦的六歲左右男孩看到瑪莎拉蒂總裁之後,急忙跑回了大廳,拉了拉坐在沙發旁一個大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喊道:“爸爸,爸爸!”

中年人正在炸金華,剛輸了錢正煩着呢,頓時有點火氣的說道:“幹嘛,一邊去,找你媽去。”

“爸爸,外面有一個好看的大車來了!”

聽到男孩的話,中年人剛想呵斥兩聲,同樣的炸金華的陳訊突然來了一句:“是不是乃軒回來了?”

“呼啦!”

聽見這句話,圍在一圈打牌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何必勝快步湊到門口一看,果然是何乃軒回來了。

小輩這邊有動靜,長輩那邊都看見了,無論是何乃軒的堂叔們,還是伯伯們都看向了門口,何媽知道肯定是自己兒子回來了,她笑着說道:“沒事,應該是乃軒回來了。”

何乃軒剛剛在瑪莎拉蒂總裁後座,並沒有看到打報告的男孩,他下了車,讓穆林開車回去,明早來接他,還沒說完,他就看到門口何必勝,何仁西他們幾個人走了出來。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人?何乃軒又交待了幾句,就朝着門口而去。

“乃軒,聽三媽說你去國外了,啥時候回來的?”

何仁西這段時間都在這裏住着,何乃軒出國的事情,他是聽說的,所以何乃軒聽他這樣說並不奇怪。

“昨天剛回來!”

何乃軒笑着回答道,然後掃了一眼,發現門口那裏有好多人影閃爍,頓時有點奇怪。

何必勝看何乃軒的眼神,就知道他肯定不知道老爺子生日這回事,頓時解釋的說道:“老爺子這不是出院了嗎?剛好明天又是生日,大夥商議人多點衝個喜,所以大爺爺,四爺爺的叔叔他們都來了。三媽說怕你回不來了,就沒給你說,怕耽誤你工作……”

上輩子絕對沒有這麼一個場景,何乃軒默默的想道,不過他並沒有任何不悅,一個人強那不叫強,一個家族強那才叫強,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嘛!該幫的就得幫!

說實話,這麼熱鬧的場面何乃軒也只在四爺爺過大壽的時候見過,沒想到這一世自己爺爺會有這麼一天,老爺子一定很開心。

“走,進去說。”

何乃軒笑着點了點頭,他今天去公司視察了,穿着一身西裝,十分的有氣派,還沒來得及換衣服,儼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


被何必勝何仁西幾個人圍着的何乃軒走進大廳的那瞬間,大廳裏所有人的聲音都消失了,有點很靜的感覺。

“乃軒回來了!”

“小軒回來了!”

隨後,各個長輩的問候聲開始絡繹不絕的響起,何爸何媽微笑着看着這一切一句話也不說,他們對視了一眼,自豪之氣頓時升起,嗯!被衆人衆星拱月圍着的是自己的兒子!

何乃軒也沒有盛氣凌人的樣子,而是一直掛着微笑的和衆人打着招呼,然後專門過來和老爺子問聲好,然後去了樓上換衣服。

此刻,廚房裏,還有客廳裏一些帶孩子的女人紛紛開始不約而同的耳鐵耳交流着。

“那就是堂弟乃軒,果然是一表人才。”

“那是!聽人說,還在報紙和咱們山西電視臺見過乃軒出現呢。”

“乃軒今年才20吧!就這麼有出息!”

“就是,哎,也不知道有對象沒!”

“咋啦,你想給乃軒做媒啊?”

“算了,人家那眼光肯定高着呢!”

“哎,你那妹妹就挺漂亮的,你要是不讓你妹妹見,我讓我二爸家女兒上了。”

這個時候,何乃軒換好衣服下樓了。 什麼是衆星拱月?何乃軒今生算是知道了,何家人現在的所有人都把他當做主心骨,當做何家未來這座帆船的頂樑柱。

何乃軒下樓之後,在各位長輩面前坐下,非常自然的陪各位長輩聊着天。而年輕的一輩在一旁繼續打着牌,不過卻沒有人認真的玩了,大家都是用着眼角看着何乃軒什麼時候會過來。

陪過長輩,何乃軒肯定是要和自己平輩這些平日裏很少見面的親戚聊天的。

何乃軒的堂弟不少,堂哥也不少,四爺爺家的六個兒子,兩個姑姑裏面,何乃軒就有四個堂姐,四個堂哥,五個堂弟,堂弟最大的十幾歲,最小的是五歲。

看見何乃軒過來,何仁西騰了個位置給他,然後坐到了一旁,大家都在玩炸金華,何乃軒對這個也會,他也要求拿了一道牌,說是掙點零花錢,讓一衆人哈哈大笑。

這一玩就到吃飯了,差不多得有半個小時,何乃軒本來是想要隨便娛樂一下輸點錢的,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太好了,他接的牌不是花子就是金鍊子,甚至還有一個k炮。


贏了差不多得有二百多塊錢,何乃軒有點無語了,他退回去的話,大家肯定不要,弄得肯定也有點尷尬,他想了一下,就笑着對玩牌的幾個堂兄弟說道:“幾個哥哥!贏得錢,我坐莊,過幾天請你們吃個飯。”

和何乃軒吃飯,這是何仁西,何必勝他們心中早就有的想法,在他們看來,何乃軒現在富了,起來了,肯定是要拉他們一把的,多套套近乎比較好。

對於家族,何乃軒肯定是要拉一把的,不過並不是現在,也不是讓他們進公司。

吃飯的時候,因爲家裏邊人太多,分了好幾桌,何乃軒沒坐主桌,和何仁西他們坐在一起隨便吃了點。

可能是自己最尊敬的老爺子生日,也可能是今天心情不錯,何乃軒多喝了兩杯,甚至還和何仁西劃了幾下拳。

飯快吃完的,何乃軒去樓上上廁所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他有兩個手機,一個是工作的,另一個是隻有寢室兄弟李敏幾個人知道的號碼。

響的是第二個手機,他拿出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不過來電顯示倒是提醒是晉原的,他想了一下接了起來。

“喂?”

剛接起電話,何乃軒就聽見電話那邊特別吵,似乎是在酒吧ktv裏面。

“乃軒,我們在酒吧出事了!”

何乃軒剛想掛掉電話,可是還沒等他有所動作,就聽到一聲很大的聲音,是老大鄭旭凱的電話。

“你們在哪呢?”

“麗麗戴薇斯酒吧!”


Newer Post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