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風了,羽毛飄飛!

羽毛狂舞飄擺!打雷了!千萬只蝙蝠垂死哀叫!!閃電了!秦蕭拳風橫掃,電閃雷鳴!!!……殺殺殺!!天昏地暗,一片腥風血雨,一片鬼哭狼嚎,蝙蝠大軍前仆後繼,一個個被秦蕭擊落!…………………………“滅你一族!!”殺殺殺!!!!啪啪啪啪!!!也許過去了一個時辰,也許過去了半天,也許過去了一天一夜,秦蕭也不知

羽毛狂舞飄擺!

打雷了!

千萬只蝙蝠垂死哀叫!!

閃電了!

秦蕭拳風橫掃,電閃雷鳴!!!

……

殺殺殺!!

天昏地暗,一片腥風血雨,一片鬼哭狼嚎,蝙蝠大軍前仆後繼,一個個被秦蕭擊落!



…………………………

“滅你一族!!”

殺殺殺!!!!啪啪啪啪!!!

也許過去了一個時辰,也許過去了半天,也許過去了一天一夜,秦蕭也不知道到底過去了多久……

當最後一支蝙蝠被秦蕭殺死的時候,地上已經堆起了一座高山,高山之下,血流成河,秦蕭筋疲力盡,氣若游絲,撲到在了死屍堆上,撲到在了‘山頂’之上— 啪嗒——

森林中,一滴雨水滴落,秦蕭緩緩醒來。

“艹,不知道睡了多久!”

秦蕭從蝙蝠屍體上爬起來,五行之樹爲他重新補充了氣源,戰鬥中消耗的真氣又恢復充盈了。

“這個蝙蝠家族真不經打,我一口氣竟然消滅了這麼多!不行,我要趕緊把那些高等級的蝙蝠屍體找出來!”

秦蕭從山一樣高的屍堆上面翻下來,抱起一根折斷的大樹,攪動起來,不停地攪動那個屍堆,終於找到了那兩隻五級蝙蝠精的屍體。

挖出它們的晶核,秦蕭就要返回古堡,送給小金雕,卻不料剛邁出幾步,森林中又起了變化,一陣陰風襲來,好冷!

嘎吱嘎吱——

翅膀扇動的聲音!

由於剛纔那場打鬥,這附近已經沒有什麼靈獸出現了,這是什麼東西發出的聲音呢?秦蕭擡頭遠望,遠遠地看到了兩個黑點,像蒼蠅一般大的黑點。

還沒來得及看第二眼,蒼蠅就變成了飛蛾、飛蛾變成了麻雀、麻雀變成大鷹、大鷹變成了眼前的巨大蝙蝠!

突突——

就這麼快,兩隻超級大的蝙蝠精飛了過來!

這兩隻蝙蝠精看樣子有六級的樣子!它們也許纔是秦蕭打死的那一萬隻蝙蝠的老祖宗。

和那些低級蝙蝠精相比,它們的臉型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臉不再是老鼠的模樣,而是像兩個蒼老的人一樣。

來到秦蕭面前,兩隻大蝙蝠頓在空中,看着地上死去的萬小蝙蝠,看着那堆成山的屍體,老蝙蝠精流出了淚。

吱吱吱吱——

一聲悲愴的撕叫後,六級大蝙蝠精猛衝了過來,巨大的翅膀擺動、帶起陣陣旋風,秦蕭差一點沒被那股勁風吹走。

秦蕭看到,它們的眼珠子都已經爆出來了,憤怒的爆出來了!赤紅的眼珠上掛着的彷彿不是淚,而是血。

血淚。

秦蕭知道這一戰凶多吉少,六級蝙蝠精的威力是駭人的,毀滅力遠遠超過那一萬隻低級蝙蝠精,它們完全可以和一個‘形氣’境界的高手相比。

巨翅一扇——呼呼呼——

隨着它的扇動,一個翅膀的圖案在秦蕭面前出現了,一個由真氣凝結而成的翅膀出現了!

“凝氣成兵?”

秦蕭低叫一聲,這兩個兩傢伙能凝出‘氣兵’了?

巨大的真氣翅膀扇來,像一扇門板一樣巨大。

另一老蝙蝠精也扇出來一隻真氣翅膀,兩個真氣翅膀像夾子一樣,從秦蕭身體的兩側夾了過來。

真想不到,原來魔獸也能跟人一樣,凝練出真氣兵刃。

砰!!!

兩隻真氣翅膀把秦蕭夾住了,秦蕭受到了猛烈的撞擊,人似乎要被擠扁了一樣。

真氣翅膀上的羽毛,像一把把小鋼刀,刺到身上,鑽心的疼痛。

億萬寶寶:媽咪我娶你 ,兩個老蝙蝠精你看我、我看你,感到不可思議,以我們這麼高的修爲,合力竟然弄不死一個小毛娃娃!

蝙蝠老妖暗暗加勁,真氣翅膀重新霸道起來!

兩個翅膀漸漸圍攏,將秦蕭包裹,秦蕭整個身體都被擠壓着,彷彿馬上就要被擠成了肉泥。

這個時候,五行之樹在秦蕭體內生長出的枝幹,像新生的骨骼一樣,支撐起了秦蕭那近乎散架的身軀。

五行之樹上的每一片葉子都呼呼的冒着真氣,秦蕭被擠扁的身軀慢慢膨脹起來,飽滿起來……

這個真氣的存儲量,完全達到了‘形氣’的標準,秦蕭暗暗將真氣凝練,一把小刀的輪廓在秦蕭的腦海裏閃現而出!

十分短小的一把匕首,但它是用真氣凝練出來的!

我要射出去,射出去!

把這個小刀射出去!

錚錚——


炫亮的真氣刀從秦蕭體**出,唰唰——真氣刀飛旋狂舞,切割着體外的真氣翅膀。

轉瞬間,真氣翅膀被小刀絞碎,爆炸開來。

砰砰——

‘氣兵’爆炸,絢爛如煙花。

但這並不好玩,這很恐怖!

這種實質化的真氣兵刃爆炸,發出的能力是驚人的,地震一般,地上頓時炸出一個五尺深的大坑,地面一片龜裂。

秦蕭離得最近,炸的滿嘴流血,站立不穩。而一旁的兩個蝙蝠老妖傷的也不輕,相互攙扶着落地了。

它們驚詫不已,一隻老妖對另一隻老妖說道:“這個小雜毛好像瞬間突破了,實力跟我們不相上下啊!而且他的氣源很純潔、真氣的品質很高,今天我們很難勝過他啊!”

另一隻老妖不肯放過秦蕭,冷聲道:“你放心,不用怕!我們二對一絕對能贏得了他!”

秦蕭暗自收起那把鋒利的‘氣刀’,將真氣重新分解在‘氣池’中,他擦了擦嘴角的血,對那個嘰嘰咕咕說個不停的老蝙蝠說道:“趁着我的殺欲還沒有上來,你們趕緊走,我不想再多殺生了,要是你們再死在我的劍下,深谷裏的蝙蝠就要絕種了!”

吱吱吱吱!——“

秦蕭雖然聽不懂它們在說什麼,但是可以感覺到,這兩隻蝙蝠都很憤怒。

呼呼——

蝙蝠老妖直接撲擊過來,‘聲波功’同時施展,劇烈的噪音比那一萬隻蝙蝠齊鳴都恐怖,秦蕭鼓動真氣,體外的‘罡氣盾牌’發出了淺淺的光輝,內盾更是光芒大放,耀眼的光芒已經從體腔內激 射了出來,此時的秦蕭如同一個璀璨的夜明珠一般。

蝙蝠老妖再次扇動羽翼,數十個真氣翅膀憑空而出,像鯨魚的尾巴一般充滿力量,狠狠的抽擊過來。

秦蕭再次凝聚氣兵小刀,數十把真氣小刀破體而出,鐮刀一般在空中飛旋,刺刺——刺刺——

真氣翅膀再次被割斷、割碎,砰砰——

真氣翅膀紛紛炸裂,空氣被燒灼了,秦蕭被炸飛,翻出去數個筋斗才站穩,蝙蝠老妖更是被這股強烈的震動震落下來,身上的**也被燒光了。

“恥辱,恥辱——”蝙蝠老妖抖動着嘴脣,低聲哀叫。

秦蕭心中清楚,兩隻老妖傷的比自己重,剛要勸說它們不要再打了,卻不料一隻蝙蝠老妖抖動着沒有毛的翅膀,飛速的來到秦蕭面前,猙獰的望着秦蕭吼叫了一聲,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又凝結出來一隻真氣翅膀。

秦蕭觸不及防,這個巨大的、像鋸齒一樣的翅膀掃了過來,攔腰一截!!

秦蕭運動真元抵抗已經是來不及了,只得飛躍而起,但仍是晚了半步,鋸齒一樣的翅膀切斷了秦蕭的左腿。 天上還在下着雨,雨水滴落在秦蕭乾癟的————

咔——

秦蕭的左腿被平削了下來。

噗噗——

血水噴發而出,和着灑落的雨水,傾瀉而下。

“啊——”

悲愴的慘叫聲,嘶喊啞了秦蕭的嗓子,秦蕭看了看自己左腿的根部,已經被鋸齒一般的翅膀削平了,殘肢掉落在地下。

沒毛的蝙蝠老妖眼中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哈哈……姜,還是老的辣!”

秦蕭暴怒,如九天怒龍、籠中猛虎,歇斯底里的怒叫咆哮起來!快速的封住了腿根部的穴道,真氣瘋狂凝聚,一把金光錚亮的長劍在體內凝化而出。

“你削斷我一根腿,我砍暴你們兩顆頭!!!”

錚錚——

銳利的長劍破體而出,巨大的‘氣劍’以凌雲破天之勢來到蝙蝠老妖的頸項之前,咔——,蝙蝠老妖的人頭滾落。

氣劍再次飛旋而起,追擊另外一隻蝙蝠老妖,老妖扇動沒毛的翅膀,欲圖逃竄,氣劍不依不饒,伶俐的追擊上去,咔!!削下了它的頭顱。

秦蕭艱難的收回氣劍,將真氣分解在體內。

…………

“腿,沒了?”

秦蕭吶吶道,神情漠然。

斷了一根腿,雖然對內功修煉並無大礙,但是走在塵世上,在別人的眼裏始終是個殘廢,這殘酷的現實,對於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少年來說,怎麼能接受得了呢?

“啊——”

秦蕭咆哮着,衝飛而起,雙臂大振,真氣勁射而出,幾乎毀滅了百丈之內的大森林!!


“殘廢,我不要!!”

“啊——”

砰砰——————

沙石紛飛,樹木炸成粉末,大地一片震動龜裂……

…………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