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丹藥呢?」

「別人「送」的。」「……難道你一直是散修?」猴子六耳有些驚訝道。「很吃驚嗎?」蕭秋風雖然沒有正面回答猴子六耳的問題,但從其話語中不難判斷出,前世的蕭秋風乃是一介散修,而散修想要在修鍊一途走地更遠,其要付出的努力絕對遠超想象。神猴一族雖說成員也就那麼四個,幾乎無人照料,但在六耳修鍊最為重要的時刻,受

「別人「送」的。」

「……難道你一直是散修?」猴子六耳有些驚訝道。

「很吃驚嗎?」蕭秋風雖然沒有正面回答猴子六耳的問題,但從其話語中不難判斷出,前世的蕭秋風乃是一介散修,而散修想要在修鍊一途走地更遠,其要付出的努力絕對遠超想象。

神猴一族雖說成員也就那麼四個,幾乎無人照料,但在六耳修鍊最為重要的時刻,受到了妖族前輩大能的無量照拂,在其修為大成后,更是被同根同源的遺忘之地大能悉心照顧,而像蕭秋風這樣幾乎光棍的經歷,六耳想來都為蕭秋風感到陣陣心痛。

猴子六耳突然間,似乎明白了蕭秋風為何給人感覺總也無法接近,是想一個從死人堆一步步走出來的人,會輕易相信一個陌生人嗎?

似乎是想到蕭秋風的不易,猴子六耳的聲音中罕見的有了一絲溫柔:「哎,蕭小子,別在那裡瞎猜了,猴爺我今天心情好,就大發慈悲告訴你,這裡面可能是什麼玩意兒。這裡就是……」看著故意吊自己胃口的六耳,蕭秋風不禁有些暗怒,看到蕭秋風有些發怒,猴子六耳也不再吊蕭秋風的胃口,「蕭小子,你聽過戾石沒有?」

聽到猴子六耳說道戾石,蕭秋風呼吸都略顯沉重。

「猴子,你確定這裡的寶物是戾石?」

「很有可能!」

再次得到猴子的肯定,蕭秋風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都不爭氣地跳快了幾拍。

蕭秋風前世苦於身為一介散修,在很多方面與一些世家大族或上古大教的子弟相比很是吃虧,但這並不意味著蕭秋風不知道戾石。

戾石,一種黑色的礦石,常誕生於怨靈積聚之地,將其煉入兵器內可提升兵器的品階和靈性。若尋得珍稀金屬與其相熔,甚至可打造出禁忌之兵。

這是蕭秋風在真界時,所有修士都知道的關於戾石的信息,前半句看似並不是太過誘人,但在之後的半句,只怕任何強者都會為之心動。

天道之下,九為至極,禁忌之主的大位從來就只有九位,但禁忌之兵卻並沒有限制,若某個勢力手中掌有禁忌之兵,只要不招惹到禁忌之主,護佑這方勢力百萬年的昌盛,都不是問題。

但禁忌之兵想要鑄成困難不小,其困難程度不亞於一位禁忌之主的誕生,所以即使對於禁忌之兵的數量並沒有限制,蕭秋風想來其數量也不會超過雙十之數。

壓下內心的激動,蕭秋風神識四下擴散開來,小心而謹慎繼續朝著山洞深處邁步走去。

不大一會兒,蕭秋風終於見到了此行的目的戾石。

只見一塊黑色的礦石靜靜的懸浮在一片血池之上,不斷地抽取著血池中的血液滋養自身,而且蕭秋風注意到這塊戾石似乎與傳說中的有些不一樣。

在這塊戾石的表面不斷有著各類生物的面孔在變幻,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恐懼。

在這些無意的面孔中流露出的僅有恐懼這一種情緒,似乎在他們生前遭受了極大的恐怖侵襲,以至於死後都無法安寧。


「死猴子,什麼情況?這東西和戾石不太一樣啊!」蕭秋風在腦海中飛快地詢問著猴子六耳眼前的情況。

「我去,蕭小子,我沒猜錯的話,這裡似乎是被人為造出來的……」

「什麼?!這怎麼可能?」蕭秋風震驚道。

「我想這件事和「鬼」脫離不了關係。」

「什麼意思?」

「只怕那位鬼皇,弄出你口中的救世之戰,不僅僅是想突破半步奇恆境啊。」

「那他想做什麼?」

「蕭小子,戾石不僅是鑄造道兵的絕佳材料,而且還是一些沒有肉身種族用來塑造絕世身軀的主要材料之一,況且你眼前的還是戾石中的變異品種。」

「變異品種?」

「嗯,這是戾石中最奇妙的一種變異類型,也是最珍貴的一種,但同時卻又是最殘忍的。」

「最殘忍的?最是為何?」

「戾石的誕生雖說需要大量怨氣,所以一些大能集中墓地或是喋血的秘境都可產生,所以不會有人去進行殺戮培養,但這種變異品種就不同了,它需要專門的培養,這種變異品種需要將普通的戾石不斷以血液和生物的怨靈滋養進化,而且這種進化究竟需要多長時間誰也不確定,或許一年,或許十年,或許永遠都培育不出來,但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那就是培育一旦開始就不能中斷。曾經有方勢力為了培育這種變異品種,曾對其所在的凡人進行了長達十年的血腥屠殺,最後引來一些大能的不滿,出手將其覆滅,但這其中難到就沒有那位大能想要佔據這份機緣的因素?所以戾石的這種變異品種最是殘忍但也卻是最誘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鬼皇以萬千血肉凝聚肉身是假,實則是想以這種變異品種的戾石煉化身軀,而且由於這種變異戾石的潛力,可以助其直接突破奇恆境,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鬼皇所圖不小啊。」

「恐怕這還不是什麼猜測。」

「什麼意思?」

「你沒有發現這塊變異戾石所在的血池底部有陣法的波動嗎?而且這股波動中有著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感覺,一種源自靈魂中的排斥。」

「「鬼」做的?」

「恐怕是。」

「那為何無人在此看管?」

「因為不會有人來此,即使有,沒有蛻凡境的實力,又怎麼能察覺得到?」

「也是,nj市太過敏感,一些古老世家躲避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來這裡?」說到這裡,蕭秋風眼中殺意四溢。

「蕭小子,別太傷神了,以後有機會,對於那些出手暗害你父親的人,將來屠了便是,現在趕快將那變異戾石拿走。」

說完,猴子六耳的虛影出現在蕭秋風的身旁,隨手打出數條光鏈砸向血池深處。

「咔嚓!」似乎有什麼東西碎掉了,「蕭小子,快啊,快把戾石拿走!」猴子六耳催促道。

在猴子六耳一出現,蕭秋風就知道肯定有什麼事情,一早就將注意力全部集中起來,聽到猴子六耳的話,蕭秋風毫不猶豫,一個魚躍,翻身左手抓住戾石,右手順勢將早就準備好得普通石塊放置在方才戾石的位置,同時順勢將身體滾落一旁。

「不錯啊,蕭小子,這塊假石放的好啊,至少還可以隱瞞甚至拖后「鬼」的一些計劃啊。」

「雖然我的見識不如你,但我也是從血海屍山中走出來的,在一些事上,你或許並沒有我做的到位。」

「嘿,誇你小子兩句,尾巴就翹上天了,得了,快拿著戾石離開這裡吧。」

「嗯。」剛走了幾步,蕭秋風突然停住了腳步,向六耳詢問道:「猴子,我們怎麼上去啊?」

「這個嘛,爬上去就行了。」猴子六耳滿不在乎地說到。

「我去,這麼高爬得上去嗎?」

「無所謂,反正不是我爬,你慢慢爬啊,我先睡會嘍。」說完猴子六耳的靈魂再次回歸蕭秋風的腦海之中,歸於平靜。

「別啊,猴爺,猴爺,死猴子,你丫的,就是一坑貨啊!」看著幽深出口,蕭秋風欲哭無淚。

看原始真解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幾經周轉,蕭秋風終於爬出了深坑,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蕭秋風第一次感覺到空氣原來也能令人如此眷戀。

蕭秋風從懷中拿出剛到手的戾石,看著手中賣相極差的戾石,想到這東西居然是煉製本命道兵最佳材料之一。

而且聽猴子六耳的意思,戾石還是所有可成就大帝級道兵材料中最具成長性的,沒有之一。

即使真如猴子所說,可眼前這戾石僅比一個成年男性的拳頭大出三四成,別說鑄造用以戰鬥的本命道兵了,就是用來打造把菜刀都不夠用啊。

似乎看出了蕭秋風的想法,猴子六耳滿臉嫉妒道:「我去,你小子別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戾石雖然具有奇異的能力,但質地過於鬆軟,所以需要加入各種金屬材料加以輔助,想整個本命道兵都用戾石打造,別說不現實,就是打造成功了,強度不夠,你和別人的本命道兵比拼,估計不出幾個回合,你就該肉疼了。」

蕭秋風仔細想想也是,光是戾石那**的能力就令人無比饞涎,若是再擁有堅硬的強度,只怕一把用戾石打造的道兵一出世就會成為禁忌之兵了吧。但想想也不可能,別說天道不允許這樣逆天的存在,這樣的道兵又有誰能掌控?只怕九位禁忌之主都不見得可以降服,畢竟道兵成長到如此境地,其本身便可抗衡禁忌之主。雖說蕭秋風也明白各中道理,但看著手中比拳頭大一些的戾石仍不免嘀咕道:「要是能再大些就好了,哎……」

看著蕭秋風滿臉的惋惜,猴子六耳不由生出給蕭秋風這貨兩大耳刮子的衝動,要知道當初為了給自己找到適合的道兵材料,猴子六耳歷經千難萬險也才尋得半隻手掌大小的戾石,即便這樣也極大提高了其本命道兵的品質,其本命道兵撼天棍即使在其所在的后古都具有赫赫威名。

「撼天在那場戰鬥中破碎成兩截,也不知道現在散落在哪了?」本命道兵幾乎與武者共同進步,可以說是戰友,兄弟,在修士當中流傳著這樣的話,你的父母兄弟都可能背叛你,但你的本命道兵只可能為你擋下來自背後的冷箭。

由此可見,在修士的心中本命道兵是何等的重要,而猴子六耳對其本命道兵更是愛護有加。看到突然發獃的猴子六耳,蕭秋風知道其怕是有些觸景生情了,不去打擾猴子六耳,蕭秋風默默收起手中的戾石,靜坐一旁開始修鍊起來。

雖說由於法相種子的原因,蕭秋風暫時無法進行突破,但蕭秋風卻沒有放鬆修鍊,不能突破境界,那麼就在別的地方進行些嘗試。

蕭秋風引導著體內的靈氣不斷沖刷著肉身的每一處細微之處,剛開始第一次這樣做時,蕭秋風差點累得昏厥,但多次練習后,蕭秋風漸漸由一開始的昏厥不醒到現在輕輕鬆鬆就可以堅持半個小時左右,堅持的久了,好處自然漸漸浮現出來,蕭秋風現在的靈力比過去更加凝鍊,如果說蕭秋風曾經靈力濃郁程度是別人的三倍左右,那麼經過這項訓練,蕭秋風達到別人的十倍,而這也將是他同階無懼和越級挑戰的資本。

而且經過這次的靈氣沖刷,蕭秋風發現了許多殘留在體內細微之處的傷痕,雖說這些傷痕現在並不會影響蕭秋風,但若蕭秋風想在日後走得更遠,每一處細節,蕭秋風都必須留意。過了一段時間后,猴子六耳終於從記憶中回過神來,只是眉宇間多少有些憂傷。

「猴子,別難過,等以後,我有了實力,絕對會為你凝鍊出一具絕世戰體。」第一次看到猴子六耳流露出憂傷的情緒,蕭秋風情不自禁地出言寬慰猴子六耳。

「算你小子有心。」聽到蕭秋風的話,猴子六耳心中一陣暖意,但蕭秋風隨後的一句話將這絲感動再次擊潰。

「沒事,猴子,那時候,我肯定幫你搞一群母猴,供你臨幸,咱就創造一個民族,氣死那個甩了你的母猴,讓她後悔吧。」

聽懂蕭秋風的意思后,猴子六耳不得不佩服蕭秋風的想象力,隨後豎起毛茸茸的猴中指,並奉上一句:「你大爺的!」

「哎,你這猴子,怎麼這樣啊,我為你好,你還罵我,靠。」

雖說蕭秋風想得有點多,但也是出於對自己的關心,猴子六耳沒有在這個話題再糾結,開口道:「你就不想知道,如何利用戾石鑄造道兵嗎?」

「咦,你知道如何鑄造?」聽到猴子六耳的話,蕭秋風眼中閃爍著綠幽幽的光芒。

「我去,蕭小子,你不懂道兵如何鑄造嗎?」

「不曉得。」

「那你當年怎麼在真界混啊?」

「我的雙拳就是最好的武器!」蕭秋風一臉得意道。

「切,不知道如何鍛造道兵就直說,裝什麼大尾巴狼啊。」猴子六耳滿臉鄙夷道。

「嘿嘿,嘿嘿嘿……」蕭秋風訕笑不已,猴子六耳說的沒有錯,當年蕭秋風獨自闖蕩真界,沒有完整的修鍊體系和指導,蕭秋風確實不知道本命道兵如何鑄造。

雖說蕭秋風得到多處遺址的傳承,但似乎老天爺總喜歡逗弄蕭秋風,在發跡的幾座遺址中,蕭秋風還就真沒有得到道兵的鍛造方法。

「你不會真不知道吧?!」看著蕭秋風的表情,猴子六耳忍不住驚呼道,「我服了你了。」

「那啥,猴爺您行行好,給說說唄。」蕭秋風一臉魅意道。

「哎,那猴爺我就跟你說到說到。」似乎對蕭秋風的一記馬屁很是受用,猴子六耳樂嘻嘻地說到:「道兵分很多種,有階段性的,輔助性的,甚至是裝飾性的,但這些都不會被修士嘔心瀝血培育一生,甚至一段時間后就會被丟棄,真正能夠伴隨修士一生,是被視為證道之器的道兵,即本命道兵。所以本命道兵未來的成長性和可塑性就顯得尤為重要,而且本命道兵特殊之處就在於本命二字。本命道兵鍛造之前,需要鍛造者將本源靈魂撕裂一部分寄托在鍛造所需的主要材料中,再以自身鮮血不斷餵養材料,直至決定開路鍛造時方才能停止,這是為了加強本命道兵和主人之間的聯繫和默契。靈魂本源不像靈魂之力虧損了還可以補充回來,殘缺了就是殘缺了,根本無法再次補全,所以絕大多數修士終生只會祭煉一把本命道兵,畢竟若是本源靈魂殘缺過多,將會對修士未來的成就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而且本命道兵只能能突破在蛻凡境之前鍛造,根本沒有等到修為參天之後尋到逆天材料再去鍛造一說,本命道兵,其一在於本原靈魂的寄託,其二就是與修士共同成長,只有如此的道兵才能讓持有者揮使如臂,才能成為修士的證道之器,本命道兵。」

「為何?」

「因為本命道兵想要成為修士的證道之器,就需要銘刻修士的道,這才是道兵成為證道之器的根本。」

「那又該如何熔鑄?」蕭秋風就像個好奇寶寶一般,問題接連不斷地提出。

「可以利用一些天地的力量去熔鑄,比如火山中的紉,極寒之地的千年寒冰,不過蕭小子,你別放著最好的熔爐不用啊。」

「猴子,你的意思是天劫?」

「對了,天劫之力堪稱天際間最為純正的力量,而且其毀滅中又充斥著生之力,而且暗含天道至理,這樣的熔爐堪稱最佳啊。」猴子六耳一臉憧憬道。

蕭秋風頓時就黑了臉,「我靠,我能不能安全渡過天劫都是問題,哪有閑情分心作別事情的啊,再說了,別因為這觸怒天道,人直接放大招,要真是這樣,我就笑尿了。」

「可為了有足夠的實力保護去保護自己所愛之人,就需要付出多於他人的努力和艱辛,輕易放棄,這可不是我的作風啊。」蕭秋風低聲喃喃道。

「天地法相和天劫煉兵,我蕭秋風,預定了!」少年稚嫩卻執著的聲音在山林中久久不散

看原始真解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將戾石放置在真解空間后,蕭秋風快速返回自己的房間內。

第二天一大早蕭秋風便帶上那個長相清秀的小男孩返回sh市,畢竟誰知道這戾石到底是「鬼」有意培養還是無意的,蕭秋風都不清楚,但蕭秋風唯一明白地是,自己絕對不能冒險,即使這有意培養的可能性看來是如此低。

何伯看著蕭秋風帶回來的十二個孩子,頓時明白,蕭秋風說要建立蕭門並不是在開玩笑。被蕭秋風帶回來的十二個孩子修鍊天賦都是絕佳,若不是處在地球末法時代,只怕這些天才早就被各大古教世家搜羅一空了,但現在卻給了蕭秋風機會。

看著這些自己精心挑選出來的孩子,蕭秋風開心的笑了,這些孩子的天賦即使放在真界都不算弱,哪一個若是被發現不是被各大勢力精心培養,想到日後這些孩子成長起來對自己的幫助,蕭秋風突然發覺自己這次的決定是多麼正確。

這些孤苦的孩子有些有名字,有些卻連自己姓何都不得而知,好在這些孩子都還小,蕭秋風決定幫他們每個人起個名字。

但蕭秋風有個致命的弱點,這貨起名字的水平太有內涵。

聽到蕭秋風將要為自己起名字,十二個孩子滿眼期待地看著蕭秋風。


看著望著自己的十二個孩子,蕭秋風憋地面頰通紅,可腦子裡一片空白,對於起名字,蕭秋風在很小的時候就喪失這項基礎技能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