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的姿態落在周圍眾人的眼中,真的是囂張到了極致,狂妄到了極點,連身後的米奇,都翻起了白眼,不過,周圍的眾人,包括米奇在內,並不知曉葉雲的真實實力,所以,也在情理之中。

「那不是客棧的主人費基嗎?」「咦,那少年怎麼會招惹了費基?」「看來,那少年要遭殃了,費基可是東城凌雲宗的得意弟子。」客棧內的事情,驚動了所有正在客棧內休息或者用餐的客人,一些常客看到葉雲這邊的情況,七嘴八舌議論了起來。「你這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屁孩,我要讓你知道,死都是你的奢望。」看著葉雲囂張的表

「那不是客棧的主人費基嗎?」

「咦,那少年怎麼會招惹了費基?」

「看來,那少年要遭殃了,費基可是東城凌雲宗的得意弟子。」

客棧內的事情,驚動了所有正在客棧內休息或者用餐的客人,一些常客看到葉雲這邊的情況,七嘴八舌議論了起來。

「你這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屁孩,我要讓你知道,死都是你的奢望。」看著葉雲囂張的表情,在聽到四周的議論聲,費基朝著圍著葉雲的眾人使了個眼色,頓時,三十多位劍靈境界的強者,個個釋放出護體劍罩,朝葉雲兇狠的撲了上去。

這三十多為劍靈強者,乃是費基在萬族聖城修行時的宗門成員,個個身手不凡,平日里,幫他在客棧中對付那些不懂規矩的客人,但是,今天還是頭一次,三十多人一起出手,這也是費基親自安排的結果,因為,他要讓眼前的狂妄少年知曉,他費基的身份是多麼的尊貴,能讓三十多為劍靈強者言聽計從。

「既然你們尋死,我就成全你們。」看著圍攻而來的強者,葉雲根本懶得再廢話,靈識掃過乾坤鐲,捆天繩瞬間出現在了手中。

「這繩子似乎不凡。」無視葉雲的狂言妄語,費基看著葉雲手中的捆天繩,眸子中瀰漫出濃烈的嗜血。

米奇不忍再看葉雲,微微偏過了頭,因為,他覺得,就算葉雲能擊敗劍靈境界的費基,但是,也架不住三十位劍靈強者的圍攻吧,這裡是九鼎魔都,一家客棧中有三十位劍靈強者做打手,算是最差的底蘊了,他可是記得,曾經有一位劍王強者,都被眼前的三十多位劍靈生擒活捉。

嗡。

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葉雲晃了晃手中的繩子,頃刻間,在一聲讓人心慌的聲音中,費基眼中不凡的捆天繩猛烈一顫,瞬間捆住了三十位劍靈強者,而且是眨眼間的事情,甚至,客棧內看熱鬧的客人和費基都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呀呀呀…」

當米奇轉頭看到眼前的場景時,再次進入驚愕狀態,這時,周圍看熱鬧的眾人,才發出了陣陣嘩然之聲,沒有人不驚嘆,畢竟葉雲年輕的容貌放在那裡,他們也沒有見過葉雲此人。

葉雲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個貌不驚人的陌生小子而已,竟然能瞬間捆綁了三十多為劍靈強者,這事要是傳了出去,葉雲之名絕對會轟動東城,就算葉雲是劍王強者,葉雲之名依然會轟動東城,但是,沒人知曉葉雲的名字。

刷,刷,刷…

目光所及之處,濃烈的藍色劍芒從眸子中射出,在費基驚恐顫抖的神情中,葉雲施展劍芒神目,瞬間廢了三十多位劍靈,然後收回捆天繩,一步一步朝著客棧外行去,米奇自然是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你、你不能就此離去。」看著馬上就要消失在客棧內的少年身影,雙腿打顫的費基,壓下心中懼意,鼓起勇氣,嘶聲力竭道,三十多位劍靈境界的同門瞬間被廢,就算他是凌雲宗得意弟子,也沒法向師父交待。

刷,刷。

微微回頭,葉雲雙眼射出兩道劍芒,瞬間貫穿了費基的腦袋,隨著『轟』的一聲爆響,後者成了一具無頭屍,然後在一片更大的嘩然聲中,屍體砸在了地上,之前被葉雲廢掉的三十位劍靈強者,皆從獃滯的神情中清醒了過來。

至始至終的出手,葉雲都沒有拔出身後的長劍,也沒有施展出劍修的慣用攻擊手段劍氣,看著消失在客棧內的少年身影,客棧內沸騰了。

「這少年叫什麼名字?到底是九大聖中那一聖地的弟子。」

「你眼睛瞎了,沒看見他背著一把長劍嗎,肯定是聖劍宗的弟子。」

「他絕對不會是聖劍宗的弟子。」一位雙眉伸展到腰部的老者,以肯定的口吻說道。

聚集在客棧內的客人,有萬族聖城各大勢力的耳目,雖然他們都不知道葉雲的名字,但今日過後,萬族聖城的東城流傳著一條爆炸性消息,一位仗劍少年,連劍都沒有拔出,就廢了三十多位劍靈強者,並且殺了凌雲宗的得意弟子費基。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葉雲和米奇並肩行走,後者心中思量半天,最後鼓起勇氣,看向葉雲,問道:「大人,你叫什麼名字?」

「在下葉雲,你不必稱呼我為大人,我和你一樣,乃是一位清苦的劍修。」葉雲隨意說道。

「葉兄,你是劍王境界的強者吧。」米奇倒也乾脆,見葉雲不願意讓他稱呼大人,便立刻改口。

「恩,八階劍王。」葉雲直接了當道,畢竟之前施展劍芒神目,想必客棧中人都看在眼裡,他沒必要隱瞞什麼。

「八階劍王,我的神啊,你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八階劍王,未來成就不可估量,絕對會是人族劍修中出類拔萃的人物,甚至會成為東衍大陸的風雲人物。」眼中布滿了羨慕,米奇情不自禁道。

「米奇兄過獎了。」無奈搖頭一笑而過,片刻沉默之後,葉雲表情認真的看著米奇,道:「米奇兄,帶我去聖劍宗吧。」

「聖劍宗在城北,靠近城中位置,我們前往那裡,至少要行上三年。」一句話若口而出,米奇眼中閃過一絲興奮,看著葉雲疑惑道:「葉兄,你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加入聖劍宗?」

「米奇兄,你給我講講萬族聖城中關於各大勢力的事迹吧。」葉雲沒有回答米奇所問,但他心中明白,冰池城被龍族覆滅,或多或少和他有著脫不開的干係,因而,能讓一位冰池城的城民實現心中的願望,也算是一種贖罪吧,如果米奇將來修行有成,能親自手刃幾位龍族修士,那最好不過。

「好吧。」米奇點了點頭,整理了一番思緒,說道:「萬族聖城由於太過龐大,傳言此城中有城衛百萬,分佈在五個不同的區域,由五位實力強悍的隊長統領。」

「五個區域?五位隊長?」葉雲略顯驚訝,他只聽龍魂說過,城中有十位城主,其他的並不了解,此刻聽米奇講解,他打消了使用飛行證飛往聖劍宗的想法,便側耳聆聽了起來。

「五個區域分別是東城,西城,南城,北城,中城。」米奇滔滔不絕,片刻后,在一問一答的話語中,街道上的兩個身影漸行漸遠。 大漢帝國東海蓬萊島,蓬輝殿中,此刻聚集著龍族四大海域的宮主和掌教於天齊,現場氣氛略顯怪異,只因,四位龍宗強者追問於天齊,當初在寒冰深淵上空看到了什麼,而這位堂堂劍尊境界的強者於天齊隻字不提也就罷了,每當別人問起之時,臉上還會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恐之色。

「天齊兄,當初在昆崙山大戰,你不告而別,本宮不怪你,但是,你能否把當初所看到的告訴我們。」這是傲天狂第八次詢問於天齊了,對方越加不說,他和其他三位孿生兄弟,心中越加想搞清楚,在心底埋了半年的疑惑。

「龍大哥,我真的不能說,這對你們沒有好處。」於天齊臉色難看,被四位龍族義兄糾纏了數日,他雖然守口如瓶,但心中堪比壓著一座大山,因為,當初在寒冰深淵所見的身影,他不但認識,而且還是他曾經的師父。

見於天齊死活不開口,傲天狂四位兄弟聚在一起,稍作商議,決定給於天齊一點甜頭。

「天齊兄,曾經我們聯手撲殺人族領袖之子,沒有得到古神血脈,當初神龍殿怪罪時,可是我東海扛了下來。」傲天狂神色莊重,微微嘆氣,又道:「我知道當初在洪武城,文龍錯過了進入聖劍宗修行的機會,今日,只要你告訴我真相,我會想辦法讓文龍進入神龍殿。」

「此話當真?」本來端坐在金星紫檀椅上的於天齊,驟然起身,臉上布滿了狂喜,神龍殿乃是龍族修行聖地,一位外族修士能進入其中,這簡直是比登天還難的機會。

「絕無戲言。」傲天狂堅定道,他們四位兄弟打探此消息,還有另外一層意義,那就是讓即將返回神龍殿的傲無塵,把寒冰深淵中的真相帶回神龍殿。

「好吧,我告訴你們。」心中一番深思,於天齊最終鬆口,嘆道:「當初我在寒冰深淵看到了一道身影,一位女子的身影。」

「一位女子的身影?」僅有一隻龍角的傲天靈驚呼起來,難道一位女子的身影,就能讓劍尊強者誠恐誠惶的逃跑嗎?

看到四位異族義兄眼中的疑惑和驚訝,於天齊坦然道:「那女子的身影和崑崙鏡凝聚出的人形光影一模一樣,她那雙讓人看不透的眸子,我極為熟悉,她是我的師父。」

「什麼?你的師父?」本來坐在於天齊左右兩側的傲天狂等人,驚的直接站了起來,他們不明白,女子既然是於天齊的師父,那麼,於天齊為何要慌忙而逃呢?

四人的表情神色,被於天齊看在眼中,劍尊境界的他,近千年來,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沮喪,然後嘆道:「我是被他逐出師門的弟子,也是她曾經的大弟子。」

聞聽於天齊之言,傲天狂等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劍尊於天齊會慌忙而逃,一位人族劍尊夥同異族覆滅人族中流砥柱的修行勢力時,被曾經的師父逮了個正著,不腳底抹油才怪呢。

「她就是崑崙鏡的主人。」傲天狂若有所思道。

「她不但是崑崙鏡的主人,還是劍祖的三弟子,東衍大陸第一鑄劍師女公子。」於天齊說出了一段更加驚人的消息。

良久后,於天齊看著離去的四道身影,喃喃道:「龍兒已經在洪武城待了快半年了,等他繼承了人王的傳承,就讓他前往萬族聖城,然後加入神龍殿。」

人王墓,傳說中人族上古時期人王的長眠之地,沒有人知道墓地坐落於何處,但是在兩年前,管理洪武城的蓬萊劍派,派出大量劍修把劍域翻了數百遍,尋覓聖魂劍冢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了人王墓。

人王,上古時期人族的絕世強者,讓曾經還不是九大超級族群的人族長存不滅的守護者,於文龍得到人王的傳承,實力會提升到何等地步,沒有人知道,包括於天齊也一無所知,但自私陰毒的於天齊,卻把萬年難得的機會留給了半人半龍的於文龍。

「……」

東衍大陸中心地帶,萬族聖城東城區域,葉雲和米奇兩人一路相伴,前往聖劍宗的時日里,他們卻不知,在他們離開費基負責的客棧后,東城區域鬧翻了天。

凌雲宗宗主親傳弟子,一位中年男子前往被葉雲覆滅的客棧,當看到曾經的三十多位同門成為廢人,關係不錯的費基身首異處后,大發雷霆,直接不顧客棧內眾多客人的感受,一劍就劈毀了客棧,然後劍指青天,狠戾發誓,如若不除那一位仗劍少年和吃裡扒外的米奇,他枉為凌雲宗弟子。

凌雲宗,萬族聖城東城域雙宗之一,門內弟子魚龍混雜,多為人族閑散劍修,也是人族在萬族聖城除卻聖劍宗以外,唯一能叫的上名的勢力,宗門弟子散布半個聖城,主要活動的區域除了東城域,就是中城域城主府周圍。

此時此刻,凌雲宗宗門內,凌雲宗宗主,凌雲老祖看著從外面返回的親傳弟子,沉默了半晌,直到眼前的親傳弟子全身衣袍濕透后,他才懶散的問道:「什麼情況?」

「師父,安排在客棧的三十多位劍靈弟子被廢了修為,費基身首異處。」凌雲老祖的這位親傳弟子,不敢有任何隱瞞,如實稟告。

「我不要結果,兇手是誰?」凌雲老祖眸子如墨,膚白如妖,但他不是妖族修士,乃是一位活了數千年的人族散修,實力深不可測,沒有人見過他出手。

「師、師父,弟子愚笨,只知道兇手是一位剛剛來到聖城的仗劍少年。」說話時,這位凌雲老祖的愛徒,直接跪在了地上,全身顫抖不已,作為凌雲老祖的賜姓弟子,他非常了解師父的脾氣,一向是不在乎過程,只求結果的狠人。

「既然如此,你回來作甚?」凌雲老祖微閉雙目,整個大殿內的氣溫急劇下降,這是以心情控制周身環境的強大手段,非一般強者不能擁有,乃是領悟劍域的入門階段。

「弟子、弟子凌成,這就去生擒兇手,給師父一個交代。」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在幽雪鎮附近佔山為王的凌成,凌風寨副寨主,話畢,凌成連滾帶爬的退出了大殿。

東城域西方悅來客棧,徒步趕了數日路的葉雲和米奇,雖然坐在一張擺滿佳肴的桌子前,但直到熱氣騰騰的飯菜變冷時,兩人都沒有動筷子。

「葉兄,關於萬族聖城的事情,我所知道的都已告訴你了。」喋喋不休的說了數日,當最後一句話說完后,米奇便照顧起了眼前的佳肴。

「五域十宗,九聖三府。」瞥了眼米奇,葉雲心中默默自語,這幾日和米奇相談,他對萬族聖城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並且,好多事情他告訴龍魂之後,沒想到,這位上古時期的聖獸青龍,並不知曉,由此可見,劍元時期,萬族聖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葉雲知曉,他廢掉的三十多位劍靈強者和費基均是東城域凌雲宗弟子后,心中除了生出一絲驚訝外,沒有任何憂慮,只是,他想不通的是,實力強悍的人族劍修凌雲老祖,怎麼沒有加入聖劍宗,而是在萬族聖城另起爐灶呢?

「葉兄,在想什麼?」見葉雲坐在對面,怔怔入神,米奇略顯疑惑道,數日的相處,他發現葉雲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心中似乎有什麼事情牽絆。

「沒什麼。」葉雲神態雖然木訥,但心思卻活躍的厲害,眼看著就要抵達聖劍宗,見到自己的爺爺古清風,站在人族金字塔頂端的人族領袖,他心中倍感緊張,這是一種草民即將面見手握眾生生殺大權帝尊的心情。

「米奇兄,如果你帶的路沒錯的話,不出半年,我們便可抵達聖劍宗。」收起心中思緒,葉雲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葉兄,你說笑吧,雖然你實力強橫,但是半年就能橫跨半個魔都,我真的有點不敢相信。」一段時間的相處,由於葉雲性格隨意,並不會在弱者面前釋放出強者的威壓,米奇說話時便不再拘束,以朋友間的對話口吻說道。

「一會,你就能明白。」葉雲面帶神秘笑容,關於擁有飛行證的事情,他並沒有告訴米奇。

看到葉雲的表情,米奇半信半疑,當即就拉著葉雲朝悅來客棧外行去,雖然覺得葉雲說話有點不切實際,但是,米奇心中覺得,葉雲不是那種信口雌黃之人。


片刻后,悅來客棧門口,在米奇期待的目光中,葉雲取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菱形徽章,然而,米奇似乎並不認識萬族聖城的飛行證,他愣愣的盯著菱形徽章看了半晌,都沒有搞清楚葉雲的意思。

錚。

隨著一聲劍嘯,背後長劍橫空而卧,葉雲輕輕託了一把米奇,兩人瞬間站立在了長劍之上,下一刻,長劍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消失在了東城域悅來客棧門口。

「葉兄,快下去,我不是告訴過你嗎,萬族聖城上空不能隨意飛行,否則會被城衛就地斬殺。」直到長劍飛出千里之外,米奇才反應過來,頓時,神色驚恐慌張,就差從長劍之上一躍而下了,可惜,他只是一位劍師強者。

「哈哈,米奇兄,這是萬族聖城的飛行證。」看到米奇的表情,葉雲這才講出了實話。

「飛、飛行證,你怎麼會有飛行證,此物絕非普通人能擁有之物,聽說,一個飛行證要百萬顆靈石才能到城主府兌換到。」米奇驚呼道,在魔都生活了近百年,常年在客棧內服侍別人,他還真沒有見過飛行證。

「什麼?百萬顆靈石。」聽到米奇所說,葉雲愕然。 五個月後,萬族聖城中城域,前往北城域的必經之地,一座豪華的酒樓內,數萬名客人同坐一廳,絲毫不顯得擁擠,此酒樓乃是萬族聖城中最大的酒樓,共有十層,且每一層大廳大小相同,最多可容納十萬客人,此酒樓名叫萬花樓。

萬花樓,萬族聖城各族強者的**之地,各大勢力弟子的墜落之地,平日里的客流量在千萬左右,常年生意興隆,客滿為患,因為,這裡聚集著東衍大陸萬族絕色美女,貌若天仙的人族女子,妖艷嫵媚的妖族女子,熱情似火的炎族女子,狂野霸道的獸族女子,應有盡有。

此時此刻,一樓大廳內,兩百多名統一著裝的凌雲宗弟子,簇擁著凌成,正在一起吃吃喝喝,靜等葉雲的到來,在半年前,葉雲和米奇前腳剛剛離開悅來客棧時,凌成就得到了所謂的仗劍少年的行蹤,一番斟酌之後,凌成帶領兩百多名凌雲宗弟子,通過凌雲宗連接萬花樓的特殊捷徑,先一步來到了萬花樓。

「凌成師兄,這幾年回歸凌雲宗,你實力突飛猛進,僅僅數年間,竟突破到了劍王境界,師弟我甘拜下風。」一位凌雲宗弟子,朝著凌成投去恭維之色。


聽到眼前之人的話語,凌成回想起數年前,曾經落荒逃回凌雲宗的事情,心中一直不能釋懷,因為,他的大哥凌泰和兄弟凌飛死在了一場劫鏢的意外之中。

「罷了,往事不堪回首,還是叫上幾位姑娘,我們先快活快活吧。」凌成發出陣陣淫蕩笑容,吩咐道,片刻后,膚色容貌大同各異的百名絕色美女,蜂擁而至。

與此同時,萬花樓外,一道金色流光降落門前,葉雲瞥了眼門庭若市的萬花樓門口,面帶不解之色,看向米奇,問道:「米奇兄,再有一月的時間,我們便可抵達北城域,你為何讓要讓我停止飛行?」

米奇神色興奮,一副土包子進了黃金城的表情,說道:「葉兄,這你就不知道了,此處乃是中城域,離三府之一的城主府,只有百里之遙,所以,並不能御劍橫飛而過,這是對城主府的尊敬。」

「哦。」葉雲應聲,然後又道:「那我們強行橫飛而過,會怎樣?」

「從頂尖勢力的領地上空橫飛而過,乃是對人家的最大藐視,會被擊殺的。」米奇縮了縮脖子,嘿嘿笑道。

葉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就像是人族修士拜訪別派宗門一樣,得在十里之外,步行而至,但是,人族宗門勢力也不會擊殺從領地上空一飛而過的修士,如此看來,萬族聖城的規矩和秩序不可侵犯,否則,命不久矣。

再次打量萬花樓,當無意中看到一位裸露著上半身的異族女子時,葉雲膛目結舌,旋即,看向米奇,問道:「我們是不是要進眼前的酒樓?」

「葉兄所言甚是,我們只有穿過萬花樓,才能再次御劍行空,走吧。」米奇話畢,拉了一把怔在原地的葉雲,便朝著萬花樓行去。


萬花樓內,凌雲宗弟子們雖然正在飲酒作樂,但也派出了數十位弟子打探消息,尋覓仗劍少年的蹤跡,當葉雲和米奇剛剛步入萬花樓時,兩人的身影就被站立在門口的凌雲宗弟子發現。

「凌成師兄,我發現了米奇和仗劍少年。」

一雙粗糙的大手剛剛伸進異族女子的衣袍內,凌雲宗弟子的驚呼聲,就傳進了凌成的耳中,當下,二階劍王境界的凌成,臉色陰沉似水,心中抱怨前來彙報的師弟,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盡興的時候跑了過來。

「你確定,是仗劍少年和米奇?」抽出雙手,凌成臉上閃過一絲戾氣,掃興道。

「師兄,絕對是米奇。」來彙報消息的弟子,心中打鼓,但還是鼓起勇氣,斬釘截鐵道,雖然沒有見過仗劍少年,但他見過米奇。

「你這個廢物。」因為心中不爽,凌成怒罵一聲,便起身,讓眼前弟子帶路,領著兩百名凌雲宗弟子,浩浩蕩蕩的朝葉雲行去。

「這凌雲宗弟子,今日舉止反常。」

「誰說不是,剛剛要的花朵,還沒玩耍,就匆匆離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