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給的不是她的錢,將對李民安的不滿,都化悲憤為食物。

李民安好像看透了她的心裡想法,忍不住笑了笑,微挑著眉頭,打趣道。「蘇姑娘,你可否知道,千萬不要在一個男人面前動小心思。」 故作聽不懂的蘇慕蓮,微微蹙起眉頭,疑惑的看向他,笑問著:「李少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小女子愚笨,可聽不懂。」李民安冷哼一笑,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故作乖巧的蘇慕蓮,嘴角一直掛著

李民安好像看透了她的心裡想法,忍不住笑了笑,微挑著眉頭,打趣道。

「蘇姑娘,你可否知道,千萬不要在一個男人面前動小心思。」 故作聽不懂的蘇慕蓮,微微蹙起眉頭,疑惑的看向他,笑問著:「李少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小女子愚笨,可聽不懂。」

李民安冷哼一笑,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故作乖巧的蘇慕蓮,嘴角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

蘇慕蓮雖然沒有與他對視,可卻感受得到這炙熱的目光,感覺到渾身不適,有些不自在的說道:「李少爺肚子不餓嗎?」

「看來蘇姑娘是下定決心不與在下合作嗎?」李民安突然問道。

蘇慕蓮有些無奈,怎又是這個話題?難道她的反應還不夠明顯嗎?於是抱歉的笑了笑,說道:「李少爺何必執著呢?這天下糕點做得好的人,多得是,而且我手藝回潮了。」

並沒有生氣的李民安笑了笑,隨後拿起筷子吃起飯來,吃完后,兩姐妹便告別了。

回去的路上,蘇慕芝思來想去著實不明白,好奇的問道:「姐姐,李民安到底幾個意思?」

蘇慕蓮也看不透的搖搖頭,無奈的聳肩說道:「日後我們進城來買東西,盡量躲著點兒,速戰速決。」


轉眼間已經是九月下旬,天氣漸漸變涼,蘇慕蓮瞧著土壤裡面的棉花已經發了芽,於是一大早拿著篷布來到田地。

疑惑不解的蘇慕芝開啟了十萬個為什麼的問題模式,好奇的看著搗鼓著的蘇慕蓮,問道:「姐姐,這篷子有何用?」

隨後在蘇慕蓮的指揮下,兩人將篷布都撐了起來,然後加以固定,最後便形成了現代的大棚!

蘇家田地在眾田地裡面格外顯現,最為獨特。

「姐姐,我們搭棚子做什麼?」蘇慕芝又緊接著問道。

「這叫做大棚蔬菜,我們搭個棚子,裡面的溫度就會與外面的溫度不一樣,這樣到了冬天,棉花也不會被凍死。」蘇慕蓮慢悠悠的解釋道。

「我明白了。」蘇慕芝恍然大悟的笑了笑,「就像是人穿上衣服,就不會被凍著。」

蘇慕蓮點點頭:「聰明,走吧,我們回去吧。」

回到家的兩姐妹,因為勞動了許多,所以非常勞累,紛紛倒了一杯水喝了起來,正準備第二杯水的時候,突然桌子開始晃動起來,就連水杯的水也灑了出來。

感覺到不對勁的蘇慕蓮,連忙拉起蘇慕芝往外跑去,隨後只瞧著周圍的房子突然倒塌,一瞬間便成為一片廢墟,緊接著傳來村民們發出恐慌的聲音。

「姐姐,發生什麼了?」蘇慕芝緊緊地抓住蘇慕蓮的胳膊,詢問道。

蘇慕蓮環視一圈,腦子裡面反映出一個詞,面容沉重,嚴肅的說道:「地震了。」

「地震?」蘇慕芝驚訝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反問道,「什麼是地震?」

「一種自然災害,就是地面在運動。」蘇慕蓮大概的解釋著,就算再仔細,她也聽不懂。

「有人嗎?我家夫人還在房間裡面呢!」突然傳來一個人的哭吼聲。

話落,緊接著傳來雜七雜八的哭喊聲。

現在房子塌了,兩姐妹已經沒了住所,一下子變得無依無靠。

不一會兒,知縣大人帶著官兵來到了村裡,一邊搜索被困的村民,一邊安慰著百姓們激動的心。

只瞧著跟來的李民安在人群中尋找著。

「蘇姑娘。」鎖定了目標的李民安,見蘇慕蓮平安無事,心中鬆了一口氣,趕緊上前抓起她的雙肩,擔憂的上下打量,「你沒事吧?」

蘇慕蓮連忙推開他的手,後退兩步,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多謝李少爺,我沒事兒。」

「不要騙我,真的沒事嗎?」李民安著急的質問道,「若是受傷了,我好請大夫。」

微微低著頭的蘇慕蓮,揚著溫柔的笑容,細聲說道:「多謝李少爺,我並未受傷。」

再三確定后的李民安,這才放心的鬆口氣。

蘇慕芝瞧著這狀況,暗中想到有情況。

「李少爺,這是災區,著實太危險了,不如你先回去吧?這裡就交給下官。」知縣走到李民安面前,拱手說道。

知縣說得也是,這裡有位大少爺,便是在添亂。

李民安聽了,贊同的點頭,上前牽起蘇慕蓮的手,說道:「跟我進城吧。」

好巧不巧,這一幕被趕來的程傲然給看見了,程傲然看著心愛人跟著其他男人曖昧,自然生氣,於是轉頭就走。

蘇慕芝見后,連忙用肩膀碰了碰蘇慕蓮,在她耳邊低聲說道:「程公子瞧見走了。」

蘇慕蓮一聽,驚慌失措的掙脫開被握著的手,感激笑道:「多謝李少爺的好意,這裡是我的家,村民們受傷了,我也想出一份力。」


「這裡有知縣照顧,而且你也需要照顧。」李民安著急的說道。

蘇慕蓮堅持的笑說道:「受傷的村民太多了,他們更需要照顧,李少爺,你回去吧。」

李民安見她執意如此,也沒有堅持,朝著知縣招了招手,說道:「在這裡搭個簡單的棚子作為賑災所,」

知縣恭敬的回答:「下官遵命。」

「我瞧著蘇姑娘的房子受災較少,你派人將她的房子修繕一下,讓她能住進去。」李民安又吩咐道。

知縣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蘇慕蓮,隨後趕緊答應:「屬下遵命。」

「若是缺少什麼,記得告訴我。」李民安對著蘇慕蓮叮囑道。

「多謝。」蘇慕蓮從他的雙眼裡面感受到難得的溫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說道。

李民安只是淡淡一笑,然後轉身離去了。

兩姐妹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直至消失。

「姐姐,你說李民安該不會是喜歡上你了吧?」故作神秘兮兮的蘇慕芝,對她眨了眨巴眼睛,不可思議的反問道。

蘇慕蓮打斷道:「別胡說八道,若是喜歡我,咱們也不可能住在這裡了。」

蘇慕芝顯然不相信,畢竟這個說法太牽強了,幸災樂禍的聳聳肩,說道:「姐姐,你最近桃花運好,方才那一幕,程公子顯然是誤會了。」

蘇慕蓮想到這裡,便開始慌張起來,氣憤的跺跺腳。

「挨千刀的李民安,你在這兒等我,我去去就回。」 蘇慕蓮急匆匆的跑到了秘密基地,果不其然,看見程傲然一人舞劍,能聽見長劍劃破空氣的聲音,一個高挑,便在一根竹子上留下印記。

她知道,他是在發泄心中的憤怒。

他像是著魔一般,不停的揮著長劍許久才停了下來,喘著粗氣,雙眼充滿怒氣。

心虛的蘇慕蓮走上前,笑嘻嘻的喚道:「程傲然?」

只見陳傲然側過身,直接選擇了無視她。

蘇慕蓮當然能夠感受到他的怒火,嘟起嘴巴,委屈的說道:「程傲然,我和李民安什麼也沒有,你聽我解釋可好?」


程傲然聽后,這才側回身子,冷漠的眼神望向蘇慕蓮,依舊不語。

此時此刻的蘇慕蓮就像是一隻偷腥被發現的貓,著急的解釋起來,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李民安會來村裡面,他拉著我的手,也是突發情況,我也始料未及嘛。」

程傲然依舊面不改色的望向蘇慕蓮。

蘇慕蓮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委屈的嘟起嘴巴,說著:「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好不好?李民安把我整得這麼狼狽,我跟他只能是仇人關係。」

程傲然依舊不語。

蘇慕蓮倒是著急的跺跺腳,雙手叉腰的看向程傲然,生氣的望著他,不滿的說道:「程傲然,我可不喜歡冷暴力,若你再不理我,我就真隨便找個人嫁了去。」

她的話剛說話,感覺到自己的腰被兩隻手環住,接下來,自己的唇也被緊緊蓋住,能感覺到男人在用力的吸取,發泄著內心的不滿。

過了好一會兒,有些喘不過氣來的蘇慕蓮,使勁推開程傲然,擦去嘴邊的吐沫星子,不滿的望向他,跺腳說道:「程傲然,你這是做什麼?」

並未立刻回答的程傲然,上前緊緊抱住蘇慕蓮,低聲說道:「阿慕,這輩子你都不能離開我。」

蘇慕蓮聽到這句話后,本是冒火的心,一下子心軟了,同樣緊緊地抱著他,低聲說道:「你這個小氣的男人,是你不聽我解釋的,吃醋大王!」

程傲然鬆開她,抬起手撫摸著她消瘦的側臉,深情的望向她,低聲說道:「看見他碰你,我就恨不得剁了他手。」

蘇慕蓮笑了笑,說著:「好啦,不要生氣了。」說完又擁入了他的懷裡,撒嬌的轉移著話題說道,「你怎麼突然來村裡了?」

「這不是地動了嗎?我擔心你,所以便來看你。」程傲然笑著解釋道。


所以這才是蘇慕蓮最尷尬的地方,來探望的男朋友看見其他男人安慰女朋友,程傲然生氣也是理所當然。


蘇慕蓮拉起他的手,在空中左右搖晃,嗲聲嗲氣的說道:「嘿嘿,當時我反應可快了,拉著慕芝就逃了出來,所以沒事。」

程傲然見她賣萌的模樣,心跳又加速起來,不過強忍著,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蘇慕蓮瞧著他冷淡的反應,鬆開他的手,詢問道:「那你和叔叔呢?還好嗎?」

「我們一切無事,你放心吧。」程傲然回答道。

下一秒,似乎想到什麼的蘇慕蓮著急的瞪大眼睛,跺腳說道:「糟了糟了!」

「怎麼了?」見她反應的程傲然,心也抓緊了,擔憂的問道。

蘇慕蓮拉起程傲然的手,便往山下跑去,解釋道:「我今天在田地裡面搭的棚子,若是垮了的話,我的棉花就沒救了。」

程傲然看著她著急的樣子,很是迷人,偶爾就像是一個迷糊蛋,好奇的問道:「你在田地裡面搭棚子做什麼?」

蘇慕蓮「哎呀」一聲,說道:「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楚。」

兩人跑到田地裡面,氣喘吁吁的蘇慕蓮看著棚子相安無事,懸著的心也放下了,露出一抹高興的笑容。

程傲然連忙為她拍撫著後背。

激動得都快跳起來的蘇慕蓮,一把抱住程傲然,說道:「我成功了,我竟然成功了。」

這是程傲然第一次看見如此激動的蘇慕蓮,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去回應,只是傻傻的待在原地。

隨後,放開程傲然的蘇慕蓮,連忙下了田,走到大棚裡面,仔細的檢查著衝出土壤的小芽,發現都完好無損好,才徹底的鬆了口氣。

程傲然則一直跟在後面,靜靜的看著蘇慕蓮忙活著。

「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會搭建棚子?」蘇慕蓮笑嘻嘻的問道。

程傲然點點頭。。

蘇慕蓮詳細的解釋一番,聽得程傲然驚嘆不已,沒想到蘇慕蓮的想法如此新穎,無論是什麼事,都可以做到獨特。

「是不是覺得我很聰明?」背著手的蘇慕蓮,得意洋洋的看著他,低聲問道。

程傲然點點頭,環視一圈,一本正經的說道:「能想出這個法子的,這天底下也許只有你一人了。」隨後走到她的面前,低聲說道,「阿慕,你還有什麼讓我驚喜的地方?」

「哼!吃醋大王。」蘇慕蓮撅起嘴巴,故作生氣的瞪了他一眼,繞過他,往大棚外走去,說道,「我以後可不想嫁給吃醋大王。」

程傲然連忙從背後抱住了她,將她圈在懷中,附在她的耳邊,說道:「若是其他男子不討好你,我便不再做吃醋大王。」

聽到這話的蘇慕蓮,覺得好生不公平的瞪大眼睛,鼓起腮幫子,說道:「這個我怎麼能決定呢?」

「阿慕,你知道嗎?我真想把你鎖在房間裡面,寵你一生一世。」程傲然低聲說道。

聽到這話的蘇慕蓮並未感到開心,反而有些害怕的愣了愣,扯了扯嘴角,他發現程傲然這個男人佔有慾是有多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