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早已過了飯點,大廳中的人卻依舊不少,幾人進去點了菜,卻遲遲端不上來。

「今天是第八天了吧,那些精靈究竟躲到哪兒去了?」「咳,管他躲到哪兒去,這麼多人撒開了找,就是長著翅膀他也飛不上天去!只要逮著一個,那就幾年吃喝不愁了!」玥兒柳眉倒豎,嘭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便要發作。哐鐺一聲,她身後的椅子倒在地上。蕭天眼疾手快按住她,大廳中的人已經被驚動,目光紛紛掃過來,落在他們身上

「今天是第八天了吧,那些精靈究竟躲到哪兒去了?」

「咳,管他躲到哪兒去,這麼多人撒開了找,就是長著翅膀他也飛不上天去!只要逮著一個,那就幾年吃喝不愁了!」

玥兒柳眉倒豎,嘭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便要發作。哐鐺一聲,她身後的椅子倒在地上。

蕭天眼疾手快按住她,大廳中的人已經被驚動,目光紛紛掃過來,落在他們身上。

蕭天沖著眾人歉意地微笑:「呵呵,對不住,這丫頭就是這麼個性子,只說了一句不許她去看熱鬧,就跟我翻臉了。讓各位見笑了。」

說著回頭聲色俱厲地喝叱玥兒:「說了樹林里有野獸會吃人的,你還不聽,再不聽就把你送回去!」

玥兒很不服氣地掙扎著,青武扶起椅子,在旁邊小聲地勸解著:「你要聽天哥的話,不然天哥不帶你出去玩了。」

眾人見是小情侶吵架,都是嘿然一笑,各自繼續各自的話題。

也有人多管閑事出聲勸解:「小姑娘,那妖精森林可不是什麼好去處,進去的人十有*就出不來了,你年紀輕輕的,長得也可愛,何苦為看熱鬧送了命?聽你男朋友的沒錯,快回家去吧!」

蕭天沖著玥兒使個眼色,玥兒安靜下來,低著頭不再作聲。

蕭天對她使了個稍安勿躁的眼神,起身向剛才出言勸解的中年男子走去。

中年男子約摸三十多歲,一張方臉,身形魁梧,神情剽悍。與他同桌的是兩個年齡差不多的男子,三人正一邊吃一邊低聲聊著。

蕭天走到他們身邊坐下,向櫃檯招手:「再加兩個菜,一壺酒,算在我賬上。」

中年男子抬眼看了看蕭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小夥子,女朋友不聽話?」

蕭天苦笑著:「被寵壞了的小丫頭,聽說妖精森林裡出現了精靈,鬧著非要去看看,這萬一要是出點什麼事,我怎麼跟她家大人交待?話說回來,大哥,」他沖著掌柜老頭兒做了個快點的手勢,自來熟地端起酒壺,給三個男子滿上了酒:「大哥,森林裡有妖精,這事究竟是真是假?」

中年男子接過掌柜老頭兒遞來的酒,對著蕭天晃了晃:「承情了,老弟。你問的這事是真的,大概出現了有幾十個精靈吧,有男有女。這傳言已經有十幾天了,鬧得沸沸揚揚的,不過這妖精森林可不是人人能進的,奉勸你們不要去了。想看精靈,那些傭兵們抓到了總會帶出來的,那時再看也不遲啊!」

不等蕭天答話,中年男子又有意無意地看了玥兒一眼:「你那女朋友怕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吧?在這兒大家都長著眼睛能看出來,到了林子里,昏天黑地的,誰也保不住哪個起了壞心,出點什麼事兒,這花骨朵一般的小姑娘就可惜了。」

蕭天笑著說:「誰說不是呢,我再勸勸她吧。不過這丫頭倔得很,也不知道聽不聽得進去。」

「是了,現在孩子都這樣,不過磨練一下也好。我也有個女兒,和你們差不多大,成天叫嚷著要出去走江湖,呵呵。」

中年人爽朗地笑了起來,看著玥兒的眼光也有幾分慈愛的模樣。

掌柜老頭兒把加的兩個菜端上來,蕭天吃了兩口,就回到了自己桌子邊。

剛剛聽到聖林中有精靈出現的消息,蕭天第一反應就是:難道古科他們被發現了?可是我的整容技術大有提高,怎麼可能被人看出來的?

剛才和那幾人一席談話,他終於弄清楚了,十幾天前妖精森林中就出現了幾十個精靈,那麼這些精靈肯定不是古科等人了。但古科等人呢?他們到哪兒去了?

心不在焉地撥拉了幾口飯,蕭天揚手:「掌柜的,結賬。」

掌柜的老頭兒顛顛地小跑過來,蕭天遞給他一個金幣:「不用找了。」老闆大喜,正欲離去,蕭天又拽住了他。

他悄聲描述了古科等四人的樣子,向老闆打聽有沒有見到這樣的幾個少年男女。


老闆的回答讓他更加心急如焚:「這個,好像是有這麼幾個孩子,衣服穿得挺乾淨,模樣也都挺漂亮,可就是四個男孩子,沒有你說的什麼女孩子。昨天中午幾個人去了妖精森林。小老兒當時心裡還想,這麼漂亮的孩子們跑到森林裡去送死,嘖嘖,家裡大人也不管一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言朵朵變成男孩了,但蕭天已經可以肯定,那就是古科他們了!

三人對視一眼,蕭天對老闆道:「大叔,除了這些飯菜以外,麻煩您幫我們準備些乾糧,一會吃完飯要帶走。」

老頭嘆了口氣,搖著頭走了,遠遠地傳來他的話:「唉,現在的孩子們,不知天高地厚,你們的命難道不是爹生娘養的么……」

玥兒最是性急,急道:「天哥,他們會不會有危險啊?」

蕭天沒有回答,他的心裡也沒把握。

若是平時,這幾人進入聖林當然是沒有什麼危險,可是現在小鎮上雲集了大批的冒險者和傭兵,商隊,這些人良莠不齊,難保不會有人對幾個少年下毒手。古科等人雖然機靈,畢竟未經世事,還不知道人心可以險惡到什麼程度。

對於他們來說,森林不是最危險的,森林中的人是最危險的。

幾人匆匆吃了飯,帶了乾糧,將大車寄在客棧里,顧不得天色已晚,向聖林出發。

客棧老闆在他們身後搖著頭:「唉,看你們也不是缺錢花的,為湊個熱鬧送了小命,值嗎?這些天抬回來的屍體還少嗎?那些個大力壯的都被抬回來了……」

不理身後老頭兒的嘮叨,幾個少年沿著小路向妖精森林而去。

秋風涼爽,玥兒興奮地捉著蕭天的手——精靈聖林就是自己的故國,從小就聽媽媽說聖林有多美,終於能夠親身見識一下了。

夜晚的森林中星月無光,伸手不見五指,地上鋪著厚厚的落葉,不時有枯枝掛住褲腳。

蕭天心念一動,施展一個光系小法訣:空明燈。

燈光在指尖幽幽亮起,照得方圓十米的範圍內亮如白晝。

玥兒左顧右盼,忽然停下腳步,雙手放在一棵大樹上,仰起了頭喃喃有聲。

幽光照在少女美麗的臉頰上,她的眼睛里閃爍著莫名的神秘光芒。

她如玉般的小手中發出一陣綠色的柔光,滲入了樹皮中,大樹一陣輕微的顫抖,綠色的柔光漸漸向下,進入了大樹的根部。

玥兒放開手掌,帶著幾個人向東方走去。

奇怪的是,幾人所到之處林中的樹木都自動讓開了路,前面的灌木叢自動向兩邊伸展,讓出一條可供一人行走的小路,原本有人小腿高的,絆腳的藤蔓平平地貼在地上,踩上去柔軟而富有彈性,一些長有毒刺的植物都把葉子捲起來遮住毒刺,以防掛傷幾人。

行進過程中不時有各種顏色的花朵,花瓣落在玥兒的頭上,衣衫上。 一路走來,花香果香撲鼻,蕭天只覺得這夜路走得輕鬆愜意,回頭看青武和青青,也是一臉欣賞的表情,似乎又回到了月光下的葯仙草原,幾人並肩在草原上遊玩。

青青落在蕭天肩上,向玥兒道:「玥兒,你這是什麼法術?教給我好不好?以後到森林裡就方便得多了。」

玥兒撇了撇嘴道:「可不是我不教你,這是通過血脈傳承的,就連小古哥和林傑也不會哦。再說了,只有聖林里的樹木才聽我的話哦。」

青青失望地哦了一聲,抖了抖羽毛,大概覺得身子太大了在林中不方便吧,嘴裡咕嚕了幾句,身子一縮,竟然變小了許多,只有拳頭大小。

玥兒看得大是有趣,對青青說:「咦?你能變這麼小?以前怎麼沒見過你這一招呢?」

青青懶洋洋地道:「這也是血脈傳承,青武和飛宣也是不會的哦,不過我這個可是隨時隨地都能施展的哦。」

這傢伙說完就把頭埋在翅膀中睡了。


連著幾天趕路,幾人其實都有些累了,但因為擔心小古等人的安危,又連夜在森林裡跋涉,幾個少年都有抬不起腿的感覺。

夜半時分,一行人終於到了昨晚古科等人宿營的地方。

玥兒停了下來,道:「他們在這兒遭到了迷霧的攻擊。」

青武問:「你怎麼知道的?」

玥兒伸手向四周一指:「它們告訴我的呀,咱們來這兒也是它們指的路,聖林中的樹木和我有心靈感應。」

聽玥兒說古科等人沒有什麼危險,蕭天在原地升起了篝火,準備休息一下,明天早晨去和古科等人會合。

熊熊的篝火燃燒起來,火苗跳動著,

烤得人胸前發熱,蕭天左右看了看:「這會兒要是有隻野兔就好了,剛好烤著吃。」

玥兒神情一肅:「盡量不要在精靈聖林里殺傷動物,除非你餓得不行了。」

蕭天哈哈一笑:「好吧,我們不烤野兔,我們烤靴子。」

蕭天和青武把又臟又臭的靴子脫下來,放在火邊上讓它慢慢烤乾,這樣明天走起路來會舒服許多。

玥兒皺起了好看的小鼻子,嗔道:「臭死了,拿到一邊去!」

她從旁邊樹下尋了一根枯枝,將青武的靴子挑起來,遠遠地扔到火堆的另一邊。

蕭天以為下一步就是自己的靴子了,玥兒卻皺了皺眉頭,坐得離那靴子遠了些。從頭至尾,她竟是始終沒去動蕭天的靴子。

青武不幹了:「玥兒,你這是歧視,憑什麼蕭天的靴子放在火堆旁邊,我的就要扔那麼遠?要是半夜裡被野獸叼走了怎麼辦?」

玥兒微微一笑,也不理他,她背靠著大樹,很快睡著了。

無論天氣是否晴朗,森林中永遠是陰暗的。清晨,太陽穿透密密的枝葉,在林間灑下星星點點的陽光。

與古科等人所見不同的是,太陽剛剛升起,附近林中的樹木全都聚攏枝葉,讓陽光更多地照射到幾個少年的身上。空氣異常清新,先前那種**的味道似乎從來沒有存在過。

幾人把乾糧在火上烤了烤,草草填飽肚子,青武撲滅篝火,三人一鳥向著東方走去。

玥兒忽然停住腳步,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

蕭天和青武也跟著停下腳步,看著這森林中的女王。

玥兒臉上神色變幻不定,腳步卻更加輕盈地向前面走去。

前面的樹林中有金屬的反光閃耀,五個身穿黑色勁裝的男子,手中無一例外提著刀或劍,呈扇形分佈,邊搜索邊前進,這些人前進的方向也是東方。

玥兒嘟起了小嘴,雙手合什默念法訣,小手向著那幾人一指,走在最後的那人忽然被什麼絆了一下,一個踉蹌摔倒在地,無巧不巧地,臉磕在地面裸露的樹根上。

那人「哎喲」一聲,吐出兩顆牙齒,他站起來,憤憤地罵道:「他瑪的,這趟出來不順,走路都摔跟頭!」

青青咯的一聲笑了,翅膀神奇地做出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玥兒大為得意,格格一笑,悄聲道:「壞傢伙們,再讓你們進來捕獵精靈!」

蕭天心中也痛恨這些人類中的敗類,小聲誇道:「好,玥兒了不起哪!」

玥兒高高地昂起了頭,露出一副你也不看看是誰的表情,得意地向前走去。

蕭天等人的行進速度比黑衣人要快得多,當距離對方十幾米時,對方很警覺地回頭揚起了武器,看到是幾個人類的少年,這才將舉起的刀劍放了下去。

兩邊的距離越來越近,幾個男人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掃視了一下,很快盯在玥兒的身上,至於蕭天和青武,則被直接忽視了。


青青早已機靈地飛到高高的樹冠上去了。

一個男人走了過來,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玥兒:「小美女,你也來尋找精靈?你這模樣可不賴呀,精靈怕是也沒你漂亮吧!」

剛剛掉了兩顆牙的那人跟在他身後,漏風的嘴並不妨礙他說話:「美女,我怎麼看你都像個精靈,是不是精靈偽裝的?」

玥兒小臉漲得通紅,瞪著大眼睛正要說話,蕭天怕這些人說出更難聽的話來,伸手將玥兒扯到了自己身後,冷然道:「各位可曾見過精靈是金髮紫眸的嗎?」

那漏風嘴悄悄握緊了手中的長劍,手背上青筋畢露,蕭天注意到了他這個小動作,右手握住了腰間的赤索劍柄。

漏風嘴根本沒把他當成一回事,上前兩步說道:「是不是精靈得剝了衣衫才知道,看頭髮和眼睛可看不出來!」

他不等蕭天答話,劍光閃起,向著蕭天當胸刺來,赤索無聲無息地出鞘,帶著一抹灼熱的紅光,由下而上迎向對方的長劍,兩劍相交,「鏘」的一聲,漏風嘴手中的長劍只剩半載,劍尖被削斷了飛出老遠。

幾個黑衣人一擁而上,那漏風嘴喊道:「女人歸你們,我要這把劍!」

青武拽著玥兒退後兩步,撥出背後的雙手大劍,護在玥兒的面前。

蕭天迎了上去,招架幾人的攻擊,一邊給青武安排工作:「青武你保護好玥兒,這兒沒你什麼事!」

青青在青武耳邊咕噥道:「天哥一直沒機會實戰,這下正好練練手!把苦差事都交給你,究竟玥兒是誰的馬子?」

青青同學的青式幽默不論在什麼狀態下都能超常發揮……

玥兒聽到了青青的話,卻難得地沒有發作,紅了臉看著場中的情勢。

看得出這幾個人是經常在一起戰鬥的夥伴,互相配合得無懈可擊。

大概覺得這看起來平常的少年很好打發,黑衣人並沒有一擁而上,而是分出兩個人分別從左右攻向蕭天,刀和劍一齊往他要害處招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