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子的硬度和鋒利都是差不多的,而從剛纔二十米的位置,可以精準的將刀子扔出來,一下子洞穿自己的刀子,顯然不簡單絕對的高手。

兩人目光冰冷的互相看着對方。李二牛、翠芬、林曉曉無比緊張的看着一切。這個目標的實力從李二牛的身上,清楚的看到了。紅細胞特戰隊李二牛實力雖然差一點,但是能也是放在那裏的,雖然比林凌差一點,但也不是一般的人能達到的水平。這位神祕男子可以將李二牛打到這種程度,甚至李二牛沒有任何一點反擊的能力,這已經是一

兩人目光冰冷的互相看着對方。

李二牛、翠芬、林曉曉無比緊張的看着一切。

這個目標的實力從李二牛的身上,清楚的看到了。

紅細胞特戰隊李二牛實力雖然差一點,但是能也是放在那裏的,雖然比林凌差一點,但也不是一般的人能達到的水平。

這位神祕男子可以將李二牛打到這種程度,甚至李二牛沒有任何一點反擊的能力,這已經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砰。”

“砰!”

剎那間,兩人迅速爆發積累的戰鬥。

兩人之間的戰鬥是乾脆的,完全是一種身體硬生生的對抗,身體不斷的撞擊在一切,發出砰砰的聲音。

作爲戰鬥人員,首先鍛煉出來的就是身體的強健和抗擊打能力。

比如說練泰拳的人,他們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不斷的將自己的腿部,手臂的肘部,還有膝蓋,全部每天都是瘋狂的打着大樹,甚至是石頭。

在日積月累之下,他們的身體成爲鋼鐵一般堅硬的存在。

林凌的身體通過系統的獎勵,不斷得到強話,而男子的身體那是實打實自己訓練出來的。

他都有點感覺不可思議了,究竟是經歷多大的努力和痛苦,纔是可以擁有這樣的身體。

“砰。”

兩人的拳頭撞在一切。

林凌後退一步,感覺自己骨頭都要碎了,而男子顯然情況也不好,手臂開始顫抖起來。

“你走不掉了。”

林凌收斂自己隨時準備進攻的姿勢,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說道:“現在你唯一的機會就是投降,哪怕你可以戰勝我,只要是我稍微拖延一點事情,你也沒有機會了。”

“桀桀。”

男子只是冷冷的笑着,面容上透漏出陰森和猙獰,嘴角立馬咧出一抹兇殘,陰森道:“能夠遇到你這樣的對手,我很開心。”


下一刻,對方直接衝了上來。

林凌迅速反擊。

現在他心中所擔心的問題十分簡單,此人手中有槍,而一直都沒有使用,所以他不敢冒險。

如果要是將對方一下子只是給打趴下的話,那麼問題就嚴重了,這個人一定會掏槍。

自己在近距離,可以簡單的躲掉,而其他遠處的人不一定。

必須要確保可以一擊幹掉這個人的方式,不然纔是危險的,可一個如此強大的人,很難將對方一下子幹掉的,這一點是不用說的,也是十分難辦的。

“怎麼辦!”

林曉曉一臉擔心的看和林凌跟神祕男子的戰鬥。

此時的林凌似乎不是對方的對手,竟然在不斷的後退,形成一種節節敗退的感覺。

“不用擔心,這不是林凌真正的實力。”


作爲隊友,李二牛自然是瞭解林凌,紅細胞特戰隊第一人可不是白叫的,而是真正有強大的實力,這一點是不用說的。

“這是他爲了讓我們處於安全的位置。”

說完,李二牛毫不猶豫的帶着翠芬和林曉曉遠離。

神祕男子看了一眼,笑道:“怎麼,你這是想要將我吸引到遠處,然後不對他們產生危險嗎?”

林凌接下對方的一拳,感覺到自己的半個身子都在疼,巨大的力量所帶來的震顫,將內臟都搞的十分疼了,完全是稍微有點控制不住了。


“哼。”

他冷哼一聲,笑道:“你真的以爲自己很強大嗎?真的以爲我害怕你嗎?”

神祕男子一怔,他自然明白林凌有點實力,但是兩人誰能夠勝利還是一個未知數,畢竟戰鬥之中參與者太多東西,而且他還有着隱藏的手段。

“哦?你這麼說是一點都沒有將我當做一回事了,很容易就可以殺死我嗎?”

轉而,突然一腳朝着林凌踢來。

“砰。”

林凌用自己的腿擋住對方的腿,可下一刻就感覺到刺痛,立馬看到在男子腿部膝蓋的位置,有着鋒利的東西刺了出來。

他的腿上也開始流淌出鮮血。

“你知道嗎?作爲你們這些特種兵最可憐的是什麼。”

神祕男子無比陰冷,獰笑着說道:“那就是你們想着是保護人,這樣自然就是限制你們的能力了,而我們就是簡單多了,我們只是殺人,我們儘可能的是強大自己,所以勝利的往往都是我們。”

顯然他對於自己身上所隱藏這些機關而興奮,畢竟有了這些藏在身體上鋒利的東西,任何觸碰都將給對手帶來很大的傷害,一旦要是身體因爲受傷受到影響的話,那就是死定了,一點希望都不帶有的。

林凌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別紮了好幾個空洞,鮮血不斷的流淌出來,下一刻他則是變得無比冷漠:“你成功的讓我憤怒了,你會體驗一些痛苦,希望你可以承受住。” “哈哈哈。”

神祕男子瘋狂的笑着,不屑道:“好啊,你有什麼樣實力你就用出來吧,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不然你可是會被我殺掉的,甚至會成爲我的人質。”

嘶啦!

隱藏在他身體上一些鋒利的東西,已經是全部都刺了出來,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人形武器。

如此鋒利的利刃,看着就讓人毛骨悚然。

現在的林凌沒有任何武器,完全都是近身戰,而此時對方身上都是鋒利的東西,必然是處於劣勢,這樣的問題顯然就尷尬了,纔是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解決一切的,而且整個人也是會陷入到悲催的。

李二牛在遠處看着一些,內心無比的慌張。

林凌可是危險了,現在唯一能期待的是什麼,那就是何晨光他們可以快一點來,不然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死吧!”

一道無比淒厲陰森的聲音,驟然間這個傢伙直接就衝了上來,沒有任何一點客氣。

咻咻!

冷冷的光不斷的閃爍着,他的手腳非快的朝着林凌攻擊着。

林凌只能不斷的後退,對方的速遞實在太多。

“怎麼,你怎麼不反擊呢。”

神祕一臉興奮的笑容,每一次攻擊都是帶着鋒利的利刃,請問怎麼反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要是伸出手,手臂必然會被切斷,如果要是擡起腳,腳也會瞬間被斬斷。

在沒有熱武器之下的他,那就是最強大的存在,不論是任何人都無法戰勝他。

“嘭!”

巨大的力量。

神祕男子一臉詫異,驚恐的看着自己的手竟然被抓住了。

林凌的動作完全是躲避了對方的利刃,在縫隙之中找到一個可以抓住對方手臂的機會。

“你真是一個可笑的人。”

神祕男子感覺到寒冷,立馬另外一隻手迅速朝着林凌的腦袋轟了上來。


關鍵時刻,林凌抓着男子的手,直接身子移動一下,然後就刷的一聲,那種切割所帶來的洗禮聲音。

“啊!”

男子一聲慘叫,迅速的往後退着。

他的半個手掌都被切掉了,最關鍵的這可是被自己武器切割掉的。

他無比緊張的看着林凌,這一次不敢有任何的冒失了,畢竟已經是損失掉半個手掌了,這一下甚至有可能決定輸贏。

“你怕了。”

林凌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這樣一個將自己全身都帶着鋒利武器的人,你以爲自己十分厲害,讓人不能對你出手,你真是太可笑了,只要是抓到任何一點機會,那麼你的這些武器都將成爲可笑的存在,甚至這些東西只是會傷害你。”

“啊!”

神祕男子一聲嘶吼,如同野獸一般的朝着林凌衝了上來。

此時他內心充滿着壓力和不安,剛纔林凌抓住他的手臂,然後竟然採用利用給他的手臂攻擊,已經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了。

不僅僅是躲避了危險,甚至還利用起來一切。

這樣的人太可怕了,但不能放棄。

“死吧!”

再一次飛快的攻擊,男子身上的刀子和刺都十分的鋒利。

“砰。”


突然林凌一閃左側,然後又是一個橫向移動兩步。

接下來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男子的膝蓋一下子撞在大樹上了,而膝蓋的位置就是有着鋒利的刺,這些尖刺一下子就刺入到了樹上,男子的腿都拔不出來了。

他瘋狂的掙扎着,這樣被限制在樹上的他,不是等死嗎?

林凌站在一邊,安靜的看着,笑道:“這些不錯吧,你看似十分厲害的武器,其實是對於你近戰最大的一種拖累, 現在我想要對你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沒有任何一點麻煩。”

“砰。”

重重的一腳,一下子踢在男子的後背上。

咔嚓一聲。

在這一腳之下,彷彿男子的腰肢都別一腳給踢斷了,整個人都呈現出一種腰肢極度彎曲的狀態。

“怎麼樣,滋味不錯吧!”

林凌一臉的兇殘。

李二牛好懸被這個傢伙給殺了,他怎麼會仁慈,那可是自己的戰友,要是涼了怎麼辦,死的心都有了。

“這就是你成功惹怒我的後果。”

“嘭!”

又是一腳。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