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小李,你快去看看他們有沒有報告總部,如果沒有就算了,反正都過去了。”魅影道。

“好。”我去看看。李輝順眼快速跑了進去。希望沒有吧,否則就麻煩了。魅影心中祈禱着,走了進去。龍浩宇給血影打了個電話問清楚田靜的地址,然後打了個車快速而去,車上龍浩宇整理了一下凌亂的思緒。他到現在都沒有想通,到底是誰給田靜發的圖片,難道有人偷拍自己?不可能啊!當時賓館裏怎麼可能有人偷拍。可是除了自己

“好。”我去看看。李輝順眼快速跑了進去。


希望沒有吧,否則就麻煩了。魅影心中祈禱着,走了進去。

龍浩宇給血影打了個電話問清楚田靜的地址,然後打了個車快速而去,車上龍浩宇整理了一下凌亂的思緒。

他到現在都沒有想通,到底是誰給田靜發的圖片,難道有人偷拍自己?不可能啊!當時賓館裏怎麼可能有人偷拍。

可是除了自己與小穎,別人也不知道啊?

嗯?小穎?

龍浩宇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眼睛瞬間睜大。

對啊,這種事除了自己只有小穎了,別人誰能辦到,在聯想到顧小穎上樓時和自己說的話,龍浩宇不敢想了,他最不希望見到的就是這個,他也不相信顧小穎會這麼做。

可是龍浩宇還是拿出手機,想給顧小穎打電話問個清楚,找出顧小穎的電話,他又猶豫了。

不可能,小穎不是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龍浩宇又否定了心中所想,關了手機。

龍浩宇坐車來到了海邊,剛下車,血影便迎了上來。


“老大——”

“靜兒呢?”龍浩宇迫不及待問。

血影對着海邊努努嘴,龍浩宇順着血影目光看去,漆黑的海灘上,只有潮聲澎湃,龍浩宇一下子還沒有發現田靜,隨後定睛細看,纔在微弱的月光下看到田靜坐在海灘上。

“血影,辛苦了,你先坐車回去。”說完龍浩宇便迫不及待的對着田靜跑去。

“唉!英雄難過美人關啊!”看着龍浩宇焦急的背影,血影嘆息一聲。

龍浩宇來到海邊方纔看到,原來田靜坐在一塊礁石上,雙手抱着膝蓋,浪潮打開水滴濺在她身上也是毫無所覺,只是紅腫的眼睛呆呆的望着大海。

龍浩宇看罷心如刀絞,上前脫下自己的衣服爲田靜披上,然後靠着她坐下,順勢將她擁入懷裏,他現在只想這樣好好的抱着田靜。

“你來了?”田靜冷冷道。

“寶貝,這裏涼,我們回去說吧。”


“是嗎?比起我的心來,我感覺還是這裏暖點。”

田靜的話令龍浩宇心中更加自責起來,靜兒這麼好的女孩,自己竟然傷害了她。

“靜兒,對不起,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也不要你的解釋。”田靜打斷龍浩宇道:“你還記得我當初和你說的話嗎?”

“你愛我,我當永世相隨,不離不棄。你若負我,我便執彼岸花,在奈何橋上等你,因爲那是我血染紅的花朵。”

“靜兒,我遇到小穎了。”

“嗯?”田靜終於轉頭看向龍浩宇,不確定問:“誰?”

龍浩宇一字一頓道: “顧—小—穎。”

“她……不是死了嗎?”

“我也以爲她死了,可是她沒有,在宏運的股東大會上,她以贊助者的身份突然出現,我當時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就懵了。”

龍浩宇一臉的懊悔之色,繼續道:“從她死後我就對你一人動心過,除了你,我也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裏,這點請你相信我,靜兒,我愛你,我永遠愛你,今天我只是一時情謎,當時我心裏百感交集,我沒有控制住,但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以後絕對不會了。”

“以後不會了,我能相信你嗎?”田靜略帶哭腔道。

“對不起靜兒,我真的錯了,請你原諒我。”龍浩宇緊緊的抱着田靜,道:“我不能沒有你,我們的家也不能沒有你,爲了那個溫馨的家,你付出了多少,沒了你的歡聲笑語,那還是家嗎?還溫馨嗎?”

“小流氓,從我們相愛的那那一刻起,我就認定了你,我這一輩子都屬於你,從我知道你是楚門門主時,我就知道,以你的優秀,身邊自然少不了女人,但我相信你是愛我,我也不認爲你是那樣的人,可是今天這事令我幡然醒悟,我的想法好幼稚,只要是男人,終究英雄難過美人關。”

“寶貝,我不是英雄,有你這美人關就行了,別的我也不在乎。”龍浩宇見她有軟化的跡象,趕緊獻好道。

“你少貧嘴了,讓我好好靜會。”

“可以,不過咱回家靜唄,坐在這裏躲涼啊,對身體不好。”

龍浩宇說完不給田靜反對的機會,直接將她攔腰抱起,田靜也沒有反對,掙扎,就那樣任他抱着,只是淡淡來了句。

“我不想坐車。”

“好,那我抱着你回去,只要你能原諒我,別說走回去,飛回去都行。”

龍浩宇調笑一聲,起身就那樣抱着田靜往家走去。田靜是故意的,她要懲罰龍浩宇,確實,百卉小區距離外灘可不近,龍浩宇用了兩個小時纔回去,這可把他給累的夠嗆。

回到家龍浩宇將田靜放到牀上,爲她溫柔的蓋上被子,然後自己也一屁股躺在了牀上,他是實在累的不想動了。

“你出去,別在我牀上睡。”

“啊!”龍浩宇哭喪着臉看向田靜,道:“不是寶貝,你還生氣呢?”

“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田靜說着作勢就要起身。

“哎!別別……,我走我走,你別生氣,好好休息。”龍浩宇趕緊攔住了她,屁顛屁顛的出去了。

看着龍浩宇如此模樣,田靜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然後將頭埋在被子裏,哭泣起來。 鄒小北本來想讓水遠洋幾人幫忙,在他不在學校的這段時間,照顧一下林初雪,沒想到這小丫頭這麼強勢。

水遠洋看到鄒小北獨自一人在旁邊傻樂,便開始隱隱的壞笑,對着鄒小北說道。

“可惜啊,唉,太可惜了。”

“什麼可惜,怎麼了?”

此時,鄒小北心裏美滋滋的,腦海中還在想着林初雪打楊雯雯的畫面,聽到這句話,一下子回過神來,慌忙問道。

看到對方的興致被自己鉤回來,水遠洋又開始故作緊張的嘆了兩口氣,隨後說道。

“以後,我們小北哥的苦日子就要來了,小北哥,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啊。”

“多謝多謝,是要照顧好自己。”

ттκan C〇

鄒小北聽着水遠洋的語氣,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應了兩聲,惹得水遠洋一陣狂笑。

“不對!”

鄒小北見對方笑得厲害,豁然恍悟,沒想到自己竟然被水遠洋給暗中取笑了,一時間感覺羞愧難當。

楊三在旁邊聽着,也是一陣鬨笑,平時鄒小北說話的時候就像一個穩重的中年人,只有當被開玩笑的時候,幾人才覺得鄒小北是一個單純的高中生。

而事實上,也卻是如此,鄒小北現在的心智確實如中年人一般,至於爲什麼一被開玩笑就會顯得很幼稚,可能這就是男人吧。

在和自己的兄弟好友開玩笑時,纔會無憂無慮的放下一切。

“對了,明天就是週末,我們還是想一下去哪裏聚餐吧。”

看到兩人有意嘲弄自己,而且笑聲似乎沒有絲毫減弱的意思,鄒小北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急忙轉移話題。

“去陸上明月吧,我爸爸曾經帶我去過,那裏還不錯。”


陸上明月的名字雖然很土鱉,不過卻是歲城最大的一家酒店,裏面沒有大廳,只有包房,環境那是真的沒得挑,就是消費太貴了。

楊三微微地點了點頭,雖然陸上明月的消費水平很高,不過這是整個代練室第一次出來聚餐,團建那就一定要體面一點。

而且他們剛剛賺到錢,腰板硬荷包足,也不在乎這點錢。

“陸上明月嗎?”

鄒小北搜尋前世的記憶,想起來陸上明月確實很有名,不只是歲城,在附近幾個城市也是數一數二的,很多有錢人不惜驅車趕來,也要來此吃飯。

“好,就這裏了,水遠洋到時候你訂一個大一點的包間,錢我出。”

“這一點就不用你操心了,我爸爸是那個陸上明月的會員,可以直接就去,不用訂位置。”

陸上明月有幾個包間是專供會員享用的,就在酒店的最頂端,許多人都選擇在這裏應酬,而水遠洋的父親,也不例外。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雖然這句話水遠洋並沒有夾帶任何感情,只是想提個建議而已。

可鄒小北並不這樣想,覺得自己雖然小小的賺了一筆錢,可和水遠洋的家裏還是沒有辦法比。

鄒小北不禁苦笑連連,隨後嘆了一口氣,暗道,還是要努力奮鬥啊。

其實不只是鄒小北,就連楊三也是,楊三雖然在歲城西郊小有名氣,可是陸上明月也只去過兩次,都是梅姐帶他去的。

想到這裏,楊三的心中也忍不住浮現出兩個字,努力。

地點就這麼定了,幾人準備明天再告知衆人,給大家一個驚喜。

說完,水遠洋幾人就開始專心的打傳奇了,鄒小北實在忍不住疲憊,便躺下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鄒小北早早的就起來了,還去旁邊的理髮店洗了洗頭髮,便到了學校門口,等待林初雪。

學校的門剛一打開,林初雪就飛奔了出來,馬龍和胖子一時間沒有跟上,急急忙忙的趕過來。

昨天林初雪因爲擔心鄒小北的情況,根本沒有睡好,一雙美麗的眼睛,周圍已經有點泛黑。

鄒小北看到佳人跌跌撞撞的朝着自己奔來,微微的挺直了身子,張開雙臂,準備擁抱這一美好的時刻。

可隨之而來的不是一個溫暖的懷抱,而是一陣狂轟濫炸的數落。

“你就這麼捨得把我一個人扔在學校,你知不知道楊雯雯又來找我麻煩了。”


林初雪見到這個讓自己夜不能寐的人,一時間心中的委屈涌上來,忍不住對着眼前的鄒小北就是一陣訴苦。

說完之後,眼中的淚水隨着臉頰滑落下來,讓鄒小北看得很是憐惜。

面對眼前的佳人,鄒小北心中充滿愧疚,緩緩的放下雙臂,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對不起,我只是太擔心你了,小北哥哥,我好想你。”

看到鄒小北不知所措的樣子,林初雪的心中滿是心疼,隨後便抱住了這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少年。

鄒小北愣了一下,雙臂情不自禁地緊緊抱住眼前的女孩。

兩個人多希望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不去想任何事,就這樣永遠不分開。

馬龍看到林初雪跑出了學校,一下子慌了神,鄒小北讓自己照顧好林初雪,可沒想到這小丫頭跑的這麼快。

本來三人在學校的路上正悠閒地走着,誰知剛聽到學校大門打開的聲音,這小丫頭就跑了,速度之快,讓馬龍也是望塵莫及。

此時還剩一個拐角,就到了學校的後門,馬龍趕緊追出去,正好撞見兩人的甜蜜時刻,不禁尷尬不已,只好又跑了回來。

“我丟?什麼情況?大白天?啊?”

看到馬龍跑回來,胖子也是一臉詫異。

“我跑不動了,你跑吧,看看林初雪到哪裏了?”

胖子聽到這話,心裏更急了,平時這馬龍體力挺好的,怎麼今天說不行就不行了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