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頭.正是上次將她攔在二樓的女子.

「姑娘請這邊走.」她問也沒問.便將夕月引到一邊.夕月記得她曾說過.那邊是專供女子玩樂的地方.和大堂相同的擺設.只是地方稍小一些.高台上琴棋書畫擺放整齊.正在一對男女在比琴藝.她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別人的關注.將她引到此處.那女子便離開了.有人上茶.夕月邊品邊聽.倒真的像一個來此玩樂的女子.上方.兩個女

「姑娘請這邊走.」

她問也沒問.便將夕月引到一邊.夕月記得她曾說過.那邊是專供女子玩樂的地方.

和大堂相同的擺設.只是地方稍小一些.

高台上琴棋書畫擺放整齊.正在一對男女在比琴藝.

她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別人的關注.將她引到此處.那女子便離開了.

有人上茶.夕月邊品邊聽.倒真的像一個來此玩樂的女子.

上方.兩個女子並肩站在那裡.其中一人問道:「小姐.就是她嗎.」

「沒錯.茶送了嗎.」

「她正喝著.」

「哼哼.夕月……」

琴藝比完.台下一陣掌聲響起.下一輪卻是比畫.

「不知這一局.哪位姑娘指教.」

男子白皙的臉上有些透明.表情淡淡的.深邃的眼瞳看不清情緒.好似一潭清水.又似洶湧的大海.一身簡單的白袍.卻穿出了一種特別的氣質.

眾女坐在下方.自從他出來.便一直盯著.誰都沒聽到他說什麼.

「花痴.」

夕月小聲嘀咕.

男子鳳眸微轉.看向夕月.「請姑娘指教.」


他拱手相請.夕月一愣.她沒說什麼呀.她也沒得罪他呀.最主要的是.她不會畫畫呀.

「這位公子.請了.在下不會畫畫.勞公子看重.實在抱歉.」

夕月起身回禮.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

「沒才藝來這裡做什麼.」

「應該是來看東言公子的.」

「哼.這下丟人了吧.東言公子竟然選擇了她.」

有人小聲議論.夕月暗道:有本事讓他選你呀.笨女人.

「無妨.我可以教你.」


一語激起千層波.台上台下瞬間安靜.不過只維持了一瞬.立刻沸騰.

「怎麼可以這樣.」

「東言公子.她既然不會.我來吧.」

「你算哪根蔥.也配和東言公子一起作畫.」

「你又算哪支蒜.敢說我.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

「我吳小美是嚇大的.說啊.你是誰.讓本姑娘看看.你有多大的來頭.」

「……」

場面越發火爆.夕月看得有些頭大.這東言公子是什麼人啊.怎麼比起青玉公子的人氣.似乎也不多承讓.

「姑娘.請.」

「嘩……」

又是一陣倒吸聲.

夕月剛才見她們爭吵.便坐了下來.聽到聲音.抬眸.不知何時.男子已站在她的面前.向她伸出一隻手.溫柔無比的看著她.做出請的姿態.

「公子.你可真是……有心了.」她本想說你還真是固執.又怕這群紅了眼的丫頭們把她吃了.隨即改口.「請.」

「還望大家賞臉繼續.」

美男的魅力可見一般.東言公子開口.底下那群爭得臉紅脖子粗的姑娘們.立刻變成了一個個溫柔的小綿羊.讓夕月直搖頭.

看著對面的男子.他真的生得很好看.

墨發垂在背後.用一根絲帶輕束.不濃不淡的眉宇.嵌在一雙讓人迷惑的眼眸之上.長長的睫毛撲閃間.眉宇展開.不時跳動著.淡紅色的嘴唇薄薄的抿在一起.如同從畫里走出來的仙人.

他動作間行雲流水.鋪開紙張.從容刷掉多餘的墨汁.似在考慮什麼.夕月就這樣定定的看著他.

「我先送姑娘一幅畫可好.」

他的聲音帶著一股清涼的氣息.讓人聞之精神一震.夕月微笑點頭.

站在他身後.男子身上傳來陣陣竹香.這倒讓夕月有些奇怪.別人身上都是墨香多.文人一般都是舞筆弄墨才對.他怎麼會是這種味道呢.

見他望來.夕月向紙上望去.只是幾筆而已.已經勾勒出一個人的身形.由此看來.是一個女子.

「哇.東言公子在畫誰.」

「肯定不會是你.你高興個什麼勁.」

在東言公子望下去時.兩人都住了嘴.一派的恬淡閑適.彷彿剛才不是她們在爭辯. 西廳這裡.今天最特別.

站在上方觀望的女子輕語道:「時間差不多了吧.」

「快了小姐.」

「讓東言離開.」

「是.」

女子蹙了蹙眉.低頭快速退去.

宣紙上的身影漸漸清晰.夕月有一瞬間的錯愕.是她理解錯了嗎.

這畫中的女子是她.嗎.

雖然還沒描臉.但頭上那支木簪卻和她頭上的一模一樣.見人家沒說話.也沒看她.她也不好意思打斷他.


看著宣紙上漸漸成形的身影.夕月第一次覺得.原來她長這樣.

「東言公子.紫嫣姑娘請您過去.」

一個陌生女子的到來.打斷了夕月的沉思.

東言公子未抬頭.只是淡淡的開口:「有什麼事嗎.」

「不知.」女子向他見禮.夕月站在東言身後.也未抬頭.

「現在嗎.」

「對.」

得到答案.東言公子眉頭微蹙.頓了一瞬.隨即向夕月賠禮.

「真是對不起.姑娘若有閑暇.可否等上在下一會.」

夕月一手撫過略微蹺起的紙邊.輕笑道:「這幅畫可以送給我的嗎.」

「好.」


「東言公子……」

女子低語.東言公子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卻對著夕月說:「等我畫完一定送給姑娘.」

「嘻嘻.那小女子就在此等公子哦.」

夕月一直站在那幅畫的前面.東言公子離開后.台下瞬間變得噪雜了.

「姑娘請了.我們家姑娘在樓上等你.」

夕月抬頭.台下早已沒了其他人.說話的正是支開東言公子的女子.

「想見我.讓她自己下來吧.」

夕月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從容坐了下來.邊打量著四周.

「哼……」女子冷笑.「姑娘還是隨在下走的好.不然動起手來.若傷了姑娘.我家姑娘會怪在下不懂憐香惜玉的.」

「你會嗎.」夕月上下打量她.「其實你們大可不必這樣.本姑娘既然敢來.就沒有把你們放在眼裡.」

說到這裡.她頓了一下.「更何況.一個大男人扮成女子.怎麼.怕本姑娘跑了.」

「你……」女子的聲音一下子轉成男聲.「你若不去.別後悔.」

「廢話少說.她們人呢.」

夕月懶得和他們多言.直接問道.

「既然姑娘這麼心急.那在下就讓你見一見你的朋友.」

一道聲音從拐角樓閣處傳來.清涼如冰.

一身紫色長裙垂地.高挽的髮鬢.上插玉簪.動靜間從容有度.似從皇宮裡走出來的貴人.

她一出現.男子便俯身垂首.靜立在一旁.

「她們人呢.」

不得不說.這女子的確是一個美人.眼睛內蘊靈秀.看似單純卻深邃無邊.一顰一笑都讓人無法移開眼睛.

這樣的極品.夕月開始搜尋腦中的人物.江湖上從未聽過此女.

女子並未有所行動.而是盯著夕月看了一圈.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不過如此.」

「不要著急.」女子從容坐在一旁.挑眉道:「我們來談一筆交易吧.」

這時.程伊伊被帶了上來.見到夕月先是一愣.隨後突然大喊:「小姐快走.這裡已經被她們控制了.」

「秋月呢.」

「她被帶走了.」

女子並未阻止她們交換信息.

「我要見她.」這句話.夕月是對著女子說的.沒有再理會程伊伊.

「你應該知道我要什麼.那麼.交換吧.」

「好.伊伊.想必你已經知道是青玉公子讓我來的.將你所知道的告訴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