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只有2號男生還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他一直在一邊左瞧瞧又看看,把整個房間都走了一個遍,觀察的十分細緻,彷彿是在尋找著什麼。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還沒有找到他想要看到的東西。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遊戲還沒開始呢,這樣,我們少數服從多數,舉手表決。」拿著牌的1號男生這時說道。聽到這,2號男生才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了其餘的六人,這才緩緩開口。「你們不覺得奇怪么?為什麼這裡沒有攝像頭?」 「不就是沒有攝像頭么?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么?」聽到2號男生的發言,4號女生首先提出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遊戲還沒開始呢,這樣,我們少數服從多數,舉手表決。」拿著牌的1號男生這時說道。

聽到這,2號男生才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了其餘的六人,這才緩緩開口。

「你們不覺得奇怪么?為什麼這裡沒有攝像頭?」 「不就是沒有攝像頭么?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么?」聽到2號男生的發言,4號女生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不過其他人並沒有急於發表自己的看法,而是不約而同的朝著房間的四周掃視了一圈,之後果然發現這個房間里的確沒有安裝任何明顯的攝像頭之類的東西。

「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好吧。」2號男生馬上就反駁道。

「按理來說,這種類似鬼屋的遊戲設施,一般都會安裝各種監控攝像頭,以保證監控玩家們的遊戲進度,並給與每個地方的員工相應的指示,告訴他們什麼時候該去哪,該做什麼事情。可是現在咱們所處的房間,竟然沒有發現任何拍攝的設備,所以我覺得不對勁。」2號男生解釋道,他一開口,眾人也覺得十分有道理。

可是4號女生顯然還沒有服氣,想了幾秒,再次給出了自己的解釋。

「那說不定就是老闆忘記安裝了呢?或者說遊戲場景的預算不夠,索性就能省則省。再者說,這種無關緊要的地方,安不安裝攝像頭都沒什麼兩樣吧,反正出門之後再安裝不也一樣么?」4號對眾人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你的說法完全講不通。」說這句話的並不是2號男生,而是1號男生。此時他的手裡還拿著那幾張進門之前陳默給他的紙牌。他將紙牌舉起,沖著女生晃了晃。

「你仔細想想,這副牌是那個老闆在咱們進來之前交給我的,而且他說的是讓咱們自行以抽卡的方式分成兩撥人對吧。如果他安裝攝像頭的話,那還好說,這樣還方便查看咱們是否按照遊戲規則進行下去,以便採取相應的判斷。可是現在咱們卻沒有看到攝像頭,這樣一來他們不就無法判斷咱們是否遵守規則了么?這種漏洞未免也太明顯了。」

聽罷,眾人也點了點頭,覺得有道理。4號女生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只得悻悻然的閉上了嘴。

「那怎麼辦,咱們還要遵守規則么?我可記得剛才咱們簽訂的免責協議上有一條寫著,若未按照遊戲規則進行,後果自負。」3號男生說道,顯然,他對陳默的那份免責協議看的相當仔細,所以此時也及時的把那條條款搬了出來。

「不過既然沒人知道,那咱們也沒有必要管那麼多了吧,反正我可不想繼續在這跟你們浪費時間了,我還等著快點回去讓莫言請客吃飯呢。」6號女生可能實在是受不了這一大幫人磨磨蹭蹭的樣子了,說罷,拉起2號女生的手,就往右側的門那邊走。

1號男生見狀,本來還想勸他們等一會,可是此時2號男生卻上前拽了他一把。

1號男生也沒想到會有人拽自己的衣角,回頭看了2號男生一眼。而就是這一秒的功夫,兩個女生已然走進了右側的大門。

砰的一聲響動,右側的門被重重的關上了,此時的房間里,還省了5個男生面面相覷。

「怎麼辦,人已經不夠了,還要分組么?」2號男生問道。

「雖然她們的確太莽撞了,不過事已至此,也沒辦法了。總不能讓兩個女生走一起吧。算了,我跟他們走一路吧。」剛才支持抽籤分組的7號男生見狀,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顯然,他對於兩個女生獨斷專行的做法有些不滿。不過最後他出於安全考慮還是拉開了門,追了出去。

「等等我,咱們一起吧。」3號男生見分組應該已經不可能了,索性也就跟著7號一起走了出去。

眼見又走了兩個人,現在房間里只剩下了3個人,分別是1號,2號和5號。

「你剛才拉我幹什麼?」1號剛才沒有插話的機會,這時候才對身邊的2號男生問道。

「我要是不拉著你,你就追出去了不是么?」2號男生笑了笑,說道。

「我只是想……」還沒等1號把話說完,2號就打斷道。

「別想了,那邊好像有些不對勁。」這時候,2號男生收回了剛才的笑容,一臉嚴肅的對面前的兩人說道。

「不對?有什麼不對的?」1號男生十分不解,詢問道。

「你們進來的時候難不成沒聽到有個奇怪的聲音從那邊的門後傳出來么?」2號男生說。

「奇怪的聲音?你別嚇唬我啊,我害怕。」這時候,一直唯唯諾諾的5號聽到有這麼邪乎的事情發生,頓時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縮了縮脖子,一臉驚恐的神情。

「怎麼回事?你說真的假的?」1號男生倒是沒像5號表現得那麼誇張,不過從他得語氣里也聽得出他有些動搖。

「我騙你們做什麼?這對我又沒有什麼好處。」2號男生回應道。

「那你最開始得時候為什麼不說?」1號男生質問道。顯然,對於2號男生這種隱瞞不報得做法表示難以認同。

「你剛才不都說了么,那個老闆告訴過你,要分組分別前往兩個方向的。如果真的按照抽籤決定的話,即便是我,抽到那個門的方向的概率也有4/7,我可不想冒那個險。既然已經有小白鼠自願朝著那個方向去,我又何樂而不為呢?」2號男生此時倒是十分的坦誠,將自己內心剛才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雖說這話聽來有些刺耳,不過仔細想想倒是也有幾分道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說最開始違背規則的也並不是自己,既然違背規則就要有相應的覺悟,免責協議上也將這點暗示了出來,所以,這也怪不得2號男生。


「可是,可是為什麼最開始我什麼都沒聽到?」5號問道。

「你們剛才一直吵著分組的事情,能夠分心聽到這種事情就見鬼了。」2號男生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不行,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她們一下現在的情況,以免發生什麼危險。」1號男生說著,就從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可是剛解開鎖屏,他整個人就是一愣,手指也停留在了原地,遲遲沒有繼續按下去。 「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突然這麼難看?」5號男生顯然注意到了1號懸在空中的手,進而抬起頭看向了他有些僵住的臉。

此時的1號男生,表情就定格在了那一秒鐘,看著面前的手機,遲遲沒有再按下去。

「手機,好像沒信號了。」1號男生此時也是緩緩的回過了神,不過他的臉色仍舊十分的差勁。

燈光昏暗而又十分狹窄的房間里,本就顯得十分壓抑的氣氛,又聽到如此令人喪氣的消息之後,在場的三個男生都是有些脊背發涼。

「我說,這地方的怪事是在是多的有些離譜啊,要不我們還是放棄吧,咱們別繼續玩下去了。」5號男生此時顯然是真的有些害怕了,要是放在以前,打死他都不會來到這種地方玩的。要不是莫言是他多年認識的好朋友,再加上這傢伙對自己軟磨硬泡,連哄帶騙,自己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

「現在想要離開的話,你覺得可能么?」2號男生深呼吸了一下,喘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這裡不通風還是因為自己太緊張了,總覺得有些呼吸不太暢通。喘了一口氣之後,他才說出了這句話。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1號男生見此情景,也在心中萌生了大退堂鼓的想法。不過經2號男生這麼一說,自己也沒聽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我剛才不是說過么,這裡沒有任何監控設備,也就是說,咱么在這裡的一舉一動外面的人並不知情。當然,也不排除其實有監控設備咱們沒有找到的可能,只不過可能性非常低就是了。」2號男生簡單的給面前的兩個人重新解釋了一下現在的狀況。

「而且手機還沒有信號,也就是說即便咱們此刻放棄遊戲的話,也不會有人搭理咱們對吧。」1號男生也聽懂了2號男生話里的意思,於是順著他的話繼續說了下去。

「沒錯。」2號男生說著就轉過了頭,直接就走到了剛剛四人離開的門口。

他伸出手拉了一下大門。本以為一下子就能拉開的大門,可任憑2號男生如何用力,都是紋絲不動。

「嗯?什麼情況?怎麼回事?剛才那幾個傢伙明明是輕輕一拉就能把門拉開的才對啊?難不成她們走了之後把門鎖上了?」

2號男生此時十分的震驚,心裡也在不斷的打著鼓。按理來說不應該這樣才是,而且她們應該也沒有理由走後鎖門。

「怎麼了?」這時候1號男生也已經收起了自己的手機。他明白,一直糾結這件事情不僅不會有什麼好餓的作用,反而還會使自己的壓力越來越大。

「這扇門,鎖住了。」2號男生此時的表情也出現了細微的變化。沒辦法,奇怪的事情發生的越來越多,即便他還能保持冷靜的思考,而是這種事情對於人心靈的衝擊還是給他帶來了越來越大的壓力。

「不行,咱們不能繼續再這裡了,要我說大家還是先朝著另外一扇門走吧,趕緊想辦法結束遊戲才是。」1號男生見狀,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因為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此時這個狹窄的房間里,空氣明顯變得越來越稀薄,呼吸起來跟剛才相比顯然有些不太通暢。萬一再拖一會,另外一扇門也鎖住了,那自己這一行人可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那可就太憋屈了。

聽罷,2號男生和5號男生相互點了點頭,對1號男生提出的建議表示贊同,於是三人便拉開了左邊的大門,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

「這裡好黑啊,怎麼連個燈都沒有。」因為4號女生和6號女生是最先出來的兩個人,所以也就理所應當的走到了最前面。當然,對於剛才房間里發生的事情她們可以說是一無所知就是了,而且可能是因為這兩位走的太快的緣故,隨後出發的兩個男生也遲遲沒有跟上來。

「咱們都在這一層走了多久了,怎麼連個岔路都沒見到。」這時候,一旁的6號女生顯然表現得有些不安,漆黑的走廊里連個窗戶都沒有,此時兩個女孩也只能由自己的智能手機的手電筒照明。

在她們剛一踏進這條走廊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場景其實就是一個宿舍樓。一進入到這個樓里的時候,二人著實是被這場景的真實程度所驚艷到了。無論是牆壁上留下的歲月走過的痕迹,還是地面上地磚上的灰塵,都有著一種殘破的感覺。

不過最令她們驚喜的還不是這場景的真實感,而是這走廊左右的每一個房間。

因為她們驚奇的發現,這些房間基本上都可以打開!而且房間里也很明顯有著那衝上下鋪的床存在過,擺放過的痕迹。

起初她們的感覺還是驚奇,畢竟這種場景能夠做到如此的真實的話,那這個扮演屋的老闆著實是下了些功夫的,而且應該還投入了不少金錢才是。可是隨後,隨著二人對扮演屋的逐漸深入,她們就感覺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你有沒有覺得,這裡實在是有些太自然了。」4號女生沒來由的說了這麼一句。

其實6號女生也有這種感覺,只不過一直都沒有提出來。但是經4號這麼一說,6號女生的心裡也有些發毛。

「嗯,是有點,就好像是真的一樣。不,我的意思是,就好像這裡的東西不是刻意營造的,而是原本就有人在這裡生活過一樣。」6號女生為了讓氣氛不要冷下去,也不自覺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不過經過她這麼一說,本就冷淡的氣氛此時更是下降到了冰點。因為兩人找不出任何的點去反駁這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沒錯,這裡就好像是真的一樣,與現實生活中的場景沒有任何區別一般。

在這之後,二人誰都沒敢再次輕易的開口,此時她們也不知為何,就找到了一種奇怪的默契,就好像只要不再開口說話,那種害怕的感覺就會少一些一樣。當然,這其實也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罷了。

二人走著走著,原本空空蕩蕩的走廊里忽然出現了些許不尋常的動靜,而與此同時,兩個女孩也不約而同的停下了前進的腳步。並且趕忙走到了一起。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響?」4號女生第一時間就湊到了6號身邊,盡量壓低聲音,用只有兩個人能夠聽清楚的音量問道。

「嗯,我感覺,好像是腳步聲,還是從身後傳來的。6號女生也用只有兩個人能夠聽清楚的音量回應道。就好像生怕兩人的對話聲音會被什麼其他的東西聽到一樣。

「要不我們還是先躲起來吧,說不定就是想要嚇唬咱們的扮演屋員工。「4號女生腦子轉的還算比較快,畢竟此時她們是在遊戲場景中,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聯想到了這種情況。

6號女生想了想,對此倒是也沒有其他的意見。反正先躲起,看看來的究竟是什麼東西也不遲。

兩個女生決定好了之後,便朝著左邊的一個房間走了過去。她們輕手輕腳的打開了房間的房門,之後又悄悄的將門關上。期間二人的動作都十分的柔緩,生怕發出太大的聲音引起對方的注意。

躲進了小房間之後,她們便給面前的房門留了一條十分狹窄的小縫隙,僅供她們的視線剛好可以看清楚門外發生的情況即可。

雖說走廊里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但是二人已經在這裡停留了太長的時間,以至於她們的眼睛稍稍適應了這裡的黑暗程度,索性可以勉強看清楚走廊里發生的情況。

黑暗裡,腳步聲也不斷變得清晰。兩個女生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那應該不止一個腳步聲才是,至少走過來的也是兩個人。

「你說,會不會是他們中有人過來找咱們了?」隨著腳步聲的逼近,4號女生小聲的問道。

「有可能,不過他們應該也不會那麼輕易就跟過來吧,畢竟剛才這幫男生還各種推脫,完全沒有男生的樣子。」6號女生回憶起剛才眾人爭論的場景,小聲的抱怨道。

「這也不能怪他們,咱們不也是進來之後才感覺到不對勁的么,其實我現在也有點後悔那麼衝動的把你也拉進來了。」4號女生說。

「沒事,我這不也是自願跟你進來的。不怪你。」6號女生也聽的出4號女生的語氣中有些自責的意味,安慰道。

「噓,別出聲,好像有東西過來了。」本來4號女生還想說些感謝的話之類的,可是還沒等她說出口,6號女生就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巴,而後二人一起趴在門縫處,緊緊盯著門外的動靜。

黑暗中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隱隱約約還能夠聽見一些斷斷續續的說話聲。不過那聲音也十分的微弱,僅憑這樣偷聽著實是難以聽清楚他們說的究竟是什麼。

……

「你說咱們是不是走錯路了,怎麼這麼半天還沒看見她們的人影?」 「你說咱們是不是走錯路了,怎麼半天還沒有看到她們的人影?」這時候剛才緊接著兩個女生出發的7號男生對剛追上自己的3號男生詢問道。

「應該,不會吧,畢竟走了這麼半天也就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怎麼說都不會走差才是啊。」3號男生摸了一把自己額頭上的冷汗,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是他的內心還是有些動搖的。

「嗯,也是,不過你說她們會不會躲到那個房間里去了,咱們沒有發現就走過了?要不我們回去找找?」7號再次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應該也不會吧。」3號男生的語氣有些顫抖。別看他也是自願衝出來的男生,但是那也只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著想而已。再怎麼說讓兩個女孩獨自闖進這種奇怪的場景,怎麼說也不太說得過去。

當然,這種一時衝動的後果就是自己也有些害怕了。走了這麼半天,出了7號男生以外,一個人影都沒有見到。而且這條幽深昏暗的走廊里還沒有燈,這壓抑程度,跟剛才那個狹小的房間想必,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說,要不咱們就地歇一會吧,都走了這麼久了,再走下去我腿都要軟了。」7號提議道,他感覺自已彷彿在這裡走了好久一般,不過如果他真的認真計算過時間的話,他會發現其實這兩人才不緊不慢的走了不到十分鐘而已。

不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時間被拉長的感覺呢?這就不得不提上那麼一嘴了。試想一下,如果此時你在高考的考場上,忽然就是一陣尿意襲來,你說你是去尿呢,還是不去尿呢?我想大多數人的選擇應該都是後者才是。正因為大家都會選擇不去尿,所以想必很多人都會有那麼一種感受,就是在考場上度過的餘下的時間其實都是一種煎熬。你會發現時間過得越來越慢,以至於你都要開始懷疑人生,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幹什麼?不免發出這種觸碰到靈魂深處的絕望三連。


顯然,在這種黑暗壓抑的場景之中,此時走在走廊上的這兩位也深有同感。其實他們倒不是很累,只是心中總有一種提心弔膽的感覺罷了,正是因為這種感覺,所以才會阻撓他們前進的步伐。

3號聽罷,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反正現在也沒能找到走在前面的兩個女生,不如先休息一下,等緩一緩再去尋找也不遲。

二人找了一個靠門的牆壁,直接就這樣蹲坐了下去。即便是手機的手電筒發出的光線,在這種環境下其實也是杯水車薪的。而且3好的手機馬上也要沒有電了,以至於二人更加體會到節省手機電量的重要性。

索性,他們坐在原地的時候,誰都沒有再去打開手電筒,這二人就開始在這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起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要是兩個人都一直沉默,連一句話都不說的,很可能會先把自己的狀態搞崩的。

他們倒是沒有刻意壓低自己的說話的音量,可能是因為想要通過這總方實給自己壯膽吧,所以二人反而還太高了音量,希望能以此帶來更好的效果。

……

「你聽,好像是說話聲?」4號女生顯然聽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用手比劃了一個朝著走廊自己剛剛走過的路線,說道。

「嗯,聽起來好像是那幫男生的聲音。」6號女生很快也反應了過來。她當然也聽得清楚。

「要不咱們回去找他們吧。」4號女生回頭看了6號女生一眼,用一種詢問的語氣說道。

「嗯,我也覺得咱們回去找他們比較好。」6號女生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就這樣回去也太無聊了。」可是還沒等4號起身,6號女生就再次把嘴湊到了她的耳朵旁邊。

「一會啊,咱們就這樣……」待6號女生說完后,她的嘴唇才離開了4號的身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