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充滿了感激,千言萬語在喉頭輾轉,最後化為這三個字。

感謝她每次都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相助,感謝她及時出現,救下危難的東方晨,感謝她用畢生修為來延長她的壽命……神魔蘇靜兮淡然一笑,身形漸漸消散。「蘇靜兮,從此以後,這個世界上,只有你一個蘇靜兮了,你是獨一無二的!」「嗯,我會連同你的那一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以後的生命,是蘇靜兮生命的延續,也是神魔蘇

感謝她每次都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相助,感謝她及時出現,救下危難的東方晨,感謝她用畢生修為來延長她的壽命……

神魔蘇靜兮淡然一笑,身形漸漸消散。

「蘇靜兮,從此以後,這個世界上,只有你一個蘇靜兮了,你是獨一無二的!」

「嗯,我會連同你的那一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以後的生命,是蘇靜兮生命的延續,也是神魔蘇靜兮生命的延續。

「好。」

神魔蘇靜兮微微點頭,身形化成無數白色光點,消失在漫天雪花里。

蘇靜兮望著那漫天飄舞的雪花,緊緊握住從蘇耀威手裡搶來的神日神弓。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古代蘇靜兮,也再沒有神魔蘇靜兮,只有她,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蘇靜兮。

「以後,我會好好活下去!」

她目光堅定的頷首,隨即拉開弓,瞄準了雪霧森林的中心。

神魔蘇靜兮告訴他,此時,龍子祺和東方烈就在森林中心的永恆空間里。

東方烈那個可恨的混蛋,讓他逍遙了那麼久,是該讓他徹底消失的時候了。

「子祺,就讓我們再一次攜手作戰吧!」

話語未落,「嗖!」地一聲,金色箭羽破空而去,在雪花漫天飛舞的半空中化作一道閃電,朝森林中心的永恆空間射去……

永恆空間。

冰冷而空寂的大殿上,一滴滴鮮紅的血液打落在雪白的地板上,綻開了一朵朵詭異妖冶的紅花。

一股詭異的氣氛蔓延在大殿里。

東方烈靜靜的立在大殿上,龍子語被透明的結界囚禁著,東方烈操作著無數鋒利的劍刃,一刀刀割破她的肌膚,鮮紅的血液大滴大滴的滴落在地上。

東方烈看著滿地的鮮血,勾起一絲嘲諷的冷笑。

「龍子祺,你寧願看著你的親人的血流干而死,也不願意聽命於我,是么?」

「……混蛋!!!」


龍子祺半跪在地上,一雙手緊握成拳,一張冰冷的俊臉由於巨大的憤怒變得猙獰。

東方烈這個卑鄙小人,幾次三番拿龍子語威脅他,他真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了。

「弟弟……」

結界里被反覆折磨的龍子語從昏迷中痛醒過來,她側臉望向痛苦的龍子祺,蒼白的臉頰上突然泛起一絲欣慰的笑。

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沒想到,你還是回來了……你還是放不下我的吧。」

在龍子祺不顧她以生命威脅之下,毅然離開她,讓她感覺前所未有的恐懼和害怕。

在後來的時間裡,她心中的期盼漸漸取代了內心的憤怒。

龍子祺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是她畢生要守護的人,只要他能回來,他不拋棄她,她願意原諒他,甚至,願意成全他和蘇靜兮。

她是如此熱切的期盼他能回來找她,甚至,和蘇靜兮一起前來也無所謂。

現在,她終於等到他前來了,不過,讓她痛苦的是,她居然又成了東方烈用來要挾他的棋子。

她真是沒用啊,不但沒有好好保護他,還幾次被東方烈利用傷害他。

「姐姐,你不要害怕,我一定會救你的!」

龍子祺焦急的說。

龍子語看著龍子祺,笑容愈深。

「只要你心裡還有我,我已經很知足了。以後,不必再顧念我,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話語未落,她突然伸手抓住懸浮在眼前的一把匕首,狠狠的朝自己的心口紮下。

這一次,她決不再讓東方烈利用她。

「啊!!!姐姐,不要啊!」


龍子祺大驚失色,想要上前阻止,卻來不及了。

「蠢女人!!!」


東方烈大罵一聲,正欲發力阻止,卻不料,「砰!!!」地一聲驚響,一道閃電劈來,劈碎了結界,劈掉了龍子語手上的匕首。

下一秒,龍子語從結界中掉下來,滾落在龍子祺身邊。

「姐姐!」

龍子祺立刻上前將龍子語抱在懷裡。

「弟弟!」

龍子語又驚又喜。

「豈有此理!」

東方烈大怒,正要朝龍子祺劈去一掌,卻不料,身後一聲風響,又一道金色箭羽射來,他心下驚恐,慌忙撐開一道結界,擋了去。

「到底是誰?」東方烈憤怒的大喊一聲。

「是我!」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蘇靜兮御劍而來。

「蘇靜兮!!!」

見到突然出現的蘇靜兮,東方烈,龍子祺姐弟皆是一驚。

「子祺,你們還好吧?」

蘇靜兮慌忙奔到龍子祺二人身邊。

「靜兮,你怎麼會來這裡?」

龍子祺驚訝的看著她,她不是正在太子府養傷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這個稍後再跟你解釋,現在讓我們攜手滅了這個大混蛋吧。」

蘇靜兮瞪著一臉陰沉的東方烈,氣憤的握了拳頭。

東方烈陰沉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射日神弓上,臉色越發難看。

「射日神弓怎麼會在你手裡?難道,你殺了你父親?」

之前他和蘇耀威商量,兵分兩路,他對付龍子祺,蘇耀威帶人前去對付東方晨,現在射日神弓落在了蘇靜兮手裡,看來蘇耀威已遭不測。

「沒錯,蘇耀威那個老賊已經被我射殺!」想起蘇耀威那個不要臉的老賊,蘇靜兮一臉厭惡之色。

「沒想到,你居然連親生父親也不放過,果然是心狠手辣啊!」

東方烈泛起一絲冷笑。

「親生父親?你別開國際玩笑了。那種卑鄙無恥的小人,從來都不是我的父親。」

她的親生父親還在二十一世紀好好活著呢。

「很好,果然和我是一路人!」

東方烈冷笑愈深。

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誰和你是一路人!」蘇靜兮白了他一眼。

「子祺,你別管我了,去吧。」

這時,龍子語看著蘇靜兮,朝龍子祺使了個眼色。

「姐姐,你的傷?」龍子祺神色擔憂。

「我沒事,死不了的。」

龍子語努力揚起一抹安心的微笑。

龍子祺猶豫幾秒鐘后,放開龍子語,神色堅定的走到蘇靜兮身邊。

蘇靜兮側臉望向身旁的龍子祺,龍子祺也在看著他,目光如日月般明亮,充滿力量。二人默契的微微頷首,隨即喚出了自己的神劍。

「很好,那我連你們兩個一塊兒殺!」

東方烈詭異一笑,黑色身影一晃,化作一道黑風在大殿里狂嘯,那一瞬間,無數黑色藤蔓從地底衝出來,以風一般的速度迅速伸長,將蘇靜兮二人重重包圍后,射出無數黑色長刺。

蘇靜兮二人對視一眼,將手中長劍往空中一擲,剎那間,兩道長劍劍鋒一轉,幻化成無數劍芒,迎上了那漫天黑色長刺。

「嗖嗖嗖……」

「噗噗噗……」

一時,只見無數黑色,藍色,白色光芒交織在一起,如流星般紛紛從半空隕落。

趁著這個空檔,蘇靜兮拉開了射日神弓,朝懸浮在半空中的東方烈射去。

金色箭羽破空而去,閃電般射斷無數黑色藤蔓,射進了東方烈的身體里。

然而,在金色箭羽射過的那一瞬間,東方烈的身體化成一道黑色煙霧,消失不見。

「居然是幻影!」

蘇靜兮微微蹙眉,心想,看來東方烈此時一定躲在大殿的某處,然後想趁機偷襲他們,不過,他們不會讓他如意的。

「子祺,人劍合一!」

龍子祺點頭,二人默契的念動咒語,迅速光華,進入各自的神劍里,在二人進入神劍的那刻,兩把神劍在空中合二為一,化作一把淡藍色巨劍,耀眼的光芒帶著巨大的殺傷力,光芒所到之處,無數黑色蔓藤迅速枯萎死去。

「去!」

只聽得蘇靜兮二人一聲令下,神劍朝著大殿某處射去,以看不見的速度斬破東方烈的數道防身結界。

「啊!!!人劍合一!!!」

這一瞬,東方烈只覺得一道巨亮的光芒逼近,速度之快,甚至不容他出手。

只是那一瞬間,光芒透體而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