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只有選擇左右兩路其中一路下手,他最終選擇了右路,

他非常清楚, 快穿︰男神,許你生生世世 ,跟他們正面碰撞,還是極為不利的,不過,他沒得選擇,必須要保證那三名強者順利到達天丹城,他們任務肯定很重要,不能失敗,做出決定之後,拓跋野帶領十二名玄仙境強者,很快殺了出來,對右路那些敵人發起了衝殺,敵人三路強者,每一路都有**名玄仙境強者,實力很強大,而且

他非常清楚, 快穿︰男神,許你生生世世 ,


跟他們正面碰撞,還是極為不利的,


不過,他沒得選擇,必須要保證那三名強者順利到達天丹城,

他們任務肯定很重要,不能失敗,

做出決定之後,拓跋野帶領十二名玄仙境強者,很快殺了出來,對右路那些敵人發起了衝殺,

敵人三路強者,每一路都有**名玄仙境強者,實力很強大,

而且他們有準備,拓跋野他們殺出來,一點便宜都沒有佔到,

戰鬥剛剛開始,就陷入了僵局,

趙鼎一脈的強者非常拚命,亡命的打法讓拓跋野他們束手無策,

十二名玄仙境強者有些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面對這種情況,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盡量滅殺掉一兩人,讓對方害怕,

「合力殺敵,」

拓跋野大聲道,

十二名玄仙境強者馬上布陣,全力攻擊一名對手,

他們的修為本來就佔據了優勢,十二人聯手一擊,就算是玄仙境巔峰強者,也很難接下他們一擊,

何況,拓跋野早就教過他們,先對付弱小的對手,務求一擊必殺,


他們選擇的目標是玄仙境初期修為,被他們聯手一擊幹掉了,

敵人死了一人,攻勢頓時弱了三分,

十二名玄仙境強者再次出手,又一名玄仙境強者被擊殺,

拓跋野沒有出手,他留意四周的情況,他就怕這是敵人的陰謀詭計,不得不防,

十二名玄仙境強者連殺兩人,信心大增,攻擊更加猛烈了,

**名玄仙境強者,也在進行攻擊,只是他們奈何不了布陣的十二名玄仙境強者,

這樣下去,他們要不了多少時間,就會全部被擊殺,

剩下那些玄仙境強者都害怕了,恐懼了,再也沒有之前的瘋狂了,

「大人,趕緊行動,我們頂不住了,」

為首的是一名玄仙境後期強者,他也沉不住氣了,不得不把仙府裡面的強者提前調了出來,

原來,趙鼎一脈想出的辦法,就是每一路強者,仙府裡面都隱藏了一批強者,

一旦敵人出現,先纏住敵人,然後把仙府裡面的強者放出,把敵人圍困起來,其他兩路強者會馬上增援,這樣就有把握把敵人滅掉,

只是,他們還沒有纏住敵人,已經頂不住了,

所以,他們不得不違背命令,提前把仙府裡面的強者放了出來,

三十名強者瞬間出現,拓跋野當機立斷:「撤,」

要是跟敵人糾纏在一起,情況就非常不妙了,

他知道敵人有後手,沒想到後手是這個,

想想都覺得可怕,要是剛才跟敵人糾纏在一起,恐怕他們現在就無法脫身了,

十二名玄仙境強者,尾隨拓跋野,快速撤離,

「追,絕對不能讓他們跑了,」

「不要追擊了,免得中了埋伏,」

有人大聲道,

那些人不知道該追,還是不追了,

「大人,敵人沒有跑遠,我們追吧,」先前在外面誘敵的人說道,

他害怕受到責罰,所以想將功補過,

「你們真是廢物,明明說好的,跟他們糾纏在一起,然後放我們出來,直接包圍他們,結果呢,我們一出來,敵人大搖大擺離開了,」

「大人,我們也不想啊,那十二名玄仙境強者,修為本就遠在我們之上,他們布陣廝殺,每次只針對我們其中一人,不管是我們任何一個,面對他們全力一擊,都是死路一條,要是不把你們放出來,就算我們死絕了,也沒有辦法纏住他們,」

「等其他兩路人馬過來,你自己解釋吧,」

那名玄仙境後期強者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多時,三路強者會合,為首的玄仙境巔峰強者知道一切,頓時怒吼出來:「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好好的計劃,被你們搞成這樣,現在好了,敵人有了防備,我們想把他們誘殺了,簡直是不可能的,」

「大人,經過這一耽擱,那三名玄仙境強者恐怕也追不上了,」一名強者提醒道,

「你們看看,我們出動上百名強者,結果任務沒有完成,還算是了六名強者,我們這樣回去,等著受罰吧,」

那些玄仙境強者,一個個臉色都變得很難看,

「大人,我們也不是沒有收穫,現在可以肯定,出手的是軒宇,而那十二名玄仙境強者,應該是負責保護拓跋野的,」

「知道這個有什麼用,」

「趙長老最想知道就是拓跋野的情況了,我們回去之後,如實稟告,說不定趙長老不會責罰我們,」

「要真是軒宇的話,那我們就追殺到底,殺掉他,我們豈不是立了大功,」一名強者眼睛發亮,

「我勸你還是省省吧,軒宇狡猾無比,我們沒有詳細的計劃,不可能拿下他,這個時候,我估計他都撤回天器城去了,我們想追也追不上,」

……

這些強者議論了一陣,最終沒有任何辦法,只得返回天器城,

回到趙鼎的府邸,他們被一頓大罵,

好不容易等到趙剛冷靜下來,為首的玄仙境巔峰強者說道:「趙長老,我們可以肯定,出手對付我們的是軒宇及保護他的十二名玄仙境強者,他們人數雖然不多,但結陣對敵,攻擊一兩次,馬上撤離,我們沒有任何辦法,」

他頓了頓,說道:「他們太狡猾,我們用誘敵的辦法,也沒能圍困住他們,」

「真是軒宇,想不到他這麼快就成為了我們的心腹大患,」趙剛臉色極為難看,

過了片刻,趙剛臉色陰沉至極:「必須想辦法,把軒宇引出來,然後幹掉,以除後患,」

「趙長老,軒宇極為狡猾,我們要引誘他出手,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通過跟他交手,我們發現他有些神出鬼沒的,應該是修鍊了空間法則,造詣還不低,」

「軒宇身邊除了十二名玄仙境強者,還有其他強者嗎,」趙剛問道,

「沒有,我們沒有遇到其他人,出手的就是十二名玄仙境強者,他們喜歡從地下冒出來,然後只攻擊一輪,不管是否成功,都馬上撤離,」

趙剛沉聲道:「應該是軒宇了,他們地底肯定還隱藏了一名強者,能夠快速在地底穿行,有他帶著軒宇他們,確實是神出鬼沒,」

「趙長老,軒宇太狡猾,對付他會使得我們傷亡很大,最好借刀殺人,讓聖宗的強者去對付他們,」

「借刀殺人,我會考慮的,聖崢不是想收服軒宇嗎,就讓他去收服軒宇吧,軒宇不會束手就擒,廝殺是免不了的,殺得眼紅了,聖崢也不得不下殺手,」趙剛冷笑道,

他們已經跟聖崢取得聯繫,於是把軒宇的情況告訴了聖崢,

聖崢得到消息,知道軒宇會伏擊趙鼎一脈的強者和聖宗的強者,心中開始盤算起來,

「長老,你真想收服軒宇,」

「軒宇這樣的人才,只要能夠收服,對聖宗幫助太大了,」聖崢一臉期望之色,

「長老,要收服軒宇,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我看趙剛沒安好心,恐怕是想借刀殺人,」

聖崢冷笑道:「趙剛那點小心思我會不知道,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活捉軒宇,只要抓住了他,就有辦法讓他屈服,」

「長老,你有什麼計策嗎,」

「只能誘敵了,既然軒宇能夠清楚知道趙鼎一脈那些強者的行蹤,說明他派人監視了趙鼎的府邸,說不定我們落腳的地方,也被他監視起來了,只要我出去亮相,相信軒宇會上鉤的,」

「長老,軒宇看到你,恐怕不敢動手了,還是我們去誘敵吧,」

「也好,不過,我們還是想一個萬全之策,必須確保萬無一失,軒宇身邊十二名玄仙境強者,不太好對付,」聖崢沉吟片刻,說

道,

「長老,那我們要不要等下一批強者到達之後在動手,」

「不用,要是那樣的話,我們會被看不起的,區區一個軒宇,我就不相信了,他還能有三頭六臂不成,」

……

他們商議起來,要商議出一條計策,把軒宇拿下,

拓跋野並不知道這些,他們幹掉了幾名趙鼎一脈的強者,見城主府的三名強者進入了天丹城,他們這才返回天器城,

天器城那麼多出入口,拓跋野隨便從什麼地方進入天器城,都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他剛剛回到軒宇樓,就收到了騰盛會傳來的消息,

一批聖宗的強者,已經開赴天器城,幾天之後就能夠到達天器城附近,

照說他們的行蹤是隱秘的,還是他們去一家店鋪購買寶物,被人認出了其中一人, 第八百零二章軒宇獻計

這批聖宗強者到底有多少人,實力如何,拓跋野一無所知,

不過,好不容易得到聖宗的消息,他也不能放過,

他仔細思考之後,還是決定把消息告訴鍾沅,

「軒宇,你所說是真的嗎,」鍾沅有些不敢相信,

「消息絕對可靠,只是不知道來了多少聖宗強者,他們一旦到達,對我們非常不利,之前那批聖宗強者,我們還沒有解決,現在又來了一批,等他們會合,就更難對付了,」拓跋野嘆道,

他故意說得嚴重一些,就是希望城主府這些老頑固早做打算,能夠早日決定對趙鼎一脈下手,

鍾沅說道:「此事不管真假,我們都不應該去激怒聖宗,否則我們會很麻煩,」

「鍾沅長老,當我沒說,」拓跋野氣不過,

城主府這些長老,實在太保守了,

聖宗的強者都插手天器城的事情了,他們還步步退讓,不敢對付聖宗強者,

他暗道:「看來依靠城主府的強者是不可能了,還是自己慢慢削弱他們的實力吧,」

他再次出了城主府,回到了軒宇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