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皺眉,這小子下手真狠!一點都不留情面!

雷諾讓人把格森的屍體抬走,地上還留下一大攤血跡,這個要挑戰雷諾的人莫名死在了別人手裡,他和雷諾之間的對戰自然取消,傭兵們皆議論紛紛,這小子原來也是不能惹的主!一時間如此很辣的隱月成為了議論的焦點,而隱月本人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議論他。相比較隱月出手的狠辣讓憐更為驚訝的是那柄短刃。她看的分明,那柄短刃

雷諾讓人把格森的屍體抬走,地上還留下一大攤血跡,這個要挑戰雷諾的人莫名死在了別人手裡,他和雷諾之間的對戰自然取消,傭兵們皆議論紛紛,這小子原來也是不能惹的主!


一時間如此很辣的隱月成為了議論的焦點,而隱月本人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議論他。相比較隱月出手的狠辣讓憐更為驚訝的是那柄短刃。她看的分明,那柄短刃若不是有完美的做工,怎麼可能輕易刺穿一個戰士的身體!

「在想什麼?」隱月問了一句,憐看了看這個成天跟在自己身邊的男人,他的身上到底潛藏了多少秘密?那柄短刃若是沒猜錯的話……

「你在想這柄短刃嗎?」隱月將短刃拿出,憐微微皺眉,怎麼自己在想什麼都會被他看穿?「你有讀心的能力?」憐問了一句,隱月哈哈一笑,「怎麼可能會有,我也是在猜。」


「這柄短刃是矮人一族的武器大師鑄造。」憐十分肯定的口氣,隱月頗為驚訝,「你連這個都能看出來嗎?」

憐皺眉,「為什麼你會有矮人一族鑄造的武器,你到底是什麼人?」能夠擁有矮人一族的武器者,身份定然不一般,矮人族並不和人類交好,他們所鑄造的武器在人類社會很少見,憐擁有的黑耀是卡特一族耗費很大功夫才得到的,可謂珍貴無比,若不是北大陸帝國第一家族的身份,或許根本就沒機會見到黑耀,更別提擁有了。

「這短刃的確是出自矮人一族,但並不是我自己得到,而是別人贈予。」

「索卡隆大人?」憐疑惑,就算是索卡隆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機會!

隱月笑著搖頭,「是我的另一個朋友。」

「你的這個朋友不簡單,能夠擁有矮人族鑄造武器,還能送給你。」憐感嘆,這樣的朋友已經不是慷慨可以概括了。

隱月勾起一絲迷人微笑,「這位朋友並不算慷慨,他就是矮人,送給我一把自己鑄造的武器有什麼不可以?」

「什麼!」憐睜大黑眸,隱月對著憐微笑,憐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深不可測!身為人類,竟然能夠和矮人一族為友,還能得到他們贈送的武器,這……太不可思議了!

「有機會的話,我會介紹你們認識。」隱月開口,憐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太讓她驚訝了!「該不會你還有其他種族的朋友?精靈一族也有?」

隱月搖搖頭,「沒有,會不會把我想的太厲害了。」

憐扯扯嘴角,「若說容貌,精靈一族或許會嫉妒你。」

隱月眼中出現笑意,將短刃交到憐的手上,憐搖頭,「這是贈予你的禮物,我不要。」

隱月將短刃收回,知道憐不會收下,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憐,突破高等八級之後就離開傭兵工會吧。」

「高等八級進入精靈之森太過冒險,我並不是去探險,我要橫穿精靈之森到達東大陸!」

「我知道,但你現在需要的是晉陞實力的機會和契機,這裡已經不適合你了。」隱月開口,「在這裡也只是浪費時間。」

憐沉默,這個問題她不是沒想過,在傭兵工會的這段期間,她的實力的確得到了提升,她的個人素質也得到了鍛煉,然到了如今這個地步,已經趨於飽和狀態,八級九級的任務也不過如此,獵殺魔獸也沒有多大難度,至於暗殺的任務憐也根本不會去接。

憐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該換種方式繼續刺激自身,傭兵工會這裡已經不能給她提供太多的幫助。

「南大陸有很多可以歷練的地方,並非一定要在教廷手中的歷練區。」隱月開口,憐依舊沉默,這也是個不錯的提議,在陌生未知的環境里更能考驗自身,更能夠得到素質的鍛煉。

「你們在說什麼?」卡洛琳走過來,格森的事她自雷諾那裡聽到,當時她並不在,聽說了之後對隱月的看法有所變化,卡洛琳不太敢接近隱月了。

「沒什麼。」隱月淡淡開口,憐笑笑,「在說接取什麼任務好。」

卡洛琳微微皺眉,知道兩人談論的並不是這些,但也沒說什麼,「任務不都是千篇一律,到達九級傭兵遙遙無期,還不如在八級區域來的穩妥。」

憐點點頭,「雷諾還好嗎?還有人向他挑戰嗎?」

卡洛琳撇撇嘴,「當然沒有,不過雷諾也改了他大好人的性格,不再為任何傭兵提供藥劑,哪些人的忘恩負義總算讓他明白點什麼。」

憐笑笑,「你這不是很關心他么。」

卡洛琳笑笑,眼神掃了下隱月,輕輕拽了拽憐的胳膊,憐知道卡洛琳有話想對自己說,兩人走到一旁,「憐,他到底是什麼來頭?真的是學生會會長這麼簡單嗎?」

「怎麼了?」憐問了一句,卡洛琳皺眉,「雷諾和我說了,當時格森死的很為凄慘,他下手未免太狠毒了點,他會不會對你不利啊?他那副長相跟在旁邊,會給你惹麻煩啊。」

憐笑笑,知道卡洛琳擔心自己,拍拍她的肩膀,「他的容貌自己也沒的選擇,在帝國學院我們就認識,不會有問題的。」

卡洛琳點點頭,「你們剛才在說什麼?討論的絕對不是任務的事,對不對?」

憐笑笑,「有在討論,不過也說了別的事情,卡洛琳,我想過段時間我就會離開這裡了。」

「離開?」卡洛琳聽到這些連忙問道,「你要去哪裡啊?」

「還沒有想好,我來傭兵工會是為了鍛煉自己,不斷突破,現如今我已經趨近飽和,該換一種方式了。」憐據實以報,卡洛琳有些急,「已經決定要離開了嗎?」

憐點點頭,卡洛琳微微咬唇,「那、那我能不能和你一起?」

憐愣住,卡洛琳看著憐,「我和你一起歷練可以嗎憐?我在這裡遲早也會被家人找到,我不想回去!」

憐微微皺眉,隱月大步走過來,直截了當的開口,「不行。」

卡洛琳當下就惱了,「為什麼不行!我是在問憐又沒有問你。」

隱月很不客氣,「你的實力只會給憐拖後腿,離開是為了提升自己,不是為了當保姆,照顧你。」

「我不會給憐拖後腿的!」卡洛琳紅著臉反駁,她很討厭這個叫隱月的男人!非常討厭!

憐皺眉,她可不是單純的歷練,她的最終目標是離開南大陸!就憑這一點她就不會讓卡洛琳跟著自己。「抱歉卡洛琳,我想這一次我們不能一起走。」

「為什麼?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卡洛琳看著憐,憐有些為難的搖頭,「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雷諾在這裡,你呆在這好一些,也可以多和他培養感情不是嗎?」

「憐!你和他是同一個意思嗎?」

「不是。」憐搖頭,她沒有將自己的真實目標說出,帶著卡洛琳一同離開南大陸,這根本就不可行!穿越精靈之森有著想象不到的狀況,若是有個萬一她自己倒沒什麼,若是傷到了卡洛琳,她會內疚一輩子!

「你們要一起走,對不對?」卡盧琳看著憐,話語里已經帶有些許哭腔,憐剛要搖頭,隱月在一旁當頭一棒,「沒錯,我和憐一起。」

卡洛琳咬著嘴唇,立刻紅了眼圈,當下調頭就跑,「卡洛琳!」憐要追過去,隱月將憐拉住,憐很為惱火的甩開他,「為什麼要說這麼傷人的話!」

隱月皺眉,「你難道要帶著她?」

「我不會帶她一起走,但也不會說出如此傷人的話!」憐說了一句,隱月愣住,憐轉身去追卡洛琳,隱月獃獃的站在原地,皺眉思索。

「卡洛琳!」憐一路追出了用兵駐地之外,在一棵樹下找到了卡洛琳,卡洛琳背靠著樹榦聽到憐的腳步聲,大吼一句,「不要過來!」

「卡洛琳,不帶你是有原因的,請原諒我。」憐開口,在傭兵工會的這段日子,她一直和卡洛琳在一起,做任務、聊天、吃飯,兩人共同分享愉快和難過的事情,這份友情憐不想破壞,她珍惜每一個朋友。

「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來,憐鬆口氣,她能明白就好。

「只是憐,真的不能帶上我嗎?我也可以幫到你!」卡洛琳自樹後走出,臉上有著未乾的淚痕,憐嘆口氣走上去擦了擦她的臉蛋,「抱歉,真的不行,請理解我的苦衷。」

卡洛琳咬咬嘴唇,「那你走了,是不是再也見不到面了?」

憐笑,「怎麼會,我又不會一去不回。」

卡洛琳吸吸鼻子,「和你相處了這麼久,我一直都沒告訴你我的全名,我的全名是卡洛琳。戴維。」

卡洛琳……戴維!憐聽到這裡睜大眼睛,戴維,這不是騎士團中最有名的戴維家族!戴維家族可謂是騎士團的榮譽家族,幾乎每一屆騎士團的團長都出自於這個家族!戴維家族可謂是教廷之中的貴族!

卡洛琳笑笑,「沒錯,我的爺爺就是這一屆教廷騎士團團長,我是他的孫女。」

憐驚訝,她是有設想過卡洛琳的身份,但遠沒有了解到真相那麼驚訝!她的身份可謂是貴族之中的貴族!教廷之中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孩子啊!

「你一定會以為我瘋了,這樣的身份卻跑來這裡當傭兵,但我不願意受人擺布,不願意別人來安排我的一生!」卡洛琳握緊雙拳,「爺爺、父親、母親,家族中的所有人都在給我洗腦,讓我成為家族擺布的棋子,但我偏不!」卡洛琳扯扯嘴角,「所以我跑出來了。」

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卡洛琳深吸一口氣,「我剛出來的時候曾經後悔過,因為到了外面才明白自己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什麼都不會做,若不是實力還不錯,我恐怕早就被嚇回去了。來到傭兵工會,我咬著牙堅持了這麼久,我想做的無非就是證明自己,離開了家族,拋開了家族的所有,我依然可以生存在這個世界里!」

「你做到了。」憐讚許,卡洛琳卻是搖頭,「若不是那次你救了我,我會因為自己的愚蠢害死自己。遇到你的這段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日子,我從來都沒有如此開懷過。」

憐笑笑,卡洛琳握緊雙拳,「雷諾說的對,有些東西若是不說就會來不及,若是不說會後悔終生!」

憐有些疑惑,卡洛琳的身子陡然向前傾來,憐只感覺到一股甜甜的氣息迅速靠近自己,唇被貼上了一陣溫暖,憐的身子陡然僵住,卡洛琳撤回身子,臉已經通紅無比,她的身體在微微發抖,但扔鼓足勇氣看著憐,開口道,「卡洛琳。戴維喜歡的並不是雷諾,而是你,憐。貝拉!憐,我喜歡你!」

卡洛琳,加油!勇敢的妹子! 章節名:章141再會,朋友

被女孩子告白說喜歡是種什麼感覺?憐已經完全體會不出了,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內憐顯得有些恍惚,雖然卡洛琳先前也曾說過如此的話,然她並不當真,畢竟她和她同為女性,怎麼可能會真的喜歡上?直到她滿臉通紅,眼中濕潤帶著晶亮的光。


少女嬌羞含怯的目光,還有她微微顫抖的身軀,憐知道這是她鼓足所有勇氣才能說出口的話。當時說完這句話,卡洛琳轉身離開,似乎不願意讓憐看到她眼中近乎崩潰的淚水,憐只能獃獃的站在原地看著她跑掉的背影。

「怎麼了?」隱月敲門敲了半天都不見憐來推門,自己推門一看,發現她正在發獃,隱月微微皺眉,走過去,手在憐的面前晃了晃,「在想什麼?竟然呆住了?」

憐猛然回神,「啊?唔……沒有,沒在想什麼。」

「發生了什麼讓你困擾的事?」隱月低聲問著,憐搖搖頭,「沒有發生什麼。」

「我為剛才所說的話道歉,我不應該說出那樣的話。」隱月說了一句,「卡洛琳在哪兒?我想當面對她說聲抱歉,她是你的朋友不是么?」

憐的身子一震,「卡洛琳不在自己的房間里嗎?」

「不在,我剛才敲過門了。」

憐嘆息一聲,或許她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吧,畢竟這樣的一分感情爆出來是需要多大的勇氣,若是她的話,很可能做不到卡洛琳這一點。

隱月見憐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知道她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但沒有開口再問,轉身離開。而卡洛琳也在黃昏的時候出現,當憐再見到她的時候,似乎一切都已經如常了。

「卡洛琳……」憐想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卡洛琳呵呵一笑,主動挽上憐的手臂,「我剛才去找雷諾,我們一起吃頓晚餐如何?」

看著卡洛琳如常的神色,憐淡笑著點點頭,隱月這個時候走來,卡洛琳哼了一下,「你不必道歉,我就原諒你了。」


隱月挑高眉峰,卡洛琳拽著憐往前走,「走吧。」

憐回頭看了一眼隱月,隱月微微眯起眸子,開口道,「不用管我,你和她去吧。」

憐點點頭隨著卡洛琳往前走,兩人就如往常一樣有說有笑,若不是告白真的存在過,憐根本不認為這會是真的。然她卻沒有發現,卡洛琳挽著她的掌心正在冒汗,她的心臟在狂跳,她有多麼懼怕憐會有拒絕的傾向,有多麼懼怕憐會就此疏遠自己!

卡洛琳認定若是憐一旦有意疏遠自己,她寧可退回到朋友的位置,和她如此繼續下去,然讓她幸福欣慰的是,憐沒有任何的排斥舉動,自己的這份感情已經傳達給她,她並沒有覺得不堪。

來到雷諾的地方,雷諾一襲白衣依靠在門框周圍,看著憐和卡洛琳似乎知道了什麼,卡洛琳鬆開手走過去,「走吧。」

雷諾點點頭,卡洛琳對憐笑笑,「我去將食物取回來,你們兩個在這等我就好。」

「我和你一起去吧!」憐說了一句,卡洛琳卻搖搖頭,「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你和雷諾在這裡等著。」卡洛琳說完轉身離開,雷諾和憐在屋中坐下,雷諾先開口,「我已經知道了,她向你說明了吧。」

憐愣住,雷諾輕揚唇角,「我早就知道她喜歡的是誰,我只不過是她的幌子而已。」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卡洛琳表現的有那麼明顯?還是她本人太過遲鈍?

「她本來就不喜歡我,根本不可能接近我,我早就察覺出來,你是怎麼想的?」雷諾看著憐,憐低聲一笑,「老實說太驚訝,這根本不是我所能預料到的事,她會喜歡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哪點值得她這般喜歡,可以超越性別。」

雷諾呵呵一笑,「那你排斥嗎?覺得這種感情不能令人接受?」

憐嘆氣,「感情本身並沒有錯,這份感情我也會好好珍惜,但我不能回應卡洛琳。」

雷諾垂眸,憐再度開口,「這樣做,我會不會傷到她?」

雷諾搖頭,「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你向從前一般的表現已經給了她足夠的安慰。你果然是一個值得去了解,去深交的女人。」

憐笑笑,哪有他說的那麼好,她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門外一道身影佇足而立,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回來,就這麼靜靜站在外面聽兩人的談話,眼圈隱隱紅了,卡洛琳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己能夠喜歡上如此溫柔的人,她是多麼的幸運!就算得不到任何回饋,她也不後悔自己的這份感情!

「卡洛琳也該回來了,怎麼去了這麼久?」憐的聲音傳來,卡洛琳連忙將自己欲掉的眼淚擦乾,拍了拍自己的臉蛋,確認掛上了笑容這才推門進去。

「我回來了,你們在談什麼?」

憐和雷諾都是笑看著她,三人坐下來一起吃著東西說說笑笑,就如從前的日子一樣,只是憐沒有想到在她還沒有踏出這個地方的時候,卡洛琳已經要先行離開了。

絲毫沒有任何預兆,絲毫沒有任何告知,在一個如常的午後,有人來到了傭兵工會,兩個身穿騎士團服裝人的到來,讓傭兵們感到很為驚訝,畢竟這裡可是民間組織,教廷組織的人很少會來到這種地方。

當這兩個騎士出現在八級傭兵區域的時候,八級傭兵區域引來一陣沸騰,這是來找茬尋仇的?還是怎麼個情況?

雷諾得到消息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兩位騎士並沒有多說什麼,僅是安靜的站在那,傭兵們都紛紛議論這是在等人?等的又是誰?難不成哪個傭兵在做任務的時候不開眼,熱鬧了教廷機構的人?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當憐得知騎士團的人竟然來到了這裡,似乎明白了什麼,隱月一同出來見到騎士團的人也有些驚訝,「騎士團的人來這裡是做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