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人呢,最討厭不停命令的奴才了。」

夢天緩緩靠在椅背上,極為舒適的迷上了雙眼。「雷天皇帝,說吧,你們不是想要跟我合作么?理由是什麼?」雷天狠狠咬了咬牙,剛欲發作,卻是被青摩給攔了下來。遞給了雷天一個危險的眼色之後,雷天便是再次安靜的做回了皇位。「夢天尊駕,在下敢問一句,您可知曉西大陸的青玄幽殿?」夢天眼神微眯,然後點了點頭。青玄幽殿

夢天緩緩靠在椅背上,極為舒適的迷上了雙眼。

「雷天皇帝,說吧,你們不是想要跟我合作么?理由是什麼?」

雷天狠狠咬了咬牙,剛欲發作,卻是被青摩給攔了下來。

遞給了雷天一個危險的眼色之後,雷天便是再次安靜的做回了皇位。

「夢天尊駕,在下敢問一句,您可知曉西大陸的青玄幽殿?」

夢天眼神微眯,然後點了點頭。

青玄幽殿,本是黑暗聖殿分支,卻因百年前一場不合,徹底與黑暗聖殿分離開來。雖然他們之中的教會門人喪失了成為亡靈巫師的資格,但最後他們卻依然的頑強生存了下去,並且創造了不少自己的**。

「你說這個,有什麼想要說明的么?」

青摩微微一笑,「我想尊駕應該知道青玄幽殿的勢力。而青林交匯,只是其之中的一個細小分支。如果尊駕可以與我們合作,將會得到青玄幽殿的巨大賞賜。不知,這個理由怎麼樣?」

青摩說完這些,便是將目光再次看向了毫無反應的夢天。

「呵呵……西大陸的教會么?」

夢天眼神一凝,笑容之中,立刻透露出了一絲玩味。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頭腦昏沉沉的……先睡覺了……貌似應該八更了……)夢天的眼眸深處,有著疑惑之色閃爍。

畢竟,對於這什麼西大陸的青玄幽殿,據說是有著真正的至尊後期的強者坐鎮。 機甲戰團 ,但是即便如此,一旦開戰,自己想要取勝,也必將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然而此刻,自己若是不答應的話,必定會得罪青林教會,青林教會一旦反映給青玄幽殿,那自己的麻煩,必定會有不少。

不過夢天的心中,在此刻卻是想著另一件事。

西大陸的教會來到這裡,不得不讓人陷入深思之中。對於他們的目的,又或者說背後的陰謀,夢天卻是有些感興趣了。

「青玄幽殿么……」

夢天喃喃了一句,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郁了幾分。

「想讓我與你們合作不是不可以,只不過……」

夢天輕輕敲打了一下椅子上的扶手,然後淡笑著看著青摩。

「只不過什麼?不管你提任何要求,只要在我們承受範圍之內的,我們都能夠答應你。」


青摩見夢天的語氣有所緩和,立刻便是將夢天還未問出來的話先預先答應了下來,以此來綁住夢天。

「只不過,跟你們合作,你們得有點誠意吧?」

夢天依舊是一臉溫和笑容,這笑容從未改變過。

「誠意?不知尊駕是指……」

青摩皺了下眉宇,沒有猜到夢天所要誠意是何物。對於至尊這種境界的強者,金錢什麼的都對他們沒有什麼用處了,只有修鍊才是他們最喜歡的。

可是,青摩又想不到夢天所要的是丹藥還是什麼。如果是丹藥或者靈草的話,青玄幽殿自然能夠拿得出來適合至尊境界強者服用的。

「將你們的目的,或者說是所籌劃的東西,跟我說一說。淡然,你也可以選擇沉默。不過,最好別說那些幼稚的你不知道的話語。」

青摩神色一滯,顯然沒料到夢天會問到這一層次。

「夢天尊駕,這個……」

青摩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夢天尊駕,這件事,只有我們內部人員才能知道,所以……所以還恕我無法告知。」

「原來是這樣啊……」

大殿之內瞬間安靜了下來,唯有夢天敲擊扶手的聲音,發出噠噠的響聲,猶如人的心臟跳動一般,每一次的敲擊,所用時間都是一模一樣。

而聽著夢天手指的敲擊,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臟暈啊緩慢而有節奏的敲擊而起伏、舒張一般。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再見。」

說完,夢天直接便是起身,帶著吳東、葉晗和秦寒三人緩緩向外走去。

然而在其身後,青摩的面色卻是在不斷的變換著,似乎在權量著得失與利弊。

然而最後在思索了一下,青摩卻是搖了搖頭,「夢天尊駕,不知可否換一個?」

夢天搖了搖頭;「看來,你還是不明白啊。我可不想什麼事都不知道就與你們合作。」

「這……」

夢天不再停留,轉身便是直接離開了。

……

一路上,吳東三人都是在疑惑夢天究竟在想什麼。放著那麼大好的機會不要。

「吳東……」

正在前面飛行的夢天卻是停了下來,召喚了一下身後的吳東。

吳東趕忙飛身上前,來到了夢天身前。

「少爺,怎麼了?」

「去告訴莫問,讓他在珈藍帝國對青林教會下些手。記住,只要不暴露身份,任其怎麼做,我都不管。」

「是……」

聽到夢天這樣說,一向坐不穩當的吳東在這時卻是興奮了起來,看來,又有一場好戲要上場了。

夢天轉過身來,藍色的眼眸緩緩注視著身後的皇宮,嘴角卻是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了一抹壞笑。


既然他們不說,那麼蒙恬只能為他們載加上一把火,讓其熊熊燃燒了。那樣的話,或許自己想要得到消息,會更快一些。

「走,我們先回去。」

說完,夢天便是帶著葉晗和秦寒兩人直接回到了營地之中,而吳東則是改變了方向,對著另一個地方而去。

「夢天哥哥……」


剛一回到營地,夢心晴這個小丫頭便是蹦蹦跳跳的迎了出來,對著夢天嬉笑道。

寵溺的揉了揉少女一頭烏黑的秀髮,夢天便是抬頭看向了站在後面的小斯。

「你這傢伙,總算是來了么?」

夢天的話語之中,雖說有著一絲責怪,但卻沒有任何一絲生氣的樣子。

摸了摸鼻子,小斯便是打了個哈哈:「看你現在也挺閑的,我提前來了也沒什麼事可干。就算我現在來的這麼晚,現在這裡不也一樣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么?所以你就不要計較那麼多了。」

夢天搖了搖頭,然後直接上前一步:「走,到營帳之內說。」

說完,他便是率先拉著夢心晴的小手進入了一處帳篷之內,緊隨其後的,便是小斯、葉晗和秦寒三人了。

然而在角落處,薇兒看著夢天牽著夢心晴的手,心中不免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酸意,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玄陽子提着酒壺,邁着八字步走上前來,一屁股坐在了玄星子對面,他拿起酒杯爲自己斟滿,仰頭一飲而盡,咋着嘴巴露出陶醉的神色。

“三師兄真不愧是酒中仙,所藏之酒無一不是極品佳釀,正好趁着他不在這兒,我回天權峯時得偷幾瓶帶回去。”玄陽子得意洋洋地又抿了一口小酒,對玄星子笑着說道。

玄星子聞言,神色頓時一黯,他輕嘆了口氣說道:“也不知道三師兄他現在究竟是死是生?”

“呸!呸!呸!師弟,你怎麼可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玄陽子見玄星子竟如此沮喪,嬉皮笑臉的神情瞬間變得凝重,他揮揮手將玄星子的話語打斷。

玄陽子站起身來,爲玄星子滿滿的斟上一杯酒,鄭重其事地對其說道:“咱兄弟幾個相處了數百年,三師兄那個人你難道還不瞭解,重傷瀕死之時尚還能從妖族腹地逃生,何況現在?師弟無需太過於自責。”

玄陽子輕輕地拍了拍玄星子的肩膀,安慰道:“我料想師兄一定是有事情耽誤了,所以才遲遲未歸,你不要太過於神傷。”

“但願如此吧!”玄星子無力地搖了搖頭,他也是深知,玄陽子如此說絕對是爲了安慰自己,他自己雖然看起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是瞭解他的人都知道,在玄陽子玩世不恭的面孔之下,有一顆悲天憫人的心。

“師兄,曦晨至今閉關已有三年了,不知道會不會出了什麼事情?”玄星子看向天璇峯的方向,藏經閣在一片霧靄之中若隱若現。

“那裏有清水師叔照料,你就放寬心啦!憑藉三師兄與他老人家的關係,清水師叔就絕對不會讓曦晨出事的。”玄陽子回到。

“真不知道在曦晨出關的時候,該怎麼和他解釋三師兄的事情,我現在還真有些怕見到這個孩子。”玄星子每每想到這件事情,就覺得心煩不已。

“事到如今,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實在不行,就暫時先瞞着他好了。”玄陽子似乎也對這件事情甚是發愁,他和曦晨接觸的時間比較久,深知這個小子的驢脾氣,絕對的八匹馬也拉不回頭的佞種一個,若是讓他知道三師兄如今身困險境,生死未知,還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情來?估計到時候整個縹緲宗都得被他擾的雞犬不寧。

正在二人心事重重之時,遠方的天璇峯上一聲炸響,彷彿平地起驚雷一般,一束白光從藏經閣頂部衝出,直插雲霄,將山頂間瀰漫的霧氣衝散。

玄星子與玄陽子二人對視一眼,紛紛招出各自的本命法寶,朝着藏經閣的方向破空而去。

來到藏經閣所在的出雲山之下,玄星子二人收起仙劍,降下雲頭,並肩徒步走上山去,出雲山內暗藏有玄妙陣法,凡事膽敢在其上空御劍飛行者,必會遭受萬箭穿心之苦。

玄星子與玄陽子修爲高深,他們的身影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一閃而過,速度快的甚至帶出了一道道殘影。

瞬息之間,他們二人便來到了藏經閣前,此時掌門玄真子與其他幾位師兄弟也盡皆聚集在此,傲然負手而立,緊盯着已經關閉許久的藏經閣正門。


掌門玄真子的面容看起來略微有些蒼老,看起來玄明子失蹤一事對其打擊很大,竟然讓這個神仙般的人物露出如此疲態。他與玄明子拜在同一個師父門下學藝,相伴近千年,情誼何止是情同手足。

而婷婷立於其一旁的玄霖子則顯得更是柔弱不堪,三年的時間,對於修仙者來說,幾乎於盞茶的時間無異,隨便一個閉關所耗費的時間,就比這個要悠久的多,可是對心亂如麻的玄霖子來說,確實度日如年。

玄霖子原本風韻的身材如今消瘦了許多,臉龐之上無情地被刻下幾道深深的皺紋,甚至萬縷青絲之中也平添了幾縷白髮,向來駐顏有術她如今竟滿是滿目滄桑。

玄陽子看到玄霖子這般憔悴,心痛的搖了搖頭。此時此刻,他甚至有些羨慕玄明子師兄,若是師妹能爲了自己傷心成這樣,那就是死也無憾了。

玄空子和玄幽子閉目養神,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般木訥,師兄弟幾人都沒有說話,他們現在唯一的心思就是等待。

微風吹過山頂,秋風掃去落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秋。 (以後咱們改改時間……還是八更十更不定,但是第一更的時間改為中午十二點。所以下一更在中午十二點左右……所幸的是,感冒縱慾好了,啊哈哈……就是嗓子啞了……)營帳之中,氣氛有些安靜,在這裡的人,一個也沒有說話。

吳東等人的目光,不時的向外望去,充滿了焦急的神色,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夢天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倒是顯得極為平靜。

「咻咻……咻……」

遠方的天際,一道道破空聲響起,卻是令得營帳之內的氣憤,瞬間活躍了起來。

「太好了,終於來了……」

吳東似乎鬆了一口氣,然後便是靜靜等待著破空聲之後的腳步聲。

「噠噠……噠噠噠……」

帘布被掀了起來,一行二十個人走了進來。

「少爺,召喚我們有什麼事么?」


仔細一看,這二十個人正是夢天手下的莫問等聖階強者。他們被夢天派了出去,如今又是突兀的召回,一時間有些茫然。

「先坐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