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散發出來的氣息,絲毫不亞於玄燁城中的家族長老們。

夏雲雪看着迎風飄舞的林寒,眼裏閃爍着異色。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面對虛神四重的血煞長老,竟然選擇硬鋼?如果不是他救了自己的話,那麼夏雲雪真的很想說:“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瘋,纔會有這種想法吧。” 天氣晴朗,風和日麗。九品紈絝 ,默默地調整着自己的狀態。袖袍股蕩,彷彿與天地融爲一體。突然間,他的

夏雲雪看着迎風飄舞的林寒,眼裏閃爍着異色。

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面對虛神四重的血煞長老,竟然選擇硬鋼?

如果不是他救了自己的話,那麼夏雲雪真的很想說:


“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瘋,纔會有這種想法吧。” 天氣晴朗,風和日麗。

九品紈絝 ,默默地調整着自己的狀態。


袖袍股蕩,彷彿與天地融爲一體。

突然間,他的眼睛猛然睜開。

只見遠處的天際,滔天的黑霧憑空出現,迅速地席捲天地。

渾厚的黑霧從兩側散開,露出一名老人的身影。

相貌不怒自威,身披耀眼的猩紅長袍。

頭上更是戴着一頂王冠,光是這份氣派。

就是典型的BOSS打扮啊。

快穿︰男神別總惹我 ,罵罵咧咧地說道:

“瑪德,一看就是裝逼狗,就不能直接瞬移到眼前嗎?”

他就煩這些這些人,出場的時候非得帶來這麼大的動靜。

猩紅長袍的老人彷彿有所察覺,滄桑的眼睛穿透萬物。

盯着林寒打量片刻,面容平靜散發着陰氣。

眼中露出一抹刺骨的寒意,淡淡地說道:

“這就是老夫所要面對的劫難嗎,只不過是區區的一個法相境的毛頭小子?”

“沒有感知到我兒的氣息啊,看來是已經死了。”

“封鎖天地?呵呵有點意思,看來你還想要殺了我,老夫真的很好奇,你小子到底是經歷了什麼,纔會在老夫的面前如此的放肆,不知死活。”

聲音很是平淡,甚至帶着一絲沙啞。

好像對於自己兒子的死漠不關心一樣,但實際上卻有一股滔天的殺意。

無形的波紋以老人的身體爲中心,驀然間向着四周橫掃。

既然殺了我兒,那便先從你的身上討個代價。

慢慢炮製,把任何有關係的親人全部以殘忍的手段虐殺。


想到這裏,老人的嘴角露出冷酷的笑。

身影消失在原地,以極快的速度向着少年襲去。

“小子,殿主臨行前曾跟我說,此次出門會有一道劫難,呵呵,難道你一個法相境的小傢伙,就是本座的劫難嗎,真是讓人貽笑大方!”

聲音震耳欲聾,驚雷聲接連響起。

林寒的神色仍然很淡然。

心裏則是有點罵娘。

特麼的,這個老不死表面上所展現出來的威勢。

已經到了虛神五重,更不要說作爲血煞殿的長老之一。

手裏掌握着多少的神通祕法,保命手段。

他的心裏打起來百分百的警惕,但表面上還是雲淡風輕。

輕輕擡起手掌,低聲說道:

“修爲不修爲的,並不重要,我只想說。”

“東華洲,林寒,沒有別的事情,只是想請你去往黃泉一趟。”

老人聽到他的話,氣極反笑。

雙腳落地,眼裏閃爍着冷冽的寒意。

“法相境便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若是讓你邁入虛神境,恐怕都要逆天行事了吧,今日便讓本座撥亂反正,將你斬殺在這裏。”

老人的語氣平靜不帶有一絲感情,伸出兩根手指。

剎那間,一股濃烈的煞氣彷彿利箭襲來。

林寒的眼裏露出凝重之色,伸出左手擋在面前。


渾厚的真元凝聚,形成一道堅固的藍色盾牆。

同時身體的周圍青色光芒宛如小蛇一般遊走,向着四周擴散。

濃烈的煞氣與盾牆重重地碰撞。

轟隆隆!

林寒噴出一口鮮血,身形不斷地後退。

老人的臉色依舊冷漠,只不過多出一絲詫異,冷冷說道:

“沒想到竟然能夠擋住我的攻擊,不過你只有這點本事嗎?”

他說話間腳步前踏,只不過忽然間眉頭微皺。

袖袍一揮,渾厚的煞氣迅速凝聚,擋住天空中突然出現的一柄殺伐仙器。

林寒趁着這個機會止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跡。

瑪德,自己真的是膨脹了。

這傢伙的虛神四重,和天元山脈裏面虛神四重的靈獸們根本就不能相比。

等到有機會,一定要狠狠地嘲諷那羣靈獸們。


你們這些傢伙是怎麼修煉的,戰力也太划水了吧?

林寒深吸一口氣,保持着伸出左手的姿態。

他周圍遊走的青蛇越來越多。

無限劍域還需要一些時間,眼下必須要牽制住這狗東西。

老人神色陰沉低吼一聲,體內屬於虛神境的修爲爆發出來。

直接將偷襲自己的這柄殺伐仙器震成粉碎。

他繼續邁開腳步,向着眼前的少年走來。

“區區一柄頂尖的殺伐仙器,就以爲能夠與老夫抗衡,真是天大的笑話!”

林寒聽見他的話,笑着說道:

“兒砸,那你看看這一招如何?”

天元擒妖手印!

話音剛落。

黑霧遮擋的天空,雲層翻滾響起雷鳴聲。

數百道由磅礴真元凝聚的手掌向着下方重重砸下。

老人的雙眼瞳孔收縮,腳步後撤一小步,瞬間消失在原地。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刻,這道凝聚着恐怖威壓的手掌砸在大地。

手掌途徑的虛空崩潰炸裂,直接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

林寒深吸一口氣,左手保持伸出的姿態,右手對着眼前的虛空重重砸下。

轟隆隆!轟隆隆!

真元手掌接連不斷地凝聚,對準高速移動的老人砸去。

我他麼,就不相信數百道手印,一個也打不中你。

“兒砸,給爹跪下吧!”

老人剛剛移動到一個地方,忽然間臉色微變。

天空之上一道巨形手掌對着自己所在的地方重重拍下。

不過他終究是虛神境的強者,仍然沒有絲毫的慌張。

凝聚體內渾厚的真元,緊接着。

他的氣勢節節攀升,身後更是出現一尊頂天立地的血色虛影。

宛如魔神降世,氣息飆升到最強。

老人對着眼前的天空揮出一拳,身後的血色虛影同樣如此。

轟隆隆!

背後法相的拳頭直衝雲霄,與九天之上的數百道手掌相互碰撞。

天地震盪,虛空扭曲破碎。

老人的臉色很陰沉,右手的袖子節節裂開。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這個修爲卑微的傢伙。

給逼出自己的法相,真是不可原諒!

“呦呵,聽聞血煞殿威名響徹中州,以前我倒是很相信的,可今天,你這位血煞殿的長老表現出來的能力,屬實讓我有些失望啊。”

聽到林寒的嘲諷,老人氣得渾身顫抖。

真是夠猖狂的。

擡手枯槁的手臂,一柄散發着恐怖氣息長矛憑空出現。

林寒的面色凝重,沒想到這老狗竟然也有道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