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他們,這小子說的真的好簡單啊,殺人難道不犯法的嘛!

他不會得了失心瘋了吧!他忽然發現,他有點看不透林辰了!這小子似乎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表面溫良,實則內心卻住着着洪水猛獸!“而且沐總你放心,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會想辦法化解,楊家的事情就交給我了,相信我,五日之內,我會讓楊家徹底在東海消失!”忽然,林辰的氣度放開。往哪一站,一股王霸之氣,四面而生。

他不會得了失心瘋了吧!

他忽然發現,他有點看不透林辰了!

這小子似乎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表面溫良,實則內心卻住着着洪水猛獸!

“而且沐總你放心,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會想辦法化解,楊家的事情就交給我了,相信我,五日之內,我會讓楊家徹底在東海消失!”

忽然,林辰的氣度放開。

往哪一站,一股王霸之氣,四面而生。

何爲仙尊,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

沐榮華的內心劇烈的震了一下。

原本一肚子的火的他,在林辰的氣勢放開之後,感受到霸道之威之後,怒火瞬間煙消雲散,甚至於只覺得雙腿有些軟,差點沒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沐榮華到底是一介凡人,自然承受不住林辰着會當凌絕頂的仙尊之威。

“好了,婉晴,林總,你們休息吧,時候也不早了,我出去一趟。”

好在,林辰的氣勢只是一瞬便收了起來。

正了正色,隨後,轉身朝着門口走去。

“林辰,你幹嘛去啊?”沐婉晴眼見着林辰要走,急忙叫道:“林辰,剛纔爸爸也只是一時着急,所以才說了些重話,你千萬別往心裏去。”

“呵呵,沒有,我沒有往心裏去!”

林辰回頭,衝着沐婉晴溫柔一笑。

他怎麼可能會生氣那,畢竟,對方可是他的岳父。

一個女婿半個兒,被自己老子吼一頓,沒啥大不了的。

“婉晴,我不是說了嘛,我會在五日之內讓楊家徹底在東海消失,我可不是說說玩的,就從現在開始,楊家的末日來臨!”

說完,林辰頭也不回,大步走出別墅。

“這……”看着林辰的背影,沐婉晴內心忽然動盪難平。

從現在開始,楊家的末日來臨,這是什麼意思啊?!

“爸,林辰他究竟要幹什麼?”

“不知道啊,天哪,這小子不會亂來吧!天哪,他是瘋了嘛,竟然想要一個人對付楊家,他活得不耐煩了嘛!不行,快,快阻止他!”

沐榮華率先反應過來,立刻追出別墅。

只可惜,等他追出去的時候,那裏還有林辰的影子。

……

夜晚,楊家的別墅內。

虎爺,東海道上第一人,同楊書文對面而坐,臉色凝重。

“楊總,今天我又派出去一波人,結果你才怎麼着,竟然被林辰活活打死四個,現在我可以肯定,你前面派出去的殺手,還有我派到孤兒院對付林辰妹妹的手下,全都是死於他手,楊總,這小子並不像你說的那麼簡單啊!”

楊書文擰着眉頭,冷着臉點頭道:“確實,你說的沒錯,這小子是有點門道,今天我還差點栽在他的手上,不過越是如此,我們就越要儘快宰了他,否則的話,一旦讓這小子站起來,我們就徹底沒有機會了,而且還有性命之憂。”

“嗯,我明白,楊總,接下來你就說怎麼做吧,我聽您的!”


“你回去之後,立刻調集你手裏所有的人手,殺林辰!”

楊書文眼中放出一抹寒光,咬牙說道:“就算這個林辰有點本事,但是我就不信,上百人還弄不死他一個,人海戰術,不惜一切。”

“嗯,我也正有此意!”虎爺聞言,嘴角一挑,邪佞一笑。

楊書文臉上也露出了獰笑。

兩個老狐狸,就這麼相識笑着。



……

東海市,趙總的家裏。

趙總剛剛摟着自己老婆上牀,正準備入睡,結果就在這時,窗簾微動。

一股冷風,從外面吹入房間。

一個人影,與此同時,好似狸貓一般,從窗戶飛了進來。

“是誰!”趙總看到黑影進屋,差點沒被嚇死,驚叫着,同時立刻把自己媳婦護在身後,整個人如臨大敵一般的,死死盯着飛進來的人影。

咔吧!

伴隨着一聲開關摁動的聲響,原本漆黑一片的臥室,突然光明大放。

林辰斜靠在窗口邊,笑着着趙總!

“別那麼緊張嘛,是我!”

“是你?是你!”而當趙總看清了林辰之後,差點沒嚇的直接尿了牀。

他萬萬沒有想到啊,這會跑進自己家的,竟然是林辰這個煞星!

下午的時候,林辰面對他們,表現出的那狠勁,着實把趙總嚇到了。

心裏留下了畏懼的陰影。

“你,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啊,我家外面有保安執勤,你不要亂來,否則的喊一聲,他們就會衝進來,到時候別說對你不客氣!”

“好啊,那你現在喊一嗓子試試!”

林辰一臉的從容淡定,對於趙總的威脅,絲毫不受影響。

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在意。

“來人,來人啊,來人啊!”

趙總聞言,二話不說,立刻扯開嗓子大聲呼救。

只是,沒有迴應。

除了他的喊叫聲,就剩下夜裏的蟬鳴。

“呵呵,沒有人理你啊,要不趙總,你趴在窗戶喊!”

林辰一笑,隨後,離開窗口。

趙總立刻下牀,然後趴到窗口,正準備大聲呼喊,然而,當他看到自家院內的情況時,呼救聲立刻咔在嗓子眼裏,說啥也發不出來了。

只見,此刻趙總的別墅院內,橫七豎八的趟了滿院子的人。

這些人,不正是趙總僱的私人保鏢嘛。

怪不得他呼救,根本就沒有人迴應他,敢情這些人已經全都被林辰處理了。

而見此一幕,趙總背後的冷汗,一瞬間打透全身。

感覺雙腿一個勁的發飄,腳下一軟,整個人立刻從窗臺上滑倒地板上。

“放心,我沒有殺他們,只是把他們弄暈而已,我還沒有那麼嗜血,當然了,對於趙總你,未必會這麼幸運了!”看着癱軟如爛泥一般的趙總,林辰目光一寒。 林辰目光一寒,周身霸氣立刻瀰漫而出。

大山一般的威壓,在這二十平尺的臥室內立刻激盪起來!

“趙總,我們談談吧!”盯着趙總,林辰冷冷的說道。

趙總此時已經徹底癱軟了!

被林辰身上釋放的霸氣給壓制的呼吸都困難了!

聞言,面露驚恐的盯着林辰,渾身抖似篩糠一般。

“談,談什麼?”

“還裝傻是吧,那我好好提醒提醒你!”

林辰邁步朝着趙總走去。

“啊,你別過來,別過來!”

而眼見着林辰邁步朝着他走來,趙總只覺得擋下尿意橫流。

褲子立刻變得溼答答的!

“哼!”林辰哼了一聲,繼續靠近。

步子不大,但每走一步,就好像在趙總心尖上跳舞。

“啊,老趙,快跑啊……”

而就在這時,原本縮在牀上的,被趙總保護起來的他老婆,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把剪刀,然後便從牀上跳下來,紅着眼鏡,朝着林辰撲了過去。

趙總的老婆可能是看林辰似乎要對付趙總,所以打算豁出去了,跟林辰拼命。

這夫妻倆還真是夠伉儷情深的。

剛開始是趙總護着她,現在是她跳起來,反而保護起趙總。

林辰甩了她一眼,緊跟着一揮手,一股勁風立刻席捲而出,趙總的老婆頓時就好像紙人一般,被勁風掃飛了出去,重重的跌在牀上。

人立刻就暈過去了!

“啊,你你,你殺了她!”趙總見狀,嚇了一跳了,立刻驚吼。

“哼,我不殺女人,不過她也太煩人了些,就讓她躺下睡會吧!!”

林辰面不改色的說道。

林辰確實不會殺女人,不但女人,他也不會對小孩老人下手。

林辰縱橫大千世界萬載,一直爬到仙尊之位,歷經生殺無數,可是從始至終,他都秉持着這個底線,從來不殺老弱婦孺。

當然,爲此也給他埋下了不少隱患。

而此時,趙總得到林辰保證,心裏總算鬆了口氣。

不過,看着自己老婆,臉上還是寫滿了擔憂之色。

還別說,趙總這傢伙倒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最起碼對老婆用情至深。

看到他這樣,林辰殺心頓時弱了一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