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然跟着凌厲走了回來,挑釁的朝那陳世杰揮了揮手臂,爾後粉臉朝林冕嫣然一笑,調皮的眨了眨眼。

林冕微笑迴應,耐心等待測試繼續,十多分鐘後,待沈飛測試結束完畢,終於是輪到了自己。望着那失望歸來的沈飛,林冕幸災樂禍的一笑,走近了靈紋石柱邊。人生中往往就是充滿了巧合,沒想到在另一邊,霍巖也是被分到了這一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望着那要想把自己給生吞活剝了的霍巖,林冕則是淡淡一笑,選擇視而不見。考覈

林冕微笑迴應,耐心等待測試繼續,十多分鐘後,待沈飛測試結束完畢,終於是輪到了自己。

望着那失望歸來的沈飛,林冕幸災樂禍的一笑,走近了靈紋石柱邊。

人生中往往就是充滿了巧合,沒想到在另一邊,霍巖也是被分到了這一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望着那要想把自己給生吞活剝了的霍巖,林冕則是淡淡一笑,選擇視而不見。

考覈官一聲令下之後,霍巖立刻袖袍震動,施展出一套三級武技,狠狠一腳朝靈紋石柱鞭甩而去,只聽咚的一聲悶響,金色光線直直往上,速度極爲迅猛,一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凹槽界線的下方,爾後衝過凹槽,餘勢不減,停在了大約七八遠尺的地方。


“喔!”

人羣中爆發出一陣驚呼聲,霍巖果然不愧是爲煉體境八重,超過凹槽的距離是目前所有考生中最遠的。

“哈哈,這下那林冕要被老大羞辱一番了,以他的實力……額!”

霍巖的跟班武魁也出現在測試場地,看見霍巖遠超衆人的成績,當下也是毫不客氣的準備嘲諷一番,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一幕給徹底震呆了。

在霍巖的對面,林冕不慌不忙的施展出三級武技風雷印,在身後諸多略顯期待的目光中,奮力印在了靈紋石柱之上!

嗡!

金色光線陡然亮起,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爆射而出,瞬間超越其他人,在抵達那凹槽界線處仍然沒有絲毫速度減緩的跡象,對着那石柱頂端暴竄而去。

金光最終停在了距離那靈紋石柱頂端不遠處,雖然沒能遺憾衝上石柱頂端,但這般成績,已然稱得上是全場第一。

“差了一點……”林冕失望的搖了搖頭,剛剛自己雖然是動用了已然煉製大成的金玉體,但風雷印的威力不得不承認還是有些偏小了,如果換做是雷雲吞靈閃,那就必定能衝到那石柱頂端。

“老大?”

雖然這不是比賽競爭,但霍巖此時的神色也是極其難看,似乎自己從沒被林冕放在眼裏過,本以爲這一次能夠好好回報一下十鎮狩獵大賽受到的恥辱,卻沒想到林冕的實力同樣突飛猛進,將自己狠狠甩在了身後,那種不甘的感覺是極其難受的。

“走!”霍巖陰沉沉道,帶着武魁等人轉身離開了測試場地。

沈飛看着霍巖離去,笑道:“霍巖這種表情,我在王川的臉上也見到過,嘿,看着真爽。”

林冕聳聳肩,道:“走吧,今天的考覈也就這樣了吧,你們什麼迴風陸鎮?”

“明天吧,今天肯定是回去不了了。”沈飛看向一旁的陳狂山,後者沉默不語,點了點頭。

“你看吧,這小子永遠都是一副惹人嫌的模樣,真不想叫他一起來。”沈飛抱怨道。

“明明是你纏着我讓我跟你一起來的。”陳狂山無語的辯解道。

林冕嘴角帶着一抹無奈的笑意看着兩人,忽然一拍腦門,從納戒中拿出一具小人玩偶,玩偶十分可愛,模樣竟是和林冕自己一般無二。

“幫我把這個帶給歆兒,就說我一個月後在鷹城等着你們。”林冕看着沈飛道。

沈飛“唔”了一聲,旋即收下玩偶,點頭道:“那我們就此分別,預祝你成功通過考覈,你一個人在鷹城,多加小心纔是。”

“我要說的和他一樣。”陳狂山道。


林冕笑着點點頭,目睹着沈飛二人離開,想着自己也沒什麼事,正打算離開之際,身後突然傳來凌然的叫喊聲。

“喂,林冕,你住在哪兒啊,我們好去當面給你道謝。”凌然邁着小碎步奔跑過來,小臉涌上一抹好看的潮紅道。

林冕告訴凌厲自己的住處後,又互通了一下客棧名,得知他倆跟隨一名凌家家僕住在城南的雲來客棧,明天考覈一過便是要返回凌家,雖然林冕說了自己不用兩兄妹親自感謝今天解圍之恩,但凌然卻固執的要去林冕住的地方看一下,讓林冕不禁有些頭疼,這凌然簡直比歆兒還要纏人。

約定好見面的時辰後,凌然才肯放林冕離去,看着林冕離去的背影,前者久久望着那個方向,突然間輕笑一聲,惹得一旁的凌厲投來奇怪的眼神,問道:“你笑什麼?”

“哥,你不覺得林冕很帥麼?”凌然嬌笑道,看起來心情十分愉悅,連走路都在不自覺間變得蹦蹦跳跳的。

凌然的這番模樣,看得凌厲頭皮陣陣發麻,難道自己不過才十三歲的妹妹,這麼早就開始思春了?!

……

回到客棧後,林冕先是認真洗了一個澡,畢竟有客上門,還是要以最好的狀態迎接纔對,邋里邋遢算什麼樣子。

夜幕很快降臨,林冕待在房間一邊陪小狼嬉鬧一邊和林芊羽聊着天,不知不覺,時間就已然是過了戌時,這時候,林冕才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本來是和凌然兩兄妹約好戌時之前見面,但現在已經是過約定的時間,按照今天與凌厲和凌然相處時的感覺,他們應該不是會輕易爽約的人。

“應該凌然又鬧着去哪兒玩去了吧?”林冕猜測道。

二十分鐘後,林冕終於是忍不住“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踢了踢正在睡覺的小狼,道:“小狼,走,我們去看看。”

“嗷……”

小狼低吼一聲以示抗議,卻又毫不遲疑的跟着林冕奪門而出,主寵兩道身影一出客棧大門便是直奔城南的雲來客棧而去。 “老闆,請問青陽鎮來的那淩氏兩兄妹現在在客棧麼?”急匆匆地趕到雲來客棧,林冕拉過客棧老闆問道。

客棧老闆見林冕雖是年紀不大,但一身氣息強健,身後甚至還跟着一條足有半個成年人高的巨狼,當下不敢怠慢,急忙道:“凌厲少爺和凌然小姐三十分鐘前說是去拜訪友人,離開客棧後便再沒有回來,後來凌家的淩統管家也跟着出去了,之後也是沒有返回客棧。”

林冕眼神微微一凜,剛欲轉身,眉頭忽是一挑,道:“老闆,你知道青陽鎮的陳世杰住在哪家客棧麼?”

“哦,陳少爺也住在小店,似乎和凌厲少爺兩人前後腳走的。”老闆答道。

朝老闆微一拱手,林冕離開了客棧,沒入了寂然無聲的黑暗大街。

啪嗒。

長靴踩過水漬,林冕和小狼飛奔在鷹城大街之上,夜晚時分已經再沒有多少行人,漆黑的夜裏,彷彿是有鬼哭神嚎般的風聲掠過,更加彰顯出夜晚格外的寂寥恐怖。

“小冕,讓小狼聞一聞你的掌心。”林芊羽的身影突然閃現而出,在這無人的夜裏,她也可以不用太多顧忌。

林冕一怔,旋即按林芊羽的要求,將掌心湊到小狼的鼻尖,林芊羽看向小狼道:“你今天和那個凌厲凌然兩兄妹握過手,小狼能分辨與你掌心不同的味道,讓小狼去找,總比你在這兒胡亂尋找來得快。”

“可是我今天洗了澡,氣味肯定沒有了吧?”林冕懊惱道。

“別小看天曜貪狼,雖然暫時血脈力量還沒完全開啓,不管多麼淡薄,只要殘餘有一點味道,小狼都能夠分辨出來。”林芊羽解釋道。

“小狼,平時吃了那麼多靈藥,現在是時候該你上場了。”林冕神色認真道。

小狼在林冕的手心中聞了又聞,終於是在林冕緊張又期待的心情中狼目微轉,看向西南方向,隨即低吼一聲,朝鷹城西南方疾掠而去。

林冕大喜過望,看小狼這模樣應當是找到了淩氏兄妹的大致位置,當即也不拖泥帶水,立馬跟了上去。

在小狼的帶領下,林冕發現離鷹城中心區域越來越遠,最後竟然出了南城門,往荒無人煙的城郊森林中行去。

這般飛速奔跑持續了近十分鐘,黑暗中終於是出現了一抹火光,明亮的火光閃動間,隱隱可以看到有人影晃動。

林冕和小狼壓低身子,放慢腳步,偷偷摸近那道火光,果然,淩氏兄妹被綁在一道樹樁上,兩人都是昏迷了過去,而守在兩人身邊的,正是白天在符文師考覈大會上遇到的陳世杰兩個跟班。

“這兩人敢惹少爺,少爺就要他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其中一個瘦高個跟班說道。

“不知道少爺去追擊那凌家管家回來沒有,這森林裏怪嚇人的,不會突然竄出來一隻妖獸吧?”另一人坐在火堆旁打了個哆嗦道。

“別瞎說,這森林外圍早就被鷹城給清理了一遍,基本看不到妖獸了,別自己嚇自己。”

“找到了!”見到凌厲凌然,林冕心中鬆了一口氣,但隨即有着怒火涌上心頭,扭頭看向小狼,低聲道:“今天就讓你大顯身手,上,把這兩個人給收拾了!”

小狼身上的神祕紋路微微閃爍,然後便在林冕的指示下,猛然一躍,從陰暗處暴竄而出!

“唰!”

實力已然堪比煉體境九重的小狼只是一個飛身撲咬,瞬間便是將其中一個小跟班給撲倒在地,隨即巨大狼爪蹬踏在他胸口之上,將其給震暈,轉頭齜牙咧嘴地望向身後的另外一人。

瘦高個跟班見同伴被一隻不知爲何會冒出來的巨大妖獸給瞬間解決,不由自主的失聲驚叫一聲,旋即轉身就要逃跑,就在他身形要動的瞬間,身後勁風襲來,等他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小狼給撲倒在地上。

見自己被一頭兇狠妖獸給撲倒在爪牙之下,那少年雙眼緊閉,渾身顫抖不止,兩腿間一熱,一股腥臭味傳來,竟然是被嚇得小便失禁了。

林冕走到淩氏兄妹面前,林芊羽登時出現在其背後,屈指一彈,兩道細微的靈魂火苗躥進凌厲凌然的眉心,然後便是隱匿而去。

“呃……”

將凌厲和凌然鬆綁,兩人也在林芊羽的幫助下甦醒過來,凌然一見到林冕,小嘴一噘,“哇”地一聲抱住林冕嚎啕大哭起來:“林冕哥,你怎麼現在纔來,陳世杰聯同那個霍巖想要殺我們!”

凌厲突然是猛然想起了什麼,道:“統叔! 炮灰女的完美逆襲 ,林冕,快去救救他!”

林冕安撫兩人道:“別急,淩統管家去哪兒了?”

“我們看到他被那陳家總管引開之後就不知道他到哪裏去了,你既然能找到我們,肯定也能找到他吧?”凌然淚眼婆娑道。

林冕點了點頭,剛欲說點什麼,卻聽見林芊羽的聲音在耳邊炸響:“小冕,背後有人!”

陡然轉身,林冕將淩氏兄妹護在身後,目光冰寒地望向森林的黑暗方向,喝道:“出來!”

“呵呵,果真不愧是連巖少爺都要忌憚三分的天才少年,竟然能夠察覺到我們的腳步。”陰測測的笑聲中,幾道人影出現在火堆旁,爲首的是一名長相陰柔的中年男子,旁邊跟着一個身材略偏胖的老人,而不遠處,站着的正是滿臉古怪笑容的霍巖及陳世杰兩人。

“你們把淩統叔怎麼了?”凌厲怒聲道。

“哦,你說那個蠢貨啊,他陷入了我和陳炎兄的圍攻,已經先你們一步上西天了。”陰柔男人無所謂的說道。

“你們這些雜種,我跟你們拼了!”凌厲的雙眼在此刻瞬間變得血紅,咆哮一聲竟是想要衝上去,幸虧被跟前的林冕及時攔了下來。

“統叔,嗚嗚……”聽到這噩耗,凌然也雙腿一軟癱坐在地上慟哭起來。

林冕臉色陰沉,雷雲槍出現在手中,低聲道:“這個世界上,總是有很多令人憎惡到骨子裏的渣滓……”

“沒想到吧林冕,今天我們故意設下這個局,最終目的就是爲了引你上鉤,你的死期到了!” 寵婚撩人 ,森然笑道。

林冕目光直視霍巖,道:“你們要殺的人是我,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只要能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不管用什麼手段,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霍師給我殺了他!”霍巖尖聲道。


“小子,哪兒那麼多廢話,今天有兩名入靈境強者在這裏,看你如何逃出我們的手掌心。”

陰沉男子話音未落,身形便是朝着林冕暴衝而來,掌心靈力凝聚,掌風瞬頭將林冕籠罩而進。

“鐺!”

霍福奮力的一掌落在林冕的胸膛之上,清脆的金鐵碰撞聲響徹,林冕“噔噔噔”往後倒飛出十數米遠,然而等後者徹底穩固身形後,霍福的臉色卻是爲之一滯,因爲他訝然地見到,捱了自己一掌的林冕看起來像是毫髮無損,嘴角露出的一抹猙獰微笑讓得霍福突然“咯噔”一下。

腳步重重向前一踏,林冕看向對面的四人,充滿煞氣的冰冷話語在這森林之中響徹而起——

“既然你們想我死,那我倒要看看,你們今天到底要怎麼殺我!” 幽暗密林中充斥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戮氣息,自林冕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暴戾之氣,不僅是那霍巖四人,就連站在林冕身後的凌厲凌然也被這股暴戾的殺氣所震懾,林芊羽愕然的看着林勉這副模樣,震驚之後終於是再度確定下來,自己的這個弟弟,真的是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

“凌厲凌然,退後!”林冕忽是出聲提醒道。

而聽得林冕那不得不讓、令人覺得有些瘋狂的話語,霍和那陳昇兩人先是怔了怔,隨即相視大笑,那霍師道:“小子,明年今日就是你們三人的死期,受死吧!”

望着那衝上來的霍師陳炎二人,林冕在心中沉聲道:“姐姐,幫我!”

“好!”

林芊羽欣然應允,下一刻,一股充盈無匹的力量在霎那之間奔騰涌入林冕的全身,靈力波盪而開,突然是生成無數紅色火焰在林冕周身縈繞流轉,映照出林冕那一張俊逸又佈滿殺意的臉龐。

“搬山指!”

“九步震嶽踏!”

霍師陳昇二人出手便是用盡全力,兩部四級武技在入靈境強者手中施展出來,聲勢不知比林冕和霍巖兩人強上多少倍。

“砰!”

兩道靈力同時疾掠向林冕,靈力風暴如同**炸裂般肆虐而開,塵土飛揚,瞬間將林冕的身影吞噬而去。

霍師陳昇退到一邊,臉上有着自信之色浮現,他們這般全力出手,莫說一個煉體境少年,就是同爲入靈境小成的人稍微疏忽大意也要身受重傷。

“林冕?!”凌厲凌然失聲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