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實力的隊友,並且還願意聽從他們安排的隊友,無疑是對他們隊伍的實力有一個提升,爲取得最後的勝利增添一個砝碼。

姜豐這些個“地頭蛇”又怎麼能不歡迎呢?在紅隊的準備間,對於辯題的頭腦風暴已經拉開了帷幕。三小時後,紅隊與黃隊在主持人的召喚下依次進場,就像硬核的比賽流程都是越簡單一樣,在簡略的介紹完正方黃隊與反方紅隊的各個隊員以及參與評判的五位評委後,主持人就開始向現場以及電視機、電腦前的觀衆們介紹起今天的辯題來

姜豐這些個“地頭蛇”又怎麼能不歡迎呢?

在紅隊的準備間,對於辯題的頭腦風暴已經拉開了帷幕。

三小時後,紅隊與黃隊在主持人的召喚下依次進場,就像硬核的比賽流程都是越簡單一樣,在簡略的介紹完正方黃隊與反方紅隊的各個隊員以及參與評判的五位評委後,主持人就開始向現場以及電視機、電腦前的觀衆們介紹起今天的辯題來。

“自古以來,我們是否以成敗論英雄,這個爭論似乎是持續了幾千年,那麼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還是要繼續的來討論這個問題。”


“今天作爲正方的黃隊,他們的立場是’以成敗論英雄是可取的’。而反方的紅隊,他們的立場是以’成敗論英雄是不可取的’。”

“好的,下面我宣佈,2019年國際大專辯論會華國選拔賽決賽第一場,正式開始。”

此話剛落,現場就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而在直播間內,衆網友們也是紛紛的獻上自己的膝蓋。

“牛嗶plus!”

“我們辯論隊的老師要我們帶着朝聖的心情觀摩這場辯論賽!”

“從九三年第一屆的時候就關注了,現在恍如隔世,都二十多年過去了!”

“這些硬核的節目多一點纔好!別特麼的老是給我們喂一些垃圾,太辣眼睛啦!”

“你們發現沒有,昨天參加《主持人大賽》的那位主持人居然也參加這次的選拔賽哎!”

“紅隊二辯,可以啊!這兄弟不僅主持好,這辯論也是槓槓的啊!”

“我在之前的辯論選拔賽時怎麼沒有見過他?這是走後門進來的吧!別到時候丟臉哦!”

“你想多了吧!這很明顯的是國視要花大力氣去捧朱銓,如果朱銓沒有點辯論能力的話,那這不是敗人品的事情嗎?你覺得國視是傻子呢,還是傻子呢?”

“就是,就是,爲朱銓小哥哥打call。”



女主持人接着側過身,對着坐在正方席位上的黃隊一辯說道:“首先,我們請正方一辯吳天同學表明立場和發言,時間是三分鐘,請。”

直播畫面也轉移到了這位叫吳天的女同學身上,並標記出“華清大學電機工程系二年級,吳天”的白色正楷字。

只見其起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手裏面拿着一張寫滿字的紙,正聲道:“古人說,青梅煮酒論英雄,今晚就讓我們’以論做媒,以辯代酒’縱橫古今論英雄。”

“成敗英雄論古亦有之,李白詩云:’秦王掃六合,虎勢何雄哉’;《東周列國志》上卻說:’見義勇爲真漢子,以成敗論英雄’。可見,成敗英雄論,自古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

“然而,時代的話題要有時代的意義,時至今日,以’成敗論英雄’早已不是一種方法,一種標準,而是作爲一句俗語,一種價值,存在於我們的時代。因此,以’成敗論英雄’就是要探討這句俗語、這種價值在我們今天的時代,是否具有可取性…”

朱銓坐在紅隊二辯的位置上聽着吳天的立論陳詞,一邊用筆簡要的記下對方的觀點以及可能存在的漏洞,全神貫注,絲毫沒有注意到坐在黃隊四辯位置上的孫強投射向自己的怨恨目光。

而就算他看到了孫強的怨恨目光,朱銓也毫不在意。

對於朱銓來說,獲得辯論的勝利是必須的,所以,跟未來的敗軍之將有什麼可介意的呢?

贏都贏了,還不準對方恨一下自己嗎? 在知道辯論題目是“是否以成敗論英雄”時,朱銓就知道自己已經是穩操勝券了。

別的不說,前世那位反方袁丁大佬的嘴炮可是堪稱“核彈”,炸的對方是暈頭轉向,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雖然朱銓自認爲在辯論這方面不大行,但自己在平行世界裏繼承併發揚袁丁大佬的意志還是戳戳有餘的。

正方一辯那位叫吳天的女同學還在講述着己方的立論陳詞:“…我們這個時代並不只有一種價值觀…以成敗論英雄這個觀念,必然是會受到我們這個社會其它價值觀的共同協調與制約…”

在網上,彈幕則已經被刷的飛起,而最多的就是,“聲音好好聽”、“顏值壓制”、“我好喜歡這個妹子”…等等這些無關辯題本身的彈幕。

當然,也有專注於辯論本身的彈幕:

“正方想要表達的就是‘成敗是論英雄的標準之一’,但不是唯一標準。立足於這點,那正方纔可能贏得比賽。”

“立論扣題了,很棒啊!”

“扣什麼題啊,這正方的理論不恰恰即證明了‘不需要用成敗來論英雄’嗎?因爲根本沒有辦法來評判!”

“見仁見智吧!反方是需要那樣子的理解,但是作爲評委,又不能先天代入到觀點中去,就這樣來看,這樣展開來的理論是合適的。”

“時代的話題要有時代的意義,說的太好了!”

“反正我覺得這個立論陳詞有些中立的嫌疑。有句話叫什麼來的,投降輸一半?”

“2333…呃,估計是他們也知道自己的持方有毒,所有隻能在表達我沒否定你們的觀點這樣吧?”

“不對的!你們看清楚辯題,好不好?!題目的重點是“以成敗論英雄”嗎?不是的!是“可不可取”!那麼作爲中立就能夠證明‘可取’,那自然的就能獲得勝利。難道要正方選擇hard模式嗎?”

“從論題來說,這樣辯論纔對正方的利益做最大化,這種折中法反而不容易被直接駁倒。”



吳天接着闡述道:“…英雄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人,也不是醫美英雄像章,更不是一個冷冰冰的墓碑,它所代表的是一種精神的象徵,是民族的旗幟與國民的榜樣。以成敗論英雄的價值觀正是將人們對成功的追求化爲一種對精神的追求,激勵人民積極進取,奮發向上…”

朱銓邊聽邊記,立論陳詞已經說了一半,依舊沒有能夠發現一點的破綻,就跟練就了一身太極功夫似得,直接將正方所有可能遭受到攻擊的點都避而不談,身處於中立地位。

若是接下來要反駁他的論點,就得先反駁自己論點,那就相當與千年的烏龜,避世不出。


這在辯論場上有一個專門的戰術名稱,叫做“中立”打法。

也就說,不直接反駁對方的觀點,而是將對方的觀點融入進自己的觀點裏面,使得A中有B,而B就是A的一個分支。

就像A正確的話,B才能正確,而B不對的話,卻不影響到A的正確與否。

這是一種近乎於無賴似得打法,若是被他們實現了,那這場比賽就根本沒有必要繼續進行的必要了。

朱銓對於這種扯蛋型的辯論方式很不喜歡,但依舊沒有發慌,因爲這一情況早已經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之前三小時的頭腦風暴中,朱銓對於黃隊可能出現的打法已經是有了一個全面的猜測,而現在這位一辯吳天選手的發言正好是在他所想到的範圍之內。

辯論,不僅僅是要將自己的觀點闡述出來,更是要將對方的觀點拆解的七零八落,只有這樣,才能取勝。

若是達不到這一點,那在最後評委評判的時候,就會出現分歧,“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並不能完美碾壓。

對於朱銓而言,勝利不是他最爲重要的目的,大勝並且打擊到那位叫孫強選手繼續走辯論之路的心,這纔是朱銓要做的事兒。

誰讓他對自己出言不遜呢?

起先,朱銓倒是不在意對方對自己冷嘲熱諷,畢竟對方是實打實的從海選一路打辯論比來的,看不起拿着“邀請函”半路插隊進來的選手,認爲是“關係戶”,很正常,朱銓也打算是用比賽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可當姜豐等人對朱銓和盤托出,說孫強諷刺他的原因是因爲他搶了這個名額,導致他女朋友沒有從落敗選手中“復活”,也就不能夠一起去參加在舊減窪舉辦的國際大專辯論賽了。

朱銓聽到原來是這樣的一個原因,那心裏面的怒火騰地一下升了起來。

既然跟女朋友沒有辦法去國外公費吃喝玩樂,那就乖乖的留在國內,找你女朋友相互安慰吧!

朱銓擡起頭,眼神看向黃隊正在發言的那位吳天選手,此時她的立論陳詞已經到了最後:

“…追求成功,鼓勵英雄,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標標誌,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所需要的價值取向。時代的英雄,追求成功,時代的成功,需要英雄!謝謝各位!”

話音剛落,現場響起了掌聲。

接着女主持進行控場,說道:“謝謝吳天同學,下面我們請反方一辯蔣舸同學闡述反方的立場,時間依舊是三分鐘。”

蔣舸,也就是之前跟在姜豐身邊的那個女同學站了起來,開始說道:“古人也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是不成。因此,只有把事情給說清楚了,我們才能進行一場有意義的辯論…”

這是朱銓與姜豐等人在準備間時就指定好的戰略,也就是不管黃隊的一辯說的是什麼,不管是正面硬扛,還是中立摸魚,那自己這方在闡述時都是要在第一句話的時候對正方的那些立論陳詞采取統統反對的態度。

當然,並不是爲了反對而反對,更不是要逐字逐句的反對,而是要高屋建瓴的在高緯度的層面上進行駁斥。

因爲雙方本來就是天然對立的兩面,他們說“以成敗論英雄是可取”的,那他們將重點放在“可取”上,天生就比自己這方有“地利”的優勢。

所以己方就要在“成敗”上着重筆墨,將辯論的重點往“成敗”二字上靠攏。

畢竟“可取”這個詞太過寬泛,它不是“可以”的那種全部正確,那就給了黃隊充分的餘地來進行周旋。

那如果跟着對方來走,自己這隊還怎麼能夠贏得這次的辯論呢?

所以,立論陳詞的第一步就旗幟鮮明的“反對”剛剛黃隊說的一切,這第二句就正式提出自己的觀點:

“成敗都是相對與具體目標而言的,達到了就是成功,沒有達到就失敗。但是,英雄指的是能以自身接觸的才能品質激起他人崇光情感的人。所謂的‘以成敗論英雄’,是指成功了就是英雄,失敗就不是英雄。”

“因此,我方認爲這個觀點是不可取的!”

在聽到這樣的立論陳詞後,評委席上的五個人都紛紛露出了玩味的淺淺笑容。 “好一個‘偷天換日’,不與對方糾纏於“可不可取”這一問題上進行探討,轉而在“成敗”的定義上進行闡述。不錯不錯…”


“成敗都是相對於具體目標而言的。達到了就是成功,沒有達到就是失敗。這是《現代漢語詞典》上的解釋吧!權威認證,來引出己方觀點,有點搞頭!”

“言簡意賅,短短几句話就把剛剛黃隊的論點給拆解掉,並且在原地上建起一座新的大廈。這是打敗了你,還要讓你叫‘爸爸’?!殺人誅心吶這是要!”

ωwш▪ тtkan▪ CΟ



幾個評委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出了讚許的神色。

在辯論當中,一個辯論隊一般是分爲四人,分別爲一辯、二辯、三辯與四辯。

其中,一辯的職責是立論陳詞,闡述己方觀點,他是對己方立論吃的最透的人,負責統籌全局,屬於將軍型人物。

而一個將軍,那就必須有勢如破竹的氣勢與一往無前的勇氣,誰攔路就殺誰,誰阻礙就拆誰,衝鋒陷陣,打好基礎,給接下來的隊友以良好的環境,更好的進行進一步的反駁。

誠然,黃隊選擇守勢,也沒有錯,因爲這是最爲穩妥、勝率最高的辦法,但不得不說,那也得需要紅隊的配合才行。

現在紅隊不正面攻擊,而是斷其糧草、截其水源,這招釜底抽薪的招數,就看接下來黃隊是怎麼接招了。

評委們在讚許的點了點頭之後,繼續聆聽蔣舸進行立論陳詞。

“第一點,以全面刻板的‘成敗’二字,根本就論不出豐滿鮮活的英雄,因此這個觀點在理論上是錯誤的。一個具備了傑出才能品質的英雄能否取得外在功業上的成功,還要受到天時、地利、人和等客觀因素的影響。”

“南宋時的岳飛精忠報國,文韜武略,但卻因爲生不逢時,未遇明主,最終只能壯志未酬的屈死風波亭。正是因爲‘成敗’中包含着天時、地利、人和等等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客觀因素,我們纔會對那些在失敗面前表現出浩然之氣的悲劇英雄肅然起敬。”

此話一出,不僅現場的評委臉上的笑容更甚,就連彈幕上也是瞬間佈滿了整個直播間的屏幕。

“這樣的立論,愛了愛了!”

“握草,這莫不是神仙水平?!”


“你有名言警句,我有《漢語詞典》,“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麼聊齋”。哈哈,這個辯手也太可愛了!”

“時刻準備着字典!”

“不愧是京大文學系的高材生,這嚴密的邏輯,有條理又分清了界限,把正方的立論全都打碎了。”

“我的天吶!剛剛正方想着擴大對英雄的定義,反方要縮小英雄的定義,這樣纔好打,這樣的應對策略簡直牛嗶!”

ωwш ¤тtκan ¤co

“講道理,這個立論應該是全隊一起想的吧!居然能夠完美的猜測道正方的意圖並給予精準打擊,厲害!”

“大家看到評委們沒,臉上都隱約間透露出讚許的神色呢!”

“看正方的幾位,一臉懵逼!沒想到對方居然掏出《漢語字典》來,哈哈哈!”




正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彈幕上出現的大多是對蔣舸發言的一種粗淺的看法,只是單純的從內心裏更加喜歡她的發言方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