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你就可以實施真正的計劃,讓我進入第二道幻境,你製造出了我的假想敵,先前提到的隱龍隊員們,讓我可以險勝他們,把這些人,統統踩在腳下。”

“人在得意的時候,往往最爲大意,你利用了人的這個心理,讓我自認爲隱龍隊員不會再有任何威脅,面對瀕死的他們,說出自己真正底牌。”“至此,你的任務就可以完成,而且你自認爲這個計劃天衣無縫,不會有半點破綻,對不對?”“我的陳先生?”李更新的笑容,更加妖異。不僅是陳先生,連老者也感到無比詫異,在催眠術上,

“人在得意的時候,往往最爲大意,你利用了人的這個心理,讓我自認爲隱龍隊員不會再有任何威脅,面對瀕死的他們,說出自己真正底牌。”

“至此,你的任務就可以完成,而且你自認爲這個計劃天衣無縫,不會有半點破綻,對不對?”

“我的陳先生?”

李更新的笑容,更加妖異。

不僅是陳先生,連老者也感到無比詫異,在催眠術上,他雖然不及陳先生,但也略知一二。

李更新剛纔說的計劃,可以說天衣無縫,按照這個步驟來,有很大可能套出對方的話來。

畢竟,長期處於逃亡過程中的李更新,應該早已經磨礪出驚人的精神意志力,不可能輕易被催眠,可設置了這麼一道幻境,就可以令他完全鬆懈。

爲什麼這樣完美的計劃,會被李更新想到,並且說的一文不值?

至於陳先生,早已經張大了嘴巴,因爲這也正是他苦思冥想出來的對策,竟然被對方完全洞悉,一字不差。

這個男人…

會未卜先知不成?

李更新淡淡一笑,充滿了不屑。

“一羣自以爲是,總以螻蟻稱呼衆生的巨人們,可不可以有點挑戰性呢?”

“真是沒勁兒。”

“如果。”

李更新伸出一根手指。

簡訊有鬼 我是說如果,你們到此爲止的話,那麼,我會讓你們見識到。”

李更新眼眸變冷。

“我的反擊。” “開始,我只是想隨便殺幾個權貴世家玩玩,但你們非要插手,去招惹,挑戰我,恭喜你,老頭兒…”

怪異妝容的襯托下,李更新裂開嘴角,做出的那種獰笑表情,顯得更加陰森,恐怖,驚悚。

“你成功惹怒了我。”


你若盛開,哥哥自來 那座島嶼。”

“那間充滿了草藥味的木屋。”

“那個你。”

“我都記下了,我向你保證,用不了多久,我會出現在你的面前,讓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場,同時,擊碎你這‘巨人’所謂的廉價優越感。”

李更新慢慢收起笑容,原本誇張的臉,把那雙眼謀的冰冷襯托的更加的冷。

彷彿就在老者跟前。

彷彿一尊殺神。

他一字一句的說道:“好好享受在我找到你之前這段時光吧。”

“你…”

“你麾下那股勢力。”

“下次見面,會蕩然無存!”

“我說過的話,向來算數。”

李更新講完後,把手機正面朝下,扣在了地面,他不能留任何電子設備,畢竟以目前科技,憑藉手機跟蹤自己,並不是沒有可能。

彈幕裏,網友們都因爲李更新這些話而沸騰了。


“好霸氣的挑釁!自由自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誰來干預,就殺他個片甲不留,連根拔起。”

“真的要以一人之力,來對抗整個國家嗎?雖然我覺得有些不太現實,但以他目前的表現來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啊。”

“我男朋友有男神一半的霸氣與魄力就好啦,天天就知道打遊戲,人家打他連手都不敢還。”

“神擋殺神,佛擋**的節奏嗎?”

“期待李更新的表現,到時候求直播過程,簡直比看M國的大片還要有意思!”

“男神去哪裏了?屏幕怎麼變黑啦?”

“大概是擔心被你這種迷妹追着不放,所以提前開溜了吧,畢竟找老婆還要找顏值高一些的。”

“去你大爺的,有本事留座標。”

……

老者兩手平放在豎於身前的柺杖上,盯着屏幕的眼眸逐漸緊縮,慢慢的,他的眼睛眯成了條縫。

他的心裏充滿疑惑。

從李更新的話語中判斷,他似乎對自己創建的勢力,以及自己所在的地方,都非常瞭解。

老者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原委,畢竟在B國,認識,或則說見過自己的人屈指可數,除了這間屋子的人外,只有那個最高權力者了。

李更新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知道那麼詳細,除非…

老者的額頭滲出了絲汗珠,他從懷裏拿出手帕,輕微,優雅,不動聲色的擦去,頭一次,他的內心,涌現出了不安。

他拿起電話,語氣冰冷的吩咐起來。

“封鎖每一個下水道出口。”

“兵力收縮,警方全面出動,人手不夠再從周邊城市抽調,一個一個排查。”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老者放下電話,這次,他派出去了數萬個訓練有素的戰士,還有數千名頂尖特種兵,在J市被圍的水泄不通前提下,進行甕中捉鱉。

數萬人,單從字面來看,可能沒什麼概念,但現實中,卻是黑壓壓一大片人,況且,這些都是訓練有素的戰士。

李更新,不過是一個大學還沒有畢業的普通人。

面對這麼強大的對手,他似乎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以往,是老者太低估他,派去處理這件事的人都是外圍人員,實力不濟。

而不重視,導致的結果,就是李更新這個不可控因素,變的越來越具有威脅性,甚至已經可以令老者感到不安!

這次,他不打算再給這個年輕人半點機會。

殺!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繼續活在世上。

命令吩咐下去後,不僅駐紮在J市周圍的部隊開始祕密調入,連周圍一圈城市的警力,也被抽調來了百分之七十以上。

如果是內部人員,會看到很壯觀的一個場面,密密麻麻的人羣,正在涌入J市,原本被軍人包圍的圈子,也在快速縮小。

防空洞外,又趕來了許多警察,多設置了幾十條檢查出,一絲不苟的排查着,沒有問題的人,都可以進入防空洞內。

另外,大街上有許多軍人,正在挨家挨戶查看有沒有躲在裏頭的人,J市被用很快的速度清空着。

過了有兩三個小時吧,整座J市幾乎變成了一座空城,幾批訓練有素的人,拿着紅外線掃描儀,從城市的正東區開始,逐個掃描,尋找着會動的活物,至於J市的下水道井蓋,不僅每個都有三五成羣戰士把守,還有人在屏幕前,查看着他們的攝像。


別說個人,就是一隻蒼蠅,飛出來也會被發現。

J市的居民們發現了形式的嚴峻性,不再鬧騰,並且主動配合,畢竟,沒有哪個普通人會不長眼睛到和憤怒的官方鬧事。

而J市周圍的人,也很識趣的繞開,不進入這片是非之地。

“塔塔塔。”

街上到處都是齊刷刷的跑步聲,是軍人和警察一起在積極搜索着城市每一個角落,掘地三尺,他們也要找到李更新。

這是老者下的命令。

死令。

……

網上各大論壇,也就此事展開了瘋狂的討論,各種帖子置頂加精,裏面滿是網友們對於此事的看法。

“我就在J市,天呢,實在是太壯觀了,剛纔進防空洞前,我看到地上軍人,警察,警犬,警車,軍車,天上直升機,還有大探照燈之類的,都給弄來了,不知道還以爲打仗呢!”

“抓一個人,這麼興師動衆,確實有點太浮誇了,但不這麼做,似乎很難抓到李更新,我真是有點崇拜他了。”

“這是一V幾十萬的節奏啊,李更新如果逃走的話,我對B國的力量就該感到深深懷疑了。”

“老實講,像李更新這麼牛逼的存在,怕是從古到今都很少見。”

“我們不妨來推測一下,李更新會採取怎麼樣的舉動,以我對他了解,他要麼被抓,要麼會讓這數萬人,付出代價,不是生命,卻是靈魂,就和當初讓警方選擇抓他還是去救李渣灰兒子一樣,最後人沒抓住,靈魂還會永遠生活在愧疚與痛苦中。”

“難道要學希斯萊傑,綁一車犯人,一車好人,然後讓他們進行人性的選擇與覺醒嗎?”

關注這些帖子的,自然也包括老者他們。

桌子兩側,成員們都低着頭,默不作聲,因爲他們心裏也沒有底氣,這次是否可以抓住李更新。


片刻後,老者打破了寂靜。

“J市,再給我派去一支隊伍。”

桌子兩側的人都很驚愕,有幾個人禁不住開口。

“可是…老闆,咱們…”

老者擡起頭,冷冷看着他。

“不用廢話,就你的隊伍,給我開過去,這一次,無論如何,聽着…”

老者擡起手指。

一字一句的講道。

“無論如何,我也要李更新的人頭,否則,你提頭來見。”

老者站起身,朝着樓上走去,他推開臥室的門,躺在牀上,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喃喃自語。

“我承認,你這隻螻蟻與衆不同。”

“可是,你也只能到此爲止了。”

“前前後後,投進去的兵力已經十萬左右了吧?你不是孫猴子,抵不住這十萬的戰士,甚至說…”

老者躺在牀上,蓋好被子。

“就連我最強壯彪悍的時期,都未必可以從這十萬戰士手中逃脫。”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