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普賢卻是一臉都不見虛脫之感,文殊雖根基被毀,但也還有最後一擊的能力。

店長大人:燃燈說的不錯,即使三霄娘娘在書店裏獲得無上造化,但是比起在佛門修行多年的文殊和普賢,還是有些弱。並且,普賢看樣子是不打算隔岸觀火了。即便三霄娘娘打不過文殊普賢,那他也不能損失這三個復興截教的關鍵性人物,所以,務必是要派人去支援的。 聽林凡這樣說,燃燈道人心中疑惑,既然知道打不過文殊

店長大人:燃燈說的不錯,即使三霄娘娘在書店裏獲得無上造化,但是比起在佛門修行多年的文殊和普賢,還是有些弱。


並且,普賢看樣子是不打算隔岸觀火了。

即便三霄娘娘打不過文殊普賢,那他也不能損失這三個復興截教的關鍵性人物,所以,務必是要派人去支援的。 聽林凡這樣說,燃燈道人心中疑惑,既然知道打不過文殊和普賢,爲何還要縱容三霄娘娘去走這一步?

燃燈道人:店長大人,那你是什麼意思?明知道打不過還讓她們三個去送死?

齊天大聖孫悟空:非也非也,俺老孫覺得店長大人此番作爲,一定有他的用意。

誠然,林凡看見齊天大聖的消息,欣慰的點了點頭。他豈是輕易讓旁人送命的人,此番讓三霄娘娘去找文殊普賢算賬,不過是想讓佛門知道,書店這股勢力絕非常人能比。

少來找他麻煩,他不去找他們,他們就應該抱着頭躲在一邊了。

店長大人:燃燈道人,齊天大聖孫悟空,你們二人去協助三霄娘娘,點到即止,迅速撤回。

燃燈道人和齊天大聖孫悟空看到林凡發送的這條消息,臉上涌現出一種欲欲躍試的表情。

齊天大聖孫悟空:俺老孫去也!

燃燈道人:確定不讓弄死?

雷震子:店長大人,我也去,我怕他們倆下手沒個分寸。

金吒:我我我我我!我也去,我都好久沒出去練練手了。

看着雷震子和金吒迫切想去的樣子,林凡笑了笑,也罷,便讓他們兩人一同出去歷練一番,有這四個人在,恐怕文殊和普賢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店長大人:好,去吧!

五臺山上,仍舊風雲變換,普賢見文殊被碧霄所傷,又見那把琴的威力不低於天靈地寶。

方纔文殊實屬是大意纔會受傷,這一次他一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將這三霄娘娘給弄死。

三霄娘娘像是察覺到伏羲琴的威力,突然想起從前所學的古法大陣——失卻之陣。

她們三人向來會玩弄陣法,曾經學失卻之陣時便苦於找不到核心,如今這五大神器就在眼前,以伏羲琴爲核心,威力大增,必定能擾亂人心智。

即便是文殊,普賢也難以清醒。

“失卻之陣。”三人像是心有靈犀一般知道要使出失卻之陣。

普賢身後的佛陀像,也在五臺山上幻化出紅日金蓮,金光一時間刺的三霄娘娘睜不開眼。

“阿彌陀佛,佛法無邊。”傳誦之音再度響起,只是這一次顯然比方纔的還要蠱惑心智。

伏羲琴的光芒逐漸消散,普賢冷冷一笑。

這一次他不會給她們反擊的機會。

三霄娘娘站在原地,相視一眼,立刻擺出失卻之陣,乍一看身旁什麼都沒有,然而一但有什麼東西介入就會盪出一層層白色光暈。

伏羲琴位於正中間,三霄娘娘將法力輸入伏羲琴之中,原本消散的光芒一下子便強盛起來。

普賢被那光芒一照,便隱隱覺得腦海中竄出什麼景象。他極力遏制自己……

然而,面前,佛祖一臉慈悲相的看着他,他跪在殿下,卑躬屈膝的模樣使現在的他覺得那麼噁心。


“普賢真人……闡教已覆滅,若你受了教化,入了佛門,本座可免你不死。上蒼有好生之德。”

好生之德……

若是有好生之德,就不會威脅他入了佛門。

爲了活着,爲了做三界的主人,他入了佛門。

佛祖不就是想看見這樣的景象嗎?

畫面一轉,曾經的佛祖早已消失與三界之內,無影無蹤,而他高作與蓮花金臺之上,笑看衆人。

他不是菩薩,他就是佛,至高無上統治世界的佛。

金光迷了他的眼,可在最後一刻,他瞬間清醒。

正因爲他要做這世界上至高無上的存在,所以他不能輸,他不能像文殊那樣,毀了根基,傷了靈魂。如果那樣的話,這輩子都不可能成佛。

他大喝一聲,佛陀之象無限增大,將伏羲琴的光芒,以一方壓倒之勢,爆出千萬佛光,普照衆生。

碧霄見狀,心中是無盡的不可思議。是她太弱了,無法發揮出伏羲琴一半的實力,剛纔這琴就救了她們一命,這一次恐怕……

失策。


三人想極速退走,然而那佛光帶着禁錮世界的力量將她們三人刻在原地,隨之,普賢一掌拍出,雖是輕輕一掌,然而任風吹過,也絲毫感受不到阻力。

五臺山上,一時間,蒼穹破開裂縫,天地靈氣聚集在普賢之身……

“誰給你們的膽子?敢蔑視佛門?敢與菩薩相戰,有來無回四個字,你們是不懂嗎?”普賢的眼中迸發出濃烈的狠勁兒。

眼見着,這一次怕是真的沒有迴轉的餘地了。


然,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天邊衝出一道身影,他身穿金色鎧甲閃閃發光,身披紅色披風獵獵作響,腳踩筋斗雲,頭戴紫金冠。

金箍棒一變八萬丈,‘咻’的一聲,直迎普賢的無盡殺念之掌。

天地之間,又是一陣劇烈的動盪。

隨之,雷震子也召喚天雷紫電,一共三百六十五道,道道直劈普賢的佛陀之象。

普賢驚愕只在一瞬,察覺到根源不妙,迅速退出千里之外,結出結界,保佛像不毀。

齊天大聖……雷震子……

普賢擡眼望去,正是齊天大聖手持金箍棒替三霄娘娘擋了致命一擊。而雷震子居然卑鄙的趁他不備,偷襲他的根源。

該死。

不只是普賢震驚疑惑,就連三霄娘娘也一臉懵逼神色看着站在她們面前的兩道身影,怔愣了好一會兒。

這?她們沒死?

尤其是瓊霄,怔愣過後,一臉激動之色的看着孫悟空。

媽耶!偶像啊!偶像!

這就是傳說中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啊!若天要擋他,便諸天,若地阻他,便毀地。

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

她冒着星星眼,驚喜的看着孫悟空。

早在孫悟空擊退普賢的那一瞬間,她們三人身上的威壓便消失不見。

“喲,兩位菩薩,你們這看起來挺狼狽的啊!誒喲,文殊菩薩,你這是被三個女人欺負這樣了?哈哈哈哈哈哈”孫悟空雪上加霜,瞥了一眼在一旁療傷的文殊,刻意的放蕩大笑。

姍姍來遲的金吒,此刻才踏足五臺山之上,他一看眼前這種情況,撓了撓後腦勺:“我這是來晚了?這戰鬥一邊倒?”

“你天天除了遲到,還會幹什麼。”雷震子輕輕鬆鬆的走到金吒身邊,吐槽了一句。 “嘿,你小子,什麼叫我天天來的晚,明明是你們太心急好吧!”金吒佯裝惱怒,推了一把雷震子。

他只是修爲比這幾個都差那麼一點而已。

文殊聽見孫悟空的話,氣的又是一口老血哽在喉間,他恨恨的看着孫悟空。

這毛猴兒,如今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又來一個太乙巔峯之境,太乙就這麼好達到嗎,跟街上的白菜一樣的價兒嗎?還有旁邊這個背叛天庭的雷震子,你他丫的怎麼比孫悟空的實力還強。

這李靖之子,怎麼也和他們是一丘之貉?

因爲他常年不在西天,佛門也沒有給他透露那麼多消息。

故而,他並不知道,這些叛經離道的人實力都飛昇的這麼快。

來一個就算了,還一來來三個,就算他有三頭六臂,也挨不住他們來輪戰啊!

“孫悟空。區區一個妖猴,也敢狂妄至此。”文殊菩薩帶着無邊怒意的眸子看向孫悟空。

後者卻不以爲然,收回金箍棒,仍舊嬉皮笑臉的看着文殊菩薩。

“文殊菩薩俺老孫的,普賢菩薩你們倆兄弟的,分工明確,準備開始?”

果然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囂張肆意,簡直是不將文殊普賢兩個初入太虛的菩薩看在眼裏。

雷震子和金吒互相嫌棄的看了一眼對方,讓他們倆組隊,簡直就是對彼此的侮辱。

菜雞!

但還是點了點頭,目光齊齊的移向退了萬丈之遠的普賢菩薩。

“你下,我上,明白?”雷震子雖是太乙巔峯,但仍舊不將普賢的太虛之境放在眼裏,他偏頭挑眉看了一眼金吒。

金吒亦側頭挑眉迴應了一下雷震子:“還用你說,老子懂!”

說罷,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眨眼之間便出現在千里之外。

雷震子召出天雷,所過之處,皆是被雷灼燒的痕跡。

五臺山上鬱鬱蔥蔥的樹木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內,焚燒殆盡。


普賢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身後的佛陀像一手拈花,一手持佛珠。“兩個太乙之境的小輩,也敢在本座面前動手,不自量力。”

此刻,他顯然已經忘了,方纔文殊便是被三霄娘娘這三個太乙之境的女人打的根源被損,靈魂受創,此刻還要打起精神面對虎視眈眈的孫悟空。

“是不是不自量力,你試試不就行了?”金吒說完便破空出現在普賢面前,使出近身三段踢,直擊普賢身下的蓮花臺。

同時,雷震子的脊背之上長出風雷雙翅,羽翼一動,瞬間出現在千里之外。

他手中的黃金棍匯聚天地靈氣,召來天雷紫電,向普賢身後的佛陀之象打過去。

佛門的佛陀像是本體的根源,一旦損毀,便是用千百萬年的時間來修復,也是難上加難。故而雷震子直擊佛陀像。

普賢眼睛一冷,對這些攻擊絲毫不放在眼裏。他們是不是對太虛和太乙之間的差距有什麼誤解?

普賢端坐在蓮花臺上,金色聖蓮在他身後的佛陀之象身下,開的愈發強盛,有蔓延千里之勢,很快便覆蓋了整個五臺山的上空。

他舉起一隻手掌,身後的佛陀像也如他一般舉起手掌,普賢眼中冷意肆無忌憚的蔓延,臉上卻是慈悲之笑。

只見,佛陀像伸出的巨大手掌,在虛空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遮天避日,動盪乾坤。

雷震子和金吒不解的看着頭頂上空的金色手掌:“臥槽,這是個什麼東西,還閃閃發光的!”

還不等他們倆反應,那金色手掌便通體散發着金色光芒,朝他們籠罩下來。

一股古老,霸氣,有着吞天飲月的氣息從金色手掌之中傾瀉而出。此刻的普賢安然的坐在蓮花臺上,悠然自得的氣質彷彿他就是拈花而笑的佛祖。

他不是菩薩,他是註定要成爲佛祖的人。

所以,他不能輸!他絕不能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