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看到對方兩人自顧自的交談,王文真的很想出言打斷他們,可是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好;默默聆聽到他們的對話,簡直讓人有種氣炸感覺,像是完全不把人放眼裡,『說的自己好像很弱一樣,想要怎麼贏就能怎麼贏,』王文這時心中也不太爽快,得到詢問后也是立馬回應:「好,比就比,正合我意,」就這樣,一場無形中就受到眾多關注

看到對方兩人自顧自的交談,王文真的很想出言打斷他們,可是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好;默默聆聽到他們的對話,簡直讓人有種氣炸感覺,像是完全不把人放眼裡,

『說的自己好像很弱一樣,想要怎麼贏就能怎麼贏,』王文這時心中也不太爽快,得到詢問后也是立馬回應:「好,比就比,正合我意,」

就這樣,一場無形中就受到眾多關注的比試,即將開始……


藍星VS王文, 沐家,僅是中州的一個小世家,不過依靠其長久以來的家族名望,還是能在錯綜複雜的勢力中立足,

沐宇,沐家新生代的新晉家主,據說非常年輕就已達到五品丹師,可以說家族的未來已在振興之際,

在外人看來確實是振興在望,但在不為人知的家族爭鬥下,有些長輩對於沐宇的掌管卻是頗有微詞,只是礙於他的煉丹天賦並沒有直接反對,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中州,沐家宅院,府內庭院,

有位青年坐在庭院的台階上,右手撐住的臉上卻面露愁苦:『想不到自己接任家主之位,二舅竟是反對最大的那位,』

『唉…,』伴隨著這道無言的嘆息聲,雙手再次抓起甚短的頭髮:「二舅不把『木陣圖』還給我,這該怎麼辦,」

幾個月前,沐宇本想推脫掉家主之位,豈料大舅卻是異常的堅持,最後莫名其妙的就成為家主,到現在也還不知怎麼來管理,

接任那天,沐宇從大舅手中接過信物,雖說圖文已是殘缺的,但好歹也是家族象徵,妥善保管定是必須的,

接任之後,二舅說想見識下家族信物,沐宇鑒於他是自己的長輩,最後便也同意把它拿出來,剛開始以為二舅看夠就會還來,沒想到幾個月過去都毫無跡象,


本以為二舅是事忙給忘記,沐宇也在今天特意去提醒,沒想到竟會得知那些話語……

『要去跟大舅說嗎,』剛浮現這樣的想法,就被沐宇立即否定:『不行,不能讓大家為了我起爭執,更不能破壞家族裡的和氣,』


沐宇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在某些人眼裡自己永遠是外人,就算如今成功晉陞為五品丹師,也還是得不到他們的絲毫認同,只是沒想到二舅竟然也在其列,

『既然不想我接任家主,那我就不做好了,』有著這樣決定的沐宇,卻發覺有個嚴峻的問題,家族信物不在自己手裡,若要退位那得還回去的,

「事到如今,看來只能答應二舅的條件了,」對於如今的情況,沐宇也是感到無奈:「火谷丹會,這次去…看能否贏回炎陽花,然後換回家族信物,最後自己再來退位,」

西漠火谷的丹會,作為難得的盛事,沐宇本來就打算前往的,當時只是純粹想參與下,不過現在好像必須參加,不然也不知道能怎麼辦,

就這樣,沐宇踏上了前往火谷的路程,一路上的心情卻是低落不已……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西漠,西北高原,火谷領地,

經過一段時間的長途跋涉,沐宇終於來到火之谷領地;這裡確實聚集有眾多丹師,但卻讓人感覺沒共同話題,


大陸上的知名丹師,幾乎都是些長輩們,年齡上的差距實在帶來有距離感;如今的新生代丹師,雖說是與同齡階段,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難交流,

本應該讓人興奮的盛大丹會,反而是怎麼都打不起精神來,沐宇也就只能靜靜等候日期的臨近,期間火谷族長的約見倒是讓人意外,

族長丁炎看好的話語,沐宇卻沒有多大的感覺,畢竟已決定不再當家主,只要一拿回信物就退位,勢力交涉也沒多少想法,

另一方面,關於族長之女丁香,這些天也聽說不少傳言,雖說很想與之見上一面,但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導致約見結束也沒提出,

『唉,我還是專心準備丹會比試吧,』本想收斂起心神的沐宇,今天卻意外得知個消息:『星雲組合已來到火谷,』

「星雲組合,,」前些天也是有聽說他們的傳言,不過有點卻讓沐宇感到很疑惑:「中州子弟,沒聽說有什麼星雲的啊,」

『天武學院,天空商會,世家聯盟,武神殿,』沐宇很快在腦中過一遍中州的大勢力,但仍是沒有想起有關星雲的天賦子弟,

思來想去,沐宇最後得出個較為可能的情況:『天武學院,有著許多其他區域的天賦子弟,也許是消息在傳遞過程中混淆了,』

雖然自己平時都忙著煉丹,沒有機會去天武學院進修,但沐宇對那還是挺嚮往的,所以也就決定前去觀戰下,

不去還好,沒有多少想法;但這一去,沒辦法不吃驚,,沒想到竟會在這裡遇到熟人,心中的低落情緒也暫時消逝,

「藍…藍星,,」看到台上身影的剎那,沐宇簡直不太敢相信;直到完全確認下來后,心中才瞬間驚喜湧現:「真的是他,」

去年天獸森林的記憶立馬浮現,即使在今天也仍舊是歷歷在目;雖然回去后被長輩們不乏說教,但心中完全沒有後悔那次外出,

重逢帶來的激動心情,此刻是完全控制不住,沐宇沒有多想的就朝台上招手,想要立即告知藍星自己在這裡,

不多時,就從台上得到回應,沐宇高興的同時也猛然反應過來:『藍星他…他現在是在跟人比試嗎,傳言中的星雲組合不會就是他吧,,』

「不好意思,能否麻煩讓下,」為了能更好的看清情況,沐宇打算靠近一點觀看,不過這時身後傳來隨行族員的詢問:「家主,你要去哪,」

沐宇聞言回頭看向兩名族員,雖然清楚他們是跟來監視的,但是此刻顯然不想理會太多:「你們…你們就先回去吧,我在這裡多看一會,」

隨後,沐宇沒再管隨行族員如何,而是直接擠進了圍觀人群……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星雲組合來自中州的消息,不僅是引來了沐宇的關注,同樣也引起真正中州子弟的注意,其中就包括來自『武神殿』的楊力,與來自『白蒼盟』的歐陽靜,

這是位身材高大的青年,得知星雲組合的消息后,便決定趕往前去觀看下,沒想到途中卻被人叫住:「楊力,你也在這啊,」

『歐陽靜,』來人讓楊力感到意外,想起聽到的那些傳言,心中也瞬間湧現警惕:「恩,有事嗎,」

「呵,沒事啊,」妖嬈的身姿外加柔美的微笑,都是讓楊力感到更加的警惕:「是要去看比試嗎,正好我也想去看,要不我們一起吧,」

實在想不出拒絕的理由,最後楊力也就只能這樣應道:「好吧,」

『她應該不會無故的找上我,』楊力剛浮現出這樣的想法,就聽到歐陽靜的詢問傳來:「楊力,你對這個星雲組合…怎麼看,」

「都是傳言,看了才知,」雖然這段時間聽到的傳言很多,但楊力始終還是保持懷疑態度,

「恩,確實是這樣,」只見歐陽靜說完后,突然順勢就詢問道:「對了,楊力,你們武神殿並沒有丹師,那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啊,」

「我,」楊力尋思了一會,覺得並不用隱瞞,便決定如實告知:「只是來散心而已,」

「散心,」得知緣由后的歐陽靜,想起前段時間的事情,便也是想開導下楊力:「其實,輸給天空商會的少主,你也不用太在意啦,畢竟,他現在已是天武學院第一人,」

「如果東海的龍戩還在的話,說不定是能與他為之一戰,只可惜他已經回東海去了,」雖然歐陽靜說的都是事實,但楊力卻聽得不怎麼舒服,

「相比於我的事情,你還是擔心自己吧,」心情有些不爽快,楊力便想反駁下:「這大半年來,你們白蒼盟葉家的葉蒼已經嶄露頭角,相信接任家主之位只是時間問題,你還是想想你作為女流之輩,如何才能順利成為一家之主吧,」

下一刻,

歐陽靜的反應完全出乎楊力的預料,他完全想不到她竟然會是平靜依舊,而且還說出那樣令人驚愕的話語來:「這個我知道啊,要不這樣吧,楊力,你入贅到我家,我讓你當家主,怎麼樣,」

「你…,」還沒等楊力說點什麼,就聽到補充話語傳來:「呵,跟你開玩笑呢,我還是比較喜歡像龍戩那樣強大而又強壯的男人,」

望著前方走動的妖嬈身影,楊力逐漸在心底確認下來:『歐陽靜,果然不簡單,以後與她相處,定要多加留心,』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西漠,火之谷,谷內石台,

經過一番行進之後,終於來到比試場地,第一眼看到台上的身影,隨即讓楊力大為的吃驚:「是他,,」

看到楊力的異樣,旁邊很快傳來道嬌柔的詢問:「楊力,你認識他嗎,」

「恩,今年去東海的時候,有見過他,」隨口回答完畢后,楊力很快意識到不妥,應該警惕歐陽靜才對,

東海偶遇,西漠再遇,確實讓人很意外,不過與他又不熟,楊力也就沒有繼續停留的想法,反正已經確認到星雲組合是誰:「我回去了,沒什麼好看的,他應該能贏下,」

對於楊力突然的話語,讓歐陽靜感到很奇怪:「等下,楊力,他…他很厲害嗎,」

雖然不太想回應,但楊力還是說道:「我這麼跟你說吧,當初在東海的時候,他只是高等武將的實力,就戰勝了武將巔峰的公孫楊,」

「如今他已經達到武侯階,接下來的就你自己想吧,」留下這樣的一句話后,楊力直接離開了這裡,同時心中也愈發期待起來,

『這次火之谷的丹會,應該會挺有趣的吧,看來並沒有白來啊,』 「你如果真想比的話,那就…我來跟你比,怎麼樣,」回到台下的紫雲,聽到這樣的挑戰話語,頓時感覺心情舒爽好多,

「沙辰大哥,你說他是怎麼想的,」紫雲這時明顯還是在意,難得想出的辦法卻沒用:「給他贏還不要,非要跟天星打,這不肯定輸嘛,」

紫雲奇怪的關注點讓沙辰無言以對,最後也就只能這樣回應道:「我…我也不知道,不過,那人是西原城的王文,實力應該還是不錯的,」

出於對藍星實力的信任,紫雲此刻完全沒有絲毫的擔心:「放心啦,沙辰大哥,同階實力的對戰,我還沒見過有人能贏下天星的,」

剛說完上面的那句話,紫雲就想起道背戴長劍的身影,心中也是因此浮現疑惑:『呀,那個戰鬥狂…也不知道他跟天星…誰比較厲害,』

下個瞬間,台上突然傳來的話語,喚回紫雲神遊的思緒:「這場比試,能否增加一項規則,」

『恩,天星想幹什麼呢,』正感疑惑的紫雲,聽到接下來的話,感覺心情更加舒爽:「這場比試,不能認輸,」

「哈,天星幹得漂亮,」紫雲這時興奮的將手高舉,然後搭在沙辰肩上感嘆道:「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清楚事情始末的沙辰,知道藍星這是想給紫雲出氣,不過其餘人貌似沒有這想法:「XX的,這小子也太狂了吧,」、「別攔我,我要上去教訓他,」、「答應他,給他點厲害瞧瞧,」、……

「好,可以,這場比試,不能認輸,」隨著這道同意的回應,現場氣氛被徹底點燃,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

隨著兩道身影交錯起來,預示著比試已正式開始……

看著那令人眼花繚亂的匕首切換,紫雲突然想起曾經的那順路之旅,記得那時藍星是剛開始練習匕首,沒想到現在已經變得這麼厲害了,

『當初是沒有使用武器,自己與天星打成平手,現在的話…,』想到可能的結果,紫雲也是立馬轉變想法:『沒事找他打幹什麼,找不自在嗎,』

『唉,天星你這樣…會很容易吃虧的,』從台上的戰況中,紫雲得出這樣的結論:『你若是狠心一點,說不定已經贏了,對方根本招架不住如此快速的招式連擊,』

『不過,這就是你,』紫雲無奈的同時,也不知能說什麼好:『寧願自己吃虧,也不會故意傷人,』

下個瞬間,台上藍星突然朝著某個方向招手,這讓紫雲與沙辰不解的對視起來:『這…這是想幹什麼啊,』

還沒等紫雲細想太多,他就看到藍星拿出另外把匕首,同時有股無形旋風開始盤繞出現,這熟悉的畫面讓他很快反應過來:『呀,又要用那招了,』

「唉…,」紫雲莫名的嘆息,讓沙辰不明所以,也是趕忙詢問道:「紫雲,怎麼了嗎,」

「沒事,只是…有點羨慕天星能這樣耍帥而已,」得到的回答讓沙辰一愣,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來接話,也就只能繼續觀看起戰況,

原來情況是這樣的:紫雲一直覺得有旋風盤繞是超級帥氣,在靈域的時候也就特意找機會想學習,沒想到最後卻是美夢破碎、願望破滅……

雖說紫雲是有些鬱悶,但他也清楚經脈差異,有些武技是不能亂練的,經脈損傷那可不是小事,

本來鬱悶的心情早已平復,但如今看到藍星再次耍帥,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場合,心中的羨慕就忍不住湧現:『只說是殘缺的不就好了,幹嘛還要補充說已完善,這分明是想讓我羨慕啊,』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紫雲逢人認輸的辦法,藍星起初覺得是很好,畢竟真不是來挑戰的,只是來這裡尋找同伴,

不過沒想到對方竟不肯罷休,而且圍觀人員好像也不接受,最後沒辦法就只能提出詢問:「……我來跟你比,怎麼樣,」

「好,比就比,正合我意,」隨著對方的這道回應傳來,預示著比試已經無法避免;藍星也開始放下多餘思緒,因為這是場不能輸的戰鬥,

「規則還跟先前一樣,沒問題吧,」王文的這句詢問,藍星剛想同意下來,突然發覺有想法湧現,也就立即提出詢問來:「這場比試,能否增加一項規則,」

比試的勝負條件已經非常清晰直白,王文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補充:「什麼規則,」

「這場比試,不能認輸,」藍星這時緩緩說出附加規則,只因先前為紫雲感到氣不過,,明明都已經認輸了,卻還想上前來動手,

沒有在意周圍紛亂的議論,也同樣無視掉對方的詫異,藍星只是默默在等著回應,最後也終於傳來同意話語:「好,可以,這場比試,不能認輸,」

接下來,藍星很快拿出把匕首,對方也同樣拿出武器,

看到對方使用的是普通長劍,這讓藍星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因為西漠很少有人使用長劍,這樣的武器在南嶺較為常見,

『長劍也好,比較熟悉,』浮現出這樣的想法后,藍星也示意可以開始,心中的念想隨之微動:『初始形態,啟,』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對方登台後不久,王文的心情就有些不爽快,感覺自己已被完全的無視;單這樣也就算了,但對方卻又提出附加規則,擺明是要針對先前的事,

如果說剛開始只是抱有試探想法,那現在已經是絕對要贏下對方了:『不止是為了小香,也同樣為了自己,這場比試,必須贏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