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君臨天下。

一雙眼神,震得文仲達說不出話來。“保安,給我丟出去,在鬧事,報警。”李文清也是大怒。站出來吼了一句,最終文仲達被兩個保安拖了出去。現場一片安靜,這陸天龍,如此厲害,到底是什麼人啊。“陸先生,我的錢。”安靜下來,文老頭生怕陸天龍走了,再次跑上前。 厭惡的看了文老頭一眼。陸天龍扭頭看向李文清:“

一雙眼神,震得文仲達說不出話來。

“保安,給我丟出去,在鬧事,報警。”

李文清也是大怒。


站出來吼了一句,最終文仲達被兩個保安拖了出去。

現場一片安靜,這陸天龍,如此厲害,到底是什麼人啊。

“陸先生,我的錢。”

安靜下來,文老頭生怕陸天龍走了,再次跑上前。 厭惡的看了文老頭一眼。

陸天龍扭頭看向李文清:“這事交給你了。”

“陸先生放心,我一定辦好。”

萬衆矚目下。

陸天龍走回到了王昭月一家三口身邊。

沒了剛纔那股君臨天下的氣質。

也沒了之前那種囂張無比的太低,變得萬般柔情,抱起了王可可:“我們回去吧。”

陳淑芬和王昭月沒說話。

他們之前還以爲,李文清是因爲王家花了兩千萬才請來的,現在看來,其中離不開陸天龍。

特別是王昭月。

回來那天,陸天龍多給了王家兩千萬。

王家請李文清,又花了兩千萬。

這兩千萬,以陸天龍的名義捐了。

經過幾手,其實還是陸天龍的。

翌日。

王家早早的就熱鬧非凡。

月可商業城橫空出世,震驚九洲城。

王昭日是王家未來的希望,王長河給他下了命令,只要能去隨便拿回來幾個項目。

都會在王家立威。

畢竟王昭月這兩天搶了王昭日的風頭。

他需要一個表現的機會。

王昭日信誓旦旦的出發,王昭月只是在一邊看着。

在王家,她的地位永遠不可能比得上王昭日。

月可商業城。

洛氏集團幫忙,僅僅是一夜之間,就弄出來一棟新的辦公大樓。

也叫月可集團。

洛氏集團提供了全部精英。

可謂是系統齊全,只需要拎包入住。

“草,這麼多人。”

月可集團大門口,王昭日到了的時候已經人山人海。

這些人都是大大小小的企業家。

今天的目的只有一個,能夠跟月可集團搭上點關係。

因爲月可集團橫空出世,實在太神祕了。

而且背後有洛東城的影子。

所有人都認爲這其實就是洛東城搞的鬼。

跟月可集團搞點合作關係,就是跟洛氏集團合作。

只是月可集團大門被是個保安擋住,不一會走出來一個靚麗女子:“麻煩大家回去吧,今天我們老闆不在,不接待任何客人。”

說完冷冷走回了公司裏面。


這態度很明顯,你們喜歡等,就在這等着。


一羣早早就等在這裏的企業家縱使不服氣,最終也只能無奈離開。

這等大公司,守在門口是沒用的。

還不如回去想辦法按找點關係,或許更有效。

王昭日多等了寫時間。

轉身要走,身後卻卻傳來一道聲音:“王昭日。”

王昭日回頭。

“陸晨。”

瞬間變得興奮起來:“你怎麼在這?”

“哈哈,果然是你小子。”

對面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西裝革履,意氣風發。

男子叫陸晨,以前跟王昭日在大學的時候,兩人有點小錢,所以混在一起稱兄道弟。

一見鐘情非良人 ,沒什麼聯繫。

這一見,立馬熱情抱在一起。

陸晨爽快道:“我剛調來這裏工作,就在這上班。”

月可集團的人。

王昭日變得更加激動起來,這不是天賜良機麼。

他政治啊盤算着去哪裏找點關係呢。

現在好兄弟就是這裏的人,這事,成了。

但是沒有直接說破,笑着拍了陸晨的肩膀一把:“你小子,來這裏也不跟我說一聲,這可是我的地盤。”

“既然來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接待你。”

“一會一起吃飯,晚上我多喊幾個妹子,咱們不醉不歸。”

“行,咱們一會一起吃飯,我現在要進去報到。”

兩人互相留了電話。

王昭日則是滿臉興奮的回到了王家。

“昭日,事情怎麼樣了?”

王家所有人都在等王昭日的好消息,王長河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句。

王昭日沒有立刻回答。

只是一臉自信的到了王長河邊上:“爺爺,我親自出馬,當然得把事情辦好了。”

王長河頓時激動無比:“這麼說,事情成了?”

“目前還沒有。”

王昭日坐下,臉上還是那自信笑意。

讓王長河一臉疑惑:“昭日,別賣關子了,快說怎麼回事。”

王昭日很享受這種所有人都看着他的樣子。

揮手道:“爺爺,今天月可集團不見人,所有人都沒進去。”

“但是我遇到了我大學時候的好兄弟,他是月可集團的高層。”

“一會我就約他吃飯,這件事不過是手到擒來罷了。”

“好。”

王長河激動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好樣的,這件事辦成了,我給你開慶功宴。”

王昭日是他最疼愛的孫子。

看好的王家繼承人。

能夠跟月可集團搭上關係。

王昭月就威脅不到王昭日了。

“果然還是昭日有出息啊。”

王家衆人也跟着吹噓起來:“是啊,昭日連月可集團的高層都認識,可見人脈關係有多厲害。”

“以後我們王家,就靠昭日了。”

“昭日定能帶我們王家飛黃騰達。”

衆人吹噓下。

王昭日覺得很有面子。

眼珠子轉了轉:“爺爺,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我一定能搞定,只是現在有件事,我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好。”

王長河現在很是開心。

宣佈散會,帶着王昭日進了辦公室:“昭日,有什麼事就說吧。”

王昭日眼中閃過一抹皎潔,主動給王長河錘肩膀:“爺爺,雖然我朋友是那邊的高層,可是你也知道。”

“商業城這麼大塊肥肉,惦記的人,實在太多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