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靈駕馭四葉蓮花向魔龍島飛去,其他幾人則調息的同時動手清理那些偶爾襲近的水龍蛟,一路行來雖然有些顛簸卻有驚無險的到了魔龍島的海灘邊。

木靈正要將四葉蓮花落向黑色沙粒組成的海灘,羅天卻是出言阻止了。面對大家的疑問羅天指著沙灘上偶爾出現血水道:「你們不覺得這些血跡有問題么?」沙灘上有血跡並不奇怪,畢竟剛才混亂中受傷的修士可不在少數。可奇怪的就是現在沙灘上沒有修士,更沒有屍體......你可以用修士們登島后便迅速離開,唯恐已經受到驚動

木靈正要將四葉蓮花落向黑色沙粒組成的海灘,羅天卻是出言阻止了。

面對大家的疑問羅天指著沙灘上偶爾出現血水道:「你們不覺得這些血跡有問題么?」

沙灘上有血跡並不奇怪,畢竟剛才混亂中受傷的修士可不在少數。可奇怪的就是現在沙灘上沒有修士,更沒有屍體……

你可以用修士們登島后便迅速離開,唯恐已經受到驚動的黑魔龍包了餃子來解釋,可是那些血跡旁散落的一些法器器皿又如何解釋?

蘇風最為直接既然有蹊蹺那就試試,當然蘇風可是不會以身試法的。他是從那物空間中摸出了幾條水龍蛟的屍體向著那幾處可疑的地方丟了過去。

噗!

水龍蛟的屍體便消失不見……

「你看清了么?」蘇風回頭問羅天。

羅天搖搖頭,蘇風又看向赤蓮,赤蓮也要搖頭。那麼,木靈更不用看了也一定沒看清楚。

「還是直接飛進樹林吧,這沙灘有點邪乎……」蘇風提議。

大家一起點頭認可了這個提議。

四葉蓮花再次移動,直接隔空飛向不遠處差不多有百來十丈的樹林。

吼!

一道巨大的軀體突然從樹林中衝天而起,然後狠狠的砸在沙灘上。然後,又是第二道、第三道……

待看清了那龐大軀體的主人,羅天等人的臉色瞬間蒼白。

「剛出狼穴,又入虎口。這是要鬧哪樣啊?」蘇風哀號道。 從黑色叢林中跳出來的不是別的什麼,正是魔龍島上的特產——黑魔龍!

體型上來看面前的四隻黑魔龍高七八丈,兩條後腿強壯有力,兩條前肢短小但卻長著鋒利的爪子,一顆碩大的頭顱上長著一對黑色的犄角。

「五頭地魔龍!」羅天冷哼道,面前的五頭黑魔龍沒有肉翼自然是地龍。

蘇風看了一下五頭地魔龍的體型補充道:「成年地龍!」

「走?還是打?」赤蓮更直接看向羅天。

羅天認真的想了想一臉冷酷哼道:「走!」

五頭成年的地魔龍那就是五頭實力堪比凝神境極限的修士,四人全盛時期還不足為懼;可現在四人要麼有傷在身,要麼就是體內靈力真元還未恢復那裡是五頭成年地魔龍的對手。

四人雖然有信心將五頭地魔龍最終擊殺,可是對現在的他們來說畢竟得不償失。

羅天的『走』字一出口,數道靈光已經從他身側向沙灘對面的地魔龍射去。

嘭嘭嘭……


數道黑煙升騰而起,遮蔽了地魔龍的視線。

蘇風赤蓮根本不需羅天再出現提醒,在靈符飛出的瞬間已經向叢林射去,羅天與木靈自然不會遲疑幾乎和蘇風兩人一起行動起來。

木靈不但隨著羅天一起向林中衝去,更是不斷的祭出各種靈決靈符騷擾那五頭地魔龍。

地魔龍顯然沒有見到過修士們的攻擊方式,在各種靈煙、靈霧、靈光的騷擾下竟然陷入一片混亂,此等良機四人哪裡會錯過紛紛使出最快的騰挪之法轉眼之間便衝進了樹林,又是數次急閃便消失不見。

待到煙霧散去,那五頭地魔龍回過神來哪裡還有羅天等人的影子,暴怒中便把一身的暴怒之氣發泄在了沙灘上。這是這時候在地魔龍的暴怒中,黑色沙粒組成的沙灘突然冒出一群鍋蓋般的生物。

這些生物身下長著無數的觸手在沙地上急速的奔跑,發出沙沙的聲音,那鍋蓋般的腦門則黑亮如黑鐵一般的堅硬。

嘭!

噗!

黑魔龍巨大的腳掌狠狠跺下,一隻鍋蓋般的怪物便被踩扁,那圓圓的鍋蓋深陷沙地,四周則是呈放射狀的碎肉血污。

嘭嘭嘭……

一場詭異的殺戮,一隻只鍋蓋獸在驚慌失措的奔逃中被地魔龍追上然後一腳踩下變成肉餅……

如果羅天在這裡的話,興許他可能會想起一個遊戲……打地鼠。


這幅詭異的畫面羅天等人肯定是看不到了,在急速的衝刺下幾人不過半盞茶的功夫便已經深入魔龍島數十公里,當然偶爾從頭頂飛過的黑翼魔龍讓他們不敢輕易的露頭和飛行。

幾人奔行近百里後來到一條河谷邊,河水清澈並且散發著淡淡的靈氣,更有水霧在河面環繞將小河的對面模糊的仙霧裊裊,不能看得真切。

同時,羅天他們也看到了河岸邊一具無頭的修士屍體。


「創口平滑細膩是鋒利的兵刃所為,且此人身上的納物已經不見。」蘇風檢查了一下那無頭屍體后淡淡道。

從蘇風的話里不難聽出其中的關鍵,這是在明顯不過的修士間的廝殺,而失敗者失去了自己的納物和所有身外之物。

羅天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屍體,他想過修士間會為了黑龍寶玉廝殺,更想到過修士為了獲得靈資寶物補充殺人,但他沒想到這一幕竟然來得這麼快。

一道靈火祭起,火焰掃過那屍體便化作一堆黑色粉末。

「天色開始變暗,先找一處歇息的地方!」羅天說著向四周望去,靈識卻是不敢輕易散開,對魔龍島上的黑魔龍還不熟悉他還不敢輕易做出一些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行為,更何況敵人不單單是黑魔龍更有前一刻還在通力合作的谷中修士。

……

暮色降臨,四周一片漆黑。

黑色的叢林隱匿於黑色的暮色中,到處只有一種顏色,唯有遠處的魔龍山那終年噴發的火山口不是從火山灰雲中冒出頭來,點點的紅色瑩光彷彿隱藏在黑雲后赤紅眼睛靜默的注視著整座魔龍島。

天空中更有不是一道急速掠過的黑影,一對紅色赤芒的眼睛是黑翼魔龍的眼睛。

羅天等人在天色徹底黑暗下來之前,沿著河流溯流向上在進入山巒前的河谷里找到了一處山洞,這山洞不知道以前是那種生物的巢穴,裡面經由不少的黑色枯草倒是很適合作為夜晚過宿之所。

在洞口不下陣法,洞內變成了一處無人知曉的小天地。

木靈熬制的濃湯香味瀰漫整座山洞,蘇風眼巴巴的流著口水蹲在篝火旁一對眼睛死死的盯著肉湯,不是的尋問一句「可以喝了么?」

赤蓮則盤膝一旁手中拿著那枚魂石,不時的閉目思索著看樣子似乎在用靈識分析魂石的特性,而羅天則發獃般的回想著今天看到的那具屍體……

那具無頭屍體卻是是被銳器切割而下,這是毋容置疑的。

可是,羅天總覺著那裡有些不對勁。但怎麼又想不起來究竟是哪裡不對……

那修士的道袍是一件極其普通的袍子,這一次等到的修士中像這樣的袍子他曾看到不少。

「無頭……」猛然間羅天一愣,眼前一亮眼中的疑惑更甚了。

既是修士間的廝殺,死傷在所難免。但是,將對方頭顱斬下是不是有些過於刻意為之了?

人都殺了為何還要斬下頭顱?

羅天將心理的想法說了出來,蘇風和赤蓮都陷入了沉思。木靈倒是無所謂的樣子,對她而言似乎現在的樂趣便是做好每一日的三餐飲食,而大家也覺得這樣是應該的。

這在其他修士看來是非常不能理解的,習得辟穀術的修士對五穀雜糧這些果腹之物是極少追求的,便是吃食大多也是靈果寶材之類的滋補之物,哪裡像羅天這一隊人還要木靈每日料理。

不過,這黑雲流沙異域世界也是神奇。幾乎所有的生物或多或少都蘊含一些靈力,算起來也是一種食補之法。

「會不會是在打鬥之中頭顱碎裂了?」蘇風沉默了一會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羅天搖頭:「不可能,即便是碎裂了總要留下些什麼。你可曾在那屍體附近看到了什麼?你沒發現那屍體四周就連血跡都不曾有么?太乾淨了!」

羅天這麼一說不曾注意的蘇風認認真真的想了一下,臉色便逐漸的沉了下來,正如羅天所說那四周實在是太乾淨了,沒有打鬥的痕迹、沒有血跡。

乾淨的就像是被人故意將一具屍體丟在哪裡,讓他們故意看到……

赤蓮將手裡的魂石收了起來,嫵媚的眸子瞅了羅天一眼無限水波清冷的嗓音卻透著深谷的冰寒:「你意思,有人在暗處故意將那屍體給我們看?」

「這種可能性是最高的。」羅天一臉的深沉。

所有人一下子沉默了起來,如果真是如此。那人能夠在眾人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完這些事,如果無頭屍體的位置不是巧合,那就說明那神秘所在對他們的位置了如指掌……

一想到這個可能,羅天就有種周身的汗毛都豎起的感覺。好像在火光的黑暗處正有一雙詭異的眼睛注視著自己。

人一旦有了猜疑,心中便有了忌諱。哪怕修士是強悍追求天道的修士,也改不了這份猜疑,這份忌諱。

濃湯的香味這一刻似乎淡了許多,含在嘴中也讓人不知其味。

氣氛的詭異讓眾人的心頭壓著一道陰雲。

用過晚餐眾人各自在洞中尋了一處便盤膝調息起來,今日一天幾人耗費大量靈力須得好好調息一番。

一夜無語次日清晨眾人不分先後的醒來,在清冷的河邊梳洗一番后木靈在洞中熬制早湯,蘇風又恢復了往日的神采圍著木靈的湯鍋不停的詢問起來,木靈沒放一種調料都要詢問這有什麼奇效。

赤蓮好像對魂石很有興趣,洗漱過後便抱著魂石閉目思索著。羅天倒成了最清閑的人,閑來無事羅天便在山洞四周散起步來。

這麼看起來,幾人倒不像是來魔龍島狩獵的更現實來郊遊野炊的。

……

羅天的臉色極難看,蘇風的臉色比羅天更難看。赤蓮平時都是冷冷淡淡,這時看著面前的無頭屍體也是微微變色。

無頭屍體,又是無頭屍體!

羅天的心中一股焦躁的心情很是不耐,這屍體是羅天剛才閑來無事散步時在河邊發現的、因為河谷中薄霧的緣故,直到羅天靠近屍體十丈才發現了屍體。

這屍體與昨日的屍首一模一樣,一樣的道袍一樣的傷口一樣的趴姿分毫不差。

如果不是羅天確信自己昨天將那具屍體焚毀了,他真會覺著這屍體是昨天那具詐屍跑到了這裡。

「昨天還是猜測,現在已經是事實了!」

羅天嘴角的笑有些異樣,但心中不知為何那道深沉卻是淡淡的散了。

未知往往是內心恐懼的根源,而一旦擺在了明面上,事情便有了解決之道,雖然這事情看起來有些變得更加複雜,但終究比眼前一片濃霧環繞要好了許多。

蘇風的嘴角帶著一絲賤賤的笑,看著四周薄薄的水霧輕呼一口氣嘿嘿道:「這是有人…..嗯,也可能不是人在向咱們示威呢。」

赤蓮瞪了蘇風一眼,沒好氣的嘆道:「這還用你說?想想怎麼解決才是正理。」

「解決?嘿嘿……找出來殺了了事!多簡單……」

蘇風說的確實很簡單,可簡單的事有時候做起來確實最不輕鬆的。哪怕羅天冒險將靈識全開掃描了四周百里內的一草一木,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存在。倒是因為他的動作驚動了一頭在森林中酣睡的地魔龍。



如圖鑑上給出的情報一樣,魔龍島上的魔龍對靈識靈覺極其敏感,只要稍稍不注意就會被其察覺到,並且尋著靈識靈覺的氣息追蹤而至。

昨日登島時因為狀態不佳,在五頭地魔龍面前做了逃兵。

蘇風本就心情不爽,現在狀態恢復面對一頭地魔龍不用羅天招呼,自己便呼嘯著沖了上去,風刃飛舞片片落紅飛灑空中。

一頭成年的地魔龍與蘇風戰在一處,兩者一個瀟洒飄逸一個兇悍暴躁,一個如鋒利的劍刃、一個不動如山如巍峨雄峰一路碾壓。

但最終勝利的還是蘇風……

在地魔龍鮮血流盡前的最後一聲嘶吼中,在這一抹不甘倒在了地上,那雙赤芒火焰逐漸渙散。

「嘿嘿……隊長,今天早上咱們吃烤龍肉如何?」蘇風一身浴血盯著倒地如小山的地魔龍,雙眼放光驚嘆道:「這的多少龍肉啊!」 蘇風渴望龍肉早餐最終沒能實現,不過那一身龍肉自然也沒有浪費,而是被木靈收進了玉簡空間。

雖然只是魔龍島普通的地魔龍,可畢竟有一個龍字這一身的骨頭血肉那可都是寶貝。特別是那對赤目在凝聚成晶石后,就成了龍目石若作為法器上鑲嵌的寶石便可大幅度提升法器的威能,是不可多得的增益寶石。

還有那龍骨若是磨成晶粉,加入丹藥之中也能起到不錯的增幅作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