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姓葉的傢伙在哪裡?」

從山谷中走出,拓跋天野轉頭向青衣子望去。「小爺我在這裡,你就是小青子請來的救兵?」青衣子剛要說話,一道聲音卻在這時驀然從不遠處的叢林中緩緩傳來。從一開始注意到三個人進入山谷時,葉楓便過來了,果然如他所料,這些人很快就從山谷中走了出來,要找他麻煩。「你就是葉楓?」拓跋天野瞳孔一縮,便看到葉楓不急不緩

從山谷中走出,拓跋天野轉頭向青衣子望去。

「小爺我在這裡,你就是小青子請來的救兵?」

青衣子剛要說話,一道聲音卻在這時驀然從不遠處的叢林中緩緩傳來。

從一開始注意到三個人進入山谷時,葉楓便過來了,果然如他所料,這些人很快就從山谷中走了出來,要找他麻煩。

「你就是葉楓?」拓跋天野瞳孔一縮,便看到葉楓不急不緩的踱步從古木的陰影下走了出來。

「我就是葉楓,你又是誰?」葉楓神色平靜道。

「我是誰你不必知道,將那件東西交出來,我可做主饒你性命。」拓跋天野也同樣邁步向葉楓走來。

「又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葉楓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像是這種對自己實力驕傲而又自負的自大狂,葉楓自從穿越來到這片世界已經見過太多了。

「聽說你憑藉一己之力破了九星煉魔陣?」拓跋天野並沒有一上來就動手,反而笑著問道。

葉楓神色淡漠,並沒有理會對方。

說話的這會兒功夫,拓跋天野從山谷的入口處那片空地範圍完全走了出來,來到了葉楓的對面,雙方相距不超過五丈。

「九星煉魔陣不過是初級陣法,我也同樣可以破解,如果你認為破掉一座陣法就天下無敵了的話,那麼今天你的性命估計就要斷送在我手中了。」

拓跋天野相當自負,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涌動而出,一雙眸子透射出實質的光束,給人一種宛如十萬大山般的壓迫感。

「好強的氣勢。」

感受到對方洶湧的氣息,葉楓的神色也顯得凝重了起來。

雖說武者修為達到武王之後,都能夠掌握『勢』的運用,而不像是在武王之前,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掌握。

但是一個武者的『勢』卻也有強弱之分,關乎到武者的道心,意志,信念。

葉楓與年齡相差不多的年輕高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葉楓還是第一次感受到有人能夠以武勢給他如此沉重的壓迫感。

不論是何宇軒,還是道門傳人青衣子,與這個人相比,都要差了太多,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概念。

ps:明天開始,就要上架了。 「自年幼開始修鍊以來,同代中人未逢敵手,你的實力固然不錯,卻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拓跋天野身軀高大,一頭長發狂亂舞動,雙眸綻放神輝,整個人的氣勢也隨之越來越強。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葉楓冷冷一笑,道:「這也同樣是我要送給你的一句話。」

儘管拓跋天野的氣勢讓葉楓感受到了壓力,但他卻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針鋒相對。

與此同時,早在大武師境便凝聚的武勢也從他的身上轟然綻放,一股狂放而又霸道的氣息瀰漫諸天,猶如蓋世至尊君臨天下!


「笑話,你不過只是武王中期的修為,或許你能夠越級挑戰打敗其他的武皇,但卻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因為當我與你修為一樣的時候,我也能夠抗衡武皇,而現在我已經是武皇修為,實力更要比過去強大了數倍!」

說話之間,拓跋天野大步向前走來,殺氣衝天。

與大多數從聖地中走出來的年輕高手一樣,拓跋天野對自己的實力極度的自負,與葉楓一戰,他勢在必得,充滿了強大的信心。

「拓跋天野真的能夠打敗葉楓嗎?」


不遠處的山谷中,蘇有成等人也都感受到了拓跋天野氣勢的強大,的確要比他們這幾個人強大了太多。

青衣子神色變幻不定,道:「拓跋天野得到了武聖山玄黃九轉功的真傳,不管是天賦還是修鍊的功法都是舉世無雙,按照常理而論,同境界之中號稱無敵也不為過,何況是葉楓的修為還比他低了不少。」

青衣子等人的對話,同樣身處于山谷中的洛水月也同樣聽到了,望著外面對峙的兩道身影,她不禁對葉楓的安危有些擔心。

「不妨告訴你,我不僅修鍊的功法是最頂級的錘鍊肉身功法,我的天賦更是傳說中的不敗金身,肉殼堅固,為世間之最!」

拓跋天野朗聲大笑,厚重的玄黃之光從他的體內不斷的綻放涌動,不遠處的山谷乃至整片叢林也隨之劇烈的抖動起來,被一股無形的氣勢所籠罩禁錮,彷彿即將毀滅崩塌。

「咚!」

驀然間,天地間的一切都彷彿靜止了下來,拓跋天野身上的氣勢已經提升到了巔峰狀態。

「受死吧!」

拓跋天野出手了,只見他的身形一閃,速度之快化成殘影沖了過來,一拳打出,空氣都撕裂開來,發出猛烈的嘯音。

小龍也感受到了拓跋天野的強大氣息,低沉嘶吼不止,當看到對方衝過來的時候,長達十丈的蛇軀陡然緊繃,便要反擊。

「小龍,退後!」

葉楓的身影此刻也化成了一道光,向著衝殺而來的拓跋天野迎了上去。

同樣是武皇初期的修為,拓跋天野絕對是葉楓所見過實力最強之人,儘管修為相差不小,他也凜然不懼。

「轟!」

兩人的拳頭對轟在一起,一上來便是肉身爭鋒,拳頭撞擊的炸裂聲響宛如雷鳴,叢林震蕩,山谷搖晃,玄黃真氣與混沌真氣交錯在一起的能量浪濤猶如潮水一般,洶湧四面八方。

「噼里啪啦……」

以兩人交手的地點為中心,一百多米範圍內的一切有形之質都在瞬間被掃滅成了灰燼,爆開的餘波以風捲殘雲之勢,不斷的毀滅。

一株株粗大的古木拔根而起,十多米高大的磐石炸開碎裂,可怕的能量摧枯拉朽,掃滅了一切。

遠處在山谷中觀戰的諸多武者則更是一臉的震撼,在玄與混沌交錯的真氣餘波席捲橫掃而來之時,所有人都瘋狂的向後退卻,以免遭受無妄之災。

「太可怕了,葉楓已經夠變態了,這個拓跋天野竟然也同樣如此,舉手投足間的力量便強橫如斯!」

「或許他真的可以斬了那姓葉的,解決這個心頭大患!」

不少人議論紛紛。

拓跋天野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顯然沒有料到葉楓的肉身居然可以與自己抗衡。

「嗡!」

拓跋天野的雙眸光芒熾盛,高大的身影繼續向前邁進,玄黃之氣猶如火焰一般在拳頭上燃燒,厚重而又絢爛,每一擊都無比的沉重,似可打碎一座大山。

玄黃,為傳說中衍生天地萬物的母氣,每一縷都無比的沉重,以之錘體,則更可以將強橫的肉身力量發揮到極致。

「轟!」

葉楓五指張開,混沌真氣在掌中凝聚,灰濛濛的大手猶如磨盤,陰影瀰漫,令人驚悚,讓附近的空間都猛烈抖動起來。

「轟隆隆。」

這是兩人的第二次肉身碰撞,更可怕的能量餘波擴散開來,化成實質的波紋漣漪,玄黃與混沌衝突碰撞,蘊藏著毀滅的力量。

「咔嚓!」

兩人腳下的大地也承受不住這股可怕的力量對撞,一道道猙獰可怖的大裂痕蔓延開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與此同時,碎石迸濺,亂石穿空,射向四面八方。

「太可怕了,這才真正的巔峰對決啊!」山谷中有人忍不住驚嘆。

「沒想到葉楓的肉身也如此強橫,居然能夠與修鍊玄黃九轉功的拓跋天野相抗衡。」青衣子也同樣神色凝重。

「怪不得葉楓如此的狂妄,他的修為才是武王境界,而拓跋天野已經是武皇修為,莫非他所修鍊的功法,比玄黃九轉功更為強大嗎?」蘇有成等人再次驚嘆。

此人一出,就連青衣子的眼中也是駭然之色一閃而過。

眾所周知,玄黃九轉功號稱九陽大陸錘鍊肉身的第一法門,就算是其他的四大聖地,也沒有任何一部功法能夠在錘鍊肉身方面與之媲美。

因為九陽大陸的五大聖地在武道修鍊上的側重點不同。

北寒武聖山著重的是肉身,追求的是肉身無敵,一力破萬法。

南荒的道門則是注重的神通和武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道法自然,天地合一。

毫不猶豫的說,在各自所擅長的領域,聖地象徵著最強的極致!

「葉楓的實力如此強大,是因為他所修鍊的功法,還是因為他所得到的亂古仙遺?」

青衣子的心中不禁暗暗的揣測,不管是到底哪一個原因,若是傳出去,都足可震動天下了。

「轟!」

戰場之中,葉楓與拓跋天野再次對轟一擊,身形錯開。

此刻,兩人交手的那片區域已經完全凹陷下去了一個巨大的坑洞,方圓一百多米範圍內的一切,都完全被摧毀了,一片蒼夷。

「沒想到,你的肉身居然能夠不遜色於我,實在是讓人不可思議。」

拓跋天野周身都籠罩在玄黃中,一雙眸子緊緊的盯著葉楓,道:「你修鍊的是什麼功法?你的真氣甚至比我的玄黃真氣還要更勝一籌,如果不是我的修為比你高出一些,恐怕還真不是你的對手。」


拓跋天野雖然對於倨傲而又自負,卻也不得不承認葉楓的確有其強大之處,也讓他明白了為何他可以憑藉一個人,讓青衣子等南荒諸多武者聯合在一起仍然挫敗在他手中。

「你廢話太多了,要打就繼續。」葉楓面無表情的冷笑道。

「狂妄的傢伙,雖然你的肉身的確可以與我爭鋒,但我可是還沒有動用不敗金身的天賦。」

說話間,拓跋天野大喝一聲,氣貫長虹,他的身上綻放出道道金輝,凝聚起來,猶如一層戰甲披在他的身上,而在這層金色戰甲的外面,則是流轉不息的玄黃真氣。

不敗金身,是一種比較罕見的特殊天賦,施展這種天賦,可以讓肉身變得無比堅固,即便是修為比自己高出許多的武者都無法破開防禦。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不敗金身也號稱是防禦力最強大的天賦之一,縱然是一些擁有土系天賦能力的武者,也無法與之相比。

除了防禦之外,以不敗金身加持肉身,也可以大幅度的增強肉身的力量,只是在防禦能力方面更加的突出。

「轟!」

拓跋天野施展出不敗金身之後,當即實力大增,將葉楓壓制在了下風,畢竟兩人剛才的肉身力量幾乎是旗鼓相當的,一丁點的差距便很容易凸顯出來,何況是不敗金身所加持的力量可不是一點兩點。

只見拓跋天野橫衝直撞,招式更是大開大合,完全放棄了自身防禦,只攻不守,他的肉身比玄鐵都還要堅硬,金輝與玄黃交相輝映,將所有的攻擊皆都阻擋在外。

對轟一擊之後,葉楓的身影倒飛了出去,但卻將對方大部分的力量化解,並沒有受傷。

儘管被拓跋天野壓制在了下風,葉楓也沒有變化成人形戰龍。


戰龍變固然可以讓他的實力大增,幾乎讓葉楓可以打敗同代中的任何對手,但那畢竟是源自於血脈天賦的力量,嚴格的說起來,不算是自身所修鍊而來的力量。

相比起九陽大陸這些各種觀念根深蒂固的武者,來自地球世界的葉楓,思想相對來說更加的靈活。

九陽大陸的武者都習慣性的依賴於天賦的力量,更是有些人認為天賦強大的人,實力才會強大。

但在葉楓看來,這其實是走入了一個誤區。

他認為,唯有自身的強大才是永恆,縱然是沒有天賦的人,只要足夠的勤奮努力,再加上一些機遇和悟性,也能夠成為絕頂高手。

一直以來,葉楓輕易都不動用戰龍變的力量,便是基於這一點的考慮,他希望提升的是自我本身的力量。

當然,如果對手的實力過於強大,他自然會動用血脈天賦的力量,對面的拓跋天野使用不敗金身後雖然實力大增,卻還沒有達到威脅到他的程度。

「轟!」

葉楓的速度很快,操縱風之力加持己身,突兀的出現在拓跋天野的面前,雙手五指張開,青光匯聚,化作兩道粗大的劍光,狠狠的向著拓跋天野當頭斬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