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也不能坐吃山空立地吃陷,否則不但會減緩定海神珠的恢復速度,最終還會影響自己的修鍊速度,所以他必須不斷的收集一些花花草草放入定海神珠之中種植。

所以兵營之中他除了是一個修鍊狂之外,還是一個靈草收集狂,周圍的士兵都知道他是一個看到靈草便發狂的人。此時的步雲天便是想著怎麼從某個衛兵的手中得到對方的靈草,確切的說是一顆還可以種植的靈草,失去活性的靈草他可不要。只要豐富了定海神珠之中的靈草。那麼混天鼎的器靈小器就有了充足的煉丹原料。這也就代表著步

所以兵營之中他除了是一個修鍊狂之外,還是一個靈草收集狂,周圍的士兵都知道他是一個看到靈草便發狂的人。

此時的步雲天便是想著怎麼從某個衛兵的手中得到對方的靈草,確切的說是一顆還可以種植的靈草,失去活性的靈草他可不要。

只要豐富了定海神珠之中的靈草。那麼混天鼎的器靈小器就有了充足的煉丹原料。這也就代表著步雲天有了源源不斷的丹藥修鍊。這對於他提高修為是至關重要的。

「李大頭,你就直說吧,你手裡那顆靈光草多少神晶肯賣啊?」

「卧槽,靈草狂,怎麼又是你,煩不煩啊,都說了我不賣,你還是去找別人吧!」李大頭看著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步雲天滿臉無奈地道。現在他可是後悔的要死,如果自己不是為了那點面子,拿靈草出來炫耀,就不會惹上步雲天這個瘋子了,可惜現在才明白這個太遲了。

「李大頭,你先別拒絕啊,起碼開個價啊,就算你不要神晶,別的什麼也可以啊,只要你說得出來。我一定幫你搞定。」步雲天不依不饒的道。

「好,一瓶萬仙醉。只要你給我弄來一瓶萬仙醉,我就把靈草給你。」李大頭想了想后開口道。

都市狂兵 早說啊,不就是萬仙醉嗎,拿去,靈草趕快給我。」步雲天在李大頭目瞪口呆之中掏出一瓶萬仙醉遞了過去,這萬仙醉號稱一瓶能醉萬仙,是一種極品靈酒,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發現小器會釀酒,所以才讓小器釀造出來的。

「這……這……你真的有啊?你怎麼可能有萬仙醉?」李大頭有些難以置信的道。

「趕快拿來吧!」步雲天有些興奮的道,總算是搞定這個大塊頭。

李大頭滿臉後悔的把靈草遞給了步雲天,早知道步雲天這麼爽快,他就不應該說一瓶,而是十瓶,甚至是百瓶,可惜話以出口,後悔已經太遲了。

步雲天興奮的接過靈草跑了,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便進入了定海神珠當中,小心翼翼的種植剛剛到手的靈光草。

值得步雲天花這麼大心思的靈光草自然是不那麼簡單,名字雖然聽上去很普通,卻是一種極其珍貴的高階靈草,是煉製聞道丹的一味重要輔助靈草,有了他至少可以提高三成的成丹幾率。

有定海神珠的時間加速功能,五十倍的成長速度,用不了多久,這顆靈草便可以變成一片靈草了,步雲天一邊種植一邊興奮的想到。

「嘯月,小影,你們一定要看好這些靈草,能不能有靈丹吃,就看這片靈草了。」步雲天高興的笑著。

「知道了,老大。」兩獸齊聲應道,卻是一個個眼中冒著金光,流著口水,顯然那些丹藥對它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交代好之後,步雲天便回到宮殿之中修鍊起來,髓氣神決一運轉,四周的靈氣便瘋狂的吸附過來,而他還不滿足的抓起一把元力丹扔進嘴裡,感覺藥力耗盡之後,才又抓了一把塞進去。

別人丹藥都是一顆一顆的吸收的,而步雲天卻是一把一把的吸收的,換了一般人恐怕早就爆體而亡了。

面對龐大的能量,步雲天的身體卻像個無底洞似的,來多少吸收多少,而且吸收的速度超級恐怖,全身上下所有的細胞都像一個個饑渴的寡婦,瘋狂的吸收著骨髓之中散發出來的能量。

髓氣神決提煉能量的速度已經遠遠跟不上細胞吸收的速度,只能勉強支撐而已,這還是有充足的丹藥的前提下,否則的話就是真正的僧多粥少了。

外界過了三天,步雲天已經修鍊了一百五十天,雖然沒有突破,但是肉身卻又增強了許多,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恐怖的能量。

此時他已經從定海神珠之中出來,因為今天又輪到他巡邏了。

「立正,向左轉,齊步走。」步雲天一聲令下,帶著自己的二十名手下向著兵營之外走去,開始了今天的巡邏。

「隊長,我聽說李大頭被你搞定了,是不是?」

「恩!」步雲天點點頭應道。

「太好了,我就知道隊長一定能成功的,這回可發達了。」

「趙傑,你又拿我開賭了。」步雲天眯著眼道。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趙傑連忙搖頭否定道。

「哼,給我認真巡邏,等回去在收拾你。」步雲天沒好氣的道。

「別啊,隊長,最多我分你一點就是了。」趙傑連忙緊張地道。


「閉嘴,再吵的話,我就把賭資全部充公了。」步雲天沒好氣地道。

「是!」趙傑垂頭喪氣地道,至於其他人更是不敢出聲了。

在大街上巡邏的步雲天等人突然發現前面圍滿了人群,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向著人群走去。

「隊長,前面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趙傑興奮的開口道。

步雲天沒有說什麼,只是加快了腳步,他已經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其他人的神識或許會受到城池之中陣法的阻撓,但是他的神識卻是完全不受影響。

「住手!」步雲天撥開人群,跨著大步走了進去,毫不猶豫的開口喝道。

「小小衛兵居然也敢多管閑事,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只見一名青年滿臉囂張的看著步雲天,右手還緊緊的抓著一名大概十三四歲的小女孩的手,小女孩長得跟個瓷娃娃一樣,淚眼汪汪的非常惹人憐愛。

「隊長,他是李家的小兒子李野,李家是依附在宮家下面最大的一個家族,我們的罪不起的。」趙傑悄悄的對步雲天傳音道。


「放開那女孩。」步雲天眯著眼再次喊道。

「好大的膽子,你還真敢管啊,阿大,給我揍他。」李野陰狠的看著步雲天,完全沒有鬆手的意思,根本就不把步雲天這個小小的衛兵隊長放在眼裡。

「找死!」步雲天看著已經開始發動法則戰魂的阿大淡淡的道,與此同時,他的身形也動了起來,一拳轟向阿大剛剛施放出來的法則戰魂。

「撲哧。」一聲脆響,圍觀的人群不由自主的一陣心顫,所有人的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步雲天,一拳啊,只是一拳啊,什麼時候拳頭也這麼厲害了,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想到。

然而步雲天在打散了阿大的法則戰魂之後卻沒有停下來,身形一閃,已經一把掐住李野的脖子提了起來,李野的脖子頓時漲得通紅,雙腳胡亂蹬著,眼中充滿了恐懼,想說什麼卻是說不出來。

這精彩的一幕不由的讓周圍的人群心中大聲叫好,這個惡霸終於是有人整治了,報應啊,掐死他,大部分人心中興奮的吶喊著。

「哼!」直到感覺手中的倒霉蛋真的受不了了,步雲天才冷哼一聲,把李野甩到了地上,看著一團爛泥一樣,趴在地上不斷喘氣的李野,他才淡淡的道:「這神霄城並不是你們李家的,看你這囂張程度都勝過宮家的子弟千百倍了,難道你們李家準備造反嗎?」

這話一出口頓時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這帽子帶的實在太大了,不說別人,李野更是嚇得驚駭欲絕,他雖然紈絝,但是也知道這話如果落實了,他李家絕對會立刻從神霄城除名的。

「你胡說,我,我,我要告你誹謗。」李野驚恐地道。

「哼,是不是胡說大家心裡都有數,我看你是做賊心虛吧?」步雲天淡淡地道。

「少爺,我們還是先離開了吧?」感覺不對的阿大連忙拉著李野道,他知道,這種時候只會越描越黑而已,說再多也沒用。

「哼,我們走。」李野說完后,便拉著阿大落荒而逃了。

看到他們落荒而逃的背影,四周的人群不由的鬨笑出聲,那小女孩這才走到步雲天跟前害羞地道:「大哥哥,謝謝你救了我。」

「先跟我離開這裡吧!」步雲天溫和地道。

小女孩點點頭,默不作聲的跟在步雲天的身後,走了一段路之後,步雲天才開口問道:「你家人呢,怎麼一個人跑出來?」

「家裡太無聊了,所以我就悄悄跑出來了。」(未完待續。。) ps:(又是一年了,祝大家開開心心,步步高升,心想事成!!!)

「小丫頭,這外面的世界很危險的,還是不要獨自亂跑的好!」步雲天有些責怪的道。

「不要叫我小丫頭,我叫秦星月,我已經長大了,不是小丫頭了。」秦星月嘟著小嘴不依道。

「在我眼裡你就是個小丫頭,怎麼啊,不喜歡我這麼叫啊,那你就離開吧,別跟著我了。」步雲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他知道秦星月應該是任性慣了,絕對不能再慣著她,否則最後倒霉的只會是自己。

「不嘛,大哥哥,我不要離開,你就叫我小丫頭好了。」秦星月看到步雲天突然變得冷淡,生怕步雲天不理她,連忙拉著步雲天的手撒嬌道。

「我還要巡邏,你暫時還是不要跟著我吧,你現在有住的地方嗎?」步雲天微微笑著道,看到秦星月屈服,他便知道自己做對了。

「沒有,我剛剛來到這裡便碰到那個混蛋了,現在還沒找到住的地方呢。」秦星月搖著小腦袋瓜子道。

步雲天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改道,走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眾人才來到一個小院面前,這座小院是他跟一個一個落魄子弟買的,花了上千萬晶,這個價格在神霄城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並不算貴,反而算得上是賤賣了。

「好了,暫時你就住在這裡吧,這是我的私人小院,還沒有入住的。就先借給你吧。記得別亂跑。有空我再回來找你。」步雲天打開大門,把眾人引了進去。

「好的,不過大哥哥你可要快點回來看我哦,不然我會跑出去的。」秦星月笑嘻嘻地道。

「如果你亂跑的話,你就不要再回來這裡了,我不喜歡不聽話的小孩。」 在美利堅當大咖

「知道了,大哥哥,我一定會等你回來的!」秦星月滿臉泄氣地道。

「好了。我先走了,開啟大門的禁制就先教給你吧!」步雲天說完便一指點在秦星月的額頭上,把開啟大門的方法告訴了她,然後便帶著小隊的成員離開,繼續他的巡邏大業去了。

此時的步雲天並不知道,他救的這個小丫頭的來歷大得很,乃是秦家家主最疼愛的小女兒,而秦家比起宮家來可以說是不相上下的。

這小丫頭從小就呆在家裡,雖然刁蠻任性,卻也是不懂人情世故。初次偷跑出來,但是卻不知怎麼的對步雲天很是親近。這也算是一種緣分吧!

作為秦家的小公主,保命的手段自然不會少,可惜這小丫頭一緊張起來就什麼都忘了,否則那李野估計已經不存在了。

不過李野雖然被步雲天給嚇跑了,但是並不代表事情就這麼結束了,他一回到家中,就馬上派人聯繫他家安插在城衛兵之中的人手,讓其報復步雲天。

而此時的步雲天卻是對這些毫不知情,不過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個世界靠的是實力說話,只要他實力夠強,區區陰謀詭計算得了什麼。

日落西山,傍晚時分,步雲天等人這才結束了一天的巡邏,回到了兵營之中,不過一入兵營便有一群人攔住了他們,不用說,自然是李野的人。

「李統領,不知你攔住我們有何事啊?」步雲天淡淡的看著眼前這位充滿殺伐之氣的中年漢子,對方的身份已經不言而喻,只不過他想不到李野的動作居然會這麼快,竟然報仇不隔夜。

「我為什麼而來相信你也應該知道,咱明人不說暗話,只要你能夠接下我一招,不管輸贏,那麼你侮辱我侄子的事情就這麼算了,我不會再找你報復。」李統領眯著眼道,眼中隱晦的殺氣卻是瞞不過步雲天。

「好,請出招!」步雲天眼中寒芒一閃,同時示意手下的人離遠一點。

「哼,戰魂出,蒼天之手,給我滅。」四周的天地元氣瞬間被吸附過來,恐怖的法則戰魂居然化為一隻蒼天大手,駭人的煞氣衝天而起,這李統領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強的殺招,顯然是想一招擊斃步雲天了。

看著遮天蔽日一般拍向自己的大手印,步雲天卻是雖驚不亂,同樣使出了自己最強的攻擊,「崩天十二重勁,金烏戰魂出。」

彷彿一輪紅日從步雲天手中升起,恐怖的皇者之氣撲向四周,彷彿要向著世人宣示遠古皇者的威嚴,就連半空的大手印都被這股氣勢壓的一頓。

恐怖的金烏戰魂夾帶著十二重勁迎向大手印,金烏所過之處,四周的空間一片片震蕩,出現一道道裂紋,僅僅是三重勁便破開了李統領的蒼天之手,夾帶著剩餘的九重勁沖向大驚失色的李統領。

「轟」的一聲炸響,李統領被金烏戰魂轟的倒飛而起,身上的防禦罩已經不知什麼時候消失掉,一身戰甲也被瞬間轟的支離破碎,倒在地上已經昏迷了過去,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卻已經身受重傷。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帝階戰魂境後期的李統領居然輸了,而且步雲天只用了一招,太恐怖了。

不過步雲天卻是不感到意外,區區帝階八級是不可能接的下他的崩天十二重勁的,每一重勁道都超過了千萬斤,這恐怖的力道,恐怕就是帝階戰魂境巔峰強者也要暫避鋒芒,除非是突破帝階的恆古境強者。

「卧槽,隊長,你真是太厲害了,居然連李統領都不是你的對手。」趙傑等人興奮的圍了上來。

「好了,我們先回去吧!」步雲天擺擺手道,此時李統領已經被他的屬下背了起來,他也沒有阻止,而是自己帶著趙傑等人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營房之後,步雲天才開口道:「你們就先休息吧,李家暫時應該不會來找我們麻煩了。」

「不錯,李統領是他們好不容易才培養起來的統領級人物,不過現在被隊長打成這樣,統領的位置保不保得住都還兩說,所以暫時應該不會有麻煩上門的。」趙傑點點頭道。

「好了,不說這麼多了,我還要出去一下。」步雲天微微笑著道,卻是發覺趙傑等人用一種暖味的目光看著他,走到門口時不由的又加了一句:「別多想,我只是把秦星月當做妹妹看待而已。」

「我們了解!」

眾人怪笑著,步雲天也懶得再解析,直接轉身出去了,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只是夜晚的神霄城卻是恍如白晝,一盞盞飛浮在空中的發光法器,五光十色,充滿著異樣的氣息。

沒多久步雲天便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小院,這座小院是他剛買不久的,想到自己還沒住進去,卻讓別人先住了。

步雲天一進去,便發現秦星月正無聊的趴在桌子上面畫圈圈,不由好笑道:「趴在那裡幹什麼呢?」

「大哥哥,你來了。」秦星月一看到步雲天便高興的跳起來,一下便跑過來拉住步雲天的手道:「大哥哥,我呆在這裡好無聊啊,我們出去玩好不好啊?」

「你就這麼喜歡玩啊,安靜的修鍊一下不好嗎?難道你就不怕下次再被人欺負?」步雲天摸著秦星月的小腦袋瓜子道。

「整天就知道修鍊,那有什麼好玩,在家裡就是因為天天被逼著修鍊,所以我才跑出來的,我才不要修鍊呢!」秦星月嘟著小嘴道。

「我看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步雲天搖搖頭道,他看的出秦星月的家境應該很好,可惜就是不懂珍惜。


「大哥哥,我們還是出去玩吧,聽說神霄城的夜晚可好玩了。」秦星月搖著步雲天的手臂道,還真是一點都不怕生啊!

「好吧,僅此一次。」 尊貴庶女 ,這次正好出去見識一下。

「哦!太好了,終於可以出去玩了,快點走。」秦星月迫不及待的拉著步雲天的手便向外走去。

就在步雲天和秦星月出門的時候,一家大院之中一名灰衣人正對著一個滿臉陰沉的青年道:「少爺,已經查出來了,小天,全名步雲天,是宮小姐下界回來之後天天掛在嘴邊的人,估計是在下界認識的,不過屬下卻查到神霄城之中也有一個叫步雲天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