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楚懷玉卻另有一番想法,甄城主如果有確切情報的話,估計早就解決了,託到現在只有兩個理由,一就是情報不詳,當年也沒有查探到這迷霧發生的原因,二就是造成這迷霧的靈獸異常強大,憑朝雲城的實力對付不了。

不管是哪個原因,好像都不是個好消息。“那甄城主您能詳細說一下這城志中是如何記載的嗎?”不管現有的情報有多少,兩人都是要去山上闖一闖的。“好的,城志中記載,在出雲歷三千零八十一年,”看到楊晨不解的神色,甄化旭趕緊補充道:“也就是四百二十三年前,朝雲山中也是出現了茫茫大霧,足足持續了有半年之久,那半年

不管是哪個原因,好像都不是個好消息。

“那甄城主您能詳細說一下這城志中是如何記載的嗎?”不管現有的情報有多少,兩人都是要去山上闖一闖的。

“好的,城志中記載,在出雲歷三千零八十一年,”看到楊晨不解的神色,甄化旭趕緊補充道:“也就是四百二十三年前,朝雲山中也是出現了茫茫大霧,足足持續了有半年之久,那半年之間沒有人敢上山,那些山民不少人失去了心智,不是自殺,就是互相搏鬥,一些逃出來的人說,山中有靈妖鬼魅,能夠迷人心智。”

紀實的城志中竟然會有看起來如此荒唐的記載,楊晨和楚懷玉不禁心中疑惑,看來這迷霧不僅能夠迷人視線,還能迷人心智,這絕不是一般靈獸能夠做到的!

“那後來呢?”甄化旭見兩人低頭沉思,不敢打擾,楊晨只好催促他繼續說下去。

“後來……後來有一天,山上的迷霧突然就散去了,開始大家都不敢再上去,但是時間久了就有幾個大膽的年輕人上山查看,竟然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後來許多山民也斗膽回到原本住的地方,發現山上的一切跟走之前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小溪潺潺,鳥語花香,甚至山上的樹木還長得比以前更好了!”


“迷霧消失之前有什麼徵兆麼?”楊晨有些着急地問道,這朝雲山越發顯得有些撲朔米勒了。

“沒有,當時根本就沒人敢靠近,就算有徵兆也沒人知道。”甄化旭慚愧地說道。

楚懷玉看到甄化旭欲言又止,好像有什麼話想說又不敢說出來,此刻時間寶貴,他不想再這裏浪費太多,便直接問道:“城主放心,有什麼話可以儘管說出來,我二人雖然年紀輕,但也不會說不該說的話。”

甄化旭嘆了口氣,這才說道:“朝雲山雖然是座小山,但是奇特之處頗多,其中之一就是那雙色角鹿,想必兩位早就已經知曉了,另外,山上頗多小溪河流,還有溫泉,終年不涸,但是山頂卻沒有什麼積雪,甚至在冬天城中下大雪的時候,朝雲山還是一片綠意生機,山的最中央是一片谷底,其中有一道環形的巨大瀑布,如果早上或者晚上前去的時候,朝陽和落日映射其上,會形成數道霞光,甚至迷人。”

“但是……但是……,千百年間,關於朝雲山都有一種說法,那就是這霞光是有生命的,每過幾百年就會凝聚成形,生成一種強大的靈獸,降臨在朝雲山上……”

甄化旭越說越露出恐懼神色,像是現在山上就棲息着一隻恐怖靈獸一般,楊晨和楚懷玉兩人聞言不禁不以爲然,雖然他們都是知道先天靈獸的存在,不過這種靈獸哪有那麼容易出現的,況且朝雲山雖然景色優美,但地形來看,還不算是靈力極其濃郁之地。

甄化旭看到兩人有些不相信,便也止住了話題,其實他自己也不是完全相信,但是祖祖輩輩千百年流傳下來的,總是帶着畏懼。

“好了,多謝甄城主的情報了,我們現在立即出發,定會幫朝雲城的百姓查明真相。”楊晨站起來說道,這傳說的內容雖然沒有多大幫助,但至少能讓兩人有所防備,既然沒有更多的信息,那就只有自己去查了。

“如此便多謝兩位小兄弟了,我甄化旭代全城百姓謝謝兩位。”甄化旭激動地站起身來,向兩人鞠躬說道。

“城主不必如此,在我們回來之前,你還需約束百姓不要靠近,免得惹來不必要的傷亡。”

“這個自然,希望兩位小兄弟注意安全。”

“多謝城主!”

兩人策馬朝着朝雲山的方向出發,很快就來到了山腳下,本來城外大道之上應該有不少來往商旅,但是現在卻一個人也沒有。

一開始的時候還沒有注意,等到發現的時候楊晨已經有些驚駭地發現四周已經是目不能辯物,大霧完全將兩人籠罩在內,潮溼的空氣呼吸在口中,甚至有些嗆人。

楊晨暗驚,朝旁邊已開,發現連小玉子都看不清楚,不過幸虧兩人已經熟悉了對方的氣息以及靈力波動,所以還能察覺到彼此的存在。

“小玉子,這裏十分詭異,我竟然都沒有察覺到什麼時候霧氣這麼重了,好像一下子就到這裏一般!”

“我也是,我猜測我們剛纔應該都是出現了不小的幻覺……”旁邊傳來楚懷玉的聲音,楊晨頓時緊張感盡去,只要兩人不分開,不管多強大的靈獸也不在話下。

“看來這迷霧果然有些古怪,我們定要小心點,這裏敵暗我明,小心彆着了道了。”

“嗯。”

在這茫茫大霧之中,眼睛已經失去了作用,不過兩人修爲頗深,而且由於各自都身懷祕法,所以靈識較一般人都要敏銳許多。

沿着腳下的山路小心翼翼地向上爬去,楚懷玉可以感受到周圍有不少生物存在,那些飛鳥,爬蟲,好像都與平常並無差異。

“哎,楊晨,你感覺甄城主他所說的霞光中誕生的靈獸是真是假啊?”楚懷玉知道楊晨從小與靈獸生活在一起,對這些必然會了解的多一些。

“霞光中誕生的靈獸?說實話我以前也沒有聽說過,不過確實有可能,世間有一種靈獸是先天生成的,比如說在武陽城時幫助我變化外形的紫雲幻獸,便是一種木屬性先天靈獸。”


“這麼說這山中之物很有可能是一種先天靈獸?”楚懷玉的語氣不禁凝重起來,如果是先天靈獸的話憑兩人的修爲那就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了。

“小玉子,你別多想了,先天靈獸不是輕易會出現的,況且就算是,也是剛生成的,我們還是可以降服的。”

聽到楊晨如此說,楚懷玉提起的心不禁有些放了下去。


楊晨雖然在安慰對方,其實自己心中也是忐忑,他想叫醒識海中的太武幻金龍一問究竟,龍叔它見多識廣,肯定對這山中的情況會知曉一些。

“龍叔已經沉睡了這麼久,在出雲城的時候怎麼叫都叫不醒,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怎麼樣了?”

“龍叔?龍叔!”楊晨靈識悄悄地進入晶玉中,小心翼翼,他不知道太武幻金龍的靈魂有沒有全部恢復,還是不要驚擾到他爲好。


你好,上將先生

“龍叔?”

楊晨陡然感覺天好像塌了下來,他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直愣愣地站在原地,第一次感受了驚懼入髓的感覺。

因爲他發現,識海中的太武幻金龍,竟然不見了! 楊晨發了瘋似的將靈識貫注入晶玉之中,在這不大的空間裏四處尋找,連每一個細小的角落都不放過,丹田之中的龐大靈力像開了閘的江河一般洶涌澎湃,全部匯入識海,但是卻依然一無所獲。

只剩下一絲靈魂力量的太武幻金龍,能上哪兒去呢?

楊晨不禁感到一絲前所未有的恐懼迷茫,在每一次遇到解決不了的苦難,對付不了的敵人之時,都是太武幻金龍出來幫忙方纔能夠化險爲夷,可以說沒有太武幻金龍的存在,楊晨現在依然還是一個身爲靈力的少年,只能在任天遠的護佑之下勉強生存。

雖然經過了如此多的風風雨雨,楊晨儼然已經成長,不會再只知道倚靠他人,但是太武幻金龍依然是他精神上的依靠,只要感應到識海中那強大的金龍氣息,楊晨就無所畏懼。

“龍叔?龍叔!”楊晨帶着哭腔又喊了幾句,但還是沒有迴應。

短暫的空白和失措過去之後,楊晨又恢復了幾分理智,龍叔在自己的識海之中,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發覺其存在,而且自從進入出雲城之後,龍叔因爲忌憚城中某個恐怖的存在,也是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

所以這次太武幻金龍消失,多半是他自己主動離開的緣故,雖然不知道龍叔只剩下靈魂力量,是怎麼離開晶玉的?但是楊晨心中卻毫不懷疑,龍叔有他的辦法。

“既然龍叔悄無聲息的離開,那必然是不想讓我知道,那我還是不要糾結於這些事情,抓緊上山要緊,時間不多了!”

楊晨想罷,心中又恢復了平靜,前方還有很多事情等着去完成呢。

楊晨剛向前走一步,突然又察覺到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己在原地楞了這麼久,怎麼小玉子一點反應也沒有。

“小玉子?”

四周的迷霧彷彿在緩緩流動,冰涼的氣息撲打在臉上,讓楊晨不禁打了一個激靈,他將晶玉中的靈力完全調出來,迅速補充着剛剛因爲着急和驚慌而乾涸的丹田。

靈識外放,楊晨瞬間“看”到了周圍的景色,四周樹木鬱鬱蔥蔥,碧綠的樹木因爲沾染上了露水,在每道葉片之上都凝結了一大片水珠,讓綠色青山看起來更加的深邃和神祕。

“小玉子?”楊晨沒有聽到任何應答,靈識更是感應不到身邊有第二個人的存在。

經過剛纔瞬間的恐懼和彷徨,楊晨已經冷靜了下來。

“難道在我剛剛愣神的一會兒,小玉子也跟我走散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兩人此刻對山中情況一無所知,那奇特的雙色角鹿雖然聽說生性溫和,但是在這迷霧之中一切都變得那麼詭異,萬一被靈獸攻擊那真的是防不勝防。

“得抓緊找到小玉子,他回頭發現我不在肯定也十分着急。”

楊晨趕緊沿着腳下山路向上爬去,山中溼氣頗重,連小路都變得泥濘不堪,楊晨不得不運起靈力凝於足下,瞬間腳下生風,迅疾的身形將四周的大霧都沖淡了不少。

就這麼在山間小道狂奔了片刻,越往上去空氣越發有些稀薄,丹田內的靈力也在不斷消耗,楊晨停了下來,大口大口喘着氣。

“這樣下去不行啊?靈力消耗實在是太快,萬一等會遇到目標的話豈不是要任人宰割?”

楊晨又四周感應了一番,但是“看”到的景色卻是讓他大失所望,四周依然是一片一眼望不到頭的蔥蔥密林,雖然不時有幾聲鳥鳴蟲叫從中傳出來,但是這番自然之聲卻更讓這朝雲山顯得無比的寂靜和詭異。

一股微風吹落幾篇樹葉,楊晨用手擋開,他擡起頭,看到了一幅讓他目瞪口呆的畫面。

確確實實,是用眼睛看到的!

前方的濃霧像是被一股奇異力量控制一樣,竟然緩緩地移動起來,隨着大團的白霧向着一點匯聚,楊晨能夠感覺到一道模糊的輪廓,若有若無。

濃霧濃到極致之下竟然有如實質一般,慢慢形成了一道人影,而四周的霧氣又立即補充了進來,像是給人影穿上了一層曼妙細紗,楊晨嘴巴張大,愣在原地,眼前的這道景象實在是玄妙無比,聞所未聞。

望着前方這純淨無比的人影,楊晨心中竟然生了一股敬畏之感,甚至連一絲動作都不敢發出,連口鼻呼吸都儘量極微極輕,生怕自己吹散了眼前這神奇之物。

“哎……”楊晨試探性地叫了一聲,如果這人影不是幻覺的話,那必然是有人在控制。

聲音剛一發出,這道虛幻的人影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突然向前移動,楊晨不知怎麼地,心中突然失落無比,像是失去了最心愛之物,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將人影留下。

楊晨的手剛剛擡起,人影立刻速度加快,純白色的輪廓在濃霧之中向前輕盈飛動,仿若是輕舞於雲端的凌波仙子。

“等等!”楊晨急切地叫喊出來,他像是被迷住了心智一般,足下強運起靈力,速度催動到極致,追了上去,可是不管他速度有多快,前方的那道人影卻始終懸於前方,不遠不近,但永遠都觸摸不及。

總裁接招:寶寶來復仇 ,僅僅是在戲耍自己而已。

“哼!我可不陪你玩了!”

楊晨正欲靈識外放,感應一下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前方那虛幻人影好像因爲楊晨的放棄也感到有些索然無趣,它身形抖動一下,突然濃霧又迅速旋轉起來,整個白色輪廓都變得虛無縹緲。

“我倒要看看你想幹嘛?”楊晨好整以暇地雙臂叉在胸前,同時暗中在吸納着山中的元陽之力,他現在急需補充靈力。

只見隨着人影的不斷虛化,四周的濃霧像是被催動到了極致,如萬馬奔騰般的向着中央匯聚,楊晨驚訝地看到,這玄妙的人影,竟然緩緩變成了一個真人。

一個如煙般的美麗女子!

一頭如瀑的長髮輕輕飛揚,雪白的身子之上慢慢地披上了一層雲紗,在四周碧綠如洗的樹叢之中、神祕沾衣濃霧籠罩之下,彷彿一個雲端精靈,隨着霧氣地不斷涌動,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在給這女子穿上衣裳,衣袂飄舞,裙襬在微風中飄忽不定。

女子好像察覺到了楊晨的癡傻模樣,回頭嫣然一笑,整張臉依然隱沒在濃霧之中,但是那雙眸如秋水般流轉激盪,清純嬌俏,淨人心扉,楊晨熱血少年,不由得心生盪漾。

突然,楊晨驚奇地發現,眼前這女子越發地像自己熟悉的人,那盈盈一握的腰束,在風中拂動的青絲,特別是這綠得快要跟山林化爲一體的裙襬。

“靈兒妹妹,是你麼?”

楊晨不由自主的驚呼起來,雖然這妖霧化成的人形百般戲弄,一道道無形的波動穿透空間射入他的識海,但他其實一直都保有理智,非常人一般的經歷讓他的定力異常堅韌。

但是此時發現眼前這人影竟然有了任靈兒的模樣,楊晨再也忍將不住,所有的剋制都化爲烏有,此時此刻,他只想上去將眼前這純淨的美麗女子擁入懷中。

楊晨將靈力催動到了極致,天玄宮印淬鍊過的經脈也有些支撐不住這般強大洶涌的靈力,他的臉龐有些赤紅,身形如風一般的追了上去。


可眼前的靈兒妹妹不發一言,在濃霧和黑髮掩蓋之下也看不清容顏,不管楊晨如何極力奔跑,她一直顯得是那麼遙不可及,卻又近在指間。

楊晨低頭一望,發現靈兒妹妹竟然是騎在一頭鹿的身上,這鹿雙角如沖天利劍,一隻呈滴血般的鮮紅色,另一隻卻如藍天般沉澈。

“難道這就是朝雲山上特有的靈獸雙色角鹿,果然一見就知定非凡物!”

楊晨知道這雙色角鹿乃是一階靈獸,雖然看起來腳程頗快,但是也應該不及自己。

他心念一動,又追趕了上去,周圍樹木叢林穿梭而過,伴隨着耳邊呼嘯的風聲,楊晨與狀似任靈兒的人影離得越來越近,眼看就要抓到之時,“任靈兒”突然隱入前方一團濃霧之中,消失無蹤。

楊晨再不遲疑,也挺身衝了進去,這團濃霧與之前不一樣,其中蘊含的水汽不斷拍打在臉上,竟然有一絲疼痛,楊晨在濃霧之中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

他費盡全力衝了出去,大口大口地喘着氣,如果再晚出來半刻的話,說不定就要窒息而死了!

稍微感覺到胸口緩和了一些,楊晨就立刻擡起頭,本來在前方的靈兒妹妹此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片碧綠的青山,連綿不絕,一直蔓延在天空的盡頭。

而楊晨此時,正站在朝雲山的山巔,俯首望下,赫然發現自己的前方竟是一懸崖峭壁,崖高千丈,下面一片深邃漆黑,甚至能感受其中呼嘯着的狂暴罡風。

楊晨不禁倒吸一口氣,往後退了幾步,焦急地四周望了望。

竟然全部都是懸崖,他被完全困在這狹小的山頂之上。

楊晨心中大驚,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此時已經累極,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緩緩地補充着靈力。

突然,他看到正前方的山峯之上又出現了一道人影,一襲長袍,滿是儒雅風範。

那道人影嘴巴微微開啓,一道幾乎微弱不可聞的聲音穿過萬丈懸崖,伴隨着呼嘯山風傳到楊晨的耳中。

“晨兒……” 四周那濃得有如實質的大霧緩緩流動,將世界萬物都完全籠罩於其中,融爲一體,甚至低頭望去,連腳下都絲絲縷縷地被霧氣纏繞,看不到茵茵綠草,彷彿就連人也是從霧中生出一般。

不論是誰見到如此曠世奇觀,都會感嘆這自然之力的龐大,更遑論身處其中,更是難以自持地從心底生出一種畏懼感。

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