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紫諾就像沒事人一樣,吃飯,上課,吃飯,上課,吃飯,睡覺。所有的一切,就好像都沒有發生過。只是,真的沒有發生嗎?

************************************************「紫、諾!」沐九歌看著滿是中了癢粉,趴在訓練場上不斷打滾,有的甚至還抱著柱子猛撞的學生,額角青筋暴跳。「到!」紫諾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兩眼亮晶晶地看著他,一副乖寶寶的樣子。沐九歌嘴角抽了抽,無奈地說道:

************************************************

「紫、諾!」沐九歌看著滿是中了癢粉,趴在訓練場上不斷打滾,有的甚至還抱著柱子猛撞的學生,額角青筋暴跳。

「到!」紫諾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兩眼亮晶晶地看著他,一副乖寶寶的樣子。

沐九歌嘴角抽了抽,無奈地說道:「別鬧了,快把解藥交出來……」

「九哥哥~你說什麼啊?諾諾聽不懂~~~」紫諾眨巴著兩隻大眼,無辜地說道。

瞧瞧~那個小白兔啊~那個純潔啊~那個天真啊~那個無辜啊~那個可愛啊~要不是早就知道這丫頭的心性,沐九歌還真覺得自己要相信她了!可是,現在嘛……

沐九歌臉色一沉,滿臉嚴肅地說道:「別裝了,我知道是你做的,趕緊地把解藥交出來!」

「九哥哥~真的不是我做的嘛~」紫諾撇了撇小嘴,滿臉委屈地說道。

「諾諾!」沐九歌微微皺起了眉,語氣變得嚴厲。

「九哥哥~你不相信我……」紫諾帶著哭腔說道,那個委屈,那個楚楚可憐喲~~~

看著紫諾眼眶裡打轉的淚珠,沐九歌感覺頭痛了,完了完了,小魔女要哭了,坑爹啊!!!話說,難道真的不是她乾的?

眼看著紫諾哭了起來,沐九歌立刻硬著皮頭去安慰她,還灰常灰常認真,灰常灰常仔細地向她做自我檢討,最後終於在紫諾的一聲「哼」中結束。

沐九歌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終於把這尊小祖宗給哄好了。不過,這到底是誰做的呢?

總裁老公要乖乖 ,只聽一個響指響起,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從房檐上跳了下來,紫琰看了看時間,摸了摸下巴笑眯眯地說道:「嗯嗯~這次的藥效不錯,發揮藥效的時間縮短了一半,而且竟然持續了這麼久都還藥力十足!不過,好像還要改進一下,癢得不夠銷魂啊~」

說著,他還拿出一本小本子認認真真地記載了起來。

沐九歌眼皮狠狠地跳了跳,感情鬧了這麼久,竟然是這個祖宗鬧的!果然不愧是兄妹啊,這個鬧完那個鬧,沒一個省心的啊!

今日五更送上~么么噠(^3^) 然而就在沐九歌琢磨著該如何向紫琰開口要解藥的時候,卻見在他身後的紫諾撒腿屁顛屁顛地向紫琰跑了過去,還一臉諂媚地說道:「我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哥哥啊~還有神馬事情諾諾可以為你效勞的啊?」

紫琰摸了摸她的頭,讚賞地說道:「嗯嗯~你做得不錯!恩……我想想~這樣吧,下次替我再多找一半的人過來,實力嘛~最好是再強一點的~」

「是!保證完成任務!」紫諾立刻立正行禮,那個聽話,那個認真啊!

沐九歌瞬間想死的心都有了,果然,這兩隻都不是好鳥!

***********************************************************************************************************************


三個月後

魔鬼森林

紫諾手裡甩著她那把銹跡斑斑的匕首,悠閑地哼著小曲兒跟在沐九歌身旁。紫琰時不時地走走停停,一會兒跑到不知道哪個小溝溝里去摘草(好吧,其實是藥材,不過在沐九歌他們眼中就是……乃們懂的。),一會兒又飄到了不知道哪棵樹上去採藥材,忙得那是不亦樂乎,神龍見首不見尾啊!沐九歌看著四周煙霧繚繞,時不時地消失的紫琰,額角太陽穴凸凸地直跳啊!天,大哥啊~這裡可是傳說中的魔鬼森林啊!乃可不可以消停一點啊!沐九歌第一次覺得,相比紫諾,紫琰才是那個最讓他頭疼的傢伙啊!想起韓雪的囑託啊,沐九歌瞬間有種內牛滿面(┯_┯)的衝動,老祖宗啊!我只是接手紫諾啊~乃腫么可以買一送一地再送個紫琰過來啊!一開始他還以為紫琰和他是統一戰線的,還以為是個助力,沒想到啊……沐九歌淚了……

然而,這還不算,還有讓他更頭痛的事情……

白若溪睨著在那弔兒郎當地走著,就好像在郊遊一樣的紫諾,那是越看越嫌棄,越看越不爽啊!終於……

白若溪咆哮了:「喂!我說你這臭丫頭,我們歷練你跟來幹嘛?身上沒有半點魔力波動也就算了,整天晃著一把破匕首你還真以為你是劍聖了!」

她就奇了怪了,這丫頭怎麼就那麼陰魂不散呢?沐九歌對她也太好了,平時處處帶著她,就連來魔鬼森林歷練也帶著她,話說你要不要就連吃飯睡覺都帶著她啊!

好吧-_-||事實上,我們的沐九歌童鞋還真的這樣做了……

紫諾瞥了她一眼,鄙視地說道:「蠢!」

「你說什麼!」白若溪炸毛了,小臉憋得通紅,就要向紫諾發難。

「好了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若溪,諾諾還小不懂事,你別老和她計較。諾諾~這裡是魔鬼森林,到處充滿了危險,你要乖乖的跟緊我們,聽話哈~」夢逸辰立刻笑著跑進來打圓場。

紫諾看著他笑得溫文如玉的俊臉,咧了咧小嘴,立刻擺出一副純良無害的樣子,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說道:「好的~逸辰哥哥~諾諾一定聽你的話~」

「恩~諾諾乖~」夢逸辰笑著摸了摸她的頭,瞧瞧~多聽話,多乖啊~真不知道沐九歌是哪隻眼睛看出她是個小魔女的!

紫諾笑眯眯地看著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盯著夢逸辰就像一個新玩具,新獵物一般。站在一邊的沐九歌暗自打了個哆嗦,默默地為夢逸辰默哀……

好吧,被小魔女看上了,以後有這小子好受的了!

********************************************************************

估摸著天色不早了,沐九歌當下決定讓眾人搭營帳休息。

紫諾悠哉悠哉地坐在小木樁上,時不時地捏捏她手裡的藍色透明物體。

變形獸默默擦淚,主銀啊~乃可不可以不要再捏我了啊……

「諾諾~晚上想吃什麼?」夢逸辰笑眯眯地朝紫諾走了過來,揉著她的頭問道。

紫諾眼珠子轉了轉,倏地邪邪一笑,對著夢逸辰甜甜地說道:「地龍~我要吃地龍肉~」

紫諾摸了摸脖子上的項鏈,想當年她家女王大人曾經被地龍給吞進了肚子里,然後讓蟻王硬生生地從裡面給啃了出來。話說蟻王當時啃地龍肉時那個津津有味,那個一臉享受啊~好像很好吃的說~

「地,地龍!」夢逸辰傻了,瞬間瞪大了眼。

「嗯嗯~對呀~」紫諾眨巴著大眼睛,一臉天真無邪地說道:「我們家蟻王叔叔說了~地龍肉可好吃了,他還說,在這迷霧森林裡能夠找到呢~逸辰哥哥,是真的嗎?」

夢逸辰嘴角抽了抽,好吧,迷霧森林裡面的確是有地龍,可是……尼瑪,你知不知道地龍是啥啊!那可是僅次於龍的凶獸,凶獸啊!知不知道啊!就憑他們幾個的水平,遇到了地龍還不是只有逃命的份啊!哪裡還有命去吃啊!額……吃地龍肉?夢逸辰不禁翻了個白眼,紫諾的那個蟻王叔叔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極品啊!竟然有他這樣教小孩子的,不知道這樣會容易鬧出人命的啊!!!

*********************************************************************************************************************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啊……阿嚏!」獸域中的某蟻王突然狠狠地打了幾個噴嚏,鬱悶地抽了抽鼻子。

「你怎麼了?」坐在鞦韆上的羽鳶疑惑地轉頭問道。


「沒,沒什麼,應該是感冒了吧……」蟻王看了看天,這烈陽高照的,咋滴就感冒了捏?

羽鳶頭上落下一排黑線,真想一巴掌拍死他。這貨還能不能再沒有一點嘗試啊!你丫的好歹也是個遠古神獸啊!你還會感冒咩?會咩?再說了,你可是無堅不摧,連龍都能啃的蟻王啊!全世界的貨都感冒生病了也輪不到你啊!這話說出去也不怕丟人?真是的←_←

今日六更送上~么么噠(^3^) 「逸辰哥哥~你要給諾諾烤地龍肉吃嗎?」紫諾撲閃著大眼睛,一臉期待地看著夢逸辰。

那一臉期待的樣子啊~瞬間亮瞎了夢逸辰的眼啊!艾瑪→_→他能夠拒絕嗎?他忍心拒絕嗎?可是,他上哪裡去給她找地龍肉啊!這不是擺明了去送死嗎?可是,艾瑪→_→你能不能不要用那麼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啊!好有壓力的說,就好像拒絕了她就天理不容一樣!夢逸辰哭π_π早知道他剛剛就不多嘴了,看吧看吧,現在他該腫么收場啊!!!

看著夢逸辰瞬間如同便秘一般的臉,紫諾心裡笑開了,哈哈^w^玩死你~玩死你~

*********************************************************************************************************************

幽冥界

韓雪看著玄天鏡,摸著下巴一臉沉思。倏地,她抬起頭,一臉好奇地問道:「地龍肉,真的很好吃嗎?」

紫溟:「……」

白君:「……」

冰:「……」

*********************************************************************

正趴在不知道哪棵樹上采松露的紫琰突然手一抖,然後立刻從樹上爬了下來,「嗖嗖嗖!」地往樹林伸出跑去。


為嘛捏?還不是他家那個女王大人因為紫諾的一句瞎扯,於是給他下了個命令去抓條地龍過來烤,這不,為了討好他家女王大人,紫琰立刻領命,去幹嘛了捏?廢話,當然是去抓地龍了……

************************************************************************

「咳咳,那個,諾諾啊~過來替我搭把手好不?」沐九歌用力咳了咳,指著篝火架子笑得那叫一臉的和善啊。

夢逸辰立刻向他投去感激的眼神,不愧是他的好兄弟啊~趕緊地轉移話題,快讓小魔女好把他這茬給忘了!好吧,夢逸辰已經徹底地顛覆了之前對紫諾的看法,神馬可愛的鄰家妹妹啊!神馬聽話,神馬乖巧啊!都是騙銀的啊~騙銀的啊~

紫諾撇了撇嘴,傲嬌地說道:「不要!」

笑話,這種做苦力的事情她才不要干呢!

「額……」沐九歌沒有想到紫諾竟然拒絕得那麼乾脆,好吧,雖然知道這丫頭一定會拒絕可是你丫的要不要拒絕得那麼乾脆啊!你好歹也給我假裝考慮一下也好啊!

不過捏,自從和紫諾呆久了,沐九歌的臉皮也煉的越來越厚了,當下厚著老臉,笑得那叫一個溫柔,那叫一個燦爛啊!

「諾諾~~」

紫諾抖了抖,狠狠地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艾瑪→_→小九啊小九,你知不知道你一副死人臉去做賣萌討好溫柔的表情真的很奇怪啊!尤其是你現在還一副恨不得把她給關起來的樣子,真是……太不和諧了啊!

就連白若溪也是滿臉黑線,一臉詭異地看著沐九歌。

「諾諾~」沐九歌又是「神情」地一聲呼喚啊!

紫諾嚇得立刻鑽到了偷偷閃人的夢逸辰的身後,小心翼翼地瞅著他。

沐九歌臉上的笑容徹底僵硬了,夢逸辰瞬間想哭了……艾瑪,他都如此縮小存在感了,眼看就要逃出小魔女的視線了,現在功虧一簣啊!!!

「嘭!」就在眾人一副石化,不知道還如何收場的時候,一個巨大的物體從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了他們面前,隱隱的威壓和嗜血的氣息從那個物體上傳來。

煙塵散去,沐九歌小心翼翼地低頭看向懷裡的紫諾,擔憂道:「怎麼樣?諾諾,你沒事吧?」

「沒,沒事……」趴在他懷裡的紫諾呆了呆,搖了搖頭,伸手輕輕地撫摸著胸口,神色一片複雜。又來了,這種奇怪的感覺!帶著一絲絲開心,一絲絲感動,一絲絲溫暖……

手指魔杖佇立在一邊的白若溪深深地看著他們,一抹淡淡的憂傷在她眼中不斷地化開……

「這,這是……」夢逸辰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後一臉詭異地轉頭去看紫諾。

「雷龍,你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沐九歌抱著紫諾,皺眉問道。

雷龍點了點頭走了上前,然而一靠近,瞬間臉上表情豐富。

「雷龍?」沐九歌皺眉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為啥雷龍的表情那麼地……糾結!

夢逸辰張了張嘴,最終還是轉頭對著紫諾說道:「諾諾~話說你人品還真好!」

啊咧?⊙_⊙

人品好?她嗎?紫諾被他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探著頭,疑惑地望向那個東西。然而這一望,饒是紫諾如此淡定的人也忍不住嘴角抽了起來!

「這是……地龍?」沐九歌嘴角抽了抽,不確定地說道。

這可不是地龍嘛!而且,還是一條死了的地龍!更關鍵的是,這條地龍還被砍了一半,所以,確切地說,這還真是……地龍肉!

就在眾人囧囧有神地看著那一半的地龍肉時,一道火紅色綉著金色的曼珠沙華的身影款款而來。

只見那隻妖孽瀟洒地甩了甩他的頭髮,漂亮的紫金異瞳瞬間鎖定一臉獃滯的紫諾,皺著眉不滿地說道:「母后說了,蟻王那個該死的沒品的傢伙,這麼難吃的東西還向你力薦,真是坑爹啊!不過多加點料,用高火多燉一會兒,再吃會好一點~」

紫諾:「……」

感情她剛剛說的話都被她家女王大人聽到了,還派紫琰去給她抓了一條地龍嘗鮮?可不是嗎!你瞧瞧~瞧瞧~這地龍肉多新鮮啊!還熱乎乎著呢~可不是剛殺的咩?嗷嗷嗷!木有想到她家女王大人竟然還想到給她留了一半,可見她果然還是很關心自己的啊!看來,回家有望啊!紫諾瞬間內牛滿面……

今日七更送上~么么噠(^3^) 沐九歌看著突然激動的紫諾,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別人不知道紫琰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可是知道的啊!這丫的,果然是一家人啊!他們的思維果然和他們不一樣啊!!!

************************************************************************

幽冥界

韓雪啃了幾口地龍肉,一臉嫌棄地把它扔到紫溟碗里,隨後又去夾另一盤地龍肉,不爽地說道:「呸呸呸!紫溟那丫的果然是料理終結者,真不該聽你的,難吃死了!」

只見這貨剛咬了一口,就直接扔掉了冰的碗里,撇著嘴說道:「哥哥,你的品味也不咋滴,雖然比剛剛那盆好點,可是這種烹飪方法也不咋滴!」

說著又將爪子伸向另一盆地龍肉,剛吃了一口,瞬間雙眼一亮,立刻夾到白君的碗里,笑眯眯地說道:「嗯嗯嗯~白君啊~果然還是你最會吃,快嘗嘗快嘗嘗~這種味道最好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