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沉默了許久,上官婉依慢慢將頭抬起來,眼眶微紅,她咬了咬嘴唇,幽幽說道:「血狼,我之前是說了不會纏著你,可愛與不愛,由心不由我,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也時時刻刻再提醒自己,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我們是不可能的,但我總是對你抱有幻想。你說,我是不是那種很不要臉的女人?」

血狼馬上搖頭,正色道:「不是的,你只是晚了一步。」上官婉依放開血狼,退了幾步,又道:「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夢見你,在夢中,你一次次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出現,又一次次對我對我說我最愛聽的甜言蜜語,你就是我的英雄,我的男神。可我知道,那只是夢,夢醒了,生活還得繼續,你還是你,你永遠也不會像夢中那個血狼一樣

血狼馬上搖頭,正色道:「不是的,你只是晚了一步。」

上官婉依放開血狼,退了幾步,又道:「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夢見你,在夢中,你一次次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出現,又一次次對我對我說我最愛聽的甜言蜜語,你就是我的英雄,我的男神。可我知道,那只是夢,夢醒了,生活還得繼續,你還是你,你永遠也不會像夢中那個血狼一樣對我。」

「其實,我並沒有你夢中的那個血狼那麼好,你不應該把我當做他。」血狼轉身看著夜海,緩緩說道:「說白了,你只是把我當成了你夢中的那個人,但是,那個人並不是我,而是虛構的。」

「不,那個人就是你。」上官婉依搖著頭:「他和你一樣,不管是性格還是相貌,你和他唯一區別就是他愛我,而你卻愛思思。」


「我明白了。」血狼做了個深呼吸,又道:「我只問你一句,以後,你想怎麼過?難道你要抱著那個不可能成真的幻想孤獨終老嗎?你也不小了吧!總該留個后吧!要不,你這一生豈不是白活了?」

「留不留後,我倒是無所謂,畢竟我是女人。」上官婉依微微一笑:「我不怕愛錯,只怕沒愛過,如果愛你是一個錯,我情願一錯再錯。你也不需要有太大的心裡負擔,明日一別,雲海天涯兩茫茫,不知何日能相見。你過你的日子,我有我的生活,大家互不相干。」

「依依姐,你越是這麼說,我就越難過,你知道嗎?」血狼雙手捂著頭,嘆息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你默默的為我做過那麼多,我豈能看著你沉淪?我非常清楚,一個人想另一個人的時候有多寂寞,多難受。照你這狀態,必定得寂寞一輩子,我想起就心酸,你叫我怎會沒有心理負擔?」

「那,那怎麼辦?」上官婉依回到沙發上坐著,又問:「你想讓我怎麼辦?難道你想讓我嫁人?你覺得我還能再愛上其他男人嗎?」

「依依姐,你要明白,愛情可以毫無顧忌,但婚姻不行,你可以隨便愛一個人,但你不一定能嫁給他。可那又如何,難道你不能嫁給他,你就不再嫁人了嗎?」血狼轉身看著上官婉依。

「你不是女人,你根本不懂女人。」上官婉依呵呵一笑,道:「你別管我,我是說認真的,就算你想管你也管不了,不是嗎?你睡吧!我到隔壁去睡,就這樣。」

血狼聽著上官婉依的話,頓時愣在原地,他看著上官婉依離去的背影,不禁感到一陣心酸,喃喃道:「依依姐,對不起,沒有完美的人生,也沒有完美的愛情,我說出『對不起』三個字時,感覺自己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血狼,你真的不必跟我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能堅持自己的原則,你是真君子,真男人,我為你驕傲。」上官婉依聽見了血狼的話,但她沒有回頭,她慢慢的關上門,失落的離開。

血狼走到床邊,一把躺上去,閉上眼睛很久都睡不著,也許是因為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的事,他用一絲神力斬斷思緒,強迫自己去睡,這才睡著。

一夜安靜,邱島的人並沒有來尋找血狼和南宮雲。

第二天早上,上官婉依來敲血狼的門,血狼打開門,正看見她一臉燦爛的笑容。 看著上官婉依笑,血狼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依依姐,在外面睡,還睡得習慣嗎?」

「嗯!」上官婉依走進血狼房裡,笑著回道:「昨晚和你說清楚了,我也想清楚了,所以睡得很舒服。」

這時,血狼轉身與上官婉依對視,他發她眼中多了些血絲。

「依依姐,你昨晚肯定沒睡。」血狼苦笑道:「你昨晚說要給我守夜,虧我還以為你睡了,你現在一定很困,快回去補覺吧!」

「不,我要目送你離開。」上官婉依搖頭笑了笑:「你不是說今天就要走嗎?叫上南宮雲,去碼頭吧!」

血狼做了個深呼吸,搖頭道:「我昨晚想了想,不想出海了,因為就算我們出海,也不一定能聯繫到海族的高層,所以我打算讓海族的高層來找我,這樣就快多了。」

「讓海族人來找你。」上官婉依皺眉問道:「你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來找你嗎?」

「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實施?」血狼坐到沙發上,泡了兩杯茶,解釋道:「我想滅了邱家,這樣一來,海族那邊肯定會得到消息,到時候,他們必定會派人過來。」

「滅了邱家?你瘋了?」上官婉依馬上勸說道:「血狼,你應該知道邱家的勢力有多大吧!他們有兩位神力七段的強者,還有四位神力六段的強者,神力五段的更是一大堆,你有什麼辦法滅他們?」

「神力五段的倒不是問題。」血狼嘿嘿一笑,道:「至於神力六段那四人,還得請你們上官家族動手,你老爹斷掉那隻手不是已經接起來了嗎?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擊殺邱島,至於另一個神力七段的強者,我和雲兄聯手,也足以擺平。」

「你說的倒是輕巧,可是你以為我們家族的人會幫你嗎?」上官婉依嘆了口氣,解釋道:「我們家族裡太多的老頑固了,比如說我爹,他就是十足的老頑固,你也別想讓我去求他們,我和你直說吧!我在家族裡根本沒什麼地位。」

「你老爹在家族裡不是最強的人嗎?你怎麼會沒有地位?」血狼有些疑惑。

上官婉依呵呵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憂傷:「我能在家族裡長大就已經不錯了,因為我是庶出,身份低微。也不怕跟你說,我娘曾是青樓女子,我爹當年風流成性,他一時衝動就愛上了我娘,還將我娘帶回家,但紙包不住火,我娘生下我之後,就被趕出家族……」

「這些事,你怎麼知道的?你當時剛出生吧!」血狼冷笑一聲:「我想,告訴你這些的那個人也不是什麼好人。」


「你猜得沒錯。」上官婉依詫異的看著血狼,道:「告訴我這件事的人,正是我老爹的正妻,也就是戀戀的親奶奶,我從小就被她欺負,不過她已經死了,是老死的。你也不用懷疑我對戀戀有所企圖,一碼歸一碼,我是真心喜歡戀戀這女孩,因為她很單純。」

「你也挺單純的。」血狼微笑道:「你先回家吧!我等會去找你老爹談談,我想,他會出手的,因為這事要是成功了,你們就能得到邱家的全部財產,到時候,你們上官家族就是天爵城最頂級的家族。」

「血狼,我覺得你想得太簡單了。」上官婉依解釋道:「我老爹肯定不敢冒這個險,因為滅了邱家后,海族必定會怪罪下來,到時候你可以逃走,但我們上官家族卻無處可逃,你再考慮一下吧!」

「海族那邊,我有熟人,到時候我會將罪責頂下來,我會跟你老爹說清楚,如果他不敢幹,那我就只能另想辦法了。」血狼催促上官婉依:「你先回去休息吧!看你眼中布滿了好多血絲。」

「你心疼嗎?」上官婉依笑看著血狼,見血狼有些尷尬,她噗嗤一笑,起身說道:「跟你開玩笑呢!我走了,你萬事小心。」

待上官婉依走後,血狼嘆息一聲,喃喃道:「看來依依姐對我還是不死心,這該如何是好呢?」

「算了,先解決眼前的事情。」

血狼走去南宮雲房裡,和他說了一下自己的計劃,南宮雲並不反對,而且還贊同,他的傷勢已經好多了,其實在昨天晚上,如果讓他和那神力七段的強者單打獨鬥,他有自信擊殺對方,但,當時情勢所逼,他只好逃走。

「狼兄,如果上官家族肯出手,那麼滅掉邱家肯定是沒問題,但是邱家會出手嗎?」南宮雲提出疑問。

血狼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出手,但我必須去問問,如果他們不肯出手,那我就威逼利誘,他們已經得罪了邱家,我就不信他們還敢得罪我們。」

「狼兄說得也是,你現在就去找他們嗎?」南宮雲微笑道:「我就不跟你去了,我還得療傷。」

「那好,我先走了。」血狼說著便消失在南宮雲房裡,他直接來到上官府,並找到了上官鐵可。

上官鐵可在房間里打坐,發現血狼的到來,他睜開眼睛說道:「你來幹什麼?無事不登三寶殿吧!」

「確實,我來是想找你合作。」血狼也不繞彎子,直接說道:「我和南宮雲現在就想滅了邱家,但是我們實力有限,所以我想找你們合作,不過,我們不會要邱家的任何財產,邱家的財產通通歸你們上官家族,這是你們翻身的機會,你好好想想吧!」

「滅了邱家,海族必定會找我們麻煩,你們倆後台硬,海族不敢輕易對付你們,但我們可沒有那麼硬的後台。這事,你想想也就算了,我是不會答應的,你快走吧!」上官鐵可直接下逐客令。

「上官前輩,你可別告訴我你還沒有惹上邱家,你昨天晚上就已經得罪了邱島,你覺得邱家會放過你們嗎?」血狼扯出一張凳子,與上官鐵可面對面坐下,道:「現在,你已經沒有選擇了,你不出手滅邱家,那你就等著被滅族吧!我這人說話比較直,有點難聽,但這是事實。」

「這事,我一個人做不了主。」上官鐵可站起身,道:「我得去和族中的長老們商量一番,你在此等我消息吧!」

「那你快去快回。」血狼微微一笑,他知道這件事只要上官鐵可點頭,那就基本上沒問題了,因為上官鐵可是家族裡唯一一個神力七段的強者,他說話分量十足。

血狼在上官鐵可房裡閑得無聊,他現在也無心修鍊,便在上官府里亂轉,反正他進入死亡狀態后,一般人也不會發現他。他鬼使神差的來到了上官婉依房裡,此時,上官婉依正躺在床上睡覺。

因為現在天氣還很熱,上官婉依沒蓋被子,她沒睡(內)衣,只穿著一條底褲,在床上平躺著,胸-前那對挺拔而飽滿。血狼看得血氣翻湧,心動不已,但他還沒有喪失理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

就在血狼準備離開時,上官婉依睜開了眼睛,她扭頭說道:「血狼,你都來了,坐坐吧!我剛睡下來,還沒睡著呢!」

「你,你怎麼不穿衣服睡覺呢?」血狼現身在房間里,他背對著上官婉依。

「這是我的房間,平時又沒人進來,就你這小流氓老喜歡亂闖,如果是其她女人被你看見,早就喊人了。」上官婉依呵呵一笑,道:「你轉過身來吧!反正我都被你看到了。」

「算了,你先穿衣服。」血狼搖著頭,無意中看到上官婉依也就算了,可現在知道了,他哪好意思明目張胆的去看?他怕自己忍不住。

過了一會,上官婉依說道:「我已經穿好衣服了,你轉過來吧!我不喜歡你背對著我。」

血狼緩緩轉身,可當他看到上官婉依時,頓時愣住了,因為她依然沒有穿衣服,就這麼赤果果的坐在床上。她見血狼轉身,嘻嘻一笑,問道:「血狼,我好看嗎?」

「額……」血狼眉頭一皺,鬱悶道:「依依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啊?你這樣做,真的好嗎?」

「你生氣了嗎?」上官婉依看著血狼的表情,有些著急:「血狼,你說我是不是很賤?我明知道你有妻子,我還這樣勾引你,我……」

「我沒生你的氣,你也不賤,我能理解你,是我不該過來,你睡吧!我先走了。」血狼說完就消失了,上官婉依嘟嘟小嘴,癱倒在床上,兩隻眼角流下兩行清淚,沒人能理解她此刻糾結而複雜的心情。


…………

血狼回到上官鐵可房裡,等了近一柱香的時間,上官鐵可終於返回了。

「血狼,我們答應和你們聯手對付邱家,但我們有三點要求。」上官鐵可說得非常嚴肅。

血狼直接點頭:「什麼要求?你說。」

「第一,你和南宮雲必頂住邱家的那位神力七段的強者。第二,如果海族怪罪下來,你必須在我們上官府幫我們抵抗海族,與我們上官家族同生死,共存亡。」上官鐵可面無表情:「還有最後一點,如果你答應以上兩點要求,必須以你的妻子起誓。」 「前面兩個條件沒問題,但我不會以我妻子起誓,你們這是不尊重我。」血狼說得很堅定,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上官鐵可呵呵一笑:「其實,重要的是第二點,我們上官家族畢竟沒有後台,如果我們滅掉邱家,你和南宮雲都跑了,這可就不好玩了,你說呢?」

「想托我做墊背?」血狼冷笑道:「我和你說實話吧!我滅邱家,就是為了讓海族的人來找我,我不會逃的。退一步說,這邱家在海族中的地位不高,只要我和海族的人說一聲,海族的人不會對你們怎麼樣。」

「空口無憑。」上官鐵可鐵可搖頭道:「你以為你是誰啊?人家海族會聽你的?沒有清風刺客罩著你,你什麼都不是。我也和你說實話吧!我們本來就不想跟你合作,只是出於無奈,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如果你連這幾個條件都無法接受,我們只好拒絕了。」

「想不到你們的膽氣如此之小。」血狼依然冷笑著:「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你們上官家族和邱家向來不合,你昨晚幫助南宮雲,是想等我和他成長起來后,借我們的手去滅邱家吧!」

「那又如何?」上官鐵可並不否認,還振振有詞的說道:「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我出面,你以為南宮雲能逃得掉此劫?」

「現在討論這個事,已經沒意義了。」血狼神色一凜,問:「你,到底答不答應?你不答應,我和雲兄以後絕對不會去找邱島的麻煩,我們甚至還會來找你上管家族的麻煩,竟敢跟我提條件!你覺得你還有選擇嗎?」

「血狼,你不要逼人太甚。」上官鐵可咬著爛牙,臉部抽搐,愣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如果你夠明智,我又何必逼你?」血狼笑道:「這些原理,其實你我都清楚,你好好答應和我們合作就是了,這樣還能雙贏。可你倒好,硬要逼我說得那麼直白,現在搞得大家都不愉快,你能怪我嗎?」

這時,上官鐵可沉默了起來,他深深地感受到了那句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爽快點。」血狼催促著:「我可沒時間跟你耗下去。」

「好,我答應你。」上官鐵可咬著牙,勉強擠出這幾個字。

「這不就結了。」血狼哈哈一笑,道:「我們今晚就行動吧!免得夜長夢多,你等會著手準備一下,我先回去了。」

「對了,你和南宮雲到底有沒有把握解決邱家那個神力七段的強者,他的修為可是到了第二層的,如果你們解決不了他,我們很難滅邱家。」上官鐵可皺了一下眉頭:「你應該知道,我們天爵城有六個大家族,我怕他們趁虛而入。」

血狼想了想,提出建議:「既然你怕,那就再找一家盟友,你看這事能不能成?」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上官鐵可搖了搖頭,解釋道:「我們幾大家族從來不會結盟,因為我們有個規定,規定上說,哪家敢結盟就滅哪家,這也是為了平衡而規定的,沒有家族會犯規。」

「居然有這種規定。」血狼鬱悶道:「人都是有私心的,一座城裡有六大家族,你們就不嫌多嗎?那要是有四家一起結盟,然後去攻打另外兩家,這規定還算不算數?即使算數,又由誰來主持公道?」

「四家一起結盟,哪有那麼容易?」上官鐵可搖頭笑道:「你還是先回去吧!只要你們能滅掉邱家那個神力七段的傢伙,我想幹掉邱島並不難,至於那幾個神力六段的,呵呵……」

「那就這樣。」血狼點點頭就離開了,他懶得再和上官鐵可廢話,因為他非常明白,其實上官家族的整體實力比邱家強不少,他們是忌憚邱家背後的海族,不然早就把邱家給滅了。

血狼回到旅館,跟南宮雲說上官家族已經答應和自己合作,又問南宮雲有沒有把握幹掉昨晚和他交手的那個人。南宮雲非常自信,他說昨晚和他交手那人也受了傷,只要有血狼的幫助,絕對能幹掉他。

「雲兄,你好好療傷,我先去邱家打探一些情況。」血狼見南宮雲的傷勢已經好了七八成,他也就放心了,馬上趕往邱家。

血狼去邱家,就是為了給那些神力五段以下的侍衛下毒,清風之前給他的毒他才用過一次,因為之前捨不得用,也不怎麼需要,所以一直沒用,而現在,他也不想再敝帚自珍。

來到邱家,血狼到處遊盪,他已經進入死亡狀態,也沒人發現他。他在府里轉了一圈,發現邱家也就十個幾個神力五段的強者,他並沒有發現邱島在府里,也沒發現那四個神力六段的強者。

「邱島和那四個傢伙肯定是出去尋找我們了,但他卻沒想到我來了他們府上。」血狼心想著:「邱島他們出去了,不知雲兄在旅館會不會有危險?我得回去看看,讓雲兄小心點。」

想到這,血狼馬上趕回旅館,不過還好,邱島等人並沒有找過來。

「狼兄,你才出去不到一個時辰,怎麼又回來了?邱家的情況怎樣?」南宮雲笑看著血狼,眼中也有些疑惑。

「我在邱家並沒有發現邱島等人,所以我猜測他們肯定是出來找我們了,我想,我們還是先去上官府里避一避吧!」血狼有些擔心,道:「如果邱島他們來包圍你,你不一定逃得了。」

這時,南宮雲表情驟變:「狼兄,其實你不該返回來的,你的神念只能探查到500米,而邱島卻能探查到800米,現在,他已經帶人追過來了,快逃。」

南宮雲說著就站起身,率先衝出房門,而血狼在後面喊道:「雲兄你先走,我幫你頂著。」

血狼並沒有走,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失算了,被邱島鑽了那麼大個空子。他來到旅館的屋頂,傲然而立,淡淡的看著從遠處跑來的五道身影。

那五道身影便是邱島和他的四大侍衛,還好,南宮雲發現得早,要不是他今天就栽了。 過了一會,邱島跳到血狼面前,他二話不說,毫不猶豫的揮出一道神力攻擊血狼,血狼直接進入死亡狀態躲了過去。

「邱城主,且慢動手。」血狼立即喊道:「我想我能可以談談。」

「你在廢話什麼?」邱島冷笑一聲,扭頭對他的四大侍衛說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上啊!」

這時,那四大侍衛馬上沖向血狼,血狼本想拖延時間,可是邱島不讓他如願以償,他也沒辦法,只能進入死亡狀態,悄悄退走。

血狼剛走,而南宮雲也快趕到了上官府里,邱島帶著人去追他,但卻並沒有追上,他們在上官府外徘徊了好一陣,最後還是決定衝進去。

上官家族的兩個門衛想攔住邱島等人,卻被邱島隨手擊飛。

這時,上官鐵可慢慢的走了出來,他看著邱島,冷笑道:「邱家小子,你竟敢闖進我上官府,真當我們家沒人了嗎?」

「我剛才看見南宮雲跑了進來,你別阻止我去抓他,否則,我會記住你們的。」邱島頓了一下,又道:「如果今天你不阻止我去抓南宮雲,昨晚的賬,咱們一筆勾銷,你看如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