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蝦米大笑一聲,伸手重重握住蘇逸的手。

蘇逸轉身走出大蝦米的辦公室,擡步回到了桌子旁邊。“怎麼樣?老大,這個老闆找你幹什麼?不會是因爲剛纔的事情害怕連累他吧?”雷破軍湊到蘇逸身邊,好奇的問了一聲:“如果他害怕的話,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吃去,怕什麼!”蘇逸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揮了揮手,玩味的露出一抹笑意來:“接下來我們可又事情做了,走,我們回

蘇逸轉身走出大蝦米的辦公室,擡步回到了桌子旁邊。

“怎麼樣?老大,這個老闆找你幹什麼?不會是因爲剛纔的事情害怕連累他吧?”雷破軍湊到蘇逸身邊,好奇的問了一聲:“如果他害怕的話,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吃去,怕什麼!”

蘇逸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揮了揮手,玩味的露出一抹笑意來:“接下來我們可又事情做了,走,我們回去再說!”

雷破軍和周藏鋒相視一眼,點了點頭,扛着林凡向着學校的方向走去。

回到宿舍,蘇逸躺在牀上,仔細思考着接下來的事情,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

“什麼?這個廢物,我讓他去陷害別人,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被人家給坑了,到底是怎麼辦事的?”

“狼哥,你現在生氣也沒用,我們得想個別的辦法才行,不然的話,萬一要是警察找上我們的話,我們可就倒黴了!”

“有什麼倒黴的,這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沒有證據,警察怎麼抓我們?”狼哥吐了一口口水,憤怒的攥緊拳頭:“反倒是蘇逸這個小王八蛋,竟然五次三番的破壞我的好事,不弄死他,我以後還怎麼混!” 第二天一早,蘇逸早早從牀上爬起來,洗漱了一番,四個人直接奔着食堂走去。

“唉我去,昨天我喝了多少,到底發生什麼事兒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還有警察來呢?”林凡摟着周藏鋒,歪頭看着雷破軍。

“以後你少喝酒,喝酒的事兒你就不要去,我操,你小子一喝酒就多,太嚇人了!”周藏鋒伸手指了一下林凡,毫不留情的說了一聲。

林凡老臉一紅,尷尬的撓了撓頭:“意外,絕對是意外,你相信我,這肯定是意外,你放心,以後我不喝酒了還不行?”

蘇逸笑着搖了搖頭,也沒有理會幾個人,打了飯,坐在座位上吃了起來。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裏嗎?”

蘇逸剛剛坐下,還沒等拿起包子來,旁邊突然傳來一道弱弱的聲音。

蘇逸歪頭看了一眼,眼睛也不由一亮。

他的旁邊站着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女孩子,穿着一身白色的運動裝,剛剛蓋過翹臀的短褲下面,兩條潔白修長的大長腿筆直的延伸到地面,腳下踩着一雙藍色的慢跑鞋,上身的運動裝有些寬鬆,堪堪蓋住上半身,微微動一下,裏面俏皮的小肚臍都會顯現出來。

最主要的是,女孩的臉上帶着甜甜的笑容,一頭淡黃色的長髮像是波浪一樣垂在腰間,烏黑的大眼睛閃閃發亮,甜的都讓人想要融化。

看着面前的女孩子,蘇逸心花怒放,看來這是自己的春天馬上就要來臨了,上一次出風頭的效果終於產生了。

“當然可以,美女請坐!”蘇逸笑眯眯的撩了撩頭髮,做了一個帥氣的造型。

女孩子笑着答應一聲,坐在了蘇逸對邊,一頭長髮柔順的垂在肩膀,蘇逸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漂亮,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都漂亮,要說唐婉心是那種溫婉可人的女孩子,面前的女孩子絕對是清純動人,好像是鄰家妹妹一樣,怎麼看都讓人着迷,好像要甜死人不償命一樣!

“你叫蘇逸,我認識你,之前你在體能考覈項目上實在是太帥了,我都有點着迷了!”女孩子擡起頭,看着蘇逸臉色不由一紅。

蘇逸笑眯眯的看着女孩子,得意的揮了揮手:“沒有什麼值得可吹噓的,小事情,小事情,都是小事情嘛!”

“你當時實在是太帥了,只是我根本就沒有機會認識你,我是打聽了好久,才知道原來你是考古三班的學生,我叫柳美欣,是護理二班的學生。”柳美欣伸出手,大方的自我介紹。

蘇逸看了一眼柳美欣的小手,笑眯眯伸出手,和柳美欣輕輕握了一下。

柔嫩無骨的小手握在手裏,蘇逸就像是摸着一塊溫玉一般,滑嫩細膩,溫涼舒滑,說不出來的舒服!

“老大,你在這裏……哇,美女啊,老大,這個不會也是你的妹妹吧?”林凡晃悠着一身肥肉湊到蘇逸身邊,雙眼瞪得溜圓,像是花癡一樣看着柳美欣。

柳美欣臉色一紅,急忙介紹了一下自己。

林凡笑眯眯咧開嘴,急忙伸出手想要握住柳美欣的手。

“哎,看你手上全是油,不要握手了,吃飯吧!”蘇逸伸手拍了一下林凡的手,這可是奔着他來的,怎麼可能讓別人佔了便宜?握手?用眼神看一下都不行!

林凡撇了撇嘴,也不敢忤逆蘇逸,只好坐在椅子上吃飯。

“對了,蘇逸,明天就是週末,我打算出去玩,不如你陪我去好不好?我想請你吃飯。”柳美欣擡頭看了蘇逸一眼,笑着說道。

蘇逸看着柳美欣甜甜的笑容,笑眯眯的點點頭:“美女邀約,我自然會去了,明天絕對準時到!”

柳美欣答應一聲,這才起身和林凡打了一聲招呼,離開了食堂。

林凡看着柳美欣的背影,也忍不住吧唧兩下嘴:“老大,你實在是太幸福了,有一個藍靈兒,還有一個唐婉心,現在又多了一個柳美欣,你這實在是太幸福了,不管怎麼樣,一定要給我讓一個,你一個人能忙得過來嗎?”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有一句話你聽過沒有?叫做能者多勞,你都不知道,我很累的,我很忙的!”蘇逸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身拿着鋼盤向門口走去。

林凡急忙端着鋼盤跑過來,湊到蘇逸身邊:“老大,我說的是真的,這麼勞累的事情你讓兄弟們幫你分擔分擔,正好我們想要勞累還沒有機會呢,你也總不能讓我們和五公子打交道啊!”

蘇逸我阿偶看了林凡一眼,給了一個不可能的眼神,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老大,老大!”

蘇逸和林凡剛剛走出去,周藏鋒和雷破軍從食堂裏面也風風火火跑出來。

“已經查清楚了,咱們學校確實只有錢峯一個人幹這種事情,這小子已經在學校弄了大半年的時間了,很多人都知道,聽說他做事情很隱蔽,根本就劃不着一點把柄。”周藏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老大,我看我們想要對付錢峯,很有難度!”

“爲什麼會有難度?我可以幫助你們。”

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前方突然傳來,蘇逸也不由轉過身,一眼看到了站在後面的一道身影。

男子穿着一身白色西裝,一頭短髮,看起來精神抖擻,站在原地臉色陰沉,刀削一般的棱角分明的臉龐,尤其是一雙深邃的眼睛,好像是會放電一般,充滿了魅力。

蘇逸看了面前的男子一眼,也不由挑了挑眉毛:“你是誰?我好像不認識你吧?”

“老大,你不認識,我們認識,這個,這個就是之前讓康平去宿舍找你的那個大少爺,陸逸天!”周藏鋒湊到蘇逸身邊,急忙小聲說道。

“擼一天!?”蘇逸雙眼一亮,瞭然的點點頭,看着陸逸天有些單薄的身體,不由點了點頭:“恩,這個名字確實很符合你,看看你這小體格子,肯定是擼一天導致的,不過你現在不應該能出來啊,新的一天開始了,你不應該開始日常工作了嗎?” 陸逸天皺了皺眉頭,敢和他這樣說話的人,蘇逸絕對是第一個,敢這樣無視他,而且還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說話,絕對出乎陸逸天的意料之外!

“蘇逸,我知道你,新生裏面你算是出名的,不過你想對付錢峯,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只有我能夠幫助你。”陸逸天上前一步,淡淡伸出手來,並沒有因爲蘇逸的話直接離開。

人怕出名豬怕壯,蘇逸的本事早就已經聲名遠播,學校裏面很多人都知道蘇逸的本事。

如今這種情況,想要拉攏蘇逸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新生裏面能夠得到蘇逸,絕對如虎添翼。

蘇逸雙眼看着陸逸天,歪頭看了看周藏鋒:“我真的有必要認識這個陸逸天?我的腎沒有那麼好啊!”

周藏鋒臉色憋得漲紅,被蘇逸的話逗得差點笑出聲來,蘇逸還真是夠猛,面對陸逸天還敢說這樣的話,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老大,就算是你不想和陸逸天認識,也不要得罪他比較好,不然的話,以後咱們在學校裏面可不好混!”周藏鋒湊到蘇逸身邊,小聲說道。

蘇逸瞭然的點了點頭,雙眼看着陸逸天,清了清嗓子:“好吧,既然連我家老二都這麼說了,我就給你這個面子,認識一下,我叫做蘇逸,大一考古三班的學生,不過我對於你說的什麼對付錢峯的事情,我覺得就沒有什麼必要了,我還是覺得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

陸逸天握了握蘇逸的手,擡頭看了蘇逸一眼,點了點頭:“好,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勉強你,我在什麼地方學校很多人都知道,你可以去問他們,你解決不了的時候,儘管來找我就可以了。”

蘇逸笑了笑,對着陸逸天揮了揮手,從小到大,老管家鍛鍊他這麼多年,目的就是一個,什麼事情,一個人去完成!

本來蘇逸從小到大就沒有玩伴,也沒有任何的朋友,他只有一個人,只有自己一個人。

蘇家的情況到底是什麼樣,沒有人清楚,也沒有知道後面的路到底應該怎麼走,幾乎所有的難處都在蘇逸一個人的身上,所以蘇逸根本就沒有辦法退縮!

也正是因爲這樣,蘇逸早就練就了一個人做事的本事,不管是什麼事情,他處理起來都輕而易舉,根本就不在乎周圍的事情。

面對一個錢峯,蘇逸倒是覺得比起老管家設定出來的那些敵人簡單的多!

陸逸天看了蘇逸一眼,轉過身向着教學樓的方向走去,剛剛走了兩步,突然又折過身來:“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小心提防一個叫做陸青的女人,這個女人,你惹不起,也不好惹,她的毒,你受不了。”

說完,陸逸天頭也不回的走進教學樓裏面。

“女人?陸青?陸青又是什麼人?”蘇逸唸叨一聲,好奇的歪頭看向周藏鋒。

周藏鋒絕對號稱是學校通,只要是在學校的事情,就沒有周藏鋒不知道的,有點名氣的人物周藏鋒都能倒背如流,一般只要是瞭解一個人的事情,找周藏鋒就對了。

“老大,陸青你也不知道?我的天,你是怎麼選擇要來天海大學的?你整的這麼出名,最後卻連這些名人你都不知道,你這樣很容易吃虧的!”周藏鋒伸手拍了一下腦門,無奈的看着蘇逸。

蘇逸聳了聳肩,這些人的名字他根本就沒有聽過,哪裏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

再說了,他來這裏是來上學的,又不是來人是朋友的,爲什麼要認識這麼多人?

“陸青,也是大二的學生,但是不同的是,她是一個女人,而且還不是家族類型的女人,也就是說,她並沒有家族背景,可是卻擁有很多男人都達不到的實力,現在大二里面,如果說陸逸天能夠稱王稱霸的話,那陸青就是武則天!”周藏鋒想了一會兒,給蘇逸解釋起來。

“武則天?”蘇逸雙眼一亮,笑眯眯的搓了搓手:“那長得一定很漂亮了,我就是對美女有興趣,既然長得這麼漂亮,那我就應該好好見識見識才行了!”

旁邊三個人差點跪在地上,蘇逸這是什麼腦回路,現在討論的是這個陸青非常厲害,非常不好惹的事情好不好。怎麼聊着聊着就弄到美女身上去了,陸青那是能泡的妞嗎,那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嗎。

“你們這都是什麼表情,我只是實話實說,難道這麼漂亮的女人,你們不像看看啊?歷史上的武則天可非常漂亮!”蘇逸一臉認真的看着幾個人,像模像樣的說了起來。

聽到蘇逸的話,幾個人都覺得自己的腦回路完全接不上蘇逸的想法,不約而同的點點頭,擡步就奔着教學樓走去,一副我完全不認識這個傢伙的表情。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對於三個人的嫉妒,蘇逸是深深感覺到了,沒有辦法,他就是這麼帥,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也是蘇逸一直惆悵的地方,爲什麼,爲什麼自己就偏偏長得這麼帥。

回到教室,蘇逸一眼就看到坐在座位上的唐婉心,頓時雙眼一亮,今天唐婉心穿着一身連衣裙,兩條潔白的小腿裸露在外面,像是蓮藕一般,看得蘇逸忍不住挑了挑眉毛,不得不說,唐婉心這白皙如雪的肌膚,確實讓蘇逸感覺到着迷。

有這麼漂亮的美女,不上前調戲一下,豈不是過錯。

蘇逸笑眯眯的上前一步,剛想要和唐婉心說話,卻發現唐婉心突然趴在桌子上,身體微微抽搐起來。

劉朝麗在一旁焦急的扶着唐婉心,也用力跺了跺腳。

“什麼情況?劉朝麗,你不會是把婉心弄哭了吧?你怎麼搞的?”蘇逸湊到唐婉心身邊,鬱悶的看着劉朝麗,這個女人,長得難看,讓人討厭也就算了,至於還要把女神弄哭了。


“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讓婉心哭啊,是剛纔有人欺負婉心,你是幹什麼的?” 劉朝麗理直氣壯的斥責起了蘇逸:“爲什麼你纔回來?” “恩?”蘇逸也愣了一下,竟然有人把唐婉心給弄哭了,這事情實在是有點過分了,竟然還有人敢把女神弄哭,這一點他絕對不能容忍。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蘇逸坐在椅子上,歪頭看向劉朝麗。

“算了,我沒事,蘇逸,你不要問了,去上課吧!”唐婉心突然擡起頭來,淚眼婆娑的看着蘇逸,淚水止不住的流出來。

蘇逸挑了挑眉毛,都這種情況了,如果還能夠忍下去的話,那蘇逸這個男人以後就不用做了,不管怎麼樣,這個仇一定要報,絕對不能讓任何人傷害自己的女人。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告訴我!”蘇逸臉色漸漸陰沉下來,嚴肅的看着唐婉心。

唐婉心看着蘇逸的表情,也微微怔了一下,伸手捂着嘴,淚水止不住的流出來,身體微微抽搐着。

“算了,還是我和你說吧,有人欺負婉心,剛纔還把婉心給欺負哭了,說唐婉心不知好歹,搶她的男朋友!”劉朝麗焦急的跺了跺腳,快速的說了一聲。

蘇逸皺了皺眉頭,唐婉心搶別人的男朋友,這事情絕對不可能啊,要說是別的事情,蘇逸還能夠相信,但是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

先不說別的,就憑蘇逸在這裏,唐婉心也不可能喜歡上別人,有這麼帥的男朋友,唐婉心還用去找誰。

“說說,具體是怎麼回事?是誰來欺負婉心的?”蘇逸也有點好奇,到底是什麼人這麼有底氣,還敢跑過來嘚瑟。


劉朝麗氣鼓鼓的嘟了嘟嘴,伸手拍了一下桌子:“還不是外語系的王佳倩,她整天就知道嫉妒別人,不就是被評爲校花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婉心還是校花呢,也沒看見婉心這樣囂張啊!”

“王佳倩?她的男朋友是誰?”蘇逸皺了皺眉頭,好奇的詢問一聲。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聽說好像是體育系的學生,就連婉心都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到底是誰,明擺着就是看婉心長得比她漂亮,過來故意找茬的!”劉朝麗揮了揮手,不耐煩的說了一聲。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連唐婉心都不知道王佳倩的男朋友是誰,王佳倩就跑過來說這樣的話,實在是有點過分的過頭了。

“搶她的男朋友是不是?行,婉心,你不用哭了,下課之後,咱們去會會這個王佳倩!”蘇逸拍了拍唐婉心的小手,笑眯眯的咧開嘴:“身爲你的男朋友,我一定會保護你,你就放心吧!”

唐婉心身體顫抖了一下,看着蘇逸,竟然出奇的沒有反駁蘇逸的話。

蘇逸站起身,整理一下衣服,擡步向着後座走去。

“老大,你太帥了,哄女孩子真是有一手啊,教教我們,你憑藉的到底是什麼?”林凡湊到蘇逸身邊,用力豎了豎大拇指,他要是有蘇逸的一成功力,現在都不可能是單身才是。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得意的仰起頭:“憑什麼,哥什麼都不憑,憑的就是實力!”

林凡吧唧兩下嘴,吞了一口口水,白了蘇逸一眼,蘇逸完全等於說了和沒說一樣,誰不知道蘇逸的實力厲害,不然的話,怎麼可能連陸逸天都主動過來找蘇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