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遠處點燃了火把,她又來不及過去,就直接用精神力把火堆裏面的某些東西替換出來。

趙永幫她收了這麼多年的東西,哪能樣樣都是精品?真正的破爛也是不少的,民國時期粗製濫造的年畫、或者上過幾天私塾,會寫幾個大字的先生自己寫的座右銘。趙永是真不會鑑別,又被她帶的,本着送愛下鄉的精神,只要不是現代印刷品,他都來者不拒,收了。此時這些破爛就到了發光發熱的時候,用狸貓之身,換下了太子。時間太

趙永幫她收了這麼多年的東西,哪能樣樣都是精品?真正的破爛也是不少的,民國時期粗製濫造的年畫、或者上過幾天私塾,會寫幾個大字的先生自己寫的座右銘。


趙永是真不會鑑別,又被她帶的,本着送愛下鄉的精神,只要不是現代印刷品,他都來者不拒,收了。

此時這些破爛就到了發光發熱的時候,用狸貓之身,換下了太子。

時間太緊,封華也顧不得記錄誰家都收了什麼東西了,反正這些東西都是馬上要砸掉燒掉的……現在到了她手裏,就是她的了,這些她並沒有打算還~

而某些顯眼處的金銀玉器她沒有動,那個沒東西替換,替換了屋主不是覺得靈異了,就得腦補出一場家庭倫理大劇,是誰動了我的東西?

封華這邊忙着,喬陽那邊也沒閒着。他沒空抄家,他們無敵戰隊的人一直受着戰隊守則的約束,都很理智,心裏也反對着抄家這個事情。

之前沒人舉報的時候,他們從來不主動抄誰家。但是雖然不喜歡抄家,但是他們不反感截胡…..

惡人別人做了,戰利品他們得了,嗯,這個事情可以有!

他們的藉口也很直接、強大,燒了是浪費,拿去造紙多麼好!至於金屬古董就鍊鋼,全國還有很多地方缺鍋缺菜刀呢!

你們嫌麻煩我們不嫌!我們學雷鋒,愛幫忙。其他戰隊的人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

無敵戰隊的人又化身蟻羣,走到哪裏,哪裏乾淨。

至於帶走的東西,都就近放在一處人少寬敞的地方,留下幾十個人看守,等着封華“派人”來收走。

被他們帶領着,還真有許多戰隊的人跟風,也不燒了,真的把紙張和金屬古董收集起來,要送到紙廠和鍊鋼廠。

但是那真是太遠了!又累…..他們又忙着抄下一家…..所以,還是請這個學雷鋒的戰隊幫忙送吧!

喬陽見狀,拿出封華給的地圖,上面有封華告訴他的,需要重點關注的片區。喬陽把戰隊一分爲五,按照地圖上面標註的地址,建立了五個“臨時收集點”。

其他戰隊的人燒東西,一是發泄,二也是不知道怎麼處理,或者懶得處理,現在不遠的地方就有個明確的處理方式,別的人也都這麼做,那他們也這麼做。

天還沒亮,“雷鋒隊”的名氣已經打出去了,截胡也不用了,幾乎所有人都主動把東西送過來。

封華停下奔忙的腳步,感慨地看着眼前的這一幕,可恨自己能用的人手太少,這要是鋪滿全國……算了算了,能鋪滿小小一個內城,已經是僥倖了。

封華看看手錶,已經到了凌晨時分,她該出場了。

從空間裏拿出一輛大卡車,開向最近的收集點。卡車什麼的,也是物資的一種,當時無敵戰隊沒起來的時候,他們老家也是亂了一陣子的。

是物資,就會被某些人“收繳”,然後輾轉到了最後的贏家,無敵戰隊手裏。

卡車封華空間裏就有10輛,汽油票,更是使不完的使~


老家的大領導已經臥病在家,幾乎不出門。**已經成爲實際上的一把手,但是他自己還需要無敵戰隊的人保護呢…..所以這些物資的事情,他根本就管不了,也不想管。

別說去收繳了,他都想送他們物資,好保護他保護本地安寧了…..

給負責看守的人出示了喬陽手寫的“通行證”,這些人按着之前說好的,什麼都沒問,東西也不看了,起身去了不遠的地方,那裏有封華給他們準備的食品和被褥,方便他們休息。

這些可都是功臣,要犒勞好。

等人離開,封華趁着夜色收了所有東西,趕往下一個地點。

而吃飽喝足的人,一部分休息,一部分回到原地,繼續跟陸陸續續過來的戰隊交接着。

“也不知道隊長在哪找來的人,動作可是夠迅速的,那麼多東西,半個小時就搬完了,剛纔只有一輛車吧?”一個隊員看着空空蕩蕩的空地疑惑道。

就在剛剛,這個空地收集了這一片幾條街的戰利品,能拉起碼10卡車!怎麼這麼快就清空了?

“看你這心操的,想當副隊長啊?”同伴打趣一句,又說道:“咱們隊長,可是幹大事的人!認識幾個能人幫忙把東西拉到紙廠鋼廠,有什麼奇怪的。再說天這麼黑,其他卡車肯定是在後面你沒看見。”

他們自己在老家抄家收上來的東西,除了貴金屬和一些一看就是好東西的,可以換外匯的,其他東西最終也是要送到“紙廠”“鋼廠”的。

這裏的東西,自然也一樣。他們並不關心這些東西的去處。無敵戰隊的守則約束着他們的行爲,清醒着他們的腦子,但是他們跟這天下大部分人一樣,並不覺得收上來的這些東西是好東西。

燒了就燒了,毀了就毀了,當然如果能做成紙張和菜刀,更好,他們也算爲國家做貢獻了。

········

昨天開始突然停電,3千米外修高鐵,1千米外修馬路,今天你挖斷電纜,明天我挖斷光纜,就是這個樣子了。


今天晚上10點多才來電,今天只有一章了,以後補上~~ 封華依次把五個收集點的東西都收走,又趕往下一個目的地,真正的紙廠和鋼廠。


也不是所有人都把東西交給無敵戰隊的,有一些勤勞的,或者離得近的,都自己把東西送過去了。

前世也是如此,真有人把東西送到這兩個地方。從京城紙廠裏搶救出來的字畫書籍,據說就有幾百噸,鋼廠搶救出來的金屬古董,也是上百噸。當然被融了煉了的可能更多。

並不是所有人都糊塗的,鬧得最兇的只是紅衛兵,年輕人,有些清醒並有能量的人,都在盡力挽救着。

封華在造紙廠外找了個死衚衕開進去,然後收起卡車,跑到造紙廠大牆外,找了處無人的地方翻進去。

此時院子裏已經亂七八糟堆滿了昨天晚上抄來的東西,陸陸續續地還有人往裏搬。

某某戰隊堂而皇之地走進來,扔下東西,走出去,也沒人交接,也沒人過問,更沒人統計。

封華笑了一下,用空間裏的東西替換了一些她相中的。

此時收上來的,也不全是好東西,很多民國甚至現代雜誌,報紙,都屬於違禁書籍,沒收了。反正只要不是紅寶書,不是馬列書,都有被收的危險。

這裏收的差不多了,再跑到鋼廠收一批,凌晨時分再去自己的收集點點收一批,忙得不亦樂乎。

第五天,封華叫過喬陽:“你給老家拍電報,再叫來500人吧,不許多來,只來500,剩下的留下鎮守老家。”

大串聯,是全國大串聯,不光來北京,來過北京之後,紅衛兵們還要奔赴全國各地。封華得預防着外來勢力動搖他們無敵戰隊在老家的地位。

喬陽點點頭,立刻去辦了。

老家的人接到電報高興瘋了,喬陽走之前給他們留的任務就是看家,所以身邊許多戰隊都興沖沖地去了京城,他們也忍着沒去。

戰隊第一條就是服從安排!

現在可心的安排終於來了,真是半喜半憂。只去500人,而他們留下的骨幹卻有1000人,註定還有500人要繼續看家。

最後用最公平的方法決定了前去的人選,抽籤。

等人到了,封華卻沒讓這500人在京城停留,而是直接讓喬陽帶着500人,湊了1000,去了上海。

京城的業務已經熟練了~留下500個熟手操作就行,但是上海那邊,再不去就來不及了。

後世有評論說,抄家最密集的時候,就在66年8-9月,或者開頭這幾個月。在這幾個月裏,該抄的都抄了,該砸的都砸了。

此時已經將近9月,再不去上海,那邊的好東西都沒了~~

那是此時全國的經濟中心,據說全國百分之七八十的財富都在上海。全上海抄出金條3萬多公斤,首飾90萬件,珠寶玉器30萬件,現金、公款,3億7000萬元。

這是有記錄的,沒記錄的呢?~


封華咂咂嘴,有些心疼,也不知道這些東西現在還能給她留下多少。當然,這些東西她也不想動也動不了,這都是登記在冊的,貴金屬、現金!

她不敢碰,燙手,也怕把火燒到無敵戰隊身上。她只盯着那些沒在冊的,毀於大火的書畫。

“家裏的房子你正好帶人佔了,東西就放這兩個地方,我大概一個月之後過去。”封華對喬陽說道。

家裏就是指的她在武康路上的兩座房子了。

據1個多月之前的最後一次聯繫,上海的臨時工還在堅守着,雖然跟本地的幾個戰隊起過沖突,但是因爲這倆房子,一個是廢棄的“凶宅”,一個人去樓空,啥值錢的都沒有,衝突也不太大,頂多就是衝進來,搜一圈,走出去。

後來這倆地方也出名了,也就沒人來了。

但是時間越久,相中蘇宅的人肯定越多,那房子經過修繕,是真漂亮了,在現在人眼裏,就是豪宅。

別被哪個勢力搶去分了,所以還是讓自己人佔下來最好,相信這1000個人過去,誰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至於她自己,還是等這裏基本收尾之後再走吧。她走了,這裏的東西就得真的送到紙廠去了。而去上海不但路上需要耽誤時間,到了本地還得重新打開局面。

最不理想的局面就是,不但打不開,打開了也沒用,該燒的都燒完了。

她賭不起,也不想丟了西瓜撿芝麻,所以只能留在本地。

好在一切都進展順利,本地雖然陸陸續續冒出幾個搶生意的“雷鋒隊”,但是他們的最終目的地也是紙廠、鋼廠,那就還是她的,她也就不在意。

至於中途被挑走的幾樣珍品,她也不在意。她的本意只是想讓這些東西留在人間。既然它們被相中拿走了,肯定是回去珍藏,或者賣錢。

而買的人肯定也不是爲了回家燒火。那不管在誰手裏,總歸是在人間了,其他她都不管,也管不過來。

……

時間過的很快,9月已經過去,封華在國慶節這一天,帶着方健回家了。

這時候人都往京城而去,起碼在今天,往外走的人少,火車上有座~不然過了這幾天,行李架上都得坐滿人。

封華拍不到空間,只好拍拍自己的口袋,滿意地笑了笑。

這次的收穫真是大大的,輝煌的博物館在向她招手。

到了老家的第一天,她也能笑得出來,因爲去趙永那裏收了無數本該去紙廠的書畫。

回到故家屯,封華就笑不出來了。

白小丹竟然跟封大貴站在一起!還有說有笑的!當然現在看着笑的只是白小丹,如果封大貴也敢笑出一朵花來。

封華…..就把這200來只鴨子都淹死!

兩人正在村頭河邊放鴨子,或者說,封大貴正在叫鴨子回家,而白小丹,封華就不知道了。

“大貴哥,天冷了,我給你做了雙二棉鞋,你試試合不合腳?”白小丹說完把身上的包裹打開,露出一雙棉鞋來。

10月初,哪怕是陽曆,在故家屯也是秋天了,趕上某些年,下雪都是有可能的。

封大貴稀罕地看了兩眼棉鞋,縮了縮自己露在破鞋外面的腳趾頭,身子往後挪了挪:“不用不用,真不用。”

他現在是光棍一根,還是個窮光棍,棉鞋買不起,也不會做。 823

當然真要買也是買得起的,這兩個月來,200只鴨子也給他貢獻了不少鴨蛋,賣了不少錢。但是大起大落過,封大貴更摳了,看錢看得特別重,再也不敢大手大腳地花錢了。

他從回家之後,就沒花過一分錢!鹽都是拿鴨蛋換的。

換和花不一樣,這個心疼指數少一些。

“這是我專門給你做的,你試試合不合腳!”白小丹像沒有聽見他的拒絕,朝他走了幾步,封大貴無處可退,後面就是河了!

被一個小媳婦嚇到河裏?這個人他還丟不起。

封大貴硬挺着沒動,但是心裏也挺害怕的。他怕別人看見,傳出什麼瞎話來,然後怎麼怎麼樣,硬把他和白小丹湊一對。

他不傻,真的,白小丹什麼心思,他都懂。

白小丹笑了一下,突然蹲下來就要給他換鞋!

封大貴蹭一下蹦到了一邊:“不用不用,你不知道我多大腳,這鞋我一看就小。”

“那你試試,不合適我再改!”白小丹笑得溫柔如水,如果不是每天都看見馬大炮瘸的那條腿,他沒準真心動了…..哪怕知道這是個心眼多的,但是架不住年輕好看啊~

但是比較一下,還是瘸腿的威力大一些。

“說了不用了!”封大貴突然吼了一聲,聲音裏帶着怒氣,想保住自己的腿怎麼就這麼難呢!天天來嚇唬他!煩死人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