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女子便拉了一下同伴,要離開。

她的同伴正在聽關怡介紹一款粉紅色內衣,在被她拉了一下後,扭頭一看,正好看到楊立,當即笑道:“沒事,他是關怡妹子的男朋友,之前一直在店裏幫忙。”說話間,女子還對着楊立笑了笑,打了一個的招呼,楊立也禮貌性的回了一個禮,不過楊立並沒有過去,而是向着收銀臺走了去。雖然他之前在這裏幫了十幾天的忙,甚至還向不

她的同伴正在聽關怡介紹一款粉紅色內衣,在被她拉了一下後,扭頭一看,正好看到楊立,當即笑道:“沒事,他是關怡妹子的男朋友,之前一直在店裏幫忙。”

說話間,女子還對着楊立笑了笑,打了一個的招呼,楊立也禮貌性的回了一個禮,不過楊立並沒有過去,而是向着收銀臺走了去。

雖然他之前在這裏幫了十幾天的忙,甚至還向不少女性介紹過各式內衣,但那都是被逼無奈,現在面對購買內衣的女性,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關怡也注意到了進來的楊立,但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沒再理會,甚至都沒喊楊立一聲,又向那女子介紹起內衣。

十幾分鍾,女子買了一件內衣,付了錢走了,關怡也來到了收銀臺。


“你不是對我看不上眼嗎,還來幹嘛?”關怡俏臉一片冰冷,帶着怒意看着楊立:“來嘲笑我不自量力,不知廉恥嗎?”

聞言,楊立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他就怕關怡說這事,卻不想一來她就說起,可人都來了,他也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笑道:“哪有你說的那些事,我就是過來看你過得怎麼樣,斧頭幫那些人有沒有再來找你麻煩。”

“我過得好不好與你有什麼關係?我就算被斧頭砍死又怎麼樣,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來管我?”關怡雙眼發紅,淚水直在眼眶裏打轉,心中說不出的委屈,她可是女孩子,上次可是鼓了好大的勇氣才向楊立表白,可最終卻被楊立拒絕了,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是多麼大的打擊。

不但如此,楊立更是跑了之後連續兩天都沒再出現,要知道之前她可剛受楊立的連累,在天上人間遭到那麼兇險的事情。

雖然她心理承受能力較強,但那件事還是讓她後悔無比,雖然一直沒有表現出來,但那也是怕楊立爲她擔心,並不表示就一點影響都沒有。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是一個男人,肯定就會陪在其身旁,可楊立呢,居然將自己丟到這裏連續兩天都不出現,難道他就不怕斧頭幫的人再次對自己出手嗎?

越來關怡越覺得委屈,性格堅強的她也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就像斷線的珍貴一般往下掉。

聖戒游戲師 滾,給我滾,我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你……”

關怡一把抓住楊立的衣服,拼命的將其往店外推。

而此時,看着關怡那淚流滿面的傷心可憐模樣,楊立也慌了,一時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像個傻子般站在那裏,任由關怡往外推。

他與關怡結識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關怡如此傷心,哪怕是上次被斧頭幫綁架,她也沒像現在這樣啊。

好一會兒,楊立纔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抓住關怡雙手,急聲道:“關怡,你別哭……” “滾,給我滾,我以後再也不想見到你……”關怡說到最後,已泣不成聲,這讓楊立更爲心疼,也沒再管關怡的反抗, 霸氣葉神 :“對不起,是我不對,我是個混蛋,我不該拒絕你,其實我也是喜歡你的,如果你不嫌棄我一無所有,我以後就是你男友……”

“滾,你個混蛋,我不要你可憐,我就算再沒人要,我也不要你這個混蛋可憐……嗚嗚嗚……”關怡哭楊立的聲音越來越小,推楊立的雙手也越來越使不上力,最後她更是緊緊的抱住楊立,嗚嗚的痛哭起來。


聽着懷中關怡那傷心的哭聲,楊立的心就像刀扎一般疼痛。

關怡抱着楊立聲音越哭越大,淚水都將楊立的衣服滲透,可她還是沒有停下來,就好像要藉此將心中所有委屈全都發泄出來一般。

而楊立也沒有再勸說,只是緊緊的抱着她,給她一個完全屬於她,可以任由她而爲的溫暖懷抱。

一直到好半天,關怡的情緒才略微穩定一點。

只是讓楊立沒有想到,關怡突然鬆開那抱着他腰的雙手,一把抱住他的脖子,不等他反應過來,那紅潤而飽滿的玉脣便將他的嘴給堵住。

在這一瞬間,楊立全身一顫,身體就像觸電一般,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應之力,只是呆呆的站在那裏,鼓大了雙眼,就像傻子般看着關怡,任由她肆意而爲。

緊接着,一條溫潤的小蛇,帶着幽蘭的清香鑽開了楊立的雙脣,一滑而入,然後它就像一個調皮的小孩,挑逗起楊立。

楊立大腦一片空白,在那觸電般奇異的感覺之下,他徹底的失去了思考力,只感覺自己全身血液在此時流動比平時快了數倍,心跳也變快了,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楊立那抱着關怡的雙手更是輕輕在那柔軟的細腰上摸索起來,嘴裏的盤龍大蛇也本能的開始迴應起關怡那調皮小蛇的挑逗,剛開始楊立還顯得很生硬,可在關怡的引導之下,沒幾下兩者便如膠似漆的纏綿在一起。

一切都是那麼的忘情。

“嚶……”

關怡突然發出一聲低嚶,聲音不大,可聽在楊立耳中卻像魔鬼的召喚充滿了無法抵擋的誘惑,讓他全身血液直衝腦頂,下邊小弟也博然昂立起來。

哪怕楊立心性堅定,在此情況下之下,也承受不住了,雙手不自覺的鑽進了關怡的衣服裏,輕輕的撫摸起關怡那柔嫩光滑的身體。

關怡本已動情,再被楊立一摸,哪還受得了,整個身體一軟,整個身體完全掛在了楊立身上。

“啊……”

幾乎就在兩人要徹底爆發激*情的前一刻,門口突然傳來一聲尖叫,將兩人嚇得全身一顫,就像一盆冷水潑到兩人身上一般,激*情瞬間消退,讓兩人就像受驚的小鹿一般驚慌失措的放開。

而在此時,大門口,一位二十二三歲,衣着時尚的女子正鼓着雙眼,手捂小嘴看着兩人。

看着女子那吃驚的表情,楊立兩人都尷尬不已,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算了,剛纔他們太忘情了,將周圍的一切都給忘了,更是忘了這可是在鋪上,簡直就是現場表演啊。

好片刻,女子纔回過神來,對着兩人尷尬一笑,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我改天再來。”

女子轉身快速離開了,打擾了人家的好事,她也尷尬不已。

可她這樣,讓得楊立兩人是更爲尷尬,滿臉通紅,那火辣辣的感覺就好像要燃起來一般。

“都怪你,要不是你,也不會丟這麼大的臉!”關怡鼓着美目瞪了楊立一眼,滿是幽怨。

“這怎麼能怪我,是你親我的好吧……”楊立一臉的委屈。

“你還說……。”關怡瞪着楊立,嬌蠻的道:“我說怪你就怪你!”

“好,好,怪我,這一切都怪我。”楊立一臉的苦笑。

“哼,現在你不但親了我,還摸了我,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要是敢對我始亂終棄,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終生。”關怡目不轉睛的看着楊立,雖然臉上帶着笑容,就像在開玩笑,但她看向楊立的目光卻無比的認真。

“好,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楊立一笑,玩笑道:“我的女主人,不知你接下來打算讓我做什麼?”


“關門!”關怡果斷的道。

“關門?”楊立疑惑的看向關怡:“我沒聽錯吧?”

“沒錯,就是關門,你今天終於成了我的人,我得好好慶祝一下,就破例早點關門。”關怡臉上帶着得意的笑容,看那樣子,就好像收服了一條喜歡的寵物一般,讓得楊立苦笑連連。

不過楊立也沒囉嗦,直接就過去關門,關怡夢想成真,高興得連生意都不做要好好慶祝,他又何償不是呢。

對於關怡,他早就心生好感,只是以前顧忌太多,所以一直不敢表示,現在關怡成了他女朋友,他也不用再顧忌那些,對於他來說,也是一件值得好好慶祝之事。

只是讓楊立沒想到的是,關怡居然沒有像其它女子那樣,要求去那些高檔場所,反而是與他一起去超市買了一堆東西直接回家了。

而關怡對此的解釋是,家纔是陪伴自己一生的溫暖場所,如此重要的事情,怎麼能不在家裏慶祝呢?

對此,楊立並沒說什麼,但以他對關怡的瞭解,關怡做出如此決定,也許有她所說的原因,但更多的還是爲他設想,因爲關怡知道他現在的經濟並不寬裕,到那些高檔場所的花費太高。

爲此,他也在心中默默的記住了關怡的好。

兩人一到家,關怡便去做飯菜,而楊立則洗菜、洗碗、抹桌子,兩人配合得那是相當的默契,儼然一副婦唱夫隨。

一個小時後,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式菜餚,那香味更是散發得整個屋子都是,讓得楊立都忍不住直吞口水。

“好了吧,我們就兩人,怎麼吃得完這麼多。”楊立忍不住說了一聲句。

“吃不完就吃不完,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當然得好好慶祝一下。”關怡說着,從廚房探出一個頭來,美目瞪着楊立,嬌怒道:“你是不是沒把我當回事,所以將這慶祝也沒當一回事?” “哪有的事,我就是覺得吃不完倒了可惜。”楊立笑道:“既然你喜歡,那就多做一點,這麼重要的日子,確實要好好慶祝一下。”

“這還差不多。”關怡一笑,又在廚房中忙碌了起來。

片刻之後,關怡端着一個大盤笑着走了出來:“夫妻 同心來了。”

“夫妻同心?”楊立好奇的看過去,關怡的盤子里居然有着兩條魚,它們被關怡擺成一個心形放在裏面,讓楊立忍不住一笑:“還真是夫妻同心呢,嘿嘿……”

“那是當然。”關怡得意一笑,將盤子放在桌子上,拍了拍手:“好啦,現在全都弄好了,可以吃了。”

“太好了,來,你坐這裏。”楊立將關怡拉來坐下,然後拿來一瓶紅酒,先給關怡倒上一杯,再給自己倒上一杯。

“來,爲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乾一杯!”關怡對着楊立舉起了酒杯。

“人家不都是說女人是男人的人,怎麼到了你這裏卻反了過來。”楊立笑着也舉起了酒杯。

“那人家還是男人追女人呢,我追的你,你當然就是我的人了,誰叫你之前不主動追我,要是你主動追我,我現在就是你的人了。”關怡對楊立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這樣啊……,好吧,那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來爲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乾一杯。”楊立一笑,兩人一碰杯,一口而盡。

………

轉眼便是一個小時過去,感情終於有了結果,兩人都很高興,喝了不少酒,直到將買回的酒全都喝完,喝得兩人東倒西歪爲止。

“來……,我扶你進去睡覺。”楊立東倒西歪的來到關怡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睡覺?”關怡那低沉的腦袋微微擡頭,橫着美目看着楊立,一臉鄙視的道:“你個壞蛋,是不是想等我進去之後,趁機佔我便宜,你做夢吧,雖然你現在是我的人,但也最多隻能親親、抱抱,想進一步的發展,那得看你以後的表現,哼哼……。”

話畢,關怡便搖晃着身體站起來,向着臥室走去,楊立想上前去扶她,卻被她給推開了,還一口一個楊立對她心懷不軌,她是不會讓楊立得逞的。

看着關怡偏偏倒倒的走進臥室,將門關上,楊立那通紅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沒想到我楊立這麼快就有女朋友了!爺爺他們知道後,肯定會爲我高興!”

想到爺爺,楊立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苦澀,他爺爺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他成爲一名合格的軍人,報效國家,保衛人民。

爲此,十六歲他爺爺就將他送到了軍隊上,而他也一直在爲此努力奮鬥,最終成爲代表華夏軍隊最強的龍炎特種部隊的一員。

可誰能想到,卻因爲一個意外,不小心得罪了***,使得他被開除了軍隊。

“如果讓爺爺知道我被開除了軍隊,他一定會非常生氣,以他的脾氣,甚至都有可能不認我這個孫兒。”

想到這裏,楊立臉上的苦澀越發的濃郁,也正是因爲怕見爺爺,哪怕他家就是中海,他也不敢回去看看。

“哎,現在只能這麼拖下去了,直到哪天實在拖不下去再說吧。”楊立僅息一聲,走到旁邊沙發上無力的坐下,雙眼無神的看着天花板,酒勁帶來的睡意襲來,片刻他便睡了過去。

第二日,楊立早早的就醒了過來,如往常一樣,出去跑了一圈,回來後便將昨天晚上沒有收拾的碗筷收去洗了,直到他將一切收拾乾淨,關怡睡眼朦朧的從房間中走出來,看到楊立正擦桌子,她疑惑道:“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現在還早嗎,你看看外邊,太陽都出來老半天了。”楊立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看着關怡那明顯還沒睡醒的可愛樣子。

“已經大亮了嗎?”關怡扭頭看了一眼窗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奇怪,今天怎麼睡得這麼沉呢,我以往每天天還未亮就會醒來的啊,哎喲,我的頭怎麼還這麼疼呢?”

“昨天晚上喝了那麼多酒,你頭不疼才奇怪。”楊立笑道。

關怡看着楊立眨了眨眼睛,好似在想昨晚發生的事情,然後她突然皺了鄒眉,疑惑道:“不對,我以前喝了酒也多早就起來了,從來沒有睡得這麼沉,頭也不會這麼疼,你說,昨晚你是不是在酒中作了手腳?”

聞言,楊立一愣,隨即哈哈一笑,道:“如果我在酒中做了手腳,你現在就不是一個人從房間中出來了,別再亂想了,趕緊去洗洗來吃早飯吧,我買了你喜歡吃的包子和鹽蛋。”

“誰知道你昨晚是不是在我喝醉之後佔了我便宜後趁我不知道偷偷跑了出來。”關怡撇了楊立一眼。

“我有沒有佔你便宜,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而且你別忘了,我現在可是你的人,要說佔便宜,也是你佔我便宜纔是,哈哈……。”楊立一陣大笑,顯然,兩人在明確關係之後,說起話來,也比之前放開了很多。

吃了早飯,楊立便騎上關怡的自行車,將她送到鋪子裏,一路上關怡都緊緊的抱着楊立,貼在他的背上,一臉的幸福笑容。

“記住,下午下班之後,立即到我這裏來報道,不許到外邊鬼混,你現在可是我的人,再敢出去鬼混,我饒不了你。”楊立離開時,關怡還不忘威脅一翻,只不過她臉上卻帶着嘻戲的笑容,沒有一點兇厲。

“遵命,我的女主人。”楊立立即立正向關怡敬了一個禮,就像在軍隊上面對上級一般,惹得關怡咯咯笑個不停,楊立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楊立走了,帶着滿臉的幸福笑容,關怡則站在門口,目視着他離去的背影,一直到完全消失在眼中,她才轉身回去,完全一副妻送君千里行的模樣。

“咱當兵的人,有啥不一樣,只因爲我們都穿着,樸實的軍裝……”

楊立心情非常的好,一路上都哼起了他熟悉的軍歌,讓得路上不少人都扭頭看向他,可他根本沒管這些,依然如舊。 “立哥,什麼事讓你如此高興,說出來讓兄弟們也高高興興啊!”楊立剛進入公司,正好與進來的段林他們遇上,左書當即便笑着問了起來。

“關怡是我女朋友了。”楊立嘿嘿一笑。

“這是大喜事啊,恭敬你了楊立。”段林也爲楊立感到高興。

“這麼大的喜事,楊立,你今天必須請客!”孔可江也笑了起來。

“必須請客!”左書也呵呵笑道。

“行,今天下班之後,我們一起去喝個痛快。” 旁門左道易成仙

聲音剛落下,一個人便從他背後走過來,還帶起一股香風,楊立扭頭一看,居然是薛青,連忙道:“薛總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