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在知道自己只有一年的壽元后,他依然大笑着選擇繼續走下去。直到現在他一直沒有放棄過自己的追求,嚐盡人生!即使在這裏,每當想起自己的朋友,兄弟,他就永遠不會覺得冷。那麼這奇怪的情緒,這感覺一定是來自那個小東西的,只是爲什麼自己會覺得有點熟悉呢?

他故技重施,又一次將自己要說的話附到神識上,向自己心臟上那個部位發送過去......那句話倒是發出去了,張世卻知道自己失敗了,因爲那句話居然就在自己的心中響起,真是自己的聲音———“你是誰?”如果一個人在自己的體內聽到自己的聲音會是什麼感覺?他現在知道了,那種感覺就好似自己身體裏又有一個自己一樣。

他故技重施,又一次將自己要說的話附到神識上,向自己心臟上那個部位發送過去……

那句話倒是發出去了,張世卻知道自己失敗了,因爲那句話居然就在自己的心中響起,真是自己的聲音———

“你是誰?”

如果一個人在自己的體內聽到自己的聲音會是什麼感覺?

他現在知道了,那種感覺就好似自己身體裏又有一個自己一樣。會不會覺得荒唐,會不會覺得恐怖?

張世只是隱隱有些失落,他的心緒更多的被剛纔接收到的那種情緒所感染,那種疲憊,那種冰冷,寂寞,孤獨,憤懣的感覺,這個東西到底承受了多少?

竟然讓張世生出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而這種感覺竟是對自己體內的某種未名的物體產生的,這放做平日也許連張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吧?

他已經決定將神識撤離了,他撤的很慢,很慢,生怕打攪到那個未明的生物。就在他的神識即將離開自己體內的時候,心底突然傳出一句話來。

“在自己的身體裏用的着偷偷摸摸嗎?”那聲音帶着幾分慵懶,幾絲疲憊。


那聲音雖然是在自己心底響起,但張世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自己的聲音,因爲那聲音居然是女聲。而且那個聲音彷彿在那裏聽起過,卻死活想不起來了,但那個聲音絕對在那裏出現過!

“你是誰,是靈體嗎?”張世這次直接是用心和它交流的。

半天才聽到那個聲音迴應了一句:“我算是靈體吧,不過拜託你還是想想自己吧,丹田沒有了你知道嗎?你現在體內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再這樣下去會爆體而亡的你知道嗎?”

張世暗道一聲不好,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那這個靈體真是幫了自己不少忙。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也謝謝你幫了我這麼久。”張世真誠的說,當然這話是在自己心裏說的。

這次卻好久才聽到迴音,“我累了,要休息了。”

張世眼前似乎浮現出自己每次修煉的時候,那個異靈一刻不停勞作的樣子,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自己從來沒有意識到的一個陌生的存在竟爲自己做了這麼多,在自己曾以爲孤獨無援的時候,體內竟然一直有這樣一個存在還在陪着自己。

他散開神識,睜開了眼睛,天上的冷日還在,看來並沒有過去很長的時間,因爲黑夜還沒有到來,血月還沒有降臨。

張世站起身來,看了一眼水中自己的影子,轉身向小樹林走去,這是他第一次沒有在冷日裏修煉夠時間就離開。他現在必須想一想,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不但要在這段時間裏解決自己身體的問題,還有那個暗光決,只有完全解決了這些問題才能去完成日後的任務。時間已經不多了,現在月亮的樣子越來越圓,估計快到十五了吧。日後說下次月殘的時候就是最好時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這段時間裏解決自己的問題。對,還有小炎!要先找到它,雖然自己初步掌握了闇火決,但是光火決還要靠小炎的。

※※※

“天哥,死胖子真的一個人走了嗎?”這個地方看似是某個軍營的校場上,剛剛演練完畢的兵士們正東一堆,西一堆的在地上坐着,一個犄角旮旯裏坐着兩個人。一個紫膛臉漢子正拿着汗巾抹着額頭上的汗水,他的旁邊坐着的是一個年輕的小後生,稚氣的臉上有幾顆俏皮的小雀斑,剛纔那句話就是他說的。旁邊並沒有外人,顯然那個紫膛臉漢子就是阿天了。

“金帥派來的人就是這麼說的,他是一個人騎馬上路的。”阿天一邊說,一邊把汗巾在手裏捏着,似乎要將裏面吸進去的汗都擠出來一樣。

“死胖子真是的,也不給我們說一聲就自個走了,我還想去找世子呢。”那小後生語氣裏恨恨的,尤其說到死胖子三個字,說的咬牙切齒。

“瘦哥雖然少說話,但他這人很有想法的,就像找金帥打聽世子下落的注意,不就是他想的嘛。也許他去比我們更管用!”阿天語重心長的說道。

“哼,死胖子,還有張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看八成兩個人一起當逃兵了。”年輕後生咬牙道。

坐在他旁邊的阿天無奈的搖搖頭,從地上站了起來,大喊了一聲:“兄弟們,繼續操練啦。”

東一堆,西一堆圍坐的兵士都從地上起來,開始加入隊列。那年輕後生也從地上坐起,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向隊列走去。 【據說未滿25歲都屬於兒童?不管啦,祝大家六一快樂,哈哈】

張世坐在火堆前,用手指操控着火焰的溫度,焰苗在他的手指下已由黃色變成淡藍色。他現在只能發出闇火,還不能隨意的操縱光火,所以需要這個媒介來幫助他。

他曾仔細的觀察過火的顏色,剛開始燃起的火舌外面是黃色的,內裏包裹着藍色,當溫度不斷升高後外焰呈藍色,內焰呈白色,一層比一層高。

現在他正維持着藍色的火焰向白色提升,體內的能量足以讓他達到這個高度,有了上次召出小炎的經歷這次就輕鬆多了

上次是摸索,這次就是輕車熟路了,外焰的藍色有逐漸變淡的趨勢,再努力一下就可以衝到白色了,只要衝到白色再好好維持,達到第二重黃紅色的溫火應該不成問題。

不知道這次小炎是否能感應到,再偷跑出來,想到這裏張世笑了笑。小傢伙蠻有意思的,想想第一次見它的時候它有木盆大吧,而自己召出來的它只有拳頭大,自己還是要大幅的提升能力纔可以啊,可體內的問題……

算了,先不去想這些了,張世又一心一意的操控起火苗來。

“嘭……”火苗中似乎有顆火星爆開了,發出爆竹一樣的聲音,張世並沒有在意。咦,不對?火苗怎麼好似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並沒有刻意的催動,火苗竟在爆了一聲後直接變成了白色,並且溫度越來越高。顏色還在不斷提升,似乎有衝向下一層的趨勢。張世有些緊張,虛空曲指彈出,沒有變化,再彈,仍沒有變化。火苗自己直接從白色轉成淡白,溫度提高到極致,似乎比自己那天刻意催動下的效果還要甚之。

張世對光火的掌握現在還處於小兒科的程度,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完全不知該如何應對,只能默默的看着眼前發生的變化。他暗暗戒備着,並將自己的神識放出,向那失去控制的火苗探去,他必須爲每一個未知元素做好應對的打算。

就這一會功夫火苗已經淡的幾乎看不到了,只有燃過的柴薪上嫋嫋升起的青煙。要普通人根本看不出還有火苗,現在溫度已經高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張世的神識也開始進入那幾乎失去顏色的火苗中,在進入那火苗的內焰處,他的身軀突然一震。

這是什麼?

張世看到,不對,確切的說是感覺到,那內焰中有雙眼睛正在注視着自己。那眼睛似乎能看透人的心靈,看透人的慾望,看透人的想法。

尤其是在自己的神識進入後,那種被窺探的感覺沿着自己的神識直接蔓延到了心裏,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已被這目光牢牢鎖住。

張世暗道不好,想將自己的神識馬上撤出來,但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神識已經撤不出來了。似乎被那眼睛吸住了,別說撤了,連動都不能動。

這個鬱悶呀,而那種窺視的感覺在自己的腦子裏轉了一圈後又出現在自己的心裏。假如張世像一本書的話,現在就有什麼人在翻閱這本書,作爲一本不願意讓人翻閱的書,能不鬱悶麼。

不行,自己不能這樣被動下去。每個人心裏都有不願意讓別人知道的東西,何況是被強迫讀取的。

張世還沒做出反應來,自己的心裏有什麼東西已經發動了攻擊。心跳加速,自己的心臟似乎被什麼東西緊緊護住,生生將那侵入的感覺截斷。他第一時間想到那個異靈,暗暗感激着,心想一定是它又一次幫了自己。

一種奇異的情緒波動從那火苗中傳出,似乎是驚訝。又過了一會張世感覺周身輕鬆下來,那種感覺奇異的消失了,很短的時間張世已經滿身是汗。他將神識撤了出來,手指曲彈,果然火苗又由自己控制了。

由於剛纔那突如起來的變化,火焰的溫度也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張世接手後幾乎沒怎麼用力催動,火苗就直接由無再生,變成了黃紅色的溫火。張世暗暗心驚,仔細留意着火苗的變化,怕再生出什麼變故來。

怕什麼就來什麼,黃紅色的火焰裏又一顆火星爆開———

有變?

隨着咯咯咯咯的笑聲從火中傳出,一個周身藍色的小火球從火焰裏跳了出來,雖然顏色不一樣,但張世可以肯定是小炎無疑了。因爲只有它纔是這樣的笑聲,也只有它纔會每次都先落在自己肩頭上,張世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剛纔那個人是你嗎?”張世問道,其實他還是存着疑慮的,因爲那種力量不是自己能抵抗的,根本沒有像抓到它那次那麼簡單,但那感覺明明是從火中傳出的,一定和這搗蛋鬼有關聯。

“哈哈,你猜猜,其實那就是我,無敵的炎啊。”小炎在張世肩上自吹自擂道。

【注:解釋一下,炎的聲音是在張世心裏發出的,並不表示它可以直接用語言和張世交流,只不過張世說的話它可以聽到。】

“那是火王,對不對?”張世突然道。

“你,你怎麼知道的。”肩上的小炎停止了跳動。

“肯定是你媽媽不放心你,想看看你是和什麼人在一起玩。對不對?”張世故作高深道。

“你什麼都知道了還問我幹嘛?哼,不理你。”那小東西從張世肩上跳到了頭上,似乎要故意躲開張世的目光。

“我猜的嘛,剛真的是你父王?”其實張世也是暗自心驚,因爲要真是火王,那它的能力也太強了。自己見過的強者不少,包括狼神和日後都沒有給自己這樣的震撼,讓自己覺得完全無從着力,無計可施。

“都是你問我,就不告訴你,不過可以告訴你個好消息,要不要聽?”小東西學着張世的語氣故作神祕的說。

“說吧。”張世站起身來負手道,火焰自動消失,他放棄了對火苗的控制。

“那就是,你以後可以永遠和英明神武的,火族的王子炎在一起了。”還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張世能聽懂的就這一句。

張世唔了一聲到:“怎麼能永遠在一起。”

“笨啊,就是和你融合,以後你就可以使用火的力量了。”小炎在張世的頭頂跳了幾下。

“使用火的力量,怎麼融合?”張世欣喜道,要真能這樣就太好了,他一把將小炎從頭上抓下來捧到手心裏。

“父王說有的人可以借用我們火的力量,有的人是直接擄掠我們的身體,其實只有融合才能最大程度的發揮火的力量,因爲融合後就和我們一樣了。”小傢伙道。

它一會父王,一會媽媽的,張世已經習慣了,知道它說的是一個人,就是火王。聽炎說完他突然想起什麼道:“難道是像那些人一樣把你們的心晶吸收了?”張世已經越來越喜愛這個小傢伙了,自從聽炎說過它的弟弟焱後,他就打定主意,吸收心晶這樣的事自己一定不去做,那怕炎心甘情願。

“當然不會是那樣,融合是火靈自願與那個人合體,和吸收心晶的那些人不一樣,他們雖然可以隨意驅使火靈,但是他身上也會留下那個火靈的戾氣,總有一天他們會得到火族最重的懲罰。”小炎的恨恨的說。雖然它的年級在火族算是個小孩子,從它稚嫩的聲音裏也能聽的出來,但這些話卻不像是出自一個小孩之口。


“這些都是你父王說的嗎?”張世問道。


“這是我們全族的誓言!”小炎高聲說道。然後又用很激昂的語氣說了一長串張世聽不懂的語言,似乎是他們火族的誓言。

張世這才知道原來火靈是有自己的語言的,想起第一次見到小炎的時候它並不能和自己交流,後來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說,現在已經將人類的語言說的很順口了,可想他們的學習認知能力是多麼的強。

“炎,你真的要和我融合嗎?爲什麼?也許我是壞人呢?”張世笑着說道。

“我說你是好人,父王也說你不會傷害我,何況我還想跟着你多玩玩呢。其實你不知道,不知有多少火靈想從火窟出來見見外面的世界,可是能將我們召出來的人太少,好心的人就更少了。這次決定讓我和你融合,全族討論了好久,最後還是父王決定親自見見你,然後我就出來了,嘎嘎……看我的新衣服,它可以將我的能力提到火靈二級。”小東西又從張世手裏跳起來落到張世的肩上,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現在張世終於明白了,看來自己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雖然這個空間裏沒有生氣,現在卻知道自己體內有一個異靈,還有個調皮可愛的火靈願意和自己融合,也許自己以後永遠都不會覺得孤獨了。

張世笑笑道,“小炎,我們融合吧。”

PS:這書從純武俠起筆,寫進了奇幻的元素,寫到今天已經算是一本融合着武俠和奇幻的【武幻】小說了,各種滋味大大們慢慢品味吧,也許有些人喜歡純粹的武俠,有些人喜歡純粹的奇幻。老龍也是第一次嘗試這樣的寫法,希望大家能支持下去,有錯誤請指出,老龍進步了,大家才能看到更好的書嘛,呵呵!最近可能更的比較少點,大家多少有點不爽,老龍保證。過了這週六,我開始發飆。現在只希望着鮮花呀,收藏的能漲漲,先謝啦。 【六一繼續快樂,再發一章,鮮花和收藏永遠是老龍最大的動力!】

那男子赤條條的站着,身上的肌肉雖不健壯,卻有一種柔和的感覺。那柔和中似乎蘊含着一種神祕的力量,使人不敢小視。

“炎,好了沒?可以開始了嗎?”張世頗有些尷尬,還好四下無人。都是這小子,說融合會燒去他的衣物云云。

“可以啦,不過人類的身體還真是難看,我正考慮着要不要和你融合。” 炎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張世無語。

“算啦,算啦,我們火族是言而有信的,待會也許會很熱,你一定要忍耐住,這是父王交代的。”小傢伙嬉皮的說。

“來吧,別囉唆了。”張世似乎有些不耐煩。

“張口!”炎大喝着。

“什麼,張口,難不成是把你吃下去?是這樣融合嗎?火王有沒有給你說清楚?”張世驚詫道。

“當然是把我吃下去,父王說了,就是這麼融合的,快張口。”小炎不耐煩的說。

張世雖然覺得不可思議,還是依言張開了口。

“我來啦!”一個藍色的小圓球呼嘯着從半空飛下來,飛的過程中它的身體越拉越長,快到張世面前的時候已經變成一根藍色的細線了。

張世眼看着那根藍色的細線像麪條一般進入自己的口中,剛開始觸到舌尖似乎稍微被灼了一下,再就沒有一點感覺了,直到那根藍色的麪條完全進入自己的體內。

張世心道,這小子估計又把自己耍了,還說什麼會燒到衣物,會很熱需要忍耐云云……

自己是太相信這小子了,正這麼想着突然自己的皮膚變成了火紅,周身着起火來,不但是身體外面,體內也同時起火。

張世這才相信小炎所言不虛,趕緊盤膝坐了下來,意守靈臺,圍繞着額頭上的定心,讓自己不失去神智。

體表上的火併不熱,但自己身上的汗毛已經一根不剩了。最難受的是體內,雖然張世不能分神去視察,但他能感覺到那火勢正在自己體內肆虐,蔓延。一種比從日後那裏吸納的更精純的火能量流注入身體,一種比日後讓自己體會的闇火更難受的感覺傳來,似乎自己體內的經脈都在被壓榨,錘鍊一般。自己的鼻間有細細的白煙冒出,就彷彿是真有火在自己的體內燃燒一樣。那火勢以一種比冷日上吸收的能量更不規則的方式,在自己體內狂奔。

張世幾乎忍受不了要大跳而起,還好定心傳出的陣陣清涼讓自己不至失去控制。只是定心只能保護自己的神智清明,對體內外的火卻一點作用都沒有。那清涼只是圍繞着張世的頭部,身上的汗毛都被化去了,頭髮卻絲毫沒有損傷。

舌苔已經乾枯,喉嚨裏也聚集着燥熱,張世懷疑自己張口就可以吐出一團火來。渴,現在張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喝口水,要是能下場雨就好了。

赤身裸體的張世盤膝坐在地上,渾身燃着火苗幾似一個火人。還好身體上的火雖然沒有炎的體表那麼溫涼,但也沒有熱到不能忍受的程度。


體內的火勢不減,不一會功夫整個身體裏面就彷彿成了九日暴曬下的大地,四處是乾涸,龜裂的痕跡。那熱力還在瘋狂的膨帳,張世幾乎要被摧殘的跌倒在地了。

頭頂上突然一涼,眼簾似乎被什麼打溼了,不會是老天真的開眼了吧?

果然天空中開始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

張世乾嚥了口唾沫,其實身體裏的水分早被蒸乾了,還那來的唾沫,剛準備張口接一點雨水來解渴。突然小炎的聲音在心裏傳來:“千萬不要喝啊,要不然融合就失敗了”。它的聲音雖然在自己心裏響起,卻彷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一樣。

“這可是父王說的,你自己看着辦!”怕張世不信,它又加了一句。

這下張世真是無可奈何了,明明很渴,看着天上下雨還不能張口去喝。雨開始下的大起來,重重的砸到張世的肉體上,也讓張世迎來了更爲難受的第二波衝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