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到雲居一輪面前,向她問道。

「竟然突然暈倒了,這怎麼行呢?要好好保重身體才可以啊!」「誒?」少女困惑的想了許久,總算想起來自己今天的確是要給命蓮寺進行一次大掃除的。不過,之後的記憶就沒有了,可能正像對方說的那樣,當時失去意識了吧!「真是不好意思。」「以後記得注意一點,你們說是吧?」「誒?啊,對對對,大家剛才都擔心死了呢!」雖

「竟然突然暈倒了,這怎麼行呢?要好好保重身體才可以啊!」

「誒?」


少女困惑的想了許久,總算想起來自己今天的確是要給命蓮寺進行一次大掃除的。不過,之後的記憶就沒有了,可能正像對方說的那樣,當時失去意識了吧!

「真是不好意思。」

「以後記得注意一點,你們說是吧?」

「誒?啊,對對對,大家剛才都擔心死了呢!」

雖然不太明白我這麼說的用意,但是眾人也基本是心思靈敏的女生,立刻就順著我的話說下去了。

面對同伴們的不滿,雲居一輪儘管還是一頭的霧水,不過也只能不停的向她們道歉了。

「東方施主,為什麼不把實話告訴一輪的啊?」

聖白蓮將我拉到了一邊去,悄聲問道。

「反正她已經記不起來了,何必說出來增加她的負擔呢!」

知道真相對於雲居一輪而言,並沒有多大的益處,反而會讓她胡思亂想的。

「嘛……您說的也未嘗不是個道理……」

聖白蓮想了下,也認為這樣做確實更加好些。

「可是,我總覺得這麼欺騙她有些不好。」

「人不能夠總活在只有真實的世界裡面,有時候也需要一些謊言的。」

謊言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帶有惡意的謊言。

「南無三……」

作為一名出家人,看樣子聖白蓮是非常的反感說謊啊!

算了,就讓她自己一個人慢慢在那裡糾結吧!

「我去看一下另外一個人。」

還有位雲山呢!可不能把他給遺忘了。

「我帶你去吧。」

「不用了,你還是留在這裡照顧她比較好。」

我朝那邊努了努嘴,雲居一輪好像準備要起來,此時寅丸星幾個正在阻攔她呢!

「啊,不好意思。」

見狀,聖白蓮也不好執意要跟著一起去了。立刻行了一禮,就匆忙跑了過去。

「不許亂動,一輪……」

=============================分隔線=============================

「咦,東方大人不在家裡嗎?」

在得知東方遙剛剛才離開這件事後,八雲藍立時感到無比的沮喪。

可惡,如果自己早一點來,或者飛得快一點就好了啊!

「真是非常的抱歉。」

暗鞠了一躬,說道。

「啊,不,這跟你沒有關係。」

式神小姐擺擺手,嘆了口氣。

只能說是自己運氣太差了。

沒辦法,唯有等東方大人回來了啊!可是家裡就只有橙一個人照顧紫大人,又讓她十分的擔心。

「藍小姐,請問找master有什麼事嗎?」

「嗯,其實是紫大人感冒了,我來找東方大人要一些感冒藥呢!」

「原來如此,如果只是要找感冒藥的話,我知道放在什麼地方哦!」

「咦,真的嗎?」

八雲藍不禁大喜,要是對方也可以把感冒藥拿給自己的話,就不需要一直等到東方遙回來了啊!

「是的,請隨我來吧!」


「好的好的……」

摸了摸藏在懷裡的治療感冒的特效藥,式神小姐再一次向暗彎下了腰去。

「真的感激不盡,我先替紫大人多謝你了。」

「沒什麼,只不過是舉手之勞。」

女僕長也謙虛的還禮,說道。

「嗯,紫大人還在等著我呢!那我就先告辭了。」



「路上慢走。」

「不用送我的。」

一再道謝,八雲藍這才離開了冥王島。 「紫,我來找你玩了喲!啊咧,人呢?」

本以為會和平時一樣,八雲紫很快就會出來迎接自己的。可是這一次有點不同了,等了好久,卻依然是半個人應都沒有見到。

「奇怪,難道大家還沒有起床嗎?」

現在已經中午了耶!紫她們實在太懶了。

想到這裡,西行寺幽幽子就不禁氣呼呼的鼓起了腮幫來。

「不不不,仆倒覺得應該是她們都出去了。」

這種理由怎麼想都太扯了,四季映華也忍不住立刻出言反駁。

「誒,是這樣的嗎?」

「肯定是那樣子的。」

偌大一個迷途之家靜悄悄的,冷清無比,也感受不到什麼生命氣息。

這讓幽幽子不由得十分的鬱悶。

「紫這個笨蛋,為什麼在人家來的時候就不在家的啊?」

又不知道對方去了哪裡,萬一要好久才回來,自己幾個豈不是要一直等下去?

「咦,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幽幽子大人啊!」

「嗯?」

幽幽子迅速轉身,就見到橙站在了不遠處,正一臉喜色的望住她。

「啊啦啊啦。」

亡靈小姐一下子飄到了女孩的身前,用力的抱了一下她。

「就你一個人在家嗎?橙。」

「不是,還有紫大人也在呢!」


「紫也在?」

原來八雲紫並不是出去了啊!西行寺幽幽子先是有些驚喜,隨即沉下了臉來。

「那她怎麼不出來接我的?」

實在太過分了耶!這是對待摯友的態度嗎?

「因為紫大人她生病了。」

要不是剛好出來打水,橙也不可能聽得見對方的喊聲的。

「什麼什麼?紫居然生病了!」

聽到這個,幽幽子頓時就急了,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肩膀。

「立刻帶我去看看。」

經過了一段時間,八雲紫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加嚴重了。整個人昏昏沉沉的,連幽幽子她們進來了都沒有發覺。

看著躺在被窩中呼吸凌亂,時不時會露出痛苦神色的八雲紫,亡靈小姐只覺得自己的心彷彿被針扎了一般,痛得她不由得彎下了腰來。

「是藍回來了嗎?」

終於察覺到房間里多出了一些別的氣息,八雲紫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她有些茫然地看了一下四周,目光的焦點最後落在了西行寺幽幽子的身上。

「幽幽子……原來如此,已經到了該去見你的時候了啊!」

生病後的八雲紫,虛弱得幾乎讓人無法相信那竟然就是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彷彿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傻瓜,你不經常可以見到我的嗎?」

被對方這古怪的話說得想要發笑,幽幽子的淚水卻差一點就流出來了。

「真是不像樣子呢!居然這麼容易就倒下了。」

亡靈小姐抹了抹眼睛,撅著嘴說道。

「沒辦法,年紀大了,身體不如從前了啊!」

「你現在這幅模樣,還真的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魂魄妖夢幫忙端來水,打濕了毛巾,然後擰乾放在了八雲紫的額頭上。手指碰到她的皮膚時,少女忍不住抖了一下。

「好燙!」

剛剛觸碰到的好像不是肌膚,而是一塊燒著了的木炭。

「嗚,紫大人從剛才開始,就開始發起高燒來了。」

橙跪在旁邊,不停的擦拭著滾滾流出的淚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