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小時后,鄒子川聽到了包間外面傳來清脆的高跟鞋的敲擊聲,貝兒一臉平靜的走了進來,凌亂的頭髮已經重新整理好了,連妝也補好了,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走進包間,貝兒端莊的坐到了鄒子川的對面,一陣漫長的沉默。「抱歉!」兩人突然異口同聲道。「你先說。」兩人再一次異口同聲道。「我先說。」貝兒輕輕的喝了一口茶

半個小時后,鄒子川聽到了包間外面傳來清脆的高跟鞋的敲擊聲,貝兒一臉平靜的走了進來,凌亂的頭髮已經重新整理好了,連妝也補好了,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走進包間,貝兒端莊的坐到了鄒子川的對面,一陣漫長的沉默。

「抱歉!」

兩人突然異口同聲道。

「你先說。」兩人再一次異口同聲道。

「我先說。」貝兒輕輕的喝了一口茶。

「嗯。」

「剛才,我只是去上洗手間了。」貝兒淡淡道。

「是的,你只是出去了一下,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鄒子川一臉木然。

「謝謝!」貝兒站起來一臉鄭重的向鄒子川鞠了一躬,這關乎到皇浦家族的聲譽,這已經不是她貝兒一個人的事情了,而是整個皇浦家族,因為,她是皇浦家族的下一任族長,而實際上,貝兒現在已經開始行使一部分族長的權力了。

如果說貝兒親吻任何一個男人都是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貝兒的性格很開朗,沒有人會當真,但是,當貝兒被一個男人親吻撫摸的時候,這概念完全就顛倒了,在這科技大爆炸的年代,男女關係雖然已經開放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但是,對於一些名門望族來說,聲譽依然比生命還要重要。

鄒子川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該你說了。」貝兒輕輕的坐下,又喝了一下水,來掩飾臉上的那一絲不自然。(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哼,一群傻瓜,一本殘缺的拳法居然以七百塊靈石成交了,真是浪費,如若真的那麼厲害他自己早就練了!」方澤坐在椅子上冷笑道。

聽到方澤的話后,王毅暮然轉過頭看向方澤道「方兄,你怎麼知道這拳法是一個蹩腳貨?」

「在這第一層進行拍賣的人都是一些門派弟子,要麼就是獨自修行的人,他們的修為幾乎都是初識境左右,所以在這第一層中不會出現太另人發狂的拍賣品,儘管是這樣每次的拍賣也都很激烈,王兄以我的眼光來看你可不像是散修啊!」方澤眼球中出現了一絲光澤,但表情依然平靜如水。


「哦,原來是這樣啊!」王毅沒有回答方澤的話,又繼續看向中間的平台。

此時的方澤一直盯著王毅看,眼中的光澤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絲猶豫,他斜嘴一笑,繼續打量著王毅。

「第二件物品,一副次品胄甲,它的作用我想大家都知道,起拍價五百靈石。」那拍賣師將一副閃閃發光的胄甲放在了桌子上,映入了眾人的眼球中。

「次品胄甲!儘管不是下品但是胄甲的防禦力一樣很是驚人。」這人臉上遮了一塊黑布,好像不願意讓別人看見他的臉,他看著胄甲眼中充滿了狂熱。

「六百塊靈石!」坐在前排的一個人首先喊出了價,眾人紛紛狂熱了,這胄甲就等於是保命之物,一個個的喘著粗氣看著那胄甲,恨不得自己能買到。

「六百五十塊!」

靈未央 哼,八百塊靈石!」

「一千塊靈石!」坐在王毅身旁的方澤目光也灼熱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胄甲,露出了激動地神情。

「一千五百塊靈石。」那臉上遮著黑布的大漢喊道,現面又隨著這一句話安靜了下來,有數十道目光隨著這一聲朝著這大漢看來,而這大漢卻看著那拍賣之人。

「還有比一千五百塊靈石更高的嗎?」眾人無人回答。

「以一千五百塊靈石,成交!」那拍賣的大漢喊道。

王毅看見那遮住臉的大漢交了靈石后,拿著胄甲便直接走了,他剛走便又三個人也隨之一起跟了上去,這時王毅才反應過來,「這是殺人奪寶啊!」想到這王毅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方澤,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對這方澤有了更深的防範。

「第三件物品,是一把下品寶劍!此劍鋒利無比,據說用劍的大能者能斬斷虛無,就是不知這把下品寶劍會被誰買去,起拍價一千五百塊靈石!」他話語剛斷,現場又沸騰了起來。

「這把劍我要定了,兩千塊靈石!」

「三千塊靈石!」


「三千五百塊靈石!」

「這是我的極限了,三千八百塊靈石!」

「哼,不自量力,四千塊靈石!」

「這一定是宗門弟子,一個個富得流油,我還想喊一聲呢,結果都達到了四千塊靈石,四千塊啊,我的贊多久?」

「四千塊靈石一次!」

「四千塊靈石二次!」

「四千塊靈石三次!即沒人加價那便成交。」那拍賣的大漢說完,眾人都看向了那出四千塊靈石的人,有羨慕的眼光、也有嫉妒的眼光、更有蘊含著殺機的目光。

「第四件物品是???」

就在此時,那最西邊的樓梯上發出了陣陣腳步聲,一大群人從二樓走了下來,王毅回過頭瞥了一眼,結果那心不在焉的神情立馬轉變成了怔愣,接著又轉變成了欣喜,他看見了那女子。

那女子美若天仙,她身穿淡粉色衣裙,勾勒出一道誘人的曲線,那衣裙材質盡顯華貴與輕柔,一頭烏黑的秀髮披於腦後,她目視前方,雙目之中始終有著那麼一絲的冰冷,顯現出一抹黯淡。

或許這黯淡來自於哀傷,也或許這暗淡來自於性格、那櫻桃般的小嘴還含著一絲淺淺的笑意,但是那笑意卻有些靦腆、又有些彆扭???

她正是秦家的大小姐,秦冷月!她那絕美的面容與那孤傲的氣質讓王毅怦然心動,血流加速。

坐在凳子上的王毅不知不覺的站了起來,傻傻的看著秦冷月,他這一反常的行為,眾人都看在眼裡,順著他的眼神方向看去,現場又沸騰了起來。

「我說這個傻小子在看什麼呢?原來是在看秦家的大小姐。」


「不過這秦家的大小姐還真美!」

「嗯,的確,比我老婆美多了!」

???

方澤一臉的詫異,這王毅神情怔愣的表情讓他心中不禁冷笑起來。

而守在秦冷月旁的護衛看見王毅,傻不愣登的盯著他們的大小姐看,也是眉頭微微皺起,右手已經放在了刀柄上,目露出一絲殺機,其餘的護衛也紛紛警惕了起來。

「小子你在看什麼呢?」那護衛對著王毅冷喝道,此時眾人又有了看戲的勁頭。

此時屋外的綿綿細雨轉眼間就變成了傾盆大雨,此時風追著雨、雨趕著風,風和雨聯合起來追趕著天上的烏雲,整個天地都處在雨水之中。

王毅愣了一下, 限量婚寵:報告軍長,我有了 ,面帶笑容道「屋外的雨下的如此之大,我這把雨傘雖不值錢,但是能為你遮擋一下雨水!」

這時秦冷月看了一眼王毅,王毅那英俊的面容沒有讓秦冷月為之動容,她側目看了窗外正下著的傾盆大雨,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的衣裙,那如月牙般的俏媚微微皺起,又看了王毅一眼。

這次他看見王毅手上的雨傘還未拆封,頓時就輕咦了一聲,沉思了片刻道「那草藥已買,我心事已定,魯赤你看著辦吧!」

那守衛看出了秦冷月的遲疑,他轉頭也看了一眼窗外的雨水,突然回過頭看著王毅道「你叫什麼?」

王毅心中有了一絲激動,依然笑道「王毅」。

「你的雨傘我們買下了,這是十塊靈石。」魯赤接過傘后拿出了十塊泛著藍色光芒的石頭。

「不不不,是在下送給秦大小姐的!」王毅面露微笑的看向秦冷月。

「哼,算你識相,既然如此,還不快滾,你還要看多久?」魯赤冷喝道,此時那秦冷月伸出了那芊芊細手接過了雨傘輕笑了一聲,「謝謝你了!」

王毅頓時就有了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此時臉上的笑意更濃,回應道「不客氣!」

此時王毅心中無比的開心,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樣,那秦冷月的一抹淺笑還在他的腦中,久久不散。

直至秦冷月與其護衛在雨中漸漸遠去,眾人才反應過來。

「有沒有搞錯?秦大小姐居然拿了這個臭小子的雨傘,他們是什麼關係?」

「對呀對呀,到底是什麼關係?」

「早知道,老子也買把雨傘了,還能博的這小美人的嫣然一笑???」

坐在凳子上的方澤一臉的吃驚,此時他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霾,隨後一笑而散。

那拍賣的大漢也被震驚到了,但他很快的又進入了拍賣狀態,眾人也都紛紛繼續拍賣了,唯獨王毅還傻站在原地,面露微笑。 鄒子川並沒有立刻說話,而是站了起來,走到門邊的一尊瓷器邊,這是一個巨大的花瓶,有一人高,懸挂的簡介上介紹說是古中國唐代的花瓶,做工並不是很精細,但是,貴在年代久遠,而且是古地球的文物。

只從古地球拆除了工廠,居民區,城市和一些道路、成為人類聯盟最大的生態星球后,哪怕是古地球的一塊磚瓦都有人收藏,畢竟,人類已經擁有上千顆星球,人數達到千億,擁有大型博物館數萬,哪怕是一個博物館增加一件藏品也數萬藏品,還不說一些私人的收藏,可見這其中蘊藏的商機是多麼的巨大。

貝兒也沒有一絲不耐,安靜的等待著鄒子川說話。

終於,鄒子川背轉過了身來。

「我們是交易!」


鄒子川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開門離開了,留下貝兒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包間裡面。

看著關閉的門,又看了一眼那高大的花瓶,貝兒又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渾然不覺茶杯裡面早已經沒有了茶水。

交易!

交易!

也好,交易也好,貝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打開手腕上的腕錶,下達了一系列的指示,然後,直接回到了那巨大的莊園。

貝兒走進大門后不遠,就看到了那亭子裡面有兩個人正在等候,正是皇浦家族的現一任族長皇浦嚴峻,她的父親,另外一個是她的寶貝弟弟。

「姐。」皇浦奇虎喊道。

「父親大人。」貝兒走進亭子,朝皇浦嚴峻微微欠身施禮,又朝皇浦奇虎點了點頭。

「貝兒,你嚴肅起來老爸都受不了。」皇浦嚴峻看著端莊的貝兒,嘆息了一聲。

「爸,我長大了。」貝兒淺淺一笑,沒有坐下來,提起茶壺為父親和弟弟兩人斟茶。

「你們姐弟一起長大,老爸還真受不了。」

皇浦嚴峻臉上浮起淡淡的失落,以前老是擔心自己的孩子長不大,現在,兩個孩子突然懂事了,讓他失去看很多樂趣,如果是以前,貝兒早就嬌憨的跑到他的背後抱著他的脖子先來一個熱烈的親吻了。

「姐,你的臉怎麼紅紅的?」皇浦奇虎歪著腦袋奇怪的看著貝兒問道。


「有嗎?」貝兒連忙摸了一下臉,有點驚慌失措。

皇浦嚴峻和皇浦奇虎見貝兒突然變得有點驚慌失措了,不禁互相看了一眼,同時笑了起來。

「怎麼啦?」

「你們笑什麼?」

貝兒頓了一下腳,嬌憨的跑到父親的背後捶著問道。

「沒什麼,只是更紅了……」

「虎仔,你居然也敢調戲姐了,哼……」貝兒見皇浦奇虎偷偷發笑,頓時大怒,跑到皇浦奇虎的背後就是一頓粉拳,打得皇浦奇虎連連告饒,站起來跟著亭子中間的根雕茶几打轉。

看著兩姐弟打鬧,皇浦嚴峻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有子女如此,夫復何求!

「虎仔,你再跑的話,抓住你了看姐不揍掉你兩顆牙齒!」

「姐,別打了,別打了……嗚嗚……這牙齒才補上的,對了,你和那胖子談得怎麼樣?」皇浦奇虎轉移話題。

果然,說到正事後,貝兒立刻停了下來,整理了一下衣服,輕輕的坐了下來,先是一陣沉默,似乎在醞釀辭彙一般。

「爸,我已經找到了重振重金屬機甲公司的辦法。」貝兒看著皇浦嚴峻道。

「什麼辦法?」皇浦嚴峻精神頓時為之一振,就是被姐姐捏得渾身生疼的皇浦奇虎也集中了精神。

「鄒子川將會親自組建一支冒險團,他出資一萬億金幣,後續的技術武器還有資金將由我們支持,我們還將提供提供宇宙最大的媒體現場跟蹤報道,到時候,重金屬機甲公司的產品將會在戰場上大戰雄風……」

「好!」皇浦嚴峻赫然站起,一臉興奮,這個計劃將會一改重金屬現在的經營狀況,重新樹立重金屬機甲公司在消費者心目中的地位,而且,可以獲得一個好名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